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我在男人的身体里活了35年,这是罪恶啊”

xumeng0032021-01-0910

↑↑↑

蝉主今天想来点有深度的话题,首先,我想问个问题。


如果你要连跑带跳走一天的路,你会穿一双又丑又挤脚的鞋么?


估计大多数不找虐的人会选择买另外一双鞋。(当然你说你是吃土少年我也无话可说)

 

但,如果这不是鞋,这是你生下来的身体,和你预定好的人生,你怎么办?

 

有人说,这个世界太过粗暴,它用身体去定义灵魂。可能很多人并不明白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那么今天,蝉主想讲一讲L(女同性恋者)G(男同性恋者)B(双性恋者)T(跨性别者),里的T,跨性别者

 

 

前几天蝉主看了一个纪录片


《有性无别》


在这个只有32分钟的纪录片里记录了几位跨性别者的真实生活。


到底什么是跨性别?

 

跨性别通常是指一个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



所以他们像是困在陌生肉体里的一群人。

 

在这里有从事模特职业的汪欣蕾。



从小就有对自己的性别认识就觉得有些怪怪的,17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偷偷服用雌激素,而那种是几块钱一瓶的动物用的雌激素,吃完副作用让自己头晕脑胀的。


自己又不是gay

那我是什么呢


而她的家人开始觉得要么她可能是抑郁症,要么就是被鬼附身了,家里还曾经请过和尚做法事。

 

但是直到她刚过完19岁的生日,她的大姨跟她去做了变性手术,她的人生才像是走上正轨,重新开始了。


欣蕾她如今成为一个很成功的模特,但也看的出来,她历尽了蜕变中的所有痛苦与磨难。


汪欣蕾参加爱上超模节目


第二个受访的人是丝丝,一名话剧演员,同样也是一名跨性别女性。



丝丝出柜前就已经有了抑郁症,就算是跟家里出柜了,抑郁症也还跟着她有了一年左右。


而丝丝的蜕变过程就没有欣蕾那么幸运了,她做的面部整形手术因为手术风险的原因,她的一个眼睛失明了。



对于跨性别者来说,她们的出柜首先最反对的就是家庭,父母的反对,毕竟父母觉得这是件没面子的事情。


如果组成家庭之后,来自了家庭成员的反对,尤其是这个家庭的孩子,对于父爱或是母爱的缺失,的确是让人适应不过来。

 

在美剧《透明家庭》里,讲的是父亲终于向自己孩子们说明自己是跨性别人之后,对于他的儿子来说,人生彻底崩塌了,他根本接受不了曾经伟岸的父亲如今会是变成这样。



但,在这部美剧里的事情,也发生在中国的现实里。


第三个受访的王嘉敏,就是一个十岁男孩的父亲。对于她的儿子现在的认知来说,弄不清楚对面的这个人,他要不要叫父亲。

 


嘉敏也非常的明白,自己如果去做了进行手术的话,自己会失去所有的东西,从整个家庭到整个人生,她可能都会失去了。

 


许多家庭的不理解,让跨性别者的生活陷入恐慌之中,他们不仅要恐慌外界的压力,也要怀疑自身的选择。


而这部纪录片也去采访了在南京的跨性别避难所,和广州未成年跨性别救助所,这些地方成了跨性别者的安全岛。

 

看完这部纪录片,不仅让蝉主想起了一部电影。


双面劳伦斯


这部由天才帅气导演泽维尔·多兰拍的关于跨性别者电影,一直在蝉主必推电影名单里。


 对,这个导演帅成这样,还在电影里客串了一把。


主要是男主角不论男装还是女装都特别的迷人。

 


故事开头很简单,男主角劳伦斯是一名学校老师,也有个漂亮的女朋友。


但终于有一天,他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蜷缩在男人身体了。他跟自己的女朋友出柜了,他说,我不喜欢男人,只是我不应该是个男人。



但他的女朋友一直都深爱着劳伦斯,开始觉得还是能接受这样的生活。


他跟女朋友一起化妆。

 


穿着女装去上班,然后被学校开除了。


 


故事最后并不完美,女朋友的意外怀孕让自己觉得没有办法跟劳伦斯继续生活,她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最后还是离开了他。

 


但他们也不停的复合,再分手,不是不再相爱,而是没有办法一起生活了。



劳伦斯慢慢接受了现在的自己,也开始明白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虽然在成为自己的道路是步履维艰,但他依旧坚持着。



在电影里有一个片段,劳伦斯女朋友疯了一样跟不停打量他们的服务员喊:



而劳伦斯在一旁沉默不语尴尬地看着他的女朋友。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劝自己的女朋友冷静下来。

 

其实,也许这就是跨性别者的尴尬境地,想要去爱而爱不得,想去担任自己的社会上的角色,却无无能为力。



 他们像是被困在一具陌生肉体里的灵魂,期待着成为正确的自己。

 

一位叫简·莫里斯的英国作家,根据自己跨性别者的经验写了一本名叫《她他》的书,里面有一段话:


万一我再度陷入那个囚笼,

也阻挡不了我向既定目标迈进,

无论前景多么可怕,胜算多么渺茫。

我要踏破铁鞋寻找外科医生,

我会买通理发匠或者江湖医生,

我会拿起刀子自己来干,

全无惧色,毫不紧张,义无反顾。


可见他们想纠正自己性别上的错误的欲望,是有多么的强烈。这种强烈的需求,让他们痛苦,让他们无所适从。


简·莫里斯


在《有性无别》里,欣蕾说了一个故事,在她变性的时,住在她隔壁床的是一个从女孩转变成的男孩,而正在转变中的“他”好不容易长了点腿毛,欣蕾想去拔,但“他”死活都不让。


欣蕾说,两边不一样,但却做着同样的事情。



视频在这里:


(上集)



(下集)



对于跨性别者来说,对于自身性别的认同需求感会更加的强烈,毕竟处于一个混沌的身体里,蜕变之后,才能成为人。


虽然这种身体上的转变是痛苦的,但与之精神上的煎熬相比,却完全是可以承受的了。

 

这是一场革命。更是一场,个人的自我宣言。



作为少数人群体来说,他们有权利去选择自己的人生,他们应该大大方方的站在太阳下,享受爱与生活。


正因为此,不论男女,不论染色体,成为一个让灵魂自由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活着。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 推 荐 文 章 /  别 再 错 过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625.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