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一个真正的武汉大学生写给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方方一封信

xumeng0032021-01-1113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04.10



作家方方,你好。

我是武汉大学生李临安。

其实在临安眼里觉得作家实在是一个厚重的词,但我犹豫了下,还是用了。


虽然你方方大作家算不上,但毕竟还是写过《万箭穿心》这样上得了台面的作品。

放心,今天我不是来问你六套房产来源不明和违规建造别墅的事,我是问你最近缺钱造别墅了吗?(如果明德先生的公开指证属实,你怕是要牢底坐穿了)


由于4月6号《方方日记》在美国公开预售,这几天你卷入一场巨大舆论漩涡,被几千万中国人唾骂厌弃。



我想写封信给你。


首先说句恭喜,阁下熬出头了。

我看到新闻报道说你的英文版《武汉日記》,将由英文读物中五大出版社之一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HarperCollins Publishers)出版。


那句恭喜是发自内心的,毕竟连阎连科也没有这待遇啊。

很多人说方奶奶这是想拿诺贝尔文学奖,我看不像,毕竟和贾平凹余华他们相比你火候实在差得太远太远。

我看你是想弯道超车要拿诺贝尔和平奖的节奏啊。


你看,这不都有人给你申请“从完成到被翻译出版速度最快的中国文学作品记录”了。(其实这道听途说的市井小说哪里配得上文学二字,这分明是有很深的政治意图)

科普一下,我国科幻封神之作《三体》都是花了十几年才走向国际,并一举拿下2015雨果奖

4月8日,武汉解封的这一天,你的大作英文版和德文版《武汉日记》出版了。


绝,真是太绝了。

方方阿姨,如果临安没有记错的话。

3月30日国内曾经抛出一张题为“武汉封城日记”中文版书刊预告照片,该书落款为“方方著”。

你当时知晓后立马澄清:“不知道這本書是誰編的,也不知道是否以此盈利。如有對外銷售,實乃違法。請知情者向相關部門舉報。”

你前脚辟谣,后脚麻溜在国外热卖起来。

临安竟无语凝烟。

这么好的书理应让我们国内读者尝尝鲜嘛,是瞧不起国内老百姓还是怎么着?

其实临安从来不反对你写武汉日记,我一直都觉得我们这个国家这个社会需要不一样的声音,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

但是这本日记里面实在不够客观,且不说有多少漏洞,但凡读过的人都知道里面内容一直在煽风点火制造对立,有意夸大武汉悲惨。


我作为一个湖北咸宁人,我敢说某些方面我们比武汉惨得多。


咸宁因为不是省会城市,监管严重缺失,某些日子白菜十几块一斤,口罩缺乏,我清楚的记得大年初八那天一个邻居来我们家借米吃,我妈从见底的米袋里用汤碗盛了大半碗小心翼翼又勺了一点...


那时候谁家拎不出几件让人绝望得想哭的事呢?


那段时间我们确实过得好苦啊,但是我们卖惨了吗?

我们都知道,不管这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中国人需要一起咬牙一起扛。

你倒好,住在豪宅里,道听途说,满嘴喷粪,指点江山。

你的确很聪明,从宏观上,谁又敢否定武汉和湖北的牺牲呢?

死亡三千多人,绝大多数在湖北,其中湖北绝大多数在武汉。

你只要站在这个“悲惨世界”基本盘,哪怕里面内容全都是偏离事实,我们也没办法过多指责你。

但是我们那么讨厌你是因为——

你会写医院人山人海,很多人在哭,得不到救治。但是你不会写那时候整个中国都在拼了命修建雷神山火神山。

你会写无助的人在阳台上敲锣,但你就是不写社区自查自纠,转变工作作风,深抓细节,并且连夜开通网上问诊。

你会写今天又死了多少多少人,但是你不会写全中国的医疗资源都来援助湖北了,当时一省包一市的新闻出来我都快哭了。

造谣不可怕,可怕的是写的都是真相,但是选择性的只写一半,另一半故意不写,避重就轻,以偏概全,好一个春秋笔法。


武汉原本是悲壮,但在你笔下却只有悲惨。


你知道吗,我一个在武汉念了三年书的人读完你的日记都觉得太装太作,通篇卖惨哭哭啼啼,像个还在吃奶的孩子。

你是否明白——

你故意抹黑歪曲事实的日记在国外出版,是对数万冒着生命危险不辞辛劳驰援武汉医护人员的亵渎。

你对得起6000多万为了控制疫情做出巨大牺牲的湖北人民吗?


你现在为自己辩解:

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崩塌掉!

我当然相信,但这是你方方造谣抹黑中国人的理由?

你知不知道国外本来就对中国印象很差,你这样只会加剧对中国的刻板偏见。

我真心觉得你可以出版本《纽约日记》,我相信你里面所虚构的很多场景都和纽约相符。

其实,临安一个月前就想给你写封信。

那时候你依然是被全国网友唾骂,原因是当了婊子又立牌坊,前脚在日记大骂湖北官员搞特权后脚在武汉封城之际利用特权送家人出城

这是你当时行使特权的证据:


原文明确写道:

“他们局(洪山区交管局,编者注)有不少我的读者,于是说你还是在家写作吧......于是昨晚派了肖警官将我侄女送到机场......”

后来,你在微博辩解,结果越抹越黑,越洗越脏。

事情一出举国哗然,当时很多读者在微博后台让我写写方方,我当时告诉他们的是不忍心。

毕竟老读者都知道,经过临安点名的当地政府下场都很惨,被临安挂过的超级大号最后查无此人。

我是真的不忍心。

但是这次临安实在是人忍不住了,你方方就是台湾的龙应台啊,当然文学成就还比不上。

方方阿姨,我文中标题之所以强调是武汉大学生,是因为前阵子有个糟老头子假借高中生之名给你写了封信。所以怕你误会,再次强调我是正儿八经的学生,如果你有幸看完我的信,不要质疑我身份的真实性。

实在不信,你可以再次使用特权让马化腾去查,毕竟你位高权重,前作协主席,享受厅级待遇。

方方阿姨,你在给那位“高中生”的回信中,说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人云亦云。

最后在信的结尾无比惋惜:

“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方方阿姨,你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大多数分得清善恶是非,也知道谁是真的在为百姓苍生说人话谁心怀鬼胎。

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最讨厌的是:

第一,被别人代表。

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戴着面具阴阳怪气去批评你,管你家什么局什么厅,我临安直言不讳。

我们年轻人也清醒着,请不要用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和我们对话。两个月前我写了篇文章说湖北某些官员必须要下马,很多年纪大的读者都在和稀泥,算了,算了,别动乱军心,后来阅读量太高,后来那个号消失,再后来湖北换帅了。

我们年轻人都知道灾难从来不应该被歌颂,都知道这场损失惨重的国难本可以避免,我们都知道只有追责才是对逝去的几千亡魂最好的告慰。这场疫情瞒报真相涉及到CDC涉及武汉中心医院涉及武汉政府,我说了哪怕写没100个号,我临安也不会放过他们,我要让他们付出应有代价。

所以,方方阿姨对不起,今天的我们根本就不是那时候的你们。

那时候的你也代表不了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

第二,自由表达却被随意扣上各种帽子。

方方阿姨,你在给“高中生”的回应说他人云亦云,都是听谁谁说,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但你又何尝不是呢,你日记里面通篇都是道听途说,漏洞百出。这则听朋友说,那则朋友圈看到,甚至造谣广西援鄂护士梁小霞去世,没有经过事实的验证,就能随意带动舆论,把封城的武汉描述成人间地狱。


方方阿姨,我们反对你把严重失实且带有煽动性的日记在国外出版,你就说我们是极左,你可真会扣帽子。

所以,现在我严重怀疑你是卖国贼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整个国际舆论都把责任推向中国,都把他们国外疫情的锅甩给中国。现在是中外舆论战的决战时刻,你却吃里扒外把自己似是而非的臆想当作事实给外国人看?

你日记的副标题是——来自疫情中心源头的报道。

疫情是否起源武汉,这是有争议的,没有任何明确证据表明武汉就是疫情起源地。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在推特上炮轰了美国不负责任言论,临安记得前段时间还带领大批读者去推特打这场舆论战。

怎么你方方就说武汉是疫情中心源头?

谁给你的权力?

真是胆大包天!!!


在外国人眼里,我们中国外交部再怎么拿事实说话,都敌不过你方大作家的《武汉日记》铁证如山。

《方方日记》的介绍是:

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

方方阿姨,这人血馒头你吃得安心吗?

这场舆论战我们中国打得有多辛苦你知道吗?这场舆论战对我们中国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国外正在妖魔化我们国家啊,他们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说成是武汉肺炎,把新型冠状病毒说成中国病毒,把方舱医院说成是集中营,把武汉封城报道成一千多万人丧失人权,把中国的援助看成是忏悔愧疚

他们国外疫情这么严重难道不是他们咎由自取吗?我们中国做出了这么大牺牲,为国际防疫赢得那么长的宝贵时间。但他们却拒绝戴口罩、大型赛事照旧、全球多地屡禁不止的狂欢、不检不测等各国魔幻抗疫的事情,光是新闻报道过的事件就不胜枚举了。

当初很多留学生及华人们在海外因为戴口罩而饱受歧视,甚至被赶下公交车。

这段时间中国一再对外表达善意、友好意愿!

但自始至终西方潜意识中都把中国定位为“黄祸”,“假想敌”,是挑战西方文明优越性的最大威胁,甚至把这场他们咎由自取的灾难嫁祸给中国。

如果你的虚构日记在国外广泛传播会产生什么严重后果?
 
中国由此会背负传播疫病的“原罪”, 中华民族的每一份子,甚至每一个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人都会成为受害者。中国人尤其会受到歧视,走到哪里都会被视为“移动的传染源”,不管是去留学、旅游、去消费、去投资,都不能免于被歧视。

一语成谶,一位亚裔男子在德州被种族主义者捅伤。


在德国柏林,华人女孩被打,被骂“中国病毒!”

澳大利亚,戴口罩的华人被一群青少年打下了电车;

在英国谢菲尔德,中国女留学生被谩骂:“你们戴口罩是不是有病?”

疫情爆发以来,中国面对的几乎是整个世界的疾风暴雨。


方方阿姨,你这分明是踩着14亿中国人的肩膀扬名立万啊!!!

 

你自比杜甫,但扪心自问,你真的爱过这个国家吗?


人家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你违规建造的别墅呢?

方方阿姨,你现在彻底火了,成为了西方媒体口中“反体制、反压迫”的“英雄文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你的所谓真相都会成为国外攻击中国武器和工具。

唉,国家不幸诗家幸。

但不管你是为了名也好利也罢,歪门邪道使不得啊。

莫言阎连科他们走向国际是靠才气和天赋,你靠卖国能行吗?

其实你哪里配得上公知的称号啊,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你用所谓的“细腻”、“人性”的笔触,把武汉和祖国描绘成“人间炼狱”,编造出火葬场遍地的故事,煽动远方人们的共情和共鸣,成为这场疫情最大的赢家。

你看,时代的一粒灰落在别人头上就是一粒灰,落在你头上又是几套别墅。

其实,你这种没有丝毫底线的伪知识分子才最可怕。

你一边呼吁着“言论自由”,一方面又痛恨我们百姓拥有“言论自由”。一旦我们批评你质疑你,你立马跳出来给反对你的人扣上各种恶毒的帽子,映射民众是“文革余孽”,甚至动用权力来删帖撤热搜。

你一方面反对“权力”,一方面又享受着权力带来的好处。你一方面骂着这个体系太烂,一方面又和体系中的很多人相交甚密。今天是某公爱读我文章,明天是某君赠我口罩,甚至堂而皇之炫耀这些“隐形特权”。

你一把年纪了害臊不?

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应有的分寸感呢?

你写的每一个字任何时候都应该以维护祖国利益为前提,不能以个人私利被帝国主义拿来伤害国家啊。

我猜你又会巧舌如簧辩解说,文学应该是纯粹的,不应该和政治挂钩。

可是如果文学不和政治挂钩,你的三流地摊小说外国人稀罕出版吗?

文学不和政治挂钩,为什么你将来拿的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而是诺贝尔和平奖呢?


哪怕事到如今,你都不知悔改,委屈巴巴问:为什么你们不再继续支持我了?


但是你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辜负曾经那些支持过你的人?


临安到现在都还敢说自己还和很多年前一样依然是那个迎风尿三丈意气风发的少年,那么方方阿姨你是否还是当年那个眼眸有光的知青呢?



临安到现在也没有用“奶奶”这样带有挑衅性的称谓,因为临安知道每个人最后都会老去。


只不过有的人会优雅老去,有的人会体面地老去,有的会富态地老去,还有的人会在亿万人唾骂中老去。


山高水远,望你珍重。



2020.04.10

李临安




继续阅读


疫情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6500万湖北人还没等来高福的道歉啊!!!




关于天府主人


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文能曰武能日。

武汉大三在读,一介书生,两肩铁骨道义。自己满身灰暗,却妄想给别人一些光,努力成为那种不声不响但是什么都做得很好的人。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谢谢你在看
谢谢你分享
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4006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