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白龙马已死,孙悟空老去,大闹过天宫的英雄们终于被抛弃在遗忘里

xumeng0032021-01-088

↑↑↑

鸡年春晚明天就要上演了,想起猴年全国都在讨论猴哥没上春晚的事情。前不久,一篇有关白龙马的文章在朋友圈里刷了屏,又勾起了人们对《西游记》无穷的回忆。其实人们遗忘的不止是一个猴哥,一匹白马,一个《西游记》,更多的是那些美好的记忆和美好的年代。


本文授权转自:芭莎娱乐(bazaarstar)



昨晚,芭姐在睡前刷微博时,意外被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的一段自传虐到心塞得不行。




她说的那匹白龙马陪伴很多人度过了一整个童年:我们都记得,戏里,鹰愁涧初见,那个浪里小白龙一身傲气。




在宝象国斗黄袍怪时更没谁比他更忠诚英勇。




追随唐僧师徒西行取经,一路艰险,一路情深义重——对于当时还小的我们来说,它从来都不只是一匹马,他更是那个帅到没朋友的小白龙。



而戏外,它也曾是赫赫有名的军马,为拍剧被除去军籍,再被800块买断终身。




进入剧组时它才只有四岁,而在此后的五年山长水远,它一直跟随着剧组在全国辗转进行拍摄。




其间,因为条件艰苦,它也曾几度遇险:在苏州失足卡进水渠。



在九寨沟意外跌落乱石坑。




在灌县二王庙拍摄“大战蜈蚣精”戏份时更是差点儿就跌落悬崖——它不能说话,但它也会疼会伤会被病痛折磨。



可它还是为我们的整个青春贡献了无数超级经典的画面。




就是这样的小白龙,在剧集拍摄结束后,却被当做道具,跟布景服装一起被送到了中央电视台无锡拍摄基地,供人观赏合影。




最开始,基地的领导明明答应好,会给它“退休老干部”的待遇,好好照料。




可事实上,这匹跟着“唐僧”上过山下过海,斗过妖魔鬼怪的小白龙却一直被关在最阴暗狭小的洞窟里,满身恶臭,无精打采。




1995年,导演杨洁恳求基地领导好好照料这匹《西游记》的大功臣——可领导一面满口答应,一面却说“马活不了多久,它也该差不多了”。




1996年,杨洁再见小白龙,它已经被饿得瘦骨嶙峋,苟延残喘。




1997年,小白龙安静地死去,不知道具体的日期,不知道埋葬的位置,不知道掩埋它的人是否还记得,它也曾是九霄天外的那匹白龙马。




到今天,它已经死去了整整20年,可从没有人再提起——


其实别说只是一匹马,就连《西游记》里的演员和导演们都已经渐渐被人遗忘




今年已经87岁的导演杨洁,至今还住在北京大兴一栋没有供暖的筒子楼里,她说“遗忘,大概是现代人,最擅长的事”




芭姐觉得,面对现实,我们虽然无能为力,但至少我们可以选择永不忘记。




孙悟空斗得过天地,却斗不过现实,杨洁撑得住理想,却撑不住遗忘。


关于86版西游只用“一部摄影机,一个摄影师,还不到5毛的特效技术,拍了整整六年,却重播了三千多次”的故事我们听了无数遍。





像芭姐这种从小就沉迷电视剧的更是清楚其中每一集每一个情节甚至每一句台词每一个人物。




我们抨击现在“抠像剧”不走心,“面瘫脸”不会演戏时,也总要拿《西游记》做个对比,


感慨再也没有这样一部剧:拍摄时恨不能走遍全中国




每一处风景都不用加特效,



不用抠像绿幕也能把演员拍得超级自然又漂亮。




当时因为剧组太穷,常常恨不能一个演员串场演出十个角色。




可惊喜的是,偏偏同一个人的每一个角色都性格超级鲜明,让你永远不会感觉跳戏。




其中,单闫怀礼老师一个人,就出演了太上老君,千里眼,西海龙王等9个角色。




饰演蜈蚣精的李鸿昌老师更是身兼制片,场务加群演等多重身份——哪有需要他就在哪儿。




而猪八戒马德华也身兼强盗土匪,三星洞道士,高昌国使者等多个角色。




他既能花心也能沉稳,同一张脸,却始终让你没觉得是同一个人。




那时候,整个剧组都穷到叮当响:在只有一部摄影机,一个摄影师,每天5毛吃饭预算的情况下,央视还在电视剧拍摄到一半时宣布撤资。




哪怕导演杨洁苦苦哀求,也只能得到”我不拿钱,你们自己去找投资,但版权还要全权归我“的回复。




彼时,是西游的制片副主任——饰演蜈蚣精的李鸿昌老师到处寻找资金赞助,才有了铁道部十一工程局给的300万预算得以完成拍摄。




那个时候,剧组穷到要靠节省安全措施来留资金,每个演员吊完威亚不摔伤都要拍手庆贺。




可就是这种情况下,所有演员都也还是怀着满满的理想和热情,用最好的自己留下了至今难以超越的经典。



但二十年时间转眼即逝,那些每个梦里都有齐天大圣的孩子们早已长大。




他们爱上了美国队长,爱上了超级英雄,那个童年里的孙悟空变得一点都不炫酷。




所以也没有人在意沙僧闫怀礼老师早在2009年就离开了人世。




他过世的那一天恰好是六小龄童的生日,于是从那以后,六小龄童再也没有过过生日。




车迟国皇后赵丽蓉老师也在2000年因肺癌离世,很多人可能还记得她的小品她的评剧。




但应该也有很多人,早已觉得这就只是一个”听起来耳熟“的名字。




同样离开的还有铁扇公主王凤霞,蜈蚣精李鸿昌,牛魔王王夫棠等十七位老戏骨。




他们的戏还在每年一遍地反复重播,可至今没有被记住名字的他们却早已沉寂地离开人世。




今年87岁的导演杨洁,她也已经有十年不敢再看《西游记》,因为怀旧,因为辛苦,但更多的还是心寒。




原来再红极一时的作品也终究会被遗忘,原来幕后的人物总不会被人记得。




不知道现在住着那个还没有供暖的小房子里的杨导演会不会偶尔也怀念:有几年天,她带着那一批现在都已经垂垂老矣的人们。



上过山,下过海,还原过一个最神奇伟大的作品,也影响了一代中国人。




她说她自传里写的白龙马,是很多人,很多事,也是她自己。



当已年逾花甲的美猴王带着他的金箍棒孤独地登上舞台,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瞬间热泪盈眶。




怎么我们总要在快失去的时候才想起来,原来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被我们忘记了




可芭姐觉得,这世界上总该有些东西不能被忘记,哪怕他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哪怕他们都已经垂垂老矣。




因为小时候,孙悟空保护了我们的每个梦,所以长大后,我们能不能也记住这些属于我们童年的英雄。




虽然我们不能阻止他们老去,不能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尊敬和报答,甚至不能为他们多鸣一点不平,多说几句话。




可虽然我们对现实无能为力,可至少我们可以永不忘记,不忘记西游记,不忘记那个爱着齐天大圣的自己。



- 本文为转载文章 -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49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