梦徐网

夜碟传-第一章:入局

xumeng0032021-04-1022

告读者:夜蝶传同人文发布后很多朋友给笔者留了建议,笔者都一一看过并且虚心接受。首先是文风,对于楔子的文风褒贬不一,所以在第一章节笔者用了现代文的文风,试一下效果,另外文笔的话是一个人的习惯,以后笔者会尝试慢慢改进,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提出建议,笔者在这里谢过了!另外欢迎大家来找错字,对笔者“公开处刑”!

 

第一章:入局

 

斗技演武是华的传统,每过三年华夏各地就会共同举办斗技演武,从一批少年中选取一部分,推举进入华夏武学院,以此为王朝储备人才栋梁。

 

而百姓之所以对演武如此的感兴趣,是因为在斗技场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甭管你是王权子弟还是名门望族,在这里一视同仁能者居上,这也是很多人一生中的一个转折点。

 

“夜蝶无双”则是指京城的两大世家——夜家与蝶家。这两家老爷子都是本国的开国元勋,如今已经四代同堂,除了最年轻的两位小主,其余都从这演武场一鸣惊人,再而发迹一跃成为朝中重臣!而到这一代的两位小主却有些...

 

“斗技准备,少年组个人第一战,夜无问战楚天机!”

 

“哇!”

 

“第一场就这么劲爆!”

 

“世家之仇!可真敢啊!”

 

教头的一番话点燃了全场,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你们知不知道夜家和楚家的梁子?”

 

“你说说。”

 

“当年夜家第三代家主年幼时演武失手,将楚家奇才楚玄机重伤致残,导致其一生无法下地走路,只是迫于鲁肃王和帝君的面子楚家才不敢报复,这一忍就是二十四年!”

 

“那这场演武...可真是...有的看了...

 

教头挥手示意安静,转身擂响战鼓:“请演武者入阵!演武切磋,点到为止!”

 

言毕,楚天机着白色登云袍从台下一跃而起,空中受身猛冲稳稳的落在演武场上,回头挑衅的看向夜无问。

 

其实较量早已开始,楚天机上台便施展腾挪之法,为的就是展示自己强大的武学天赋,要知道十二三岁的娃娃能够将轻功练的如此纯熟,绝非是用功就能达成,没有天赋再努力也是白搭。而且在华夏武学中,轻功则是最难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门武艺。

 

夜无问并没有理会对手的挑衅,他缓步走下等待席进入竞技场,对着楚天机微微施礼。

 

“夜少主别来无恙,武学之事在于天赋,一时不成可切莫自卑。”

楚天机的一番话自然是在讽刺夜无问,世人皆知夜家出了个善谋不善武的面瘫少主,这对于以“国之武首”著称的夜家绝对算的上是个灾难,但让人不解的是夜家对此从未多说过一句,就像是早已放弃了这位少年。

 

夜无问面色平静的比出一个请的手势,显然他不想在无畏的争论上浪费口舌。

 

台下一名黄衣中年人点点头,偏过头对旁边的一个老头说道:“你看此子如何?”

 

老头点了点头:“可做一步无名子,可覆一盘珍珑棋。”

 

“哦?长老评价竟如此之高!但我看此子虽是心性稳重却是傲气十足,不如日后交予我来调教一番,教与他城府和心机。”黄衣中年人如此说道。

 

“哼!”同穿黄衣的老头一声冷笑:“还在我这演戏?交予你怕是浪费了料子。依我看此子虽有翻云覆雨之能,但此时恐怕尚未被发掘,这一战恐怕要受些打击。”

 

“是啊,对他来说也是好事,现在的小朋友心里承受能力太弱了,多受些挫折还是不错的。”

 

楚天机看着波澜不惊的夜无问很是不爽,心想道要为父亲报仇废他双腿,但自己的父亲可是人中翘楚,而眼前的夜无问只不过是一个废材,这买卖做的忒亏了些!

 

“我说夜少爷,拳脚无眼,打不过就快些爬下场去。”

 

楚天机一番话说完,面向夜无问摆好架势。

 

“击鼓!陷阵!”

 

教头一锤击向战鼓。

 

鼓声响起,楚天机架起虎型拳式全速向夜无问袭来,仅眨眼间双拳便直抵夜无问的胸口!

 

夜无问见拳势凶猛并未硬接,身形不动,在拳头将要接触胸口的一瞬间急速向后飘去。

 

楚天机见状大喜,论起轻功年轻一辈中自己绝对是无敌,于是便使足气力紧逼过去。

 

夜无问的轻功终究是不敌天赋异凛的楚天机,尽管全速后退却仍要被拳头追上。

 

关机时刻,夜无问的身体忽然虚幻,身形顿时如同鬼魅,竟在急速的后退中直角平移,而无法即使收回拳式的楚天机一拳轰在了围墙之上,荡起一片巨大的尘土。

 

“不错,不错!”教头自言自语道:“楚家小子年纪虽小,虎形拳竟然已经如此霸道,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只是这夜家小子的身法咱家怎的就没见过?”

 

夜无问飞速脱离战场,仅仅盯住那片尘埃,片刻后一声稚嫩的吼声响起,夜无问甚至没有看清对手便倒飞出去!

 

“这...怎么会!”

 

“人造血清强化!虎形,疾剔骨!”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处于凌空状态的夜无问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身形再次开始虚幻!

 

“别想跑!”

 

不待夜无问身形消失,楚天机小小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正上方!

 

一脚踢下,夜无问退无可退,如同流星般直流而下,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

 

“咳咳...咳。”

 

夜无问从地上爬起倚在竞技场的墙边,小小的拳头紧紧握住,一股杀意涌起但很快便悄然散去。

 

他很想告诉世人自己不是废材,他也想像楚天机一样被家族奉为天才,享受世上所有人的赞叹,可父命难违,从小父亲就教导自己隐忍,忍耐情绪,忍耐荣辱,忍耐杀意,因为自己是...

 

想到这里,小小年纪的夜无问多年的委屈一同涌上,小手颤颤巍巍的伸进怀里拿出了那块白色的锦缎!

 

奉父命,降!

 

锦缎将要掏出,一只小脚却踏在了夜无问的胸口。

 

“就你这小废物,用你的腿换我爹的腿简直是便宜你了!”楚天机踩在夜无问的胸口拧了拧,用内力粉碎了白色的手帕。

 

楚天机找好角度用身形遮挡住教头的视野:“和你的双腿说再见吧!小废物!”

 

一脚高高抬起,狠狠落下,教头这才发现事情不对,急忙下场营救!可自己毕竟只是肉体凡胎,如此遥远的距离纵是用上浑身解数也无法赶到!

 

“小问!”蝶逸仙急的如同火烤蚂蚁,转身摇晃起身旁的蝶流沉:“爹,你快救救小问,快救救小问!”

 

“闭嘴!你以为我不想救吗?”看着已经哭的满面清涕的蝶逸仙,蝶流沉摇了摇头:“老子要是能站起来早就他妈去救了!”

 

不仅是蝶流沉,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时刻被人用灵压钳制,恐怖的灵压压的所有人都无法使用技法,几位大能更是直接被限制了行动!

 

斗技场上数万人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楚天机将要撵断夜无问的双腿。

 

“废物?我不是...我不是废物...不是...”夜无问仿佛没有看见楚天机的暴行,他喃喃自语,整个人如同傻了一般。

 

到今天他仍然想不明白,父亲为何要让自己隐忍,自己的哥哥能争名夺利,能享尽天下的荣光,能光明正大的代表夜家走在街上,而自己这些年一直被藏来藏去,仿佛是不能见人的丑陋东西。

 

见夜无问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种报复的快感在楚天机心中悄然升起:“姓夜的你给小爷听清楚,你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的废物!”

 

“我不是...我不是!”夜无问声嘶力竭!

 

最后一句话终于成为压垮夜无问的稻草,他的防线决堤了,夜无问毕竟只是个孩子!

 

“老头子!快救救他,快救救楚家小子!”夜家家主夜慕秋焦急地说道!

 

“废话,老子要是能动能不动吗!”坐在他身旁的老头不耐发的回道。

 

一声龙吟穿过斗技场的上空,响彻云霄!紧接着一道青色的龙息穿过空中的云层直冲楚天机,感受到威胁的楚天机抬手阻挡,可肉身之力怎可与龙斗?

 

身处龙息中的楚天机身形逐渐崩溃,一息间早已血肉模糊!

 

【替死娃娃】

 

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映射而出,将楚天机包裹在内!

 

“楚家出手了。”夜慕秋说道。

 

“还真是下血本,黄金人偶都拿出来了!不愧是亲孙子!”旁边的老头说道。

 

事情完了吗?显然没有,入魔的夜无问才不管什么黄不黄金。

 

“昂——”

 

龙吟更加嘹亮,龙息也愈发精纯,但却再也伤不了楚天机分毫。

 

“问儿,停手吧,你伤不了他。”夜慕秋开口了。

 

“好。”龙息停止,巨龙竟出奇的乖巧,一条青黑色的巨龙从云层中缓缓落下。

 

竞技场开始沸腾了,各种惊叫不绝于耳。

 

“龙!是龙!你们看到了吗!那是条巨龙!”

 

“真的有龙,龙形态真的不是传说!”

 

“老天爷,这次来可真是赚大发了!”

 

......

 

见龙息停止,楚家人终于收回黄金人偶,从人偶的破裂程度来看已经无法在用,但楚天机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刹那间灵压消散,脱离控制的众人飞奔下台,夜家老爷子没有下去,他仍在原地坐着,想着事情怔怔的出神:是谁压制住了老夫,楚家吗?不,他们做不到,至少他们没有傻到在这里出手,费尽心思逼问儿出手到底有什么目的?是问儿吗?或是...关于那件事?

 

“夜慕秋,且给老夫一个交代!”楚家家主楚玄心手指夜慕秋怒斥,身后一个面目狰狞红色巨大身影逐渐浮現!

 

“交代?是该给个交代!”还未等夜慕秋发话,一个充满怨气且如雷震般的声音传来!

 

等夜慕秋看清夜无问所化巨龙的眼睛,赶忙喊道:“老家伙!快!快看好你家娃娃!”

 

下章节预告:

 

第二章:陷阵

 

蝶逸仙演武在即,却遭神秘人毒手。

夜无问身份暴露,被急招入宫面圣,新仇旧恨楚家如何罢手?


飞碟的最强蜗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