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9.5分成人档,不只有被压抑的性与爱

xumeng0032021-01-102

↑↑↑

 观众旁友晚上好,欢迎光临蝉主的午夜小剧场。


今晚,要强势安利一部扣人心弦的纪录片


《和陌生人说话》(第三季)


这宝藏节目现在更新到第四期,豆瓣评分9.5,看过的人不算多,却好评如潮:

“一年只有五期,期期精彩。这是个可以看好多遍的,内容远高于形式节目”;

“节目节奏真好,这应该是国内最好的访谈节目了”;

“这么好的节目没人看??????”

《和陌生人说话》,到底说了些啥?


------- 我是尺度爆表分割线 -------


最简单的形式,最生猛的对谈。


节目体量不大,每季5集,每集30分钟左右。


采访者,是原凤凰卫视前新闻主持人陈晓楠。


优雅,知性,书卷气。


说一不二的气质美人:



被采访者呢?


既不是明星,也鲜有流量,是一个又一个普通人。


采访形式也朴实得近乎“简陋”——一间空房,两把椅子,两个人:



没有华丽的摄影棚,没有花哨的运镜;


不搞噱头宣传,更不哗众取宠;


简简单单,安安静静;


一个诉说,一个倾听。


用最简单的形式,撕开了最血淋淋的口子。


看看它前两季的主题,你就知道什么叫“尺度爆表”。


他们扛着摄像机,走进北京某公园著名的“老年人相亲角”,记录下这些撩骚的老年人:



“性”不再是一个神秘又禁忌的话题,老人们在镜头前直面自己的欲望:



他们走进看守所,为濒临死刑的囚犯写遗书;


他们前往一家最特殊的影院,专为盲人放电影;


他们走进一个平凡又特殊的家庭,倾听29岁女儿在母亲54岁生日当天向她“出柜”的心声;


他们跟沉迷不良PUA的男孩,大谈特谈他的把妹手段:骗财骗色、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情感操控...



越是敏感,越是要谈。


而这些大胆的谈话,可谓命运多舛。


第二季,因为尺度太大,刚一上线就被下架,全面删改后才得以复播;


第三季,都快播完了还是没人看,逼得官博不得不亲自下场,求网友打分:

有温度的良心之作,蝉主不允许你错过。



被围观的,被欺骗的,被抛弃的

被歧视的,被误解的


NO.1 鱼缸里的“大衣哥”


第一个故事关于“围观”。


主人公并不陌生,“大衣哥”朱之文,家喻户晓的农民歌手:



《我是大明星》冠军出道,《星光大道》一炮而红。


从草根到明星,“大衣哥”火了。


山东省菏泽市朱楼村,这里是朱之文的老家。


成名之后,每天在他家门口,都会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


这几年,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同村村民开始意识到“大衣哥”的流量价值,纷纷开通了视频账号,直播他的日常生活。


最臭名昭著的,是网上疯传的“墨镜男踹门”:



动作粗鲁,踹得趾高气昂。


身后的吃瓜群众们,有的在录视频,有的在说笑。


门被踹开后,男子脱掉了墨镜,继续吹牛逼:“我该跺跺,他不敢管我。”



这一幕,蝉主跟大家一样看得很揪心。


“大衣哥”却很淡定,他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


在陈晓楠的镜头前,他和和气气地说:“在树上,在墙上,这是很正常的,你防不胜防。”



就算在自己家里,他每走一步,都有人跟着;


有人连他上厕所都要跟进去合影;


有人进不去他家,不惜动用航拍;


找人的,打官司的,卖东西的;


找你合作的,写歌词的...


全都聚在“大衣哥”家门口。


而这样充满魔幻现实的生活,他已经过了整整十年:



于是,不解、质疑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鱼和水的关系,他虽然也烦,但他也需要别人不断地拍他,为他增加热度,否则他就不红了。”


面对争议,朱之文看得却很通透:

“他怎么说,那是他的事,但是我怎么做,那是我的事。我还是那一说,我想清静,这是我实话...哪怕不出名,也没关系...我宁可不出名。我想,我家有地,而且我这会也有一点点积蓄了,姑娘马上出嫁了,儿子给他找个对象一结婚,我自己在田间地头,玉华(妻子)我们两个有耕种的,有在家管理家务的,这多好啊...这是最好的生活。”

你想出名,也不容易出名;


你出了名,想一下就不出名,那更不容易。


这不是自己说了算的,是无法改变的。


但,当私生活被360度无死角直播,为何他还不愿意离开农村?


这位朴实的农民,脸上洋溢着对故土的款款深情:

“那一块土地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为什么要离开那儿呢?舍不得。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我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小时候玩的小河是吗?家乡的小河,家乡的农村的乡土,小树林,乡情,这个都忘不了。小时候左邻右舍,大娘,大爷,大婶,大叔,'之文,你冷不冷?''你穿得薄不薄?'我给你烧个红芋你吃不吃?'乡音,乡土,从小生活的一个地方,从一起光着屁股在那跑来跑去的,忽然离开了,自己也不忍心。”

哪怕现在没有个人生活,他也舍不得离开故土半步。



NO.2 “杀猪盘”受害者


第二个故事关于“欺骗”。


北漂女孩赵静,被网恋男友骗光了15万的全部积蓄。


心有不甘的她,利用反套路,让骗子坠入情网后,把他送进了监狱。


这是一场最硬核的复仇,而受骗的女孩,只是千千万万的“杀猪盘”受害者之一;


也是一线城市里,千千万万“打工人”们孤寂灵魂的缩影...



NO.3 “愤怒”的宠物医生


第三个故事关于“抛弃”。


尹铁垣是北京某知名宠物医院的院长,也是远近闻名的毒舌医生。


他这辈子,见惯了太多被弃养的宠物;也见惯了医院里每天的生离死别,对很多事情都看得特别通透。


他讨论人与宠物的关系,也大胆曝光颇具争议的宠物安乐死:


“不只是在治疗宠物,其实也是在治疗人”;


“对待宠物的方式,其实就是他对待人的方式”;


“你要预期宠物带给你的无限快乐,也要知道每养一只宠物,就会在人的心里播下一颗伤心的种子”;


“你要负责,要从一而终,它带给你的东西是绝对别的东西替代不了...”

这场对谈信息量太大,辛辣又扎心。


每一个正在养宠物、准备养宠物、犹豫着要不要养宠物的人,都值得一看。


NO.4 拳拳父子心


第四个故事,关于“歧视”和“误解”。


85年出生的汪强是个帅小伙,却不幸患有先天性脑瘫;直到6岁,他都还没学会走路。


在汪强的童年时期,他总是因为“跟别人长得不太一样”,而遭到孩子们莫名的恶意。


他们打他、骂他、欺负他,甚至拿烟头烫他。


被歧视的是汪强:

“别跟那个傻子玩,越玩越傻”;


“他们打我啊,欺负我,骂我什么的”;


“每天我就非常难受吧,因为就憋着火吧,作为一个男的,应该有自己的尊严吧,那么尊严呢?尊严都没有了”...

父亲汪宝柱心疼儿子,汪强12岁那年,为了反抗霸凌,父亲开始拿命陪他训练拳击。


被误解的是父亲:

“他看我儿子傻,说我也是傻子”;


“我怕他挨打,我弄得比别人都强”;


“谁看都说我虐待孩子,实际我疼他,他越经打,他越不挨打”...

在父子俩没日没夜的刻苦训练下,汪强不仅打出了名堂,还打成了全国拳王。


如今他早已退役,在一家拳馆工作。


但因为父亲患病,需要换肾;


拳馆受疫情冲击,生意冷清。


为了父亲,汪强决心复出,重返赛场...



不怪蝉主泪点低,只怪他们太感人。


一对最平凡的父子,却手握着最不凡的一生:

“他说爸爸,下辈子我还让你当我爸爸”;


“人家采访问我,如果下辈子还让你弄个脑瘫儿子你同意不,我同意,我说再一百辈子我也同意,我们俩(妻子)都同意”...


越是危险的谈话节目

我们越是需要它


这一季的《和陌生人说话》,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既危险,又普通;


既扎心,又温暖。


主持人陈晓楠是个在针尖儿上跳舞的女人,也是个完美的谈话对象。


她从不高高在上,从不judge任何一位采访者;而是极富共情能力地,引导出一场场平等的对话。




不拍明星,而是将镜头对准普罗大众的百味人生。


那些被欺骗的,被误解的,被抛弃的,被歧视的,被围观的...


探索纷乱世界里的纯真,坚强外壳下的软弱。


这些年,我们曾经有过不少精彩的对谈。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解刨人性;


古早香港节目《今夜不设防》,大牌、才子狂开车:



《十三邀》,“油腻的”许知远经常贡献尬聊名场面:



《定义》,“臭脸又狠毒”的易立竞把万茜逼翻了车:



然而,长久以来观众对访谈节目的容错率太低,也始终存在着一个误区:他们以为访谈节目完全等于综艺,不该有“尬聊”,更不该让嘉宾窒息。


否则就是xxx主持人“又不尊重人了”、“又故意挑事儿呢吧”:

对这一点,蝉主无法同意。


访谈节目不是综艺,后者追求节奏流畅,气氛融洽,和和气气;如果访谈节目不够犀利,不能深挖痛点,又有什么意义?


它既不需要迎合,更不需要讨巧,唯一需要的,就是真实观点的输出和碰撞。


正如“迂腐男”许知远所言:

“每个人都是带着成见来看世界的,如果你不带着成见,那你对世界,就根本没有看待方式。”

偏见,不是个贬义词;


它是个中性词,代表着审视、质疑、好奇心。



真实的对话,应该存在着摩擦。


为什么我们非要要求,访谈节目就一定要用流畅的表演来完成一场对话?


尴尬,好奇,不解。


这些都该是对话中真实存在的。


在下架、消音、打码肆虐的魔幻2020,敢讲大实话的访谈节目,请且看且珍惜。


越是危险,我们越是需要它。



为敢说真话的节目

点亮“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851.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