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被群嘲杀死的文艺女青年。

xumeng0032021-01-0810

↑↑↑


蝉主周末逛街的时候,偶遇了自己曾经的女神。


八年了,能再次遇到她,一定是命运的安排了蝉主把她写进文章。


都知道蝉主清纯不做作,女神肯定更清纯不做作。

 

这样的女神,在八年前,蝉主所在的城市至少有上万名。


她们纤细瘦弱惹人心疼,肤色苍白不施粉黛。


头发又黑长又笔直,一副厚重刘海下是忧郁的双眼。


只穿棉麻,爱皱也没关系;裙子一定要长,最好盖住脚踝;鞋一定要帆布的,包不是帆布,也得是复古雕花小牛皮。


今天坐上火车去拉萨,明天搭师傅便车去丽江。


QQ空间写满心事,新浪博客挂满思绪。


张口三毛安妮宝贝,闭口杜拉斯浮士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蝉主当年被这些女神迷得五迷三道。认定她们虽低调不争不抢,但却是整座城市最耀眼的女孩。


天然不加工让她们气质独特,棉麻让她们品味文艺;读书让她们有内涵;旅行让她们有见识。

 

受到她们的熏陶,今天的蝉主依然热爱读书旅行写文章,依然清新自然。但曾经仰慕的这群女神,却成了群嘲对象。



被嘲文艺婊


棉麻是时下流行面料,帆布专显气质清奇,黑长直招牌常挂美发沙龙。


没有这些基本打扮,就不配称文艺女青年


大理成为爆款旅游胜地,西藏成为青少年辞职渡劫旺地,丽江成为小年轻爱情邂逅圣地。



没有去过这些地方,就不配称文艺女青年。


张爱玲三毛成为机场书店爆款,《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让多少人的QQ空间午夜情伤,《挪威的森林》早就成为博客素材首选。


没读过这些书,就不配称文艺女青年。


“一半是忧伤。一半是明媚。一半是念念不忘。一半是似有似无。”开场白若是“烟花易冷”,结尾定是“许你一世安稳”。


不会写这种文字,就不配称文艺女青年。 


ONE是下载量最多的APP ,豆瓣的常驻用户也总是她们。


可是现在蝉主在豆瓣上再也找不到这些“文艺女青年”。


嘲讽真的杀死了这群文艺女青年吗?


不是,是跟风和流行,杀死了这群假文艺女青年。

 

8年前,流行和舆论以为自己创造了“文艺女青年”,可流行和舆论创造的,只是一种“文艺风格”。

 

所以8年后的今天,流行和舆论毁掉的不是“文艺女青年”,而是“文艺风格”。


消失在豆瓣的“文艺女青年”,今天活在朋友圈穿潮牌露纹身的女孩,是同一群跟风狗。


文艺女青年根本就没死。

 

她们不再穿棉麻,不再齐刘海黑长直,不再背帆布包。她们穿皮衣,穿西装,甚至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但只要她热爱读书、思想独立、审美独立、富有创造性,她就是文艺女青年。

 


被酸“文艺装X范”


“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


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


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


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


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



谁有闲心亲近大自然,与心灵对话,挣钱不好吗?


不是跟谁都熟的社交精,不是跟谁都聊得来,如果不是惺惺相惜,绝不开口接话;不食人间烟火,宁肯退回一隅守住天地;思想从来不用嘴说,全都写在了文字里。



谁真的敢得罪人,错过资源,抱团不好吗?


尖酸真的杀死了这群文艺女青年吗?


不是,是嫉妒和自卑,杀死了自己成为文艺女青年的机会。

 

每个人都有成为文艺女青年的潜力。


名利熙攘,也拎的清自己所求;有选择权,更有不选择的自由;永远直面内心,满足自我。


你拿钱生存,她们拿钱生活。

 

酸文艺女青年的,酸的不是“文艺女青年”,而是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自己做不到的事一旦被别人做到,就是做作,就是矫情。


文艺女青年,自身就生命力强大。


前段时间微博上疯转,玩具的“具”到底有几横,多少网友开开心心说着自己“不知道”?地铁上看纸质书,又被多少人暗戳戳地说装X?


以“自嘲无知”为荣的今天,需要文艺女青年的存在。


以“读书是装逼”为荣的当下,更需要文艺女青年的存在。


多少人叩问着当代年轻人的灵魂去了哪?


却没人问,是谁杀死了文艺女青年?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41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