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被阉割的国产“性喜剧”,两亿票房也救不了你!

xumeng0032021-01-0813

↑↑↑

这个月中国观众想看电影可真难啊,前有《诛仙》后有《小小的愿望》,烂片成灾。


今晚,蝉主要给你盘一盘最近微博上撕得不可开交的电影 ——《小小的愿望》。



这部翻拍自韩国电影的“青春性喜剧”,上映12天,票房已破2.27亿,豆瓣评分却仅有5.1???


《小小的愿望》,到底怎么了?



戏外的撕番大战,远比电影更精彩


《小小的愿望》贴着“性喜剧”的标签,题材敏感,上映不易,其中波折,堪比娄烨的《风雨云》。


前前后后,历经 改名、撤档、重剪、回归、撕番 等风波,天天上热搜,讨论度倒是赚了满钵。



前脚男主彭昱畅刚发声明,说“片方模糊演员排序,已决定解除合同,剩下的宣传工作将自费参加”;


后脚王大陆也发了声明,说“压番”是子虚乌有,自己拿的也是男一的剧本;


片方跳出来回应,说“他俩拿的都是男一剧本”


这就得罪魏大勋的粉丝了: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凭什么我们大勋花不配拥有姓名?



于是粉丝们为了维护自家爱豆,纷纷表示要抵制这部电影...


眼看兜不住了,彭昱畅和导演又出来表态,说“大家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希望电影之外的事儿不要影响电影本身,彭昱畅还否认自己在片场被欺负。


网传彭彭在海边拍摄时遭遇冷落


这波骚操作,可谓几面不讨好,得罪了三家粉丝,还路人缘败尽,很多人表示:


“戏这么多,电影不看了。”


“戏外撕得这么凶,如何直视戏里的塑料兄弟情?”




烂就是烂,制度不背锅


《小小的愿望》改编自韩国电影《伟大的愿望》,讲了突然患上肌肉萎缩症的高中毕业生,得知自己时日不多,决心在临死前完成一个愿望:“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破处!)


两个好基友为了帮兄弟完成最后的愿望,不惜一切奋战到底,引起了一连串啼笑皆非的故事。


韩版《伟大的愿望》豆瓣评分7.4,不算高分也算成功的爆米花电影。



这种热血、中二的青春片难度不大吧?


何况还是翻拍,照葫芦画瓢也不至于摔得太惨。


而《小小的愿望》却恶评如潮:


“无性繁殖的国家就不要幻想拍性喜剧了哈。”

“电影事业,不能这么搞。”

“绿色净化的性喜剧,不是喜剧是笑话。”


几乎所有的槽点,都集中在被剪得支离破碎的性元素这条主线上。


韩版中,男主躺在病床上声嘶力竭地喊出自己的临终愿望是:“我要做爱!



预告片里,喊的也是:“我要破处,我想那个。



结果正式公映的时候就变成:“我想谈恋爱!


观众:???


而且贯穿全片,“做爱”、“破处”这两个敏感词也被全部替换成了“谈恋爱”“找女朋友”



预告片中,彭彭这句实诚的“择偶要求”最终也变成了“按你的标准找”



不仅如此,韩版中“两个好基友亲自动手帮兄弟解决生理需求”的名场面也没了:



取而代之是导演自作聪明的:
给兄弟点穴


活了几十年,这还是蝉主第一次听说人体身上某个穴位可以达到“拥有初恋般的感觉”


这一段看完,感觉在侮辱观众智商。


逻辑矛盾、流畅性差、后期配音突兀,这些是重新剪辑的原罪。



但片子烂,就是制度背锅吗?


讲一讲这部电影的导演,田羽生


他的作品,你一定不会陌生。


一首歌的时间让你找回跟前任撕逼的“体面”



直到今天,蝉主也无法忘记被雷人的“广场表白至尊宝”和“吃芒果过敏而死”支配的恐惧:




讲道理,《前任3》不是一部大写的烂片吗?


火得简直莫名其妙。


如果说“前任系列”还算原创,那这回真是“照着拍都拍不好”。


“前任教父”水平不够,能力不足,制度不背锅,最大诟病在于导演的 偷懒 和 投机取巧



这部电影的设定中,男主高远生于1983年(也是导演出生的年份),但全片对“年代感”一词的营造,实在太敷衍了。


搞几张灌篮高手贴纸、漫画书、方便面、旧台式电脑、发廊霓虹灯就算完成任务?



再看看人物的服装造型,魏大勋顶着“渣男锡纸烫”,两人穿得也太现代了吧???



蝉主看得仔细,魏大勋在电影里还有一块卡西欧的复古小金表,最早可追溯到三年前的款式。


对“年代感”的诠释,《芳华》、《风雨云》和《地久天长》里都有极好的示范:





为什么导演拍自己长大的年代,还能拍得这么差?


《小小的愿望》在置景上的不走心,令人无法穿越回千禧年,更别提与之共情。



还有一个极大的问题,是审美堪忧。


上面的几张剧照对比,你已经能一秒get到什么是电影,什么是山寨网剧。


在女主的选角上,韩版里帮少年完成心愿的姐姐长这样:气质型,一张有故事的脸。



国产版的姐姐长这样:



不是姑娘不好看,是全片对青春期少年懵懂性幻想的呈现都流于表面。


每回女主出现,都要搞一些莫名其妙的滤镜,没有一点电影该有的质感,塑料感扑面。



影片的结尾散发着满满的求生欲:男主不仅没破处,还得表明自己这小小的心愿,只是当初随口一说的,结果被兄弟当真了,“我真的没有很想破处哦”



打着情色擦边球,忽悠观众买票进去喝鸡汤?


本来大家冲着三位鲜肉和之前的“前任效应”也愿意掏钱,进影院图个热闹乐一乐,结果导演非要狗尾续貂地升华主题,强行上价值,教做人。


他想戳你泪点,但又找不到穴位,就只能用配乐,莫名其妙的BGM一响,你就知道又该煽情了,即便用《灌篮高手》《花样年华》同款配乐也掩盖不了刻意的煽情和莫名的“拔高”。



最后夸两句:演得还可以。


三个人之间也确实有火花,除了台湾腔违和,王大陆、魏大勋演高中生年龄太大,演技勉强过关。


彭彭一如既往的少年感,发挥稳定,不然这电影还真是一无是处呢。





中国电影需要被阉割的“性喜剧”吗?


什么是性喜剧?


虽然这词带颜色,但性喜剧并没有特别大的尺度。


真正合格的性喜剧,“性”只是贯穿全片的一个元素,一种手段。它的作用是引发矛盾,产生笑料,这是性喜剧和三级片最大的不同。



早在2002年,韩国就已经将性喜剧拍得炉火纯青。


河智苑的《色即是空》看过吗?


当年躺在你家DVD碟片堆里,爸妈一边爆笑一边叮嘱你:“这个好看,但是满18岁再看。”


这部电影是多少人的性教育启蒙教科书?



长到初中,我们爱看《皮囊》,一边舔着霍尔特的盛世美颜,一边看他怎么帮好基友“破处”。



大学的时候,更是爱上一部叫《宿醉》的限制级喜剧,跟着这群铁憨憨在拉斯维加斯和泰国拼命找回“婚礼前夜丢失的记忆”



不可否认,长久以来,性喜剧这一品类电影都在中国电影市场上严重缺失。大环境下人人自危,不敢谈性,谈性色变。


对比韩国、美国,此类电影制作在十几年前就已十分成熟,色而不淫,十分有趣。


“青春”与“性”,是两个再正常不过的标签,也是最直白坦荡的人性欲望,却始终难以被正视。


在不敢谈的语境下,偏偏有人非要谈:网红导演博出位,结果是却是“拿来主义”。打着“本土化”、“特色化”的旗号,最终呈现的效果却不及格,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刻舟求剑”。



被阉割的“小愿望”,既得罪了上级,自己拍得也憋屈,还砸了口碑,吃力不讨好。



我们到底该不该大胆谈性?


我们到底该不该大胆谈性?


当然该。


性从来就不是原罪,也不可耻,欲盖弥彰只会矫枉过正。当代中国电影对“性”的态度呈现两极分化:要么绿色净化,集体失声,绝口不提;要么剑走偏锋,一路向西。


2011~2012年,《3D肉蒲团》、《一路向西》曾引发集体赴港观影热潮,堪称现象级。说明成年人对性喜剧有需求,但市场现状却无法满足。


归根结底,还是对“性”的处理不高级,拿捏不到位。


泰坦尼克号》里,我们透过Rose宝石般的眼睛,和车窗上的手印,感受他们片刻的欢愉:




还是温斯莱特,忘不了《朗读者》里,少年为爱朗读时,她微皱的眉头,十分美: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我们透过少年懵懂的幻想,窥视玛莲娜绰约的风姿:




《戏梦巴黎》里,伊娃·格林都不用露,一个眼神就能诠释什么是“性”:


 

同样的名场面还有1979年的《苔丝》,少女的天真和诱惑表现得淋漓尽致:



《情人》里梁家辉教科书式的表演:除了牵手,任何尺度也没有,却细腻得荷尔蒙爆棚。



《花样年华》里的“性”,是苏丽珍与周慕云在车里的眉来眼去:



也是房间里的惴惴不安,和不能说的秘密:




堕落天使》里的“性”,是疾驰而过的摩托车:



也是李嘉欣的眼泪和自我救赎:



这些电影里的“性”,你还觉得脏吗?


我们确实羞于谈性,但“性”与“爱”地位平等,都是人类最原始、纯粹的需求与幻想,这一永恒话题也在被逐渐正视。


如果能找到最适合中国人谈“性”的角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为中国拥有完整的性喜剧,点亮“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39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