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徐网

夜碟传-第四章:第一战(一)

xumeng0032021-04-1021

第四章:第一战(一)

光芒逐渐褪去,灵体的身躯逐渐变得凝实,伴随着战马的一声长嘶,马上人翻身而下。

 

“罪臣赵子龙参见主公。”

 

蝶逸仙从惊讶中缓缓转醒,绕着跪倒的赵子龙环视一圈:“这...这就是三国时期的将军吗?果然不凡!”

 

百万年转瞬即逝,文明已经经历过一次新的更替。若不是蝶逸仙神秘的记忆,恐怕有关于三国的一段史诗将会永远被埋藏于历史的洪流之中。

 

“子龙快快请起!”蝶逸仙情绪十分激动,毕竟自己面前的可是三国第一骁将,别人不知道这个称谓的含义,但自己可以无比清楚这个称号的份量。

 

“罪臣谢过主公!”赵子龙深深一叩首便站起身来,牵来自己的战马继续说道:“主公请上马,罪将的居身之所太过寒冷,请主公恕罪。”

 

蝶逸仙摆了摆手,对于这繁琐的礼节和不停的恕罪自己实在是不习惯,找个机会得给他改改,蝶逸仙这样想道。

 

“那我们这就上去走走吧。”

 

“罪臣遵命。”

 

赵子龙手中银枪一闪消失无踪,一声大呵:“白龙!”

 

一匹纯白战马再次从王座之后缓缓走出。

 

“主公,这匹战马便是白龙,主公所骑名曰夜照玉狮子,这两匹都是伴随罪臣征战的良马,虽不如乌骓赤兔之流,却也是难得的忠勇!”

 

赵子龙跨上白龙,对蝶逸仙提醒道:“主公坐稳,罪臣这就带主公出去。”

 

蝶逸仙点头应允,赵子龙剑指直至头顶,寒光闪现,银枪将墓穴顶层整个都掀了去,两匹战马腾空而起,虚空踩踏,竟飞出了十几丈的墓穴!

 

蝶逸仙大喜过望,他是万万没想到赵子龙竟能给自己如此之多的惊喜。

 

“子龙我且问你,从刚才你就自称罪臣,这当中可有什么渊源?”

 

赵子龙下马牵起夜照玉狮子,边走边回答道:“主公不知,当年蜀国消亡,罪臣空留性命却不能做些什么,只能苟延残喘,未能保卫蜀国保护小主便是罪臣失职,也正是因此直至罪臣弥留之际都难以释怀。”

 

蝶逸仙听罢随即劝慰道:“其实你也不必自责,已经是尽力而为,可天命难违也不能全怪你!罪臣之称便算了吧!”

 

“罪臣失职自当领罚,小主虽未怪罪与罪臣,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主公毋须多言,便让罪臣以此赎罪吧!”

 

赵子龙说罢便要再跪,蝶逸仙赶忙阻止,对于赵子龙的君臣之礼自己实在是无话可说,看来改变赵子龙礼节的问题要提上日程了!

 

终于走至城中,来来往往的新人无不驻足观望蝶逸仙主仆二人。这二人一个年纪轻轻,浑身脏不溜秋,但从装束来看应该是哪家少爷。而牵马的则是一身银盔白袍,一身将军打扮,面容刚毅却十分俊秀,只是这盔甲怎么看也不是本朝的样式。

 

蝶逸仙也发觉两人这样有些奇怪,便转头问道:“子龙,我们二人如此行动怕是有些扎眼,你能不能换一身行头?”

 

赵子龙听闻答道:“主公有所不知,罪臣虽是人型现身却是灵魂之体,衣服是万万换不得的,若是主公觉得扎眼罪臣倒是有些下策。”

 

“说来听听。”

 

“罪臣由传国玉玺唤醒,自是听从传国玉玺的宣召,但主公可用天子止血与罪臣立下锲约结成血契,届时罪臣便可依附于主公之躯不在听从玉玺的召唤。”

 

蝶逸仙一听还有这说法,自己的记忆中可没有这段:“那你怎么不早说。”

 

“主公也没问啊,血契建立后罪臣便要化为符文覆盖在主公皮肤之上,罪臣是个耻辱,请主公三思。”

 

蝶逸仙听罢哈哈一笑:“什么耻辱不耻辱的,教教我如何结契,今天咱就把这事办了!”

 

赵子龙一脸难色:“罪臣遵命。”

 

“血契需主公一口心头血,血溅方玺血契即成。”

 

蝶逸仙听罢掏出玉玺,内力运行,掌封于心口之上,一口鲜血飞溅而出,把玉玺撒了个满满当当!

 

赵子龙随即受到感召,周身灵光大方,化为一道血色融于蝶逸仙手臂之上。

 

蝶逸仙感到手臂一阵灼烧之痛,撸起袖子但见左手小臂一枚黑色符文浮现。

 

“罪臣已与主公心意相同,主公只须意念动转罪臣便立刻现身!”

 

蝶逸仙本想立刻尝试一番,可看看周围目瞪口呆的行人实在是有些不妥。

 

“这是魔术,魔术,大变活人,谢谢各位赏脸!”蝶逸仙一边跑路一边解释。

 

自此之后,城中便有了一个传说:城中有一恶少,谈笑间便能将人灰飞烟灭,所施法术名曰“魔术”。

 

在城中蝶逸仙跑去书店买了厚厚一摞华礼仪手册,打算让赵子龙有空多读一读适应一下华夏社会。

 

不得不说练武的跟修仙的真的没法比,自己一天一夜的路程,骑着夜照玉狮子只须几个时辰。

 

蝶家被流放至华夏边疆云城,虽常有战事,但却风景如画,与其说流放,更不如说是养老。蝶逸仙折腾了几天身心俱疲,到达云城后便打算吃顿饭再走,于是直奔云城第一食府“食为天”!

 

食为天并非是纯粹的酒楼,同时也是文人骚客经常光顾的风雨场所。楼下供食客饕餮畅饮,而楼上则是风流才子吟诗作对,一掷千金博美人一笑的艺妓会馆,而蝶逸仙则是食为天的常客

 

刚刚踏入门楼,店小二就高声招呼。

 

“掌柜的快来,蝶家小公子来了!”

 

蝶逸仙拱手:“好说好说,老样子上一桌。”

 

这边蝶逸仙正在等着上菜,门口又进一人。此人身穿黑袍,两袖胸前合起,店小二上前招呼:“客观几位啊!”

 

“一位。”

 

“快里面请。”

 

“不必了。”

 

“那客观可是要上楼?”店小二继续点头哈腰的问道。

 

“楼就不必上了,我来杀个人,杀完就走。”来人说道。

 

“杀人?那您去门口等等吧。”店小二态度瞬间转换:“在这楼里恐怕您是杀不成了。”

 

“哦?是嘛?”

 

“既然您不出去,那就别怪小人待客不周了!”

 

店小二说罢,转身招呼伙计将酒楼门窗关好,楼上的窗户也在同时一起关闭。

 

“现在客观您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难道你们是家黑店?”黑衣人笑道。

 

“哈哈哈哈,你说是就是吧!动手!”

 

店小二袖中滑出一把短剑,反手刺去。

 

黑衣人侧身躲过:“没想到我杀了一辈子人,今天到是为民除害了!”

 

黑衣肩膀紧靠小二胸口,迅速一抖小二便被震飞出去倒地不起。

 

周围伙计见来者棘手,一拥而上!

 

“好了,我很赶时间,不陪你们玩了。”

 

黑袍人也从袖中划出一把没有剑刃的剑柄,提起架势,手中挽起剑花!

 

手持剑柄原地横扫,将剑柄再次收入袖中。

 

本要扑上来的伙计仿佛被施了定身术呆在原地。

 

“斩。”

 

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个个高举砍刀的店里伙计被拦腰斩断!

 

“接下来,该你了。”黑袍人转身朝向蝶逸仙。

 

周围本在看戏的食客一哄而散,纷纷躲到楼梯上,尽量远离这个神秘的黑袍人。

 

蝶逸仙在与赵子龙血契之后身体得到了大幅强化,虽然自己没有信心与面前的杀手一战,但却清楚的看清了对手刚刚的手段。

 

刚刚黑衣人所用的剑柄长出了发光的剑刃,这让蝶逸仙回忆起记忆中的一部电影...

 

Ps:后续会出现更多的华夏特性人物,赵云是个工具人,下一章将会出现新的系统流能力,黑衣杀手的身份就不用多说了。


回顾往期

楔子:人与神,黄金时代的开启!

第一章:入局

第二章:陷阵

第三章:破军


飞碟的最强蜗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