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曾经为我出头的兄弟,后来不再和我联系

xumeng0032021-01-116

?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04.20


写在前面:

这辈子,人海千千。

但是啊——

你看,这天上的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我问你——

现在那些旧人还有几个和你有联系?

行走江湖多年,你还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吗?

不是老铁六六六那种,也不是走今天喝酒去那种,是那种可以托妻寄子的朋友。

如果有,千万不要和我一样弄丢了啊。



01

成哥是我打小就认识的兄弟。

我们关系有多铁呢?

初二的时候,一位数学老师兼班主任老是针对我。因为这层关系,我在班上开始被孤立。我准备去和班主任道歉,被他拦住了:

你又没做错什么,道什么歉啊,你这小子可别认怂。

晚上我看到他为了我的事在办公室和班主任据理力争,后来结果是,我们两个人被全班排挤。事后谈起,他总敲我脑袋“遇到事可别认怂啊,不然我会看不起你。”
遇到事的时候,可别轻易认怂啊,他轻巧的一句话,到现在我还记得。

现在他在深圳上班,我们好久没联系了。

去年有次他发微信给我:“临安,明天有空吗,我明天来武汉出差顺便找你聚聚。

”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忙,既要顾学业又要忙着写稿挣钱养活自己,哪怕放假了也要改稿到深夜。当时还签了好几个公众号,几乎每两天就要写篇稿子出来,压力很大,也是真的没有心情出来玩。

我想了一会,打开微信支支吾吾发语音过去,成哥我最近有点忙,可能不方便。

成哥说那没事,你要是有时间就抽空一起吃个饭,微信随时候命。

后来,我还是没去,我安慰自己,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能担待的。


02

去年五一小长假,成哥突然出现在我学校。

那次他穿着有点大的西装,提着一袋深圳特产方柿,笑得憨憨的。

他说就想来看看我,他说这么多年来称得上真心的朋友就这么几个,不想把我弄丢了。

我听了一愣,准备带他到学校附近最豪的馆子撮一顿。

他说,别别,我都上班赚钱了哪能让你请,走,带你吃牛排去。

我想起初三的时候,我们打赌如果咱俩谁没考上鄂高就请对方吃牛排,后来,我输了,他狠狠敲诈我一顿。
你看,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顿牛排。

不过,成哥那顿牛排白吃了,五年前,他爸爸因病去世。他高中辍学,外出打工,供养弟妹读书,独自撑起一个家。

也因为那次巨大变故,我们朝着不同方向疾驰,际遇让我们踏上了截然不同的路途。

后来听说成哥边工作边学习,愣是参加成人自考考到本科。

后来听说成哥人聪明又能干在一家大公司混得还不错。后来不知怎么,这些年就没怎么联系了。

酒过三巡,成哥和我说这些年他在外的遭遇,因为交不起房租半夜被房东赶出去,因为轻信别人被一个同事骗走3000块跑路,因为嘴笨不擅长巴结被老板欺负……

我忽然鼻尖涌起一股酸意,想起以前很多很多事。

我记得他刚刚出去闯社会那段时间,偶尔会给我打电话,他说觉得自己好难。

我记得有一次他打电话醉醺醺问我:你怎么都不联系我啊。我回:这不是忙嘛。他叹气:你也要主动联系几次我啊,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怕以后见面没话聊了。我笑:怎么会。

我还记得好像是高三的时候,我向他借过一千块钱,当时是好像发短信借的,那几年他的QQ永远是灰色的。

他发:已转账。我回:谢谢。

语气有点生疏。

吃饭中途,主编突然打来电话。

本来两天后的选题会提前到2号了,意思是让我明天上午9点前就要赶到,这个选题会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难为情说,临时接到通知青岛突然有个急事,得马上走了。

说完,塞两千块钱给成哥,让他在武汉好好玩几天,住好点的酒店。

成哥摆摆手语气强硬:“怎么能要你钱呢。”我说:“这次真的对不住。”成哥说没事没事,理解理解,以后有机会再聚。

当晚成哥就回去了,他说一个在武汉没什么好玩的,吃住花销又大,我去武昌火车站送的他。

火车轰鸣疾驰而过,望着他风尘仆仆的背影,我又回想起十年前他带着红领巾说自己要考武大的样子。
他在东莞,我在武汉,我们相距一千多公里。

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特地来找我,结果三个小时后,他就回去了。

我拖着疲倦的身子给他打个电话再次表示歉意。

“没事,能理解。”他在那头爽朗笑:“其实,就是想看看你。

我告诉自己,都是兄弟,他能担待的。



03

后来,他回老家创业开店。

听说资金紧张,东拼西凑找同学朋友到处借,我手头里有个几万闲钱,打电话问他还差多少,他说不用不用。

第二天我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成哥昨晚发朋友圈筹钱的动态。我有点懵,越想越难受,晚上给成哥发视频,问咋不要我的钱,怎么这么见外。成哥说,我还在念大学,挣点钱不容易,让我不要多想。

成哥的语气一如既的往爽朗和气,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越来越远了,说话越来越客气了。

他曾经可是我盖章的兄弟啊。

再后来,我看不到他朋友圈了。

以前我还能刷到成哥时不时发的一些动态,有时候是生病了一个人去打吊针,有时候是自己的健身打卡,有时候是和他弟弟妹妹视频的截图,都挺生活的。

我们相隔千里,有时候是很忙,有时候是不知道怎么打开话匣,但通过朋友圈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仿佛参与他的生活,我们就像一直都还陪在彼此身边一样。

现在——

曾经说好做一辈子朋友的兄弟,如今连朋友圈都进不去了。

我这个人表面冰冷,不善交际,一直觉得朋友有几个交心的就好,可以像兄弟来往一辈子。

可是,我也不知道后来我们怎么就这样了。

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再去问他为什么,成年人的友谊就是这样,只可共青春无法共岁月,没有吵架没有撕逼,走着走着就散了,无疾而终。

老子认命。


04

几个月后,年初同学聚会,我和成哥都去了。

恰巧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一桌人侃侃而谈。我低头吃菜,没怎么说话。我瞥向他,他也正好把目光看向我,他礼貌性笑笑,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

他的内心涌动着所有的感情。

我有点难过,其实,我没告诉他,我是听说他要来我才参加聚会的,但结果还是这个样子,不动声色的疏离。

吃到中途我绷不住了,离席,去了附近的中学看看,那也是我读了三年的母校啊。
学生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女生在跑道上嬉笑追赶,男生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像极了年少轻狂的我们。

我想起初中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睡午觉,别人以为我睡着了。有人开始议论我清高,不爱搭理学习差的同学,总之说得很难听。

他听见了当时语气强硬地说:“临安好得很,他性子就是这样的。”

这件事他没和我提过,我也从没问起,但就是一直都记得。

这些年我见过两面三刀的人,也经历过背叛,正因为他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出那些话才最难得可贵。

我还记得,上大学时初中班主任把我9月份一篇爆款链接发到班级群里去,沉寂很久的群突然火爆。

“兄弟牛。”

“临安是我们班里最有出息的。”

“小子出书了记得给我签名。”

群消息像烟火,应接不暇,绚烂浮夸。

晚上突然一条私信,是他——“知道你这么有出息,我就放心了。”

大家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时,他一直没有在群里说话。遗憾的是,那么真心待我的人只能陪自己走一段路。

是我把他给弄丢了。


05

2019年,我在武汉一边念书一边折腾,和几个朋友做了一个公众号,信誓旦旦说要用一年时间做成华中地区最牛逼的公众号。

二月初,公号还是没有什么起色,都说现在是公号寒冬,没有流量扶持想白手起家把号做起来比登天还难。

那段时间很焦虑,每天发朋友圈吆喝,也没皮没脸给很多老同学发消息,让他们帮忙宣传一下。

就是没有打扰他。

2019年五一小长假后,我们公号出现了一篇双十万大爆款。

但没有想到的是,那次我们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人连夜被带去了几千里之外的江苏。(类似李文亮事件,指山中有虎,但未说对是东北虎还是华南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我进了局子,又进了看守所,无穷无尽的笔录,无穷无尽的谈话,我很恐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将来会面对什么。

一天后,我见到了律师,他告诉我不要怕。

很多天后,我出来了。


一出看守所,我就看到了我爸和成哥。

成哥拍拍我肩膀,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走,咱们回家。

路上,他带我和我爸去餐馆,给我点了好多好多牛肉,他知道我最爱这个,还跑去便利店买了几瓶奶。

我低头猛吃,他笑:“你瘦了好多,慢点慢点,都是你的。”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妈老说我瘦了,第二个就是他了。

恍惚间,眼泪砸下来。

后来才知道,当时成哥看到新闻后,连夜去我家找我爸,并且告诉我爸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讲。

律师也是他帮忙联系的,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开车去武汉找最牛逼的律师。

那几天他一直忙着我的事,店也关门了。

成哥说店没了还可以再开,兄弟没了可就没了。

我想,如果有个哥哥,也不过如此吧。



06

出事后,我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

去母校散散心,看到学校的宣传栏上贴了好几张大海报,里面都是我公号的名字和二维码。

我一惊。

听班主任说才知道,原来是成哥几个月前来学校做了工作,给领导和老师都买了几袋东西,不仅帮我贴海报宣传还让班主任把我公众号名片直接发到班级群里。他当年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成绩好,阳光,脾气又温和,学校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原来我每次发朋友圈成哥都留意了啊,怎么就不个点赞呢。

我说呢,那海报怎么那么丑,原来是他搞出来的啊。

我说呢,有段时间怎么来了不少萌新呢,原来是他搞出来的啊。

可是,这些这些,他怎么就不和我说呢。


当时我心情很复杂,难过又愧疚,晚上7点多的时候,去了成哥家。

成哥说,走,和我上街买菜去,回来炒几个菜,不能怠慢你了。

我骂那你丫的为什么朋友圈都把我屏蔽了。

成哥笑,你丫的,我那是关闭朋友圈了好不。

我说要不是我出事你是不是都不理我了。

成哥一愣,哪有,当时看见你爱理不理的,觉得没意思,我还以为你不要我这个兄弟了呢。

那天我们推杯换盏,一人拿着一瓶啤酒,碰瓶,一饮而尽。

成哥喝醉了,他说今天特开心,他以为我没把他当兄弟,不在乎他了。

我觉得特对不起他,这些年一直都是成哥在护着我。

我记得,那一宿我喝了好多好多,我想把这些年欠下的酒一次性补回来。可是,我知道,有些东西,我永远也补不回来了。



07

曾经我以为是兄弟就可以肆无忌惮,就可以突然放他鸽子甚至连一个解释都不给,就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去拒绝他的盛情,就可以随便找他帮忙连声谢谢都不说。

但其实他也会介意,也会难过,也会失落。

朋友之间总会有一个人付出多一点,总会有个人长情一些,总会有人死心塌地不离不弃。但这不代表他不期待反馈,人心都是肉长的,真心换真心八两换半斤,彼此都需要付出,都需要被关心。

朋友是怎么慢慢变淡的?

是你不主动他也不主动,是一个人拼命提起那些曾经,另一个人却只是淡淡回应一句“哦”,是一个人单方面理所当然地享受对方关心。

其实,友情也和爱情一样——

是需要要经营的。

他也需要嘘寒问暖,他也需要偶尔见面联系。亲人不来往,感情都会变淡,更何况友情呢。鸡汤中那些“真正的朋友不需要联系”都很扯淡。

这些年越来越多人感慨的不是“时间都去哪儿了”,而是“朋友都去哪儿了”。

微信好友几千,可与人言无二三。

你要知道与气场不和的人做朋友真的很累,你就是上吊死了,他都觉得你在荡秋千。

其实,人生真的不需要太多的朋友,三五好友知己,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我知道这个寒假很漫长了,我也知道寒来暑往,我们和几个珍贵的好友失去了联系,关系也慢慢淡了。

曾经年少气盛的男孩们,后来长成了西装笔挺有些世故的大人,那些年少情分已经越来越远。
但生命中总有那么几个特别的朋友,他们值得我们来往一辈子。

他是那个不会彻夜和你煲电话粥但总是会默默关心你的那个,他是那个不会给你朋友圈点赞但一出事就会出来帮你的那个,他是可以当面怼你但背后拼命维护你的那个。

你要知道这辈子能有一个一直走在一起聊在一块的朋友,全靠运气,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运气,你要珍惜。

我还记得每次我一见到成哥,都有一种回到主战场的感觉。我们在一个屋子里玩,一整天可以不说话,我看书,他打王者,一点也不会觉得尴尬,我们也不用拼命在对方面前装作很厉害的样子。

人这一生其实真正能称得上朋友的只有几个,我们行走江湖,有人离开,有人归来。

但我想你可以一直都在。


写在最后

这篇文章是临安写过最喜欢的一篇情感类文章,几乎在每个矩阵号都发过了,可能寄托着年少那些渐行渐远又失而复得的情谊吧。

当然,大多数情谊只适合留在回忆里,曾经一起拥有过共情过就足够了。


你要明白,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当然,如果你足够幸运,有的故人会若即若离陪你走完一辈子。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今年冬天,疫情严重,我们县城封路了。

那小子愣是走到我家,给我抱一箱N95口罩过来。

我激动得感激涕零。

我说:口罩留下,人赶紧走吧

他傻笑笑着摆摆头转身离开,我记得好多好多年前好像是高一的时候他问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那时候我说真他妈幼稚。

现在我好想问一句——

嘿,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注:
音乐/明天你好
配图/《追风筝的人》电影截图


推荐阅读

讲个笑话,强奸未遂的网易男高管要告我了!!!


那个被养父性侵四年的女孩报警,山东烟台警方问她报警好好玩吗?

疫情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6500万湖北人还没等来高福的道歉啊!!!(问责)

一个真正的武汉大学生写给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方方一封信   (全网刷屏)



关于天府主人

李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文能曰武能日。

一个99年武汉大三学生,但文字比年纪苍老。

一介书生,两肩铁骨道义。自己满身灰暗,却妄想给别人一些光,努力成为那种不声不响但是什么都做得很好的人。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谢谢你在看
谢谢你分享
谢谢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4005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