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我国6亿人月收入1000:你没穷过,你不懂。

xumeng0032021-01-116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06.15


01

看这篇文章之前,临安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你的家人在一场交通事故中遭遇不幸,你会怎么办?

如果对方肇事司机撞完人逃逸后怎么办?

其实他本来可以活下去,因为司机自私逃逸。

且涉嫌酒驾。

这件事发生在我姐夫的家人身上,他的亲哥哥遭遇车祸后去世。

当时对方说给钱,让写谅解书。


写谅解书,可能会判刑轻一点。


临安和朋友聊天的相关截图


我说不能写,写意味着对生命的背叛。


他本可以活下去的,如果他没有酒驾,如果他不那么自私逃逸。


这种人应该牢底坐穿,实在罪该万死!


后来,我姐夫家人还是写了。


可临安知道自己并没有资格指责什么。


临安想起有一次刷知乎,看到一个真实又残忍的故事。


有一天夜里,医院的急诊室跑进来两位农民工,一位用左手紧紧握住右手,鲜血直下。另一位拿着一个酒瓶,瓶里泡着半截手指。



医生说:“现在接还来得及,以后手指功能基本不受影响。”


他问:“要多少钱?”

 

医生说:“三千。”

 

他愣了一下:“那如果截掉呢?”

 

医生说:“三百。”

 

他果断地说:“截吧,不要了。”



02


你说这路遥马急的人间——


怎么每个人都过得那么辛苦啊。



03

前段时间,临安看到一则让人心痛的新闻。

一位27岁的小伙在骑车时不小心撞伤了74岁的老婆婆,后来跳楼自杀了。


伤虽不重,但需要住院观察,得请护工,得吃喝拉撒。

都是钱啊。

老婆婆便让小伙子准备10000左右的医药费。

4月16日清晨,小伙跳楼自杀身亡。

短短三天,一条年轻的生命没了。

网友惋惜:“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但临安猜想,这可能只是最后一根稻草,短短时间挣1万块对有的人来说就是比登天还难。

古人云,不知人难,莫笑人短。

你没穷过,你不懂。

穷,真的会压垮一个人的。

临安大一有段时间生活费丢了,每天一睁眼的就是怎么用最少的钱活下去。

每天的花销在5块钱以内,每天的吃的就是:早上食堂里大馒头,中午食堂里免费的大米饭,一瓶7块五的老干妈。

那可是2017年啊。


疯狂赚钱,送外卖、发传单,服务员,跑零食,什么都做,只要能挣钱。

但是即便如此,到了深夜,辗转反侧,噩梦不断,惊醒之后一身冷汗,内心是深深的无力感。

——钱真的好难赚好难赚啊。

穷能带给人的辛酸瞬间,真是太多太多了。

你没穷过,永远不知道,钱对一个底层的人有多重要。


04

去年王石教育年轻人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太急躁了,整天只想着赚钱。


他奉劝年轻人,应该把精力更多地放到公益,或者探险上去。
 
他举的例子是,他朋友的女儿在高考前突然不想上大学,要和父亲去登山。

后面又想读书了,考上了杜克大学,而就是这个登山的经验,让她被麦肯锡录取了。

临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俗气啊。

临安的梦想就是在30岁挣到一千万,然后满世界旅行。

临安想在25岁的时候,可以在大城市买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临安现在大三,20岁,离实现自己的梦想的时间还有十年。

如果那对王石先生来说可以称之为梦想的话。

可是——

是啊,没有哪一个男孩子,小时候的梦想是关于一栋房子的。

你说,我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05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这是临安最近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



06


5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记者会上提到“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



说实话,如果不是出自总理之口,临安真的不敢相信数据的真实性。

1000块钱能做什么啊?

在武汉租个很便宜的房子都要2000起了啊。

这段时间地摊经济大热。

原因也很简单,疫情之下,百姓苦百姓难,国家为“摆地摊”大开绿灯,加上总理保驾护航,瞬间让“地摊经济”登上了热搜。


有关摆摊的文章,临安看了不下50篇——但这些文章中,更多的是调侃和玩梗。

有两个月狂赚7万的90后小伙。


有日入40000元的山东小伙。


但是你得清楚啊,如果有选择,谁不愿意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上班啊,谁不喜欢体面啊,谁喜欢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啊。

媒体过度消费甚至造谣地摊经济真的很不体面。

在临安记忆中的“地摊经济”,一直都是和穷人有关的。

地摊经济的主角,不是出没在望京soho的白领,不是嘻嘻哈哈来体验生活的小年轻,不是在体制内朝九晚五的公务员。

地摊经济的主角一直都是那些放低姿态讨生活的底层人民啊。

摆摊,对他们来说是家里的房贷车贷,老人的医药费,孩子的生活费,零敲碎打的柴米油盐煤气水电……


你要知道,当摆摊的重要性被上升到政策高度,这真的不是为了给城市添加什么烟火气啊。

这通常意味着,经济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

在当下,摆摊是他们获取收入的唯一出路。


07

真正的摆地摊是什么样子的啊?

临安上个星期特地去了武汉,武汉一直就是一座烟火气很重的城市,地摊经济早已有多年历史。

临安问了在小巷子卖果茶的老奶奶,问了在江滩边上卖气球的小姐姐,问了在沿江大道烤羊肉串的大叔……

很抱歉啊,那种“摆摊月入过万”的故事并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

“哪有几万哦,一月能挣一千块钱就笑咯。”

这是在江汉路上一个带着孩子卖老冰棒的妈妈对我说的。

可能这才是真实的人生吧。

湖北五峰渔洋关镇一对夫妻在集贸市场卖卤菜。

女儿柯恩雅就一直在卤菜店的案板下上网课。


位置很窄,柯恩雅时常会碰到头。

“有时猛一抬头就撞到了脑袋,疼哦。”


微博上有网友曝光一张照片。


汉口解放南路的一家炒饭摊前,一个小男孩被一根绳子拴在桌子旁边,就坐在脏兮兮的马路上。

网友骂声一片,但是有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夫妻俩都是外地人,刚刚接手这个摊位,吃饭的高峰期两个人忙得脚不离地,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孩子现在还不到五岁,一般只有爷爷帮忙带看。

爷爷红着眼说:

“晚上客人多,大人都在忙着招呼,街上人来人往,只能把孩子暂时拴起来,没办法啊!看着也心疼,可是万一他跑出去玩丢了怎么办?”

——“谁家父母不疼孩子,全家人这么辛苦都是为他啊!”

你看,你习以为常的夜晚是工作一天后阖家欢乐的时光,但是在别人那里或许是一种求之不得的奢望。

晚上11点30分,路边炒面摊,突然来了一个顾客。

男孩熟练的架起锅准备炒面,女孩也许太饿了,躲在车下匆匆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每个人都在疲于奔命,努力生活,但又丢掉了生活。


08

“银行卡里只剩100多万,当时很慌。”


2015年,演员王传君因为一部奇幻剧的配音问题跟剧组闹掰,结果11个月都没接到戏,事业跌入低谷。

他说查了一下自己的余额,还有100多万,他觉得“当时很慌”。

闲暇之余,他去报了个导演班。一次上完课一起往外走,路上导演漫不经心说,你们演员一部戏都有50万了吧?是不是够你用一整年还转弯?

这时《爱情公寓》中操着日语腔中文的“关谷神奇”突然被点醒,才惊觉“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


“这话到我灵魂里去了。我想想我高中同学,做普通工作,一年15万,有孩子有房子,还能一年出国旅游两次。我觉得他们才是正常的生活,我们这个圈子太不正常了,是变态的心理。”

后来,王传君常常对媒体讲——“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

那句话就像惊雷一样劈中了自己。

但是临安还想和王传君先生说一件比被雷劈中还可怕的事——

在我们中国,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有花掉过一百万啊。

09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新华字典》1998修订本



10


2018年,国际劳工组织发布报告《 Women and men in the informal economy: A statistical picture》(第三版)。报告基于100多个国家的微观数据,对全球非正规经济的规模进行了统计描述。


数据显示中国:62.6%的人口从事非正规就业。


快递员、街头商贩、刷漆匠、小吃摊点、搬运工、黑车司机、送餐员、临时工,都属于“非正规就业”。


这些人赚的都是辛苦钱,用身体健康赚钱、甚至是拿命换钱。


你见过工地水鬼吗?


这项工作,有多恐怖呢?

首先,水鬼潜入桩孔里,寻找旋挖机断掉的钻头。

桩孔深度通常有70米深,当下潜到一定深度,人的身体会慢慢出现幻觉,甚至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你可以试想一下:

当一个人身处深度70米的水井里,强忍着生理上无法适应的强水压,周遭是死一般的沉寂,和令人窒息的泥泞黑暗。

你慢慢摸索钻头的位置,一旦绳子被钻头缠住,九死一生。


水鬼的工资是——

运气好,下去上来是两万。

运气不好,下去上不来是100万。

为了钱,至于连命都不要吗?

是的,很至于。

当你坐在上海陆家嘴写字楼惬意工作时,应该会看到很多不恐高的世外高人。


其实,不是不恐高。

是被生活逼得无路可退了。


若不是被生活逼迫到没办法,谁愿意拿命换钱?

一个清洁工爷爷,每天都要在街头打扫烟头。

有一天,老爷爷带着哭腔说:我一天才挣几十块钱,而这几个烟头就罚了我两百多!


路上、工地上、码头上那些恨不得一次扛一吨货物的搬运工——


扛起的不止是货,还有全家人的生活啊。



经济学家李迅雷说:国内至少有10亿人还没有坐过飞机,至少5亿人还未用上马桶。月收入超过5400元就打败了80%的人……

当我们还在感叹原来中国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坐过飞机时,殊不知在中国家庭,大部分人都没实现火车票自由。

知乎有一个关于火车票的问题特别火:

“火车硬座和卧铺相差仅一百元,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硬座?”

“穷。”


 中国国家统计局官网


2019年第三季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82元每年,其中“中位数”是19882元每年。

 

换算成月薪,才2000多元。

 

也就是说,即便这么低的收入标准,也甩掉了全中国一半的人。

 

这些中等收入以下的家庭,远远没有达到火车票自由的程度。

 

怎么可能为了几小时的舒服,就多花那100块钱呢。

 

在中国,多少人的收入是一块钱一块钱叠加起来的啊。


临安曾经碰到过一次,因为几块钱店家足足追了几分钟。


当时临安买完一箱牛奶赶地铁,刚准备过安检的时候,一个男人追上来告诉我,自己卖错了,少给三块钱。


我看着风尘仆仆的男人,当时真的一愣,甚至有点不可思议。


当时男人因为肥胖满头大汗,背心都湿透了,满脸通红,当我扫码把钱还给他时,他一个劲的鞠躬道谢,后面排队的人不停催促……

印象中我有点难过。

你永远想不到,那些恨不得去打几份工变出钱来的人到底被生活逼到了什么地步。


他们可以为了几块钱,歇斯底里。


地铁上一位妈妈因为5块钱,动手打了自己的孩子。



5块钱啊,有必要吗?

可她一个月的收入才900块啊。

她没有老公没有家庭支柱,孩子每个月的吃穿用度要1000元。自己又要赚钱又要带孩子,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

别说五块钱了,一毛钱都要从牙缝里省出来。


“5块钱很多了,钱难赚,钱好难赚!”

书里,总有人教你别为五斗米折腰。

但在现实不会告诉你,五块钱就能让人卑微到尘埃里,歇斯底里。

年初有位外卖小哥,凌晨4点骑行20多里冒雨送餐。

在寒风中,小哥全身湿透,却没想到联系不上顾客,电话怎么打就是没人接。

回去的路上,电瓶车也没电了,无奈之下,只好推着车步行6公里回家。


寒冷的夜里,绝望到想哭的他给顾客发了一条信息:

“谢谢你,让我彻底告别这一行。”




11

对不起。

可我想被生活对得起啊。


12

王思聪曾在微博上嚷嚷:“都9012年了,还有没出过国的吗?”


可事实呢?


目前,中国仅有1.3亿人拥有护照,即便这些人都出过国,那也不足10%啊。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魔幻的中国?


一边是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一边是有人可以为了几块钱卑微到尘埃里。

很早之前我一直认为,大多数人月薪都是5000以上,大多数人看欧美电影都会选择原声,大多数人都不会信那些骗子视频。但实际上很多地方5000是高薪,很多人不听中文配音是跟不上字幕的,那些我不会点开的视频有着巨大的流量。我们老用城市的思维去理解整片土地,以为在网上发声的人就是全世界了,并不是。



这条微博被转发了9000多条,评论3600多条,很多人在看到这些字的时候好像醍醐灌顶。


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想告诉你,这个世界真的好大,你看到的不是全部。


那些你看得到的和你永远都不会看到的才是更真实完整立体的中国。


很多时候,你以为的,真的只是你以为的。



新东方的俞敏洪在一个视频,他站在掌声雷动的台上,高谈阔论的说:

当你的工资比你同学少一半,证明你生命已经浪费了一半。


我知道,在俞神棍的眼里,满大街都是活着浪费空气的人。

他们不应该存在。

可事实是,这世上就是有很多很多人,他们怎么拼命,都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啊。

有人生来是珠宝,有人注定为瓦砾。


纪录片《差馆》中有这样一幕:


一个姑娘,已经买了过年回家的票,但这几天不想闲着,就想卖点开心果赚点外快,结果就被抓了。


别人问她进来感觉怎么样。



姑娘红着眼睛说:


感觉钱很难赚。



临安还记得一条新闻,一交警发现,一位货车司机两年内有上百条疲劳驾驶记录。


面对民警问询,他声泪俱下:“我运活鱼呀,跑慢了,多一分钟多死一条!”




贫穷最悲哀的地方,是总觉得什么事情,只能拿命挡拿命拼拿命搏,命比纸还贱。

2019年4月17日,江苏南京一名95后男子醉倒在新街口地铁站,身边都是呕吐物。


男子西装笔挺,当晚为了陪客户喝酒醉倒在地铁站,不断念叨着“喝了好多,喝了好多”,“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大家都为了生活,不容易”……

几分钟后,妻子的出现让上一秒还强装镇静的男子瞬间崩溃。他抱着妻子大哭起来,声音颤抖开始不断道歉:“宝宝对不起啊,我感觉我没有用。”


生活生活——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13

人间挺好的,


下辈子不来了。


14


我知道这篇文章的不少读者都会一脸懵逼,中国真的有那么多穷人吗?


如果你想知道答案,你去火车站走一圈吧。


那里有睡在地上的父亲。


那里有哆嗦在墙角咀嚼着一包方便面的母亲。


那里有很多很多我们见过好像又没见过的最最普通的众生。


我猜依然有读者会不屑问一句:至于吗?


为了几块钱至于吗?

3块钱不过是一瓶水,5块钱才一小时网费,100块也就是开个钟点房打个炮的钱。

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钱就是命啊。

现在很多处于社会中上阶层的人,正在慢慢丧失对社会底层的共情能力,以至于越来越不理解底下人的苦难。

你生活富足,但你要明白,还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为最最基本的生存挣扎。

每个人的地心引力不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是众星拱月;有些人,早已落入尘埃,任其怎么爬,终其一生一身灰。

有些人一辈子兢兢业业,精打细算,减衣缩食,也不过勉强维持生计。

世上还有无数的芸芸众生,被生活逼迫到了低入尘埃的境地啊。

而我们该做的是,不去嘲笑那些落入尘埃但仍用力活着的人。

人生在世,我们既要学会仰望星空,也要懂得俯视大地、众生。


正如《了不起的盖茨比》里说的那样:


“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临安很喜欢的导演贾樟柯说过:


不能因为整个国家都在跑步前进,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


15

余华在《活着》里写道: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快乐,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艰辛。”

关于上面临安的疑惑,落笔时已经有了答案。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就是活着。





好文推荐

大国名相朱镕基: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


这一次,方方被中纪委盯上了,她会喷回去吗?


山东烟台警方问那个被养父性侵了四年的姑娘,报警好玩吗?


关于天府主人

李临安,一个寡言心却有海的人,文能曰武能日。

一个99年武汉大三学生,但文字比年纪苍老。

一介书生,两肩铁骨道义。自己满身灰暗,却妄想给别人一些光,努力成为那种不声不响但是什么都做得很好的人。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40046.html

临安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