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徐网

待秋叶凋零,寒烟散去,我爱你,人尽可知!

xumeng0032021-03-1918

发生过的种种,好在我们都挺了过来,并且有能力有信心坚持的走下去。不要忘记,明年四月,我拥你入怀。

投稿玩家:志气冲天 哑巴


五年前,我们相遇在神武,你叫落落,我叫孔总。说起来我们的相识也算机缘巧合,虽然在同一帮派我们却互相没有好友,日常活动基本也碰不到,犹如两条平行线,毫无交集。


直到有一天,突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是你的,殊不知正是这条申请,开启了我们的缘分之旅,爱恨交织。


时隔多年,已记不清成为好友后我们具体聊了些什么,只记得你跟我说“你喜欢我,喜欢我的头像,喜欢看我在帮派聊天,喜欢我替队友开号日常,觉得我人还不错”。即便是现在想起来,内心依旧会泛起涟漪。


那是我第一次在游戏中认识这么主动的女孩子,游戏中第一次被表白,除了激动,还多了一丝奇妙的感觉,如果用味道来形容它,我想它应该是甜甜的。


那天之后,我们结婚了,时间不早也不晚,刚刚好。说到结婚,还有个小插曲:由于我着急忙慌的想娶你,匆忙之中忘记把孩子带出来就跟小号离婚了(五年前的神武孩子可以用小号养,离婚后孩子在谁身上就是谁的),后来只能复婚,把孩子带出来才跟你完成了婚礼,结果还被你取笑了好久。

结婚后,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一起,我们改情侣名,换情侣头像,改夫妻称谓。我们一起抓鬼,一起活动,甚至连师门都会组队一起做,小心翼翼的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活动任务做完后,一起钓钓鱼,逛逛各个地图,时常在魔王山和化生寺的右上角一呆就是好久好久。你陪我聊天,说你的故事,我给你唱歌,唱我的心情。


那时候的我们,即便打架pk输了也不会生气,彼此安慰,即便装备打不出、宝宝洗不出也不会气馁,互相加油。从日出到日落,游戏里我们互相陪伴,生活中我们彼此依偎,偶尔也会有小脾气、小争吵,非但没有让感情变淡,反而在让生活平添几分乐趣,一起享受着属于我俩的欢乐与苦恼。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美好的时光如白驹过隙。婚后大约一年时间吧,由于我现实生活的需要,游戏上的时间逐渐的开始不稳定(五年前我刚毕业,毕业后工作等方面的琐事比较多),陪你的时间随之逐渐减少。


从最初的整天腻在一起,到后来的各自独立完成任务,我们的交流慢慢的变少,矛盾渐渐地增多。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你有了其他的固定队,每天的活动日常都是跟他们在一起,我当时也想,我陪你的时间不多,与其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玩,还不如多一些朋友带着你,毕竟你是个小菜鸟。


这中间有好多关系比较好的游戏好友跟我提过你的事情,但是我并没太过在意,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后来的一天,我们彻头彻尾的吵了一架,当天晚上我就把我们一起养大的孩子过继给了官府,清仓库、废宝宝、扔装备。每炼化一件装备,手指都不受控制的颤抖,每废掉一只宝宝,牙齿都情不自禁打颤,毕竟那都是我们的曾经,都是我们点点滴滴的回忆啊!那一晚我在我们聊天唱歌的地方整宿未眠,那一晚我们彼此分开。


第二天一大早你给我打电话,你说你也一晚没睡,我们聊着聊着就哭了,你跟我解释,劝我回来,如果可以我们重新开始。可惜,可惜没有如果,最终我们只保留了微信,留下唯一的联系方式。


呼~回忆就此告一段落,即便过去多年,如今想起来仍旧感触颇深,好像它就发生在眼前,虽然朦胧模糊,却还时不时触碰着记忆的神经。


自那之后,我卸载了游戏,下载了我们的过去,跟绝大部分的九零后一样,每天忙忙碌碌,焦头烂额得忙着生活中的琐事,偶尔我们也会微信简单的问候几句,点到为止。


空闲下来也会想起神武,想起你,因为它贯穿了我七年的青春,从我大一开始便接触它,基本每天都会它的身影;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心爱、让我心伤的女孩子啊。

一年多后,因为朋友邀请,和四个朋友组队去了新区,开始了另一段神武生涯。虽然时间过了一年,神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日常活动基本都还熟悉,唯一的区别就是再也没有遇到一个叫“落落”的女孩。


也许是老天眷顾,我还用着之前的账号,有一天我用电脑登录游戏,不经意间发现战盟里还有你的名字,你也改了昵称,等级也高达一百二十多,熟悉中多了份陌生感。


后来不知怎么的,跨服加了你好友,也许你知道是我,也许你不知道,我们就这样重新有了游戏中的联系方式,却很少联系。


今年由于疫情武汉封城,各行各业都停业修整,我目前在做教育行业,受到疫情影响,也算是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响应祖国号召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除了备课,大把的时间泡在神武里。


你是武汉人,出于关心,我们的交流逐渐又多了起来,你说你的号也不玩了,约我去新区。都说分了手连朋友都做没得做,有些事发生了一次就怕第二次,思前想后我没过去陪你,选择了继续跟朋友留在老区。


虽说天公不作美,没能在新区相遇,但是我们的联系也越来越频繁,聊疫情,聊生活,聊游戏,你会不定时问我问题。

恍惚中,我又想到了当初一起走过的日日夜夜,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彼此讨论、鼓励的生活。


我们的关系日渐缓和,前不久你告诉我你们区有好几个号要卖,问我要不要买过来去找她玩。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我们还会在神武里相遇,我说我先看看号。看过三四个号之后,没有一个觉得合适的,这件事就这么耽搁下来。


我记得好像是是七月二十三号左右吧,你跟我说“我去你们区,练小号陪你玩吧”,一句话让我愣了好久,这不还是五年前那个跟我说“我喜欢你呀”活泼主动的小女孩吗?

别了吧,我们区都110级了,你来了会很辛苦的,再说你在新区也冲了好多钱,过来找我不值当的


其实那时候我也会纠结,一边犹豫你来了我该如何面对你,一边又有对你过来的些许憧憬。


那是七月二十七号晚上十一点左右,经过几天的考虑,最终我毅然决然的跟朋友说了再见,扔下了这段时间一点一滴培养好的大号,下了决心去志气冲天找你。


一个女孩子都甘愿来百级老区重新建号陪我,我还有什么可顾虑、好犹豫的呢?落儿,等着我。


当晚十一点多我去了志气冲天,翻看着我们最近的微信聊天记录,想找到你现在的名字、帮派,给你一个惊喜。


然而我们的聊天内容都只关乎于宝宝装备,并没有涉及你的信息,好不容易找到一张你选美第三名的游戏截图,发现那时你的帮派“暖风与你”和名字——软啊。


可是当我搜索软啊的时候,系统提示并没有这个ID,我并不想让你知道我过来了,也不想别人知道,于是我只好去你的帮派碰碰运气。


成功混入帮派后,在帮派人员列表寻找与你等级头像差不多的人(你发我的游戏截图,只有一张是包含头像的,还是只露出冰山一角的那种),根据头像,我排查出两三个人,但是并不能确定具体哪一个是你。


灵光一闪,我想到之前你给我发过一张狐小萌宝宝的图片,是不是可以通过筛选宝宝找到你呢?哈哈我还是挺聪明的,于是我在帮里喊了句……

哪位大神有狐小萌啊?可以发出来借鉴一下吗?


没一会,帮里出现一只狐小萌,不论是资质、技能还是护符,都和你的宝宝一模一样,哈哈哈,傻落儿,终于被我逮到了。


找到你人之后我就想方设法的加你好友,不加不知道,你设置了拒绝陌生人消息、拒绝陌生人赠送、拒绝陌生人加好友。


我那个干着急啊,这可怎么整?不过为了能加上你,这点问题还是难不倒我的,我在帮里找师傅,寻思要是给你当徒弟,你总不能不加我吧。人算不如天算,你的徒弟满了,不收我。


唉,好事多磨,我拜了帮里另一个人为师,终于在后来的几天里想方设法引起你的注意,软磨硬泡让你加上了我。


通过好友之后呢,你对我总是爱答不理,我就想:你已经90多级了,而我才是个新建的小号,即便告诉你是我也不能陪你日常活动,就先忍着吧,等我哪天等级追上了你再告诉你,在给你惊喜之余,也可以擂台收拾你,让你这么冷落我。


随后就是没日没夜的刷经验,吃书、跑环,只要跟经验有关的活动,哪里都有我的身影。有时也会无聊(刷经验本身就很枯燥嘛),一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你惊讶的表情,或许还会有雀跃的欢跳,就感觉现在的付出是值得的。


原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的过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你头像、时装都下了,好友秀和朋友圈也突然的负能量。


我问了师傅关于你的事情,才得知你跟游戏好友闹矛盾。于是我微信找你询问你近来状况,跟你开玩笑说我是算命的,可以算出来你为啥不开心,其实我早就一清二楚了哈哈哈。


你一言我一语,傻傻的你一步步落入我的圈套,全都被我猜中了,结果你个赖皮鬼还死不承认。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反正逗你开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你和好友的矛盾愈演愈烈,多愁善感的你脸上消失了天真的笑容。不得已,我只能提前打开给你准备的惊喜,告诉了你我的存在,我怕你一直难过下去。


果然,这个方法还是很有效的,那个无忧无虑的你又回来了,我们时隔四年,再一次在神武里相遇,真好。


之后的日子,你慢慢的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不再苦恼不再忧虑,我的出现并不想改变你的游戏轨迹,毕竟我们等级装备等等相差太多,一起抓抓鬼封封妖还可以,多数活动还是有心无力的。


话说回来,也并不是一成不变,我把你从你的众多追求者手中抢了过来,哈哈哈哈,每每想到这个,抑制不住的开心!

八月二十八日,再一次,我们结婚了,简简单单,没有太多的祝福和掌声,相反疑惑和不解占大多数,估计你的众多追求者都会不解为啥你选择了我,选择我这么个才玩一个月的奶粉号,嘿嘿。


你喜欢让我唱歌,单独给你唱还不行,非要在世界和帮派里唱给你听,好吧,谁让你是我的落儿呢。这个年纪的我们相比五年前,多了份成熟少了份懵懂,相隔两地的我们平时各自忙碌,尽管游戏里的时间依然是聚少离多,但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因为这个闹别扭耍脾气。


晚上我需要辅导学生将近十点才结束,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你依旧跟固定帮战、排位,白天我会在备课之余带你120鬼,带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任务。也许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没有跌宕起伏,平淡而不乏味。


十月十号,我们的等级共同达到了99级,距离相约百级指日可待(我的经验比你多哦,竞技排名也比你高哦,你个小菜鸟),以后的日子不论你想干嘛,我都可以跟你一起了。

这区第一次带你门派,你就获得了源生之灵,相比你的开心,我更觉得幸运,幸运源生之灵是你的,幸运我是队长。


短短两个月,从相识到相知相恋,虽然时间不长,我们也经历了好多,不开心的事就此略过。之前你叫“洛天依”,我叫“孔先生”,而现在你叫“再见了”,我叫“哑巴”,发生过的种种,好在我们都挺了过来,并且有能力有信心坚持的走下去。不要忘记,明年四月,我拥你入怀。

最期待的时间就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这个时候我们基本已经处理完毕工作上的事,游戏里的任务也早早完成,这个时间是属于我们的通话时间。


我们无话不谈,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聊今天工作中发生的事,聊游戏中获得了多少银子。有时聊得兴起,好多次都是凌晨两点多才睡,导致第二天上班迟到、瞌睡,哈哈哈。


你总怪我影响了你的睡眠影响了你的心,你又可知我对你的眷恋和依赖。我们互道晚安,在彼此的呼吸声中入睡,梦里时常会听见你的呢喃细语,一次次偷偷进入我的梦中。


你总是叫我木头,说我直男晚期,我不善言语,不会用优美的情诗表达心中所想,所以只好用笨拙的语言以记叙的形式记录我们走过的路。


正如童话里所说,未来或许路途遥远,或许泥泞坎坷,我会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哈喽落小姐,我是孔先生,那么,我们可以再认识一次吗?待秋叶凋零,寒烟散去,我爱你,人尽可知!

长按识别赞赏本文作者

主播清澈为你解读门派改动

别问是不是,我就问你要不要!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真实!

喜欢打我?好,我反制给你看!

李世民过气,新晋网红悄然走红!


写留言

在看我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