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慰安妇”纪录片感动全国,导演却被骂“没良心”

xumeng0032021-01-0910

 ↑↑↑

还记得前两年感动了很多人的一部纪录电影吗?——《二十二》,中国首部公映的“慰安妇”纪录片


“二十二”是拍摄时中国公开的幸存“慰安妇”剩余数量,此前还有一部《三十二》,导演都是郭柯。


两年过去,谁也没想到,导演和“慰安妇”子女竟然因为“钱”又回到了大众视野。



一则#慰安妇子女向二十二导演郭柯讨钱#的话题上了热搜。一时之间,舆论哗然。

 

郭柯导演排除万难拍出来的纪录片,让全国人民真正带着温柔的目光,去了解和尊重“慰安妇”群体,如今竟然以讨被要金钱的面貌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着实寒心。



 

“你的一亿去哪了?

“我妈没有出镜,也做出了努力”


在《二十二》上映后,导演郭柯在各个场合都曾公开表示,要将自己所能控制的电影盈余全部用于“慰安妇”问题研究和公益援助。


正是因为这一承诺,部分慰安妇子女写了一封“讨钱”的公开信,将郭柯推到了风口浪尖。

 


信的内容比较长,给大家整理一下几个关键疑问信息:


1、郭柯你说过会捐钱,为什么只偷偷给了那些出镜的老人?

2、我们的妈妈没在电影出镜也做出了努力,为什么不可以拿钱?

3、电影票房1.7亿,钱都去了哪里?我们都没有,你凭什么给别人?



请注意,这些都是没有在电影《二十二》中出镜的“慰安妇”受害者家属,翻译这背后的话,无非就是:“你拿这个题材赚翻了,我妈也是受害者,为什么不给我一点?


总之一句话,郭柯你就是个赚了钱“没良心”的老赖。

 

事实真的如此?蝉主真想为郭柯导演喊一句冤。


他没捐吗?


根据电影官方的捐款公示,这部电影除去宣发和影院等其他收益,导演郭柯、影片资助人张歆艺和影片出品方已经将电影所剩盈余的1008万全部捐出,并且成立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慰安妇研究与援助”项目专项基金。


其中,郭柯导演个人400万收益全数捐出。



此前,对于所有出镜的老人(去世或在世的),导演也确实出于个人意愿,私下给了补助,没有公开也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可以说,郭柯导演在这件事上已经仁至义尽,不仅无可非议,而且非常值得尊敬


只要细读这封信,就会发现逻辑漏洞百出:


一是票房1.7亿和导演手上能拿到多少根本是两回事;

二是,电影靠“慰安妇”题材赚了钱,所以导演就该给所有慰安妇及其子女捐助?


不恰当地比喻一下,不就相当于唐山后人向拍摄《唐山大地震》的冯小刚要钱,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后人向拍摄《南京!南京!》的陆川要钱吗?


这是强盗逻辑。

 


究竟是善良太脆弱,还是人心太贪婪

 

《二十二》的问世,经历了重重困难。


没有流量,以老人为主角的纪录电影,制作和发行都成问题。制作费用300万,郭柯自己借了100万,艺人张歆艺主动掏出了100万才制作完成。等到发行的时候,又碰上资金短缺,因为有了3万多位网友众筹的100多万,才让这部电影得以公开上映。



最后能拿到1.7亿的票房,这是导演、资助人张歆艺,以及观众共同创下的奇迹。


电影虽然拿下了1.7亿的票房,但电影的宣发团队、影院都要吃饭、回本,导演可以不要钱,就当花钱做善事,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全捐。


一部纪录片最后能有一千万的盈余捐赠,已经是了不起的成果。


《二十二》实在来之不易,从2014年1月拍到7月,郭柯带摄制团队30多人,跨越五个省,拍全了22位幸存者,并综合挑选了其中4位老人作为主角。全片无解说,纯客观记录,却感动了所有观众。


做一件善事已经很难了,如果郭柯们因此而寒心,世间还会有谁会再去行善?

 

郭柯排除万难做纪录片,完全是凭着一片对老人们的善意。


大家是否还记得纪录片《三十二》中的韦绍兰老人,郭柯导演在各个场合都会分享关于她的一个小故事:



韦绍兰老人住着破旧的土屋,每个月30块钱补助,每三个月步行到镇上领。


30块钱的日子,和儿子两个人怎么过呢?她就每天吃白菜,“白菜便宜”。



但就是这样清汤寡水的清贫老人,连500的红包也要分400出去。


自己过着清汤寡水的日子,却从未有过怨言。


“会用就够了啊。多就多用点,没就少用点。怎么会够,怎么又不会够,我都不晓得。”


遭受过非人的磨难,坚毅地挺过了大半生的韦绍兰老人,吃白菜着也不会去乞讨。



屏幕前的我们,都跟郭柯一样,敬重这些坚韧的老人们。


但部分家属们,却为了钱,拿着母亲的苦难,对一位导演绑架讨钱,是人心太贪婪了吗?


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有不认识的“慰安妇”家属打给电话找郭柯导演要钱,近期在电话采访中,郭导无奈地回应:“事情到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变了味道了。


行善者身陷囹圄,听郭导一遍又一遍地回应这些鸡毛蒜皮的口水战,蝉主都感到寒心。



向导演讨钱,他们应该受到辱骂吗?


随着事件发酵,网友基本都把炮火都集中在了讨钱的家属身上。有相当一部分网友,还产生了极端的言论:


“谢谢你妈的‘努力’,希望你也被努力一次!”

“下去陪你妈,给你打钱!”

“建议把这些讨钱的全都枪毙”

 

向导演讨钱,他们应该受到谴责和辱骂吗?


其实通过这一份逻辑混乱的公开信,我们已经可以得知,这帮受害者家属教育知识水平欠缺,他们并不知道拍一部电影有多难,也不知道一部电影有这么多成本需要覆盖,甚至连求助的对象都找错了。



在知乎上,有一个“慰安妇”后代曾怒斥过:


这么多年来,不断的有人登门拜访,各种犀利恶毒的问题毫不遮拦。你能想象那些人畜无害的记者拿着话筒问老太:‘您还记得当时对方的一些细节吗?’也有不知名编剧来找灵感,和记者们问的大同小异,总之就是巴不得老太把当时的每一秒细节都如实相告。


他们是“慰安妇”家属,如果说“慰安妇”受害者本人在战争中遭受过非人的虐待,千辛万苦回到家中又受到歧视,那作为家属后代,必定也少不了被指指点点。


《三十二》中的老人韦绍兰,她唯一守在身边的儿子罗善学就因为“日本人”三个字坏了一辈子。只读了三年书,也没有人肯嫁给他,打了一辈子光棍。



韦绍兰的女儿已经嫁人,小儿子则以为母亲曾前往日本诉讼获得赔偿不分享而远走他乡。


很大部分的“慰安妇”幸存者,只是默默地把往日的痛苦经历往肚子里咽,连家里人也不告诉。


《二十二》中的李爱连,在接受采访谈细节也会避开家人



没有道歉,没有赔偿,在穷乡僻壤里,甚至连“正名”也没有。


贫穷和歧视,让她们受尽苦楚,蝉主在其中,看到更多的是无力感。


蝉主不想以恶意来揣度人性,在山长水远的某个角落,在教育盲区,在别人的生命里,我们并不知道他人在经历些什么,不知道5万元对他们来说是多大一笔数字。


这些受害者家属,是消费母亲的苦难贪婪地“勒索”,还是只为寻求帮助,讨一个公道?


答案不去揣测,只希望这一次的事件,能将他们引至正确的求助通道,该获得的一分不少,不该拿的也别贪婪。

 


不要让舆论炮火歼灭了初心


整件事情中,有人骂导演,有人侮家属,还有人一股脑迁怒所有日本人。


但,郭柯不该被谴责,讨钱的“慰安妇”家属也不该被炮轰,甚至普通日本民众也不是仇恨的对象。真正的债主,是犯下罪行却死不担责的日方政府。


公开信中提到了另一个也被“欠钱”的人物张双兵,他是为“慰安妇”讨公道寻索赔的一位勇士。他的故事虽然也在风波中陷入鸡毛蒜皮,但我们也不该视若无睹。


几十年来,小学退休老师张双兵实地走访了一百多位“慰安妇”受害者,还带领老人几次前往日本出庭诉讼,最后日方政府以“诉讼时效已过期”“个人不得起诉政府为名”为名拒绝道歉。



官司没赢,反倒是随着老人接连离世,有家属以损坏名誉为由将张双兵告上法庭,向他索要赔偿。


但他这些年所有走访和官司的费用,都来自微薄的退休金,而且其中对他们帮助最大的,还是日本律师和日本民间团体。如今他想出版相关著作,却拿不出出版费,只好寄希望于郭柯。


为“慰安妇”讨公道的勇士,只靠着一腔热血在奋斗,未免也太过悲壮。


只不过他的“讨薪”对象,也不该是郭柯。


感动全国的《二十二》最终会惹来一身“债务”,其根本原因还在于债主猖狂,讨债无门。


张双兵

 

关于“慰安妇”索赔的斗争还在继续,作为普通民众,我们不能因为这些舆论风波,就忘记历史的伤痛,否定他们的努力。


但也正是这些鸡毛蒜皮,让我们更加认清楚人心的复杂,事件的多面。


牵扯多方的历史残症,不能依靠一部纪录电影解决。《二十二》最大的价值,也不在于那1.7亿的票房和1千多万的善款,而在于对真实历史的尊重和温柔善意的传播。



郭柯导演在《奇葩大会》中曾谈起,在此之前,他曾听到有小学生认为“慰安妇”是妓女,但也不该责怪孩子,这本质上是传播和教育工作的失职。


因为有了《二十二》,观众才能更加深切地认识到“慰安妇”的立体形象,她们不是八卦和舆论的对象,而是历史的幸存者。


这些老奶奶,遭受过难以启齿的苦难,承受了来自社会的二次伤害,但还能看着这个世界说一声“真好”。



如今《二十二》中的老人已经只剩下4位,韦绍兰老人也已经在今年5月5日离世,可能不久之后,这个数字会变成0。


舆论风波过去,作为观众,还是回归初心,铭记历史,记住老人们的笑脸吧。



为可爱的奶奶们,点个“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651.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