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被抖音神曲毁掉品味的少男少女

xumeng0032021-01-0820

 ↑↑↑

知乎热榜上有一条:“如何评价周杰伦在巴黎演唱会点歌环节唱的《学猫叫》?”


这个月周杰伦法国巴黎演唱会上,点歌环节抽中了一对异国夫妻,这两人坐在前排,周董问他们:“要不要听甜甜的歌?比如《简单爱》?”


这位女士说,老公这次陪她看演唱会是为了“弥补他错过的她的青春”,结果下一秒她就代表他发言:“他有一个梦想,就是想听你唱《学猫叫》。”



杰伦一脸懵逼,在台上愣了好几秒没有讲话,最后回应道:“这首歌很fashion啊!”


他一边甩锅给旁边的弹头让他学猫叫几下,一边夸乐队老师全能什么歌都会弹,自己却并没怎么开口,只是“喵喵喵”了一两句,其余时间把麦克风对准现场观众。从开始伴奏到歌曲结束,不超过30秒。


最后他说:“我第一次唱不是我的歌曲啊,也只有在法国了,对不对?”他还开玩笑地问:“开心了吗?开心了?你可以回家了。”


瞎子都看得出他的抗拒。



演出效果炸了,几百万网友却在心疼周杰伦:


“怕不是对假粉丝吧?”


“这是周杰伦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他200多首歌还不够你点吗?




周杰伦被逼“学猫叫”

华语乐坛最大的羞辱


只是点首歌,为何会引起众怒?


一来不尊重歌手与现场其他歌迷,浪费点歌机会;二让歌手在演唱会上唱别人的歌,没有版权,涉及侵权风险。


她最大的诟病在于:点了一首烂俗、不入流的抖音神曲。让一位原创音乐人、一个站在华语乐坛金字塔尖的男人,去唱这样一首毫无灵魂、抄袭拼凑的口水歌,合适吗?


有人吐槽:“连周杰伦都开始划水了。”从20岁到40岁,那个曾经挥舞着双截棍,一张脸写满叛逆的少年不在了。


他已为人夫、人父,岁月的痕迹爬上他的眼角眉梢,他变得温和了,脾气好了,也越来越“宠粉”了;他看起来“跟这个糟糕的世界和解了”

 


有人看到了羞辱,有人看到了心酸。


一代天王走下神坛,手里的吉他换成了“杯子连起来绕地球一圈”的奶茶,我们却只能一遍遍把他过去的每张专辑循环,塞着耳机穿梭于城市的汹涌人潮,继续走平凡人的平凡之路。



耳机是成年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地铁或公交,面对那些外放网络歌曲、刷抖音的人,耳机是与之隔绝的唯一方式,最后的救命稻草。


“每天把自己泡在怀旧金曲里,奢望华语乐坛毁灭得慢一点”,是这个时代每个拒绝被抖音神曲荼毒的成年人,最后一丝尊严和体面。

从2002年的第一场雪,到学猫叫

网络歌曲一年比一年烂


如今,网络歌曲已占据华语乐坛半壁江山,还记得你听的第一首网络歌曲吗?


2001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开始在网上传播,算第一首在中国走红的网络歌曲。


2002年,最火的网络歌曲是民谣《丁香花》,这首歌纪念一位因车祸去世的女孩。


2004年,网络歌曲迅速发展的一年。代表作有《猪之歌》《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2002年的第一场雪》


2005年,网络歌曲井喷式爆发的一年。代表作有《哎呀》《那一夜》《不怕不怕》《一万个理由》这一年很多网络歌曲都成了人们的酷炫的手机铃声和彩铃。


2006年,《求佛》《好姑娘》《QQ爱》《等一分钟》《秋天不回来》《不要再来伤害我》,你是不是都会唱?


2007年,终于网络歌曲也出现了爱豆,就是许嵩,他的代表作《玫瑰花的葬礼》,质量比之前的网络歌曲,有了一些提升。



2008~2009年,有《犯错》爱情买卖,这两首土味情歌,不也曾是你的KTV必点?


2010年后新一代网络歌手开始涌现,“QQ音乐三巨头”当属许嵩、徐良、汪苏泷大街小巷都在放,男女老少都会唱,直到今天蝉主都忘不了当年被这首《有点甜》支配的恐惧:



如果说以前的网络歌曲只是旋律简单、内容庸俗,还能勉强跟你讲个故事,那今天这首毫无意义的《学猫叫》,简直是对上一代网络歌手的侮辱。


你都听《学猫叫》了,再也没有资格笑你爸妈当年听《两只蝴蝶》。




听音乐有鄙视链

音乐APP也有


“如果有一天,我们因为听盗版音乐被关进监狱,我希望,可以按照音乐品味把我们分开关押。”


音乐圈很有趣,你会经常看到:听地下独立音乐的看不起听主流摇滚的,听主流摇滚的瞧不起听流行音乐的,听流行音乐的又瞧不起听网络歌曲的。


人们按这种形式,一级一级鄙视下去。无论何时,网络歌曲都是鄙视链低端,仿佛只有鄙视链最顶端的人才有资格谈论音乐。


听音乐有鄙视链,音乐APP也有:用itunes Store的看不起用网易云的,用网易云的看不起用虾米的,用虾米的看不起用QQ音乐的,用QQ音乐的瞧不起用抖音的。


自测一下您在第几级?


“你怎么在看这个?好LOW啊!”这话熟不熟悉?


无论刷抖音还是刷探探,这些APP最终都逃不过被 污名化妖魔化。


一个APP,本身不带任何属性,只是被人们强贴了标签,产生了偏见;APP从来就不存在LOW不LOW,你觉得它“LOW”只是因为你不喜欢用它的人。音乐也是如此,当大街小巷充斥着没营养的口水歌,大众的耳朵也会“吐”。



时代浮躁

对音乐缺乏敬畏之心


十几年前读书时,你会默默从父母给的生活费里省吃俭用攒一个月的钱,买一盒磁带,回到家用复读机或随身听A面B面反复听,假装自己在“学英语”



几乎同个时期,我们沉迷于电视上付费的“互动点播台”,一遍遍听《七里香》、《江南》、《波斯猫》。


甚至趁午休爸妈不在家,偷偷打电话点过歌,月底因为几百块的电话费账单被爸妈“混合双打”。



大一点换了CD机,买了一张《十一月的肖邦》。还记得《枫》这首歌,是你在去秋游的校车上一直单曲循环的,那时候很享受每天放学后跟同学一头泡在音像店的时光。


后来,学校门口的的音像店倒闭了。我们换上了MP3,内存要越大越好,巴不得一口气把自己喜欢的歌全部拷贝进去。


这是那些年,我们对音乐保有的敬畏之心。

 

再然后,我们换了MP4、itouch...


今天,虽然“互动点播台”消失了,想听什么你只需轻轻点开各类APP,一键拥有各种免费的海量音乐。


童年回忆,互动点播台


这个时代变化太快、太浮躁,音乐似乎变得“唾手可得”,越来越流量化、快餐化。


无论是那些所谓“做音乐的人”,还是听音乐的人,都对“音乐”二字缺乏真正的敬畏之心。



第一批老去的80后、90后,真希望他们的孩子在青春期能有周杰伦、陈奕迅、五月天听,也能有朴树、窦唯、郑钧听,而不是一味只会跳手势舞和学猫叫。



为小公举点个“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44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