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又丑又欲,他可真要命”

xumeng0032021-01-097

↑↑↑

这几天,韩国院线复工了。


由刘亚仁、朴信惠主演的僵尸题材电影《活着》顺利上映,成为周末票房冠军:


哥哥新戏的造型,你可吗?


试问:谁不想拎包入住这洒满阳光的千万豪宅,每天在亚仁哥强壮的胸肌上醒来?



无数网友在社交网络上鸡叫连连:

“想要当这房子女主人的姐妹,可能要从梨泰院排到巴黎了吧???”

“想做亚仁哥哥怀里的猫”;

“我老公两国热搜”;

“想sleep刘亚仁”...


单眼皮、小眼睛、厚嘴唇。


再常见不过的Asian Face。


五官条件并不优越的刘亚仁,如何一步步成为芳心纵火犯,问鼎中韩两国国民的头号x幻想对象,甚至成功统一直男直女gay圈三界审美?




“能和其他同龄演员区别的,

就只有演技了”


韩国影视圈,一向以量产花美男闻名:张东健、李东旭、玄彬、宋仲基、李敏镐、金秀贤...


在这本《南韩帅哥图鉴》里,刘亚仁是最“丑”、也最不起眼的一个。


外形毫不惊艳,但内在性张力十足:



他对自己的定位,既自知又狂妄。


“我不是那种长得好看的花美男,能和其他同龄演员区别的就只有演技了”。


寥寥数语,既打出跟同辈男演员的辨识度,又狠狠“拉踩”了一把。


刘亚仁,高手。


印象最深刻,是他在李沧东的电影《燃烧》里:


网友:又丑又欲又少年


以及,雪地里的无替身果戏:




刘亚仁演《燃烧》之前其实饱受质疑:由于以往的荧幕形象,有人觉得他只会演情感外放的角色,演不好李沧东含蓄克制的内心戏。


结果出乎意料,电影不仅完成度很高,还把刘亚仁一举送上戛纳影帝预备席。


用作品狠狠打了黑粉的脸,这个翘臀“丑男”,本来就是说一不二的实力派。


《成均馆绯闻》是一部暴露年龄的韩剧,也是蝉主看的刘亚仁的第一出戏,他和宋仲基在剧里甜得冒泡的火花,艳压男女主角:



甚至还拿了一个最佳情侣奖???


舞台上,宋仲基说:“我们是第一,真是的。都是男女情侣,只有我们是男男情侣...”


刘亚仁一把夺过话筒,嗔怪道:“真是调皮啊,是谁投票的啊?”



台下一片骚动。


宋仲基无奈地扶额,身后是刘亚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都是那一年颁奖季的名场面:



2014年的《密会》,他扮演一位钢琴天才少年,跟年长自己20岁的已婚人妻大谈不伦恋。


不仅有激情澎湃的四手联弹:



更有丧失理智的致命一吻:



毕竟遇上刘亚仁,谁都没办法按照理性来行事吧



不仅如此,他也在电影《请点赞》中跟李美妍演过姐弟恋。观众神调侃:刘亚仁亲过的女演员不算多,但加起来都有200岁了。


在小荧屏里不断淌水、磨砺演技之后,终于迎来了“刘亚仁年”。


2015年《老手》上映,他颠覆往日“质朴少年”的形象,出演一个财阀公子:



嚣张跋扈,天生坏种。


残暴得让人不寒而栗:



同年电影《思悼》上映,他跟韩国国宝级影帝宋康昊飙戏,竟毫不逊色。


又是一出悲剧:《思悼》讲述了朝鲜历史上,出身显赫的世子被父亲关进米柜活活饿死的故事。


刘亚仁扮演的世子,有很多戏都需要在一个黑暗、狭小的米柜里完成。当演员的肢体语言受到拘束,更多时候屏幕上就只剩下一张脸、一双眼。


长时间的半昏厥、偶尔的惊厥、突然的癫狂、永恒的绝望、一闪而过的求生欲、最后的平和...


他都演得丝丝入扣:



刘亚仁不喊停,继续演。


演到导演喊过,才被送去医院。


凭借《老手》和《思悼》,他一跃成为“千万票房男演员”,完成了自己从流量小生到实力演员的转型。


当年,《花样男子》找过他,却被拒绝了。


《花样男子》有多火?这种爆款大IP,在台湾、大陆、日本、韩国等地不断被翻拍。


基本上,翻一部炸一部:




是叛逆少年,

更是永远的刺头儿


1986年刘亚仁出生于大邱市的一个五口之家,排行老三,有两个姐姐。本该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男孩,他却自幼敏感、叛逆。


高中时主修美术,但很快就退学了。



因为小小年纪的刘亚仁,已经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的哲学问题了。


他说在学校“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学习、为了谁学习?”


17岁,被星探挖掘的刘亚仁出道了。


身份是“偶像歌手”。


当时他接受声乐训练,但练了很久没唱出什么名堂,公司发现他这方面没啥天赋,只好安排他去演戏。


2003年,刘亚仁演了《玉林成长日记》,演技青涩但勉强合格:



当演员没多久,多愁善感刘亚仁又开始陷入迷茫:我为什么要演戏?他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于是暂停工作再次回到老家。


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思考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演员。


刘亚仁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他在日记里写道:

“我不是那种注重外表的演艺人,这使我经常审视我的内在。为了真正的我而活着,而不是别人眼中的那个我活着。演员刘亚仁的路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对这些苦恼着。”


作品之外,他更是个特立独行的刺头儿。


对键盘侠和网络暴力,他会直接回怼:我私信了你一些脏话,请确认。


对敏感问题,也从不吝于表态。


韩国说唱歌手tablo被污蔑学历造假,他发声应援;会跟朋友一起参与烛光集会示威,公开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


会在镜头前大胆谈论女权运动,肯定女权运动是人权运动中很重要的部分:



女星雪莉自杀去世,他写下深刻长文悼念:

“她曾是icon,虽然有些人一直在贬低她无法理解她,但我视她为英雄。夸张地表现了个人自由、表达自由的神,神,新世代的icon。在过去日子里,兴奋地踢开散发着古董般馊味伦理纲领的胜利玩家,是为了拯救在闲事和自我审视中彷徨的年轻人而来的天使。”


“她既没有要被称为患者的理由,也没有要被推崇为英雄的理由...真理,以及这名字背后的存在,为了自由而拼尽全力抵抗,为自己的人生践行...现在无法再见面的雪莉,希望这个名字不是一场空。”


刘亚仁对世间的约定俗成有着天然的敌意,对自我表达有着执拗的坚持,而且毫不忌惮因自我表达而得罪别人。


作为明星他既不圆滑,也不讨喜。


他不是站在神坛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而是比谁都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不是把大众只当做我的消费者,而是相互可以进行有意义的沟通的,这个社会的同伴。”



他这种德性,注定无法成为完美偶像、好好先生,却极大地提高了他作为演员所必要的复杂性。


表演,这个向外输出的渠道也能让他跳出自我局限,去寻找跟世界更平静对话的可能。




从不设限,

不务正业的大艺术家


演员之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青年艺术家。


写诗、作画、设计,样样拿手。


创办独立杂志《Tom Paper》,一份工资又当主编又当模特:



推出自己的服装线,跟连卡佛合作的“1 to 10 ”心情T恤,一经发售就成了爆款:


从1~10,你给自己的心情打几分?


还用本名“严弘植”跟几位艺术家朋友一起成立了工作室,Studio Concrete,并担任创意总监。


这是一个集画廊、图书馆、工作坊、专卖店和咖啡馆于一体的复合型、开放式、综合性创意空间,用不同方式跟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不对任何艺术与创作设限”。



刘亚仁说工作室成立的初衷,并非是为了有趣,而是想尝试给艺术家朋友们开辟一条道路,“世俗欲望不会伤害艺术”。


谈起工作室运行后的现状,他骄傲地表示:“大家都在那里赚着钱的同时,有趣而美美地生活着。”



工作室的小伙伴也不忘回馈社会,他们会策划儿童节慈善义卖会,将义卖收入一半捐给白血病儿童基金会,一半用于建设自己工作室的儿童、青少年艺术教育支援项目。


刘亚仁甚至还跨界餐饮,开了家有品的汉堡店:



别家汉堡店热热闹闹,他家的呢?


性冷淡高级:




出格的刘亚仁,

是比别人更炽热的男人


不会写诗的设计师,不是一个合格的影帝。


身兼数职的刘亚仁,体力似乎永远充沛?


他说自己:

“无论是在画报拍摄现场,广告拍摄现场,还是专访现场,我都是充满热情地投入。我长期处于超出我的速度的过剩状态。刘亚仁是比别人更炽热的男人,我感觉我是在彻彻底底地践行这点。”

他身上时刻带着一种,“年纪轻轻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横冲直撞,在一身尘土的撕扯中完成自我教育”的味道:



野蛮生长,不过如此。


但这么鲜活、热烈的人,真的很有意思。


就算他不是男明星,你也会想时不时地视奸他的ig。想看他乱糟糟的眉毛,和那些不知所谓的自拍:



想看他跟家里猫咪恩恩爱爱的日常:



想看他性感的光头或是圆寸:



想看他随手拍下的月亮、后半夜发的牢骚,又或是仿佛咬牙切齿记下的感受...



像冷月,像野草,更像火焰。


正如他自己在诗里写的那样:“所谓的一生,难道不是不知何时将一切化为灰烬的火焰吗?”



性感刺头儿,

不值得你一个“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59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