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武大教授患病众筹30万引发质疑水滴筹轻松筹,少吃人血馒头!

xumeng0032021-01-1111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10.20



8月底,临安转发了一条水滴筹求助信息的朋友圈,求助者是我亲戚。
两个小时后,我删除了。

因为我老爸无意中和我说,我亲戚珠海和广州都有一套房,但水滴筹没有提及。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有车有房的人,一个还没有到捐精卖血地步的人,可以随便动用社会力量寻求帮助。

现在朋友圈到处充斥着水滴筹轻松筹的消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甄别真伪,或者说不敢去信任。

今天这篇文章来自一个内蒙古的小哥哥,非常有才华 ,关于水滴筹关于人血馒头,他有独到的见解。
希望能给社会带来一点点改变。





作者/石东东

审稿/李临安

修订/李临安

编辑/李临安

排版/李临安



01.


前段时间,一则《武大优秀教授为社会奉献半生却不幸被病魔打》的筹款文章刷屏朋友圈。


武汉大学的优秀教授因肺部患癌,向社会公开筹款30万用于治疗的新闻引发巨大争议。


他那句病魔足以毁灭人尊严让人唏嘘不已。



但很多人难以置信,堂堂武汉大学教授竟然也缺钱看病,毕竟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武汉大学的教授,本身就带着太多光鲜亮丽的标签:高知,多金,福利好,怎么着也算是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


于是有很多网友质疑是否有人借用教授名义诈捐。



你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不再敢去相信了。


无独有偶。


2019年5月份,西藏昌都左贡的副县长陈鹏不幸得了高原肺水肿,住院50天,治疗花了140多万。


同样引发巨大争议。

 


似乎只要发起众筹者的身份比较特殊,那么会迎来海啸般质疑。


可是,问题真的是身份问题吗?


——问题的本质是平台问题啊!


是水滴筹和轻松筹一次次在消费着我们的信任,一次次消费世间的善良啊。


“求大家转发”

“请大家帮帮忙”

“我需要你的帮助”


不知从何时起朋友圈开始“充斥”着各种求助。



——但我们好像不再那么容易去相信了。


02.


这些年,水滴筹发生过很多次巨大信任危机


2019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住院,其家人在平台发起了金额为100万元的筹款,掀起广泛公众讨论。



有车有房,为何还来募捐?


为何能申请“贫困户”?


这些“水滴筹”平台是否调查过?


不知道吴鹤臣是否忘了师傅郭德纲的口头禅:


——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


5月5日晚上,水滴筹创始人CEO沈鹏转发篇微博,公开表示道歉。



建城需要许多年,但崩塌就在一天,大厦将倾,凛夜崩塌。


这是小概率事件吗?


其实水滴筹发生这样所谓的失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2017年,浙江的莫先生与妻子许女士出生2个月的儿子被发现患有罕见病——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征。


属于染色体缺陷病,治疗费用高昂。


沉重的经济负担之下,2018年4月,莫先生尝试开始使用水滴筹进行网络筹款。


一天时间,6086位爱心人士捐款,筹款共计15万多。


可几个月后却发生了360°的反转。


2018年7月27日,莫先生孩子去世五天后,水滴筹接到举报电话,举报人称筹款并没有全部花于孩子。


——让人倍感意外举报莫先生的正是其妻子许女士。


许女士向水滴筹举报,莫先生未正当使用网络筹款:


“水滴筹的钱基本没用,孩子父亲是拆迁户,家里有房,还有店面,不存在借钱的情况!”


事后媒体报道,水滴筹随后的调查发现莫先生确实挪用了筹款,同时从医院的调查显示,莫先生在孩子的治疗上存在消极治疗的情形。


2018年9月,水滴筹公司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先生全额返还筹集款项153136元,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8月31日起的利息。



2019年11月6日,这起全国首例因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由北京朝阳法院宣判。


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所得并支付相应利息。


两年的时间,莫先生从一位为子求钱的平台求助人再到法庭里的被告,这360°的反转剧情让人唏嘘!


这第一案的我们看到的是荒诞,但其实这背后早有预兆。


在莫先生筹款期间,水滴筹就早已接到信息,称莫先生提供资料不实,莫先生名下有底店房屋出租的收益。


水滴筹在第二天要求莫先生增信,随后莫先生向平台解释底店房屋是孩子爷爷的收入不在其家庭收入,而其夫妻二人并没有稳定工作。


……


153136元从6086位爱心人士到莫先生的个人账户整个过程,仅用时四天。


 水滴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这步操作意欲何为?


一次又一次的失误,让公众寒了心。


水滴筹的做法,无疑是断了许多真正需要求助的人的生路啊。


我们不敢再去相信了。



03.


当我们以为这一切恶的源头仅仅是一部分众筹者没有道德造假,水滴筹把关审核不严格。


——后来发现,原来平台才是作恶的源头。



“志愿者”地毯式扫楼,挨着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帮助。


求助变套路,冲业绩,故事模板…


每单提成多则150元,月薪过万,末位淘汰制,“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消息一出,全网哗然。


原来水滴筹不仅没有严格审核求助者信息真伪,还反其道而行,主动协助病人家庭造假,包装不实信息,鼓励病人家庭无需担心反馈信息,操起手中的“镰刀”肆意收割我们的善意。



当被问到公司为什么要求强制发单时,员工表示是为了抢占市场。


“志愿者”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刻意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或干脆不监督。


  模板化撰写求助故事


在筹款完成后,“志愿者”还会给患者推荐医疗保险,因为这个时候患者购买保险的几率会很高。


这则梨视频拍客暗访视频一出,网友纷纷质问:

这到底是公益还是生意?

 
公益与利益在不断的冲突中扭曲交织在一起慢慢变异。

有评论认为,当打着公益幌子的机构与集团一次次毫无顾忌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同时,也为社会埋下了冷漠的种子及信任的危机。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信任。

但最难恢复的,也是信任。

“郭美美事件”,多年过后仍在冲击红十字会的公信力。


天天喊着“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为初心和使命口号的水滴筹,是否忘了初心?

摒弃道德,践踏诚信。

部分病人的私心与平台对商业发展的逐利,让二者不谋而合,酿造出如今令人窒息的环境。

水滴筹慈善该何去何从?

04.

互联网逻辑,用户就是金钱。

在资本家眼里是一次次“求转发”是生意,但在我们老百姓眼里捐出的每一笔钱可都是善意。

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年959万人死亡,其中91%人死于疾病;每年50万起左右交通事故,导致10万多人死亡,50多万人受伤;以癌症为例,一项研究表明,全中国每月有几万人死于癌症,有77.6%的受访者认为由此产生的经济负担难以承受。


中国人花费在医疗上的费用普遍较高,全国的贫困人口中,近半数是因病致贫。


——水滴筹正迎合了市场的需要。


水滴筹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现了个人网络救助的规模,自2016年水滴筹成立,截至2019年6月底,共筹得200亿元的医疗救助款,超过2.5亿爱心人士参与,共产生6.5亿人次的爱心赠与行为。

轻松筹五年流转总额超过360亿元,后起之秀水滴筹四年总额超过235亿元。

将民间互助互济的线下行为搬到社交网络上,通过亲友分享、移动支付等方式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及家庭便捷地发布、传播求助信息,赠与人也可以更方便地进行帮扶,这是平台建立的初衷。


但近年来,平台初心似乎变了,个人大病求助频频出现诚信问题。

2017年,「苏州小伙」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患乳腺癌,筹款30万元治病。后有医生怒斥他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他们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2018年,女童王凤雅的父母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女儿在多个平台展开众筹,有网友指责王凤雅的父母涉嫌诈捐,后经调查才证明不存在诈捐。

2019年,郑某伪造身患子宫癌的虚假病历,在水滴筹发起求助筹款,不到10天获得网友帮助1171次,筹集45461元。

平台是否监管缺失?

或者说是为了流量故意监管缺失?


筹款受益人是否真得了病?治疗该病是否真需要这么多钱?所筹款项是否全部用于治疗所患疾病?


这些问题是需要平台去给出答案。


个人求助如同洪流一泻千里,这当中也定会参杂不少“泥沙”,水滴筹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行事作风为利益熏心的人提供了一块“沃土”。


如果求助完全依靠个体的自觉,面对金钱的诱惑逐渐丧失道德的底线沉迷其中让人遗憾,在道德底线普遍被突破的情况下:


——善良最终得不到它应有的尊重。


当有人举报筹款人涉嫌夸大病情、造假诈捐、筹款过多、隐瞒实际家庭条件、炒作营销等情况时,平台是否需要去严肃核实?


是的,平台受约于各种资格没有实际权力要求求助人提供资产条件等详细信息,也无法保证每条信息的真实性以及信息是否被夸大滥用。



但是水滴筹是否真的起码的审核监管作用,有没有在消费我们的善良?

现在我们在朋友圈看到水滴筹轻松筹的求助信息时,第一反应就是很愁:

这是真的吗?

会不会又是诈捐?

患者有没有到了需要动用社会力量求助的地步?

一次次的信任危机,导致了我们不敢轻易伸出援助之手。


后果还是由我们每一个无辜的人承担。


——水滴筹的屡屡不作为行为,会使真正需要得到救助的人陷入绝境。



而这个人有可能是我们自己。


——是正在看文章的每一个你。


慈善是为了促进社会公平分享社会财富去帮助有需要的人群,而商业则追求利益最大化。



慈善嫁接在商业之上,二则不同的价值观又会谁胜谁负,二则能否做到共赢,当利益的诱惑最终突破道德的底线,我们的善良就会被无情收割。


不耸人听闻,不否认水滴筹的作用,只希望它可以不要忘了初心。


——毕竟千里之堤,也会溃于蚁穴。



~临安必读文章~

毛洪涛壮士之死,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蠢   货   饶   毅    其  人    !


一个大学党委书记决定赴死: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关于天府主人~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吾唤李临安,文能曰武能日,一个99年出生的武汉大学生。 

我这样的少年啊,见黑天便是星月夜,见青光便是艳阳天。

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我负责赤诚勇敢
你负责分享在看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99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