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疫情快要结束了,可以秋后算账了吗?

xumeng0032021-01-1112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03.13



我想了想,还是写下这些文字吧——


以不卑不亢以及平和的姿势。


记录一下半个武汉人的所见所闻所想,然后和一些人一些事道别。




01


一个月前我写了一篇文章,里面原话是这样子的: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有位77岁的老人,女儿在家发病去世,老伴和13岁的外孙女也双双被感染。


他一个人摸索着注册微博,颤颤巍巍地发送出两个字:


“你好。”



人间至悲之事,他竟如此平静,又藏着怎样难言的凄楚绝望。


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那个在微博上发出“你好”的老人怎么样了?


故事最后——


很抱歉,武大的樱花开了,但是他再也看不到了。


2月28日中午,那个全家感染的老人,在微博写下“你好”后,悄然离去。



这一天距离女儿离世,仅仅只有28天。


距离他发微博求助只有23天,真是世事难料。


老人离去后,无数网友在那条承载着希望的“你好”微博下痛哭:





很多人不知道那句“你好”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无助绝望。

老人是77岁的退休教师,老伴72岁。

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离婚,带着外孙女,和二老一起谋生。

1月22日女儿感染,等不到床位。8天后,她留下年幼的女儿、苍老的双亲,在家中离世。

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家中剩下的老人孩子,也都确诊感染。

最要命的是,13岁的孩子也确诊了。

儿子在一线奔忙,回不了家。

可想而知,老人最后是抱着托孤的的心情颤抖发下那些文字。


如今,那条微博下,已有1.7万条留言。


你看,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02

一个月前我还写了一篇文章,里面原话是这样子的: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武汉一位90岁的老婆婆,为了给自己已确诊的65岁儿子要到一张床位,在定点医院独自守了五天五夜。


饿了就吃泡面,困了就在床前咪一会儿。

直到儿子被送进病房,她找护士借来纸笔,给儿子写下字条。

“要挺住,要坚强,要战胜病魔。要配合医生治疗,呼吸器不舒服,要忍一忍。“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一定一定,要活下来啊。


这位老人90岁,而她的儿子,65岁。
 
“我已经白发苍苍,即将朽矣,

但若死神要带走你,我不答应。

故事最后——

老奶奶儿子其实2月4日就在协和医院ICU去世了。

1月10日凌晨,武汉协和医院儿科医生林鸣发了一条微博,他说:

对不起,我撒了个谎。

2月4日林鸣和他的同事们决定,暂时替徐奶奶家人保守这个秘密,不对外公开这个残酷真相。


2月7日,有记者去她家采访,老奶奶说:

灾难怎么就降临在了我的家庭?

当时她还不知道儿子已经去世的消息。

故事回到最初

大年初一,儿子开始咳嗽、低烧。但他总觉得自己身强力壮,拍着胸脯对母亲徐美武说:

我这身体杠杠的!

可到了大年初四却高烧到39度,那天晚上儿子开车去找了三四家医院,都没能看上病。

医院走廊,门口塞满了太多太多人了。

太多人都在等着被救,太多人。

老奶奶的孙女远在法国,听说父亲病重后万分着急,可是武汉封城了,从国外飞回武汉根本没有可能。

最后,她在网上找到一线生机:

第二天(1月29日)在协和医院西院能够有空的病床。

老奶奶陪着儿子去了医院,到了才知道,根本没什么空床位。医院人山人海,老奶奶帮儿子排队查CT,排在297号。

老奶奶说,她对这个数字记得非常清楚。

因为它让人感到很绝望。

没有床位,老奶奶就在门诊部求医生,看能不能就在医院打针吃药观察。万幸的是,医生为她儿子安排了一个门诊的床位,至少可以躺下来打针吃药。

老奶奶想给儿子买点填肚子的,但医院外的街道空空荡荡。

她又跑到医院职工食堂找工作人员,问他们有没有多的饭可以给一点她。一些家住在附近的患者家属会来送饭,她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求他们给一点点儿子。

我当时真的像在讨饭。

她在发热门诊陪患上新冠的64岁儿子五天四夜,才帮儿子等来一个床位。

2月2号晚上,门诊医生终于把她儿子送进隔离病房的重症室抢救。关上隔离病房的大门后,老奶奶一个人在门外站了一会,后来她又去医院外孤零零游荡。

外面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原本胆小的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

她没办法陪在病危的儿子身边。她于是向护士借了笔,给儿子写封信,想让他可以宽心治疗。


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

在她写下那封信的第二天下午5点40分,她儿子在重症病房因为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那封信永远无法抵达...




03

一个月前,我还写了篇《我们最终会遗忘英雄李医生,但会永远记得好人李文亮》。

发了两次,但最后都没有留下。


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在他微博上和他聊天。


李文亮生前在微博感叹孕妇保健品好贵。


是啊,那些可贵了。李医生,你赶快醒来赚奶粉钱啊。


他们聚集在李文亮医生的微博评论区,用一个个字符构成互联网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色彩。

李文亮生前关于吃的微博实在太多了。


他还在枣阳市,吃9块一碗的牛肉刀削面。


看完这些你会发现李医生,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吃货啊。

现在李医生走后,许多人都带着他最爱的鸡腿这里悼念。

诗人说,春天的花开了,有人却永远留在了冬天。但这不妨碍春天的人们写信,寄给冬天的人。

有人带着微博为纪念李医生加的鸡腿表情来看他。

 
还有人带着特地买来的手枪鸡腿来悼念。


李文亮生前吃过一次正新鸡排,感叹还是没有徐大SAO做的香啊。


后来,B站美食up主徐大SAO为他做了一顿鸡腿。


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中,不光有鸡腿美食,更有多元的日常叨叨,就像一个善意树洞。

有面临高考的孩子诉苦:


有怀了孕的女网友在上面碎碎念:


有向他讨教见岳父岳母诀窍的傻小子:

有疫情渐渐好转向他报喜网友:

有吃货在这里分享美食:


李医生买不起车厘子,爱啃鸡腿,也追《庆余年》,微信头像是一家四口蜡笔小新...

有网友为李文亮创作了这样一幅画:


拼音版《发哨子的人》


古籍线装书版《发哨子的人》

毛体版《发哨子的人》

看到这些鼻子一酸是怎么回事,原来在中国还有那么多人在做无声的抗争。

不出所料,以上方法团灭,有人开始翻译成各种外文传播。


火星文版《发哨子的人》



西文版《发口哨人的人》

盲文版《发口哨的人》



 摩尔斯密码版《发口哨的人》



甲骨文版《发口哨的人》



16进制编码《发口哨的人》


我一个大老爷们,看完想爆哭。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只能用这种躲躲藏藏的方式去发声了?


你一定不知道,人物发出这样一篇文章,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迄今为止,有财经,财新,南周,人物,三联,这5家新闻媒体在追求真相,在粉碎谎言,在努力为民说话。


致敬,珍惜。


是的,对于读者来说,这些文字根本就无法看懂,但就是愿意去转发去传播。我还看到一篇无字天书文,但阅读量已经达到一万多。


公众就是这样去表达自己无声的抗议,这一刻每个人如此清醒。


为什么我们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转发一篇注定404的文章?


因为那么那么多无辜的人不能白死,百姓不能平白无辜遭受千百亿的损失。


明明当初就可以按下疫情停止键,为什么要瞒报?


这场疫情真相到底是什么?


我们武汉人我们湖北人我们14亿中国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05

这几天有一些读者在后台发消息质问我:

你看看国外,你再看看国内,你就知足吧。

中国14亿人,只死3000多人。你还要怎样?

我想问,说这些话的人是没有心的吗?

我们要怎样???

我们老百姓只是希望坏人受到应有惩罚,我们老百姓只是想追究瞒报的人,这过分吗?

我们湖北那么多人家破人亡,我们湖北人到现在都不能出去营生,我们湖北人只想向某些官员讨一个说法,这过分吗?

只死3000多人???

对你来说那只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但那是别人的天啊。

这段日子让我绝望的是,竟然有一大堆人比烂,嚷嚷着让国外来抄试卷。

说这些话的人是不是忘了17年前非典的时候我们就考过一次试了。

民智未开,我已经不忍心说重话。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姑娘一句声嘶力竭的“妈妈”。


这场疫情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啊,本不必的啊。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我们必须记住这些是生命,不只是数字。”

 从来不是死了300个人,或者是3000个人。
 
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300次。

这场疫情到底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啊?

那些卖不出饭、草莓、糖葫芦的人...

那些两个月店铺不开张就要破产的人...

那些一个月不去打工孩子就读不起书的人...

那些等着急救却做不了手术的人...

那些感染了却找不到床位的人...

那些在这场疫情下不幸感染去世的人...

那些没办法去学校高考都受到影响的人...

那些在前线救援寒夜无法回家的人...

那些牵连其中无法出去营生的人...

那些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


但那些那些,后人提起也只是淡淡一句:

庚子年春,大疫,万人染疾,举国防,数月方休。

没有人记得有人永远留在了那段时光里。

没有人记得公元2020年的他们是怎么熬过去的。

没有人。

所以我请你记住,记住你所能记住的事。

请你记住李文亮,记住吹哨人,记住那些死去的生命。

或许你已经麻木,或许你不在乎。是啊,记住有用吗?围观有用吗?转发有用吗?说再多的话不也挡不住404的脚步。

在犹太教的圣地耶路撒冷,有一段残存的古护墙被世人称作“哭墙”。

每逢犹太教安息日,都有圣徒到此哀悼,还有诸多信徒将写有心愿或悼念致辞的纸塞进墙壁的缝隙中。


现如今,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俨然也已有“互联网哭墙”之态。


那你说14 亿人的哭墙,该有多长?

我想,95后老了吧,以前从未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如此伤心过。每次半夜睡不着,都会跑去李医生的微博看看,然后一声叹息。

我曾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遗忘。

阎连科说过“做一个心里有坟墓的人。”

那么请为死去的人立一座碑,为某些还在苟活的人立一座坟。

请你记住那个冬天和这个春天所有关于美好和残忍的故事——

拜托了。




关于公子临安

——你可曾听说过临安?
——略有耳闻。
——我指的是公子临安。
——愿闻其详。

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文能曰武能日。

武汉大三在读,一介书生,两肩铁骨道义。自己满身灰暗,却妄想给别人一些光,努力成为那种不声不响但是什么都做得很好的人,希望你可以关注公子临安。



谢谢你看完
谢谢
谢谢你在看
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4006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