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霸屏热搜的“超级网红”,请为她鼓掌

xumeng0032021-01-0818

 ↑↑↑

最近有这样一则消息刷屏。


上周末,美国最高法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亲人的陪伴下于家中去世,享年87岁。

 

她的讣闻一经发布,震惊全球。



女大法官金斯伯格,在某些人眼里一直“风评不佳”——


怀尔斯称她为“最卑鄙无耻的人类”;萨维奇将她视作“女巫!恶棍!女魔头!反美主义者!


特朗普是她的头号黑粉,经常发推骂她“她是脑子被枪打了吗?简直是最高法院的耻辱!



但也正因为此,永远要和约定俗成叫板,公开反对性别/种族/性向歧视的金斯伯格:


靠着她“声名狼藉”的「I Dissent」发言,在80多岁的时候成为无数年轻人眼中的超级英雄



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传出后,无数人从四面八方自发来到美国最高法院门外,拿着鲜花点着烛光,深切地悼念这位传奇的女大法官。


就连与她政见不和的“死对头”特朗普,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位令人钦佩的杰出人物。



87岁的金斯伯格,凭什么享誉全球,圈粉无数?


她又凭什么让美国白宫以最高格的降半旗形式,来悼念她的离世?


美国的女法官金斯伯格离世,为什么悲伤的心情会跨越国籍,蔓延到全世界?


金斯伯格对远在大洋彼岸的我们,能有什么启发?




“他们将我拒之门外,

只因为我是个女人。”


1933年,金斯伯格出生于美国一个普通家庭里,属于美国第二代移民。她的母亲是一个向往进入大学进修,却不得不辍学,把读书机会留给哥哥的传统女性。


在那个年代里的美国女人,人生的归宿只有:嫁个好人家,生儿育女一条道路。


对她们而言,读书深造没有用,做些缝纫等手工活,帮佣等零工,帮补一下家用就可以,因为商界和政界这些重要席位,根本没位置留给她们。


但即便如此,母亲依然教会金斯伯格要独立和努力。


(系列图片来源:纪录片《RBG》,下同)


虽然母亲在她17岁时病逝,但母亲的教导让金斯伯格奠定了一生的价值观:


“成为淑女,不要让无谓的愤怒占据心灵;保持独立,能遇到一生挚爱最好,但也别忘了自力更生。”


金斯伯格天资聪颖,勤学上进,据她的同学后来回顾,金斯伯格读书时候就非常好胜,事事都要做到最佳。



高中毕业后,金斯伯格考入了康奈尔大学的法律系,并遇到了她一生的挚爱:马丁·金斯伯格。

 

她选择马丁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能欣赏她的才华的男性。


在那个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哪怕是名校如康奈尔大学,许多女性依然习惯性通过收敛自己的学识和智慧,靠表现崇拜来取悦男性。



金斯伯格她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从康奈尔大学毕业,随后和马丁完婚,并生下了女儿。


随后,夫妻俩一起考入哈佛大学,再次成为了校友。


金斯伯格成为哈佛法律系五百多位学生当中,极少数的9个女性之一。但,聪慧如金斯伯格,却依然在满是男性的哈佛大学里受到诸多质疑和嘲讽:


你们9个女人,为什么要占据本该属于男人的学位?



没多久,婚姻生活中的第一个重创到来了。


读研期间金斯伯格丈夫罹患了癌症,金斯伯格需要同时兼顾自己的学业功课,照顾女儿,照顾患病的丈夫,甚至需要替丈夫补习,以免他落下功课。


在整整2年当中,金斯伯格每天的睡眠只有2小时。


但万幸,马丁在妻子的照料下痊愈了,甚至因为妻子帮忙补习,竟然顺利毕业并在纽约律所找到一份高薪工作。



金斯伯格跟随丈夫来到纽约,从哈佛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律专业,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并在1959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按理说,已婚已育,丈夫优秀拿了高薪,又是纽约叫得上名号的税务律师。金斯伯格完全可以像当时大部分的女性一样,成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家庭主妇。


但金斯伯格并未因“嫁了个好男人”,就放弃了独立和个人进步。


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对女性的歧视无处不在。

 

甚至还有这样一个小插曲:在哈佛法学院里,图书馆是没有女厕所的,金斯伯格在试图进入图书馆查阅资料时候,被门卫拦了下来,理由竟然是:

 

“因为你是一个女人。”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金斯伯格哪怕成绩极其优秀,有导师鼎力推荐,但依然在择业当中处处受阻。


金斯伯格跑遍纽约的律所求职,均吃了闭门羹:


没有一家律所愿意招聘她,因为她是个女人……哪怕她的成绩比大部分男性的都要好。



1959年以高分毕业,却只能屈于人下成为法律助理,做些打杂辅助事物的金斯伯格。甚至因为怀了二胎,被打发到更边缘的部门,做更琐屑的事务。


正因为自己坎坷的求职经历,让她开始认真思考起女性在哪个时代所要经受的不公待遇。



她立志投身法律界,用自己的专业改变这种现状。


随后她曲线救国,把精力放在学术研究上,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做老师,研究相关法律工作之余,开设了一门“性别与法律”的相关课程。



1970年,金斯伯格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共同创办了《女权法律报》,这是美国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的法律杂志。


她还积极参与美国民权联盟(ACLU)活动,并在次年成为ACLU女权计划的第一任理事长。


她认为,想要改变女性的地位,必须从法律入手争取到法律的保护。于是她开始处理有关性别歧视的案件,慢慢地把法律倾斜的天平扳平。




“声名狼藉”金斯伯格:

她改变了无数女性的命运。


在法律界崭露头角的金斯伯格,继续势如破竹般向着美国最高法院发起冲击。她一共在美国最高法院辩护了6宗争取女权的案件,获得了5次胜诉。


她让无数个因为“性别为女”而遭受区别待遇的女性,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权益:



1970年代,某个女空军无法获得和自己的男同事一样的住房补贴,理由看似理所当然,但经不起推敲:“男人需要养家糊口,所以补贴更多。”


金斯伯格及她的团队,凭借努力打赢了这一场诉讼,让未来类似的案例都有先例可循:



某次一个职业女性意外发现,明明做同样的工作,她的男同事薪水收入比她高40%,她在委屈和愤懑之中,提起了诉讼。



金斯伯格和她的团队再次打赢了这一仗,让全美国第一个同工同酬的诉讼大获全胜


为男女平等而四处奔走的金斯伯格,逐渐在法律界发光。


1993年她被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名,成为美国历史上第2个走入美国最高法院的女大法官。



站到了职业巅峰之后,金斯伯格并未因此停下步伐——


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不是目的,利用手中权限推动男女平等事业才是。


她说:“我今天能坐在这听证会上,那是因为许多在我之前的男女斗士,为了两性平权梦想奋斗不懈。”



拒绝女生入学的VMI军事学院,持续多年的录取规则被金斯伯格打破,让这所学校首次向女性打开大门。


金斯伯格逐个推翻大家约定俗成,但存在大量性别歧视的法案,并为了女性同工不同酬、女性无法就读男校、支持女性能自主堕胎、支持种族平等、支持LGBT等问题而持续努力。



而她的丈夫马丁,虽然是同样优秀的法律从业者,但为了支持妻子追求梦想,决定成为她的辅助,一力承包家务和育儿,让她毫无顾虑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种举措,在当年简直像是个天荒夜谈,没有一个男性原因甘于女性之后,但马丁做到了。


他认为:“一个女人的使命,无论是在家相夫教子或在外冲事业,都跟男人的责任同等重要。

 


毫无后顾之忧的金斯伯格,在丈夫的辅佐和支持下,走进美国最高法院,继续为了自己的目标大展拳脚。


她被法律界同仁誉为“像钉子一样坚硬”,她不似其他法官鲜少在公众露面,相反,她多次通过案例来公开阐述自己的主张。


“我不要求性别给予我特权,我只希望男性能把他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今夜哭完,轮到我们

扛起她未完的使命。”


被奉为“超级英雄”的金斯伯格,配得起一切的赞美。


身高只有1.5米左右,体重不足45公斤的金斯伯格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力。

 

1999年开始,她陆续罹患了大肠癌,早期胰腺癌,心脏问题,又一一克服。前年她意外摔倒,摔断了3根肋骨,在检查时候又意外肺里有两个小型肿瘤……


但即便如此,金斯伯格并未因为病魔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临,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哪怕在多次的手术之后,她均在术后数天就重新回到最高法院,从未错过一次庭审。


经常工作到凌晨3,4点,又在小憩一会儿后,准时在9点钟出现在最高法院的现场。

 

为了能长久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让一个又一个女性不平等的法案得到应有的公正,她多年以来一直与病魔搏斗,坚持锻炼身体,一次又一次地从重疾中回到工作岗位。



近几年,美国保守主义逆流,多个州被“反对堕胎”法案的阴云所笼罩。


而金斯伯格作为始终支持“女性具有自主堕胎权”的大法官,一直在发挥自己的权重和影响力,来抵御这种“反堕胎”潮流的蔓延。


金斯伯格离世后,与女性相关的法案变得前途未明。


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空出一席,这一新任大法官的主张和信仰,将直接影响美国各种法案的走向,甚至辐射至全世界。



1993年,金斯伯格在接受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时候,曾这样说道:

我祈祷自己能达到母亲如果生活在一个女人和男人一样可以有所作为,女儿可以和儿子一样被珍视的年代本可以达到的高度。


某种程度上,她做到了。



以金斯伯格为首的女性,凭自己的努力为美国女性争取了尽可能多的平等,拓宽了她们的自主选择权和空间。


她凭一己之力改变了美国,甚至改变了世界,是名副其实的“超级英雄”。



在她离世当天,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发推悼念:“金斯伯格大法官为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女性铺平了道路。再也不会有像她一样的人了。谢谢你。”

 

金斯伯格的传记片的导演说道:


“今夜,我们哭泣,明天,我们继续扛起她的使命。”

 

但时至今日,全世界范围内性别、种族平等仍未彻底实现。不分性别和种族,不分性取向都能得到平等待遇,依然是所有人需要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她一生都在为女权事业努力,鞠躬尽瘁,奉献终身。


金斯伯格的离去,剩下来的人是时候接过前辈未完的使命和平等的火种,继续为之奋斗。


唯有让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出家门,在职场,商界,政坛发光发热,在关键位置上占有一席之位,切实地掌握自己人生的主动权;并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扶其他同类,才能真正拓宽所有人的生存空间。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如同大洋彼岸的一盏明灯,为无数人照亮了前行的路。


生命会消逝,但精神和意志永存。



为“超级英雄”金斯伯格,

点个【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50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