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有时候我在想,他们半夜睡觉会做噩梦吗?

xumeng0032021-01-1114
?
天府事变,见字如面
2020.11.21


写在前面

今天这篇文章,临安是带着愧疚的心态写下的。

写的很长很深,有15000字。

写得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

法学本科生的论文可以引用我这篇文章了。

当然,我觉得这么一篇好文章在这个浮躁的阅读市场是格格不入的,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发在纸媒上。

毕竟我是从纸媒转战到自媒体的,高中就开始给南周和三联写稿了。

对不起,我突然觉得大部分人配不上这么好的文字。

好啦,说完啦。

大一的时候,临安学的是法律,那时候我励志做一名好律师。

伸张正义,惩恶扬善。

后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中途转了专业。

对不起啊,各位法律同仁们,临安终是没有陪你们一起为中国法律事业奋斗。

但现在的我,或许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去为百姓发声,捍卫公平与正义。

我也恳求每一位法律人,不要忘记初心,做一个让自己尊重的好律师。在你手上的不是案子,而是别人的人生啊。

这篇文章,你将会看到近期关注到的几十个热点新闻。

22岁女子因精神残疾加不能生育,丈夫公公婆婆三人把她折磨致死,结果只被判二缓三……

怀疑前妻出轨,丈夫将前妻与其同居者杀害,公安局对该起案件进行了通报:“自古奸情出人命”  “张某先的做法……展现了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

上海市一嫖客被抓袭警,检察院表示嫌疑人家庭生活困难不予起诉……


张扣扣替母报仇,砍杀王家父子三人,最终被执行死刑……

高中生见义勇为把色狼“送”进了医院,但警察却把他送进了牢房……


前有南京法官:“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他?”,后有隆昌法官:“你都已经拿到钱了,还想怎样?”


 

它们之所以成为热点新闻,是因为在中国有相当多的执法者一次次在挑战社会公德底线。


其实,每天后台都会有人问:临安,这个可以写写吗?

坦白说,就单一事件发声,我个人精力有限。

这次找到它们的共性,用专业知识和理性的声音去传达民意,可能更有意义。

接下来,你将见到各种熟悉或陌生的名字,他们的故事走向和结局都曾牵动无数国人的心……

放心 ,这篇文章写得很克制,临安是带着探讨的意图写下的。

有观点但没有立场,有态度但没有情绪。

法理人情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在法律实施中真的太难了。

度,怎么拿捏?

权力与权利的冲突矛盾怎么解决?

它真的和我们每一个人有关。

这篇文章是有诚意的,我也希望可以留下一些更有深度和有意义的文字,可以去慢慢改变一些东西。

但愿你看完能有一些收获。



01.
舆论与司法的博弈

舆论是否可以左右司法?

这段时间出了非常非常多诡异的案子,有好几个因为民愤太大已经上了热搜,后面会仔细解剖分析。

前天有两个热搜,和本文的主题有关,主人公叫于欢。


我想这个名字,大多数人是陌生又熟悉。

我简单概括下案情:

2020年11月18日,于欢减刑出狱,曾因刺死辱母者被判无期徒刑,后改判有期徒刑5年。

2016年4月14日,苏银霞于欢母子因无法偿还高利贷,被11名催债者限制人身自由,并遭受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等凌辱,讨债者杜志浩当着于欢的面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

作为儿子没有办法看到母亲受辱,绝望的于欢拿起水果刀捅伤4人,被刺中的杜志浩次日死亡。


这起案件在当时引发巨大争议。

一审的时候于欢被判的是无期。

后来经《南方周末》等媒体报道,引发广泛关注。

南周独特高超的叙事技巧,外加上“辱母”这样一个人神共愤的情绪调料,一场全社会范围内的舆论持续发酵。

于欢案二审开庭后,山东省高院邀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特约监督员、专家学者、律师代表、基层群众代表、当事人家属以及媒体在内的100余人旁听庭审,并运用微博全程直播庭审过程。
 

二审庭审重点围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及各方提交的新证据等进行法庭调查。

在法庭辩论阶段,庭审焦点是于欢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亦或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

后来,真的改判了。

改判的理由,最重要的是两点。
 
一是认定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

二是认定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你看,从无期徒刑到5年有期徒刑,于欢的命运,经历了逆天的改变。

但于欢案的意义,真的绝不止于“改判”!


当时案件结果出来,所有人都在问:法律应当考虑民意、道德吗?

我相信你看完本文会有自己的答案。


不过,我们也必须承认,如果没有舆论的介入,于欢案很难受到全社会的关注,他的命运也不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因为民意滔滔,公开的释理说法、及时的文书公开、全面的庭审直播,让于欢案的二审结果做到了最大公约数。


二审的判决,肯定不会让所有人满意。不过,平静的舆论,至少证明大多数人能接受这样的改判。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案子是复杂的,不仅是法律上程序上的复杂,还有情感道德上的复杂。

于欢母亲苏银霞有着老赖、涉嫌非法集资背景。

有着涉黑身份的催债恶人杜志浩。

民警严重失职未及时到达现场导致这出惨案。

你敢说,法官判案时真的会完全抛开这些吗?

是的,我们永远不能通过戳瞎一只眼睛来寻求真相。同样,我们也不能通过堵住其中一个人的嘴巴来探听事实。

但那一刻他们是众生,他们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公民,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这才是法律最动人的地方。


其实,因为舆论改判的案子真的太多了。

这几天大家关注的女孩虐待致死却只获刑三年的案子就是如此。

故事主人公叫方洋洋,1997年出生,山东平原县人。

2017年7月,方洋洋20岁的时候,经人介绍嫁给了禹城的张某。

但她人生的梦魇就此开始了。

因为有精神残疾外加不能怀孕,丈夫、公公、婆婆联合起来虐待她,一直到2019年1月的时候,被这家人殴打致死。

去世的时候也才22岁。


这起悲剧的始作俑者,让人愤怒。

更多细节披露出来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仅仅是2019年1月31日这一天,死者方洋洋就被这一家人用足有半米长的棍子抽了不下五次。

他们一家还限制方某洋的自由,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吃饭。

方洋洋的哥哥表示,方某洋出嫁时160多斤,去世时只有60多斤。

不禁感慨,这一家到底是人还是畜生?

打开法医的尸检报告,死者方某洋真的遍体鳞伤。


粗略估算,死者身上挫伤面积达体表总面积一半。

不仅如此,法医还发现,死者长期营养不良。

其实,这不是让人最愤怒的。

因为这真的是小概率事件,14亿中国人,出几个禽兽人渣再正常不过了。

最让人愤怒寒心的是一审判决。

一审判决书上写道:
本院认为,被告经常对共同生活的被害人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并致使被害人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组织挫伤死亡,情节恶劣,判处虐待罪。

当我们以为会是重判时,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但是,各被告人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且可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所以从轻处罚。

婆婆被判了两年零两个月,公公被判了三年,丈夫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虐待罪最高判刑是7年,但是这么严重的罪行,判决得如此轻?

这个判决很难让人信服。

简直人神共愤。

明年三月婆婆就要出狱了,还有一年公公也要到期了。

这起案子在网上掀起了巨大舆论。

此案最大争议是:到底是虐待还是故意伤害致死?

我倾向后者。

这两个罪行的量刑可是有天壤之别。

如果是故意伤害致死,量刑就应该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也明确规定,采取长期虐待的方式来实现其犯罪目的的,不应按虐待罪来进行处罚,应依照刑法关于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从三名被告的陈词以及法医鉴定中,先后数次用棍棒殴打,而且在其奄奄一息时仍未停止恶行。在证据如此明确的情况下,为什么故意伤害罪不成立?

就算是法官精神出了问题,按虐待罪论,也应该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偏偏选择了最低标准。

你看,在中国,欺负人的从来就不是法律,而是执法的人!

年对滔天民意,此案在2020年11月19号终于有了结果。

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你看,都不用二审,直接撤销,还派人监督指导。


显而易见,一审法院的判决已经“违法”了。


我相信,重审的时候,他们三个畜生的量刑应该是变成故意伤害,而且是10年起步。


为什么?


平民愤。


如果这起案子,以这样最初判决收场,只会让本来已经缺乏安全感的女性,更加恐惧婚姻。


毕竟法院类似不公的判决有太多太多了。


2008年董珊珊和丈夫王光宇结婚,2009年3月,她第一次向家人和警察披露婚后经常遭到丈夫的殴打。


“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从卧室门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都打、哪都踢,直到她倒在床上为止,也不知道踢了她多少脚。”


短短几个月中间,她及家人曾先后八次向警方报告王的暴力行为,曾提起过离婚诉讼,也曾经离开亲人独自在外租房躲藏,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未能挽救她的生命。

最终还是因为家庭暴力去世。


但令人咋舌的是,丈夫只因虐待罪被判了六年半。

我们是否可以考虑一下,虐待是故意伤害的加权项,数罪并罚是不是更合理吗?

今天的微博热搜是:被前夫纵火烧伤去世的拉姆曾晒离婚证,说感觉自己安全了。


所以,方洋洋案件一审的判决的社会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甚至是挑战社会公序良俗。

每次一出这样的问题,总有人说,司法不应该被舆论控制被舆论影响。

但不可否认,舆论似乎左右了司法。



02.
舆论是否真的绑架了司法


前年举国轰动的张扣扣复仇案给出了答案。


2018年2月15日,大年三十,张扣扣戴上帽子口罩,拿着匕首埋伏路边,将上坟回家的王家大儿子王校军、三儿子王正军刺死,又跑到死者家中,将他们的父亲王自新一并杀死。

王家的男丁,只有出门在外的二儿子王富军幸免于难。


杀完人,张扣扣烧毁了死者的汽车,对围观的村民说“三条人命,我死定了,我妈死了22年,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起因是,22年前,张王两家因琐事撕打,时年13岁的张扣扣目睹了王三以木棒打击张母致其死亡。王三被法院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刑七年,服刑仅四年后出狱。

张扣扣曾经交代:

“在过去的22年中,王家人始终没有给我们家道歉沟通过,也没有经济赔偿,这22年的仇恨在我的心里越来越严重,我就想把王自新他们一家人杀死给妈报仇,为了报仇我连媳妇和娃都没有要,我心里想的就是为了报仇,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


自媒体将舆论推向高潮,惨烈的复仇”壮举“戳中了很多人,案发后,网友称他为“侠士、刺客”,为母报仇彰显了男儿本色。


2019年的冬天,张扣扣案件的一审辩护词《一叶一沙一世界》全网刷屏,不仅是法律界,各行各业都在转发,有人怒赞这是“教科书级别的辩护词”,还有人读到辩护词文末纪伯伦诗句时被“感动到落泪”。



于此同时,临安的一篇《法律归法律,同情归同情,张扣扣必须死》也小范围刷屏,当然后果是后台招来无数人谩骂。


2019年7月17日上午,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对在2018年除夕杀害三人的张扣扣执行了死刑。


你看,法律有自己的刚性。


法院的判决结果没错,连杀三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无可反驳。


当然,一千个人的心中,有一千种正义。

但法律只有一个。


唐代柳宗元在《断刑论》中说:“驱天下之人而从善远罪,是刑之所以措,而化之所以成也。”


司法应当与民意有所交流,在法理情的博弈中,我们不吝于让法院有空间去寻求一个兼具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平衡点。


你看,舆论从来就不会真的要挟司法,能被舆论左右的司法判决是因为它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这几天又有一个关于是否为正当防卫的争议进入大家视线,突然上了热搜。


案子是11年前的。


2009年7月2日,包括常卫云家在内的9家村民,到县纪委反映村支书许洪振非法卖地。


奇怪的是,许家竟有奇术,能未卜先知。

当天,就知道了哪9家人为难自己。当晚,9家人被许洪振之子许振军带人,挨家挨户收拾了一通。

常卫云被打成轻伤,家人打110报警。

……

后面的事情我详写意义不大,反正结局就是父子反杀夜闯行凶者被判死缓

恶虎豺狼冲进了家,迎接它的,难道不该是猎枪?

只愿这位法官遇到这种事时沉着冷静,不慌不忙,一边击退歹徒一边高念法律条款。

美国大法官霍尔姆斯,曾经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在举起的刀子面前,要求超然冷静的思考,是不可能,也不人道的。”

在我们看到别人遇到流氓歹徒,我们要么吓得屁滚尿流,要么仗义相助。可这时候谁又能冷静分析一番?

纵使我想,可那罪孽,不会给你一秒钟思考。 

或许能在防卫的时候精确考虑行为的正当性的,恐怕只有人工智能了吧。


这样的荒诞的新闻真的太多太多了。


今年52岁男子袭胸17岁少女,同行高中生在老人逃窜时将其踹伤,最后下场是老人叫嚣不赔20万蹲大牢,男生见义勇为反被刑拘。


去年因见义勇为入狱的还有福建福州赵宇。



2019年12月26日,福州赵先生遇见一男子试图强奸,他勇敢冲了出去。

这一去,他在拘留所里度过14天。

这一去,他错过了妻子的临产,错过了儿子的降临。

这一去,他还有可能面临60万的巨额索赔,外加几年的牢狱生涯。


我们不会想到,18年昆山龙哥事件才过去不久,这么魔幻的剧情在我们中国再次上演。


18年是江苏昆山于海明的故事,去年是福建福州赵宇的故事,今年是湖南永州胡林的故事。

好在他们上了热搜有舆论相助,最后平安无事。

但是中国14亿人口,我们能指望舆论去救每一个人吗?


在一个上访都是寻衅滋事的国度里,我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冤假错案。


临安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张志超冤枉坐了15年牢的事。

文章结尾是这样的:



是啊,各位法官大人,你判的不是案子,而是别人的人生啊。


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多关于正当防卫的案子了,为什么还有如此荒诞的判决?


真的,我一个非法学生都想和各位司法人员聊聊案例法和判例法,真的想问问某些法官,你司考过了吗?


福建泉州惠安法院给案情起了一个地摊文学式的小标题《邻居“爷爷”和不认识“叔叔”将魔爪伸向幼女》。


公安局对该起案件进行了通报:“自古奸情出人命”  “张某先的做法……展现了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

如此种种,真的让人绝望。

中国真的需要来一次司法整顿。

意大利法学家卡拉玛德雷的《程序与民主》一书中,作者认为法官是司法戏剧的主角,但法官不是自动售货机,不是“由纯粹逻辑制造的无生命的存在”,司法过程更不是法官的独白,而是对话与交流、起诉与答辩、攻击与回应、主张与反驳的互动。

换言之,法官要综合地考察影响个案的多重因素,天理、国法、人情,法治建设和公序良俗,还有诸多影响案情的细节……

显然,在上面的诸多案例中,法官明显是没有做到以上几点。

并且最让我们惊讶的是,那些案件的判决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出来为此负责?

你知道吗,我写到这里想停笔了,坦白说这是一篇残稿,我才写到一半。

我突然觉得没有意义了,有什么意义呢?

一种庞大的“无力感”包围着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蔓延。


是啊,你们看到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些不负责任的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摧毁了很多很多人的信仰,而要修复这些被摧毁的内心世界,我们要耗尽百倍的力气。

我一个外行人甚至还小心翼翼和法官聊判案时考虑下法理人情,适当参考一下国外的判例法……

我犯得着吗?

我们身边的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在维持这个世界小小的善,可是他们呢。

有时候我在想,他们半夜睡觉会做噩梦吗?

不会的,他们没有心的。

那就这样吧。

今日推荐

同归于尽| 那个有科研梦想的学生,举起炸药包把污浊的学术环境给炸开了


~关于天府主人~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吾唤李临安,文能曰武能日,一个99年出生的武汉大学生。 

有人说,我是这个时代的一道光。

是啊,在万马齐喑中,总得有人行歧路,逆大流,在蒙昧与垂死中发出呼喊,振聋发聩。

我们一众白衣卿相,永远都有炳若日星的目光。

青衫不负踏歌行,莫忘曾经是书生。

欢迎关注天府事变。

谢谢你欣赏
谢谢你在看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97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