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成年人的不堪,被这部片拍绝了

xumeng0032021-01-0713

↑↑↑

想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要用一个价格来购买你的幸福,你会出价多少?

 

说实话这个问题在刚看到的时候,蝉主自己也愣了一下。


毕竟在世俗的眼里,幸福感这种缥缈的东西可望不可即,如果非要用什么来衡量,第一瞬间呈现在大家的脑海中的,幸福感只会和金榜题名、喜提豪车、纽交所上市敲钟……这些高光时刻挂钩。

 

 

但如果只给你500块呢?

 

不算特别多但也不会太少的500块,如果给你,你会用它来做什么?

 

就有这么一个普通人的纪录片《500元的幸福》,用每集平均15分钟的画面记录了9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人用500元寻求幸福的过程。

 


他们和我们所有人一样,在生活中同样面临迷茫,挫败,失落,却也同样在这个像是游戏似的挑战当中,找到了自己生活中的高光时刻,以及久违的幸福感。

 

500块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能拿得出来,但幸福感对于高压生活中的我们而言,的确是稀罕而且久违的。

 

这部纪录片通过呈现他们用500元找到幸福的过程,能给予屏幕前的我们一些启发:

 


剧组一上来就给人发钱,整整齐齐的500块,用来做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但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

 

这笔钱要花得尽可能让你觉得快乐和幸福。

 


 

500块买到的一次团聚

 

22岁的咬盼是个北漂,第三度背井离乡到北京练习拳击,同时身兼赛车手等多种职位。

 

咬盼曾是一个挺能惹事的“疯孩子”,从小就特别能闹腾,但和奶奶的关系特别好,哪怕在调皮捣蛋之后被父母苛责,也都是奶奶护着她。

 

 

她年纪不大,却已经是第三次来北京了。前两次来了没熬得住回去了,但第三次还是决定要来继续闯荡,学拳击。

 

对女孩子来说打扮得与众不同,还玩儿这种拳打脚踢暴力的事情,必然不被人看好,因此咬盼承受了非常多的非议。但奶奶虽然不太懂,依然选择相信孙女。

 


这一次咬盼拿到了500元幸福经费之后,决定买机票让奶奶来北京和自己团聚,顺便让她看一看,孙女在北京到底在做什么。

 

接到奶奶的第一天,奶奶给她带了她小时候最爱吃的饼,两人收拾完到了落脚的地方,祖孙俩儿躺在床上聊天儿。

 


奶奶看着她练习拳击落下的疤痕,觉得非常心疼。

 

在接下来的行程当中,咬盼首先将奶奶带去自己平时训练的拳击场,让她看看自己平时是怎么度过的。

 

奶奶可能始终不太了解泰拳是什么来头,但看到这训练场地敞亮,活动又正规,才放下心来。

 



接着和奶奶一起去天安门看毛主席。老一辈人没出过远门,这一次终于有机会亲自逛一逛天安门,老人家觉得很满足。

 


通过这一次团聚,咬盼一方面得到了奶奶的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和老人家游历了北京城,她觉得非常意外:看起来并不起眼的500块,竟然有这样的用处:

 


 

小人物的英雄主义

 

第二位是个47岁在北京街道驻场的流浪歌手:史世亭。

 

他孑然一身在40多岁才开始北漂,就是想要试一试看看有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至于收入……确实并不乐观,多时候一百,少的时候50来块。

 


要是在家乡,衣食住行肯定是有保障的,但来了北京之后,经济压力大,收入低,只能骑着一辆小自行车、住偏僻的民房。

 



节目组工作人员给了他500块的幸福经费,问他想要用来做什么。

 

他说,想要办一场属于自己的个人演唱会

 



能行么,就凭区区500?

 

在过程中的确遇到了很多障碍。一开始史世亭看中了一个小区里街心花园的场地,但来回跑了2天辗转找了多个物业工作人员询问,都没见着负责人,只得重新选择场地。

 


想着到偏僻一些的地方办演唱会,应该受到的阻力会小一点。


于是史世亭又找到了一个东北的老乡,老夫妇的儿子刚好也是音乐爱好者,开了一家棋牌室,听闻来意之后,竟然利索地答应了免费提供场地给史世亭办演唱会。

 


陌生人的慷慨令他受宠若惊。

 

场地找到了,那么设备和其他物料呢?史世亭在音像店询问租借音响事宜,谁知道出租音响一日就要1000元租金,明显超支。

 

他绞尽脑汁,想到一个在卖唱时候认识的一大哥,曾收到过朋友赠送的一台音响,于是上门请求借用,也成了。

 



场地有,器材有,那么活动宣传和观众呢?

 

史世亭在节目组工作人员帮助下化了妆,拍了宣传照,然后去打印自己的演唱会宣传单。

 


在派传单的过程中也遭受过很多拒绝和冷眼,但也还是得硬着头皮办下去啊。

 

无比简陋又有点凄惨的演唱会筹备过程,史世亭可累得够呛。虽然过程艰辛,但总算是做成了。

 

 

但在演唱会真正开始的时候,蝉主也不由得被触动了。

 

在演出刚刚开始,只有门可罗雀三个观众……但只要音乐响起,演出开始了,路过的行人、周边居住的住户们,都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

 



后来演唱会开始变得热闹起来,有围观群众自告奋勇上去一同合唱的,有史世亭和下面观众一起配合演奏的,气氛温馨和谐。

 

有个时常在地铁口听他卖唱的小哥哥,晚上下了班还大老远专门赶过来听他的演唱会,以粉丝的身份给他送了一束花作为捧场,感谢他在努力的过程中给自己带来的鼓励。

 



陌生人的掌声和鼓励给了他莫大的感动,也同时给予了他坚持的力量。

 

虽说彼此只是萍水相逢,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偶尔的一些善意和认可,能够令对方得到多么大的勇气。

 


演唱会在大家的围观和掌声中顺利结束了。

 

节目组提供的这500块,从数字上看真的不算多,任何物料置办得扣扣搜搜,为了三五块钱反复磨价,甚至需要倚赖同乡和陌生人的善意,才勉强能够办成。

 

但史世亭却说:这500块钱真的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碑了。

 


大人物在镁光灯下的闪闪发光,令人目眩而不能直视。而小人物的梦想就很卑微吗?那不一定。

 

演唱会结束之后史世亭热泪盈眶,说自己并不后悔选择了这条道路,成功这件事情靠实力,也靠运气,如果实在是努力完后发现成功依然遥远怎么办?

 

不怎么办,先尽人事在听天命。至少我争取过努力过了,我对得起自己。

 

 


讲究仪式感不是矫情,是爱

 

还有一位北漂的青年导演:奚志伟,他在北京读书,然后创业,想要通过自己的创意和构思,在北京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创业维艰,资金有限就只能在生活中极尽简朴。节目组找到他给了他500块的幸福基金,询问他的计划:

 

他将这500分成2份,一份回家探望父母,陪同他们过一次生日;另一份买一束花送给他的妻子。

 


因为工作繁忙久未回家乡。一方面是真的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事业未成,无颜见父母。

 

哪有人不希望自己一出道就成功,一有作品就爆红呢?只是生活的残酷从来难以如愿。我们看惯了电视节目中光鲜亮丽的生活和奢华物质享受,但说到底,那些都离普通人太过遥远了。

 



我们能把握的,不过是在贫乏的生活当中,极尽全力给自己在能力范围内找一点乐子,也给家人,和爱人一点并不费钱但却仪式感十足的关心。

 


近年来,大家对仪式感这个事情褒贬不一。

 

有人觉得它是矫情;有人觉得花一点小钱买一点小礼物,如果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温馨、表达爱意的话,偶尔矫情一点,那又怎么样呢?

 



这部纪录片说实在的,制作略微粗糙,不算得上乘,走街串巷记录的都是极其普通的人们。但我们也的确可以从中感受到他们用力生活的努力:

 

生活很难,梦想很远,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因此就没有资格获得幸福了。

 


看起来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少的500元,用来买奢侈品不够,下趟馆子只是凑合,但如果用500元花在另一半、家人身上,并不算多的开销却能给我们带来精神上治愈感,这是比500元钱的本身更珍贵的部分。

 

 

消费主义毁掉的国民幸福观


我们很多人并不缺这500块钱,而是缺少一个提醒,让我们意识到真正的幸福其实并不依赖于金钱的多少。


近年来,在消费主义的大风吹捧下,越来越多年轻人对物质的欲望像气球一样越来越膨胀。

 

网红同款我要拥有,知名地标必须打卡,哪怕刷爆了信用卡负债累累,某个牌子的当季新品也必须拿下。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无节制买买买就能带来幸福吗?不,它只会滋生更多更贵的物欲,并让你在虚荣心的驱使下越来越远离你期待的生活。

 


人们越来越错把买买买当成幸福,而我们一旦陷入物质的欲望当中,那么会将一切幸福的标准都会沦为用冰冷的价格来衡量。


根据5月份的国民收入统计,其中一个数据是:我们有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仅仅只用数字来丈量一个群体的悲欢,显然是肤浅的。

 

觉得幸福是需要通过大量的金钱、和攀比才能获得的,这是高估了金钱的作用,又物化了自己。消费主义背后往往也是消费陷阱,而我们需要靠自己来拉住手中的缰绳。


幸福对每个人来说可能代表的含义都不一样,但绝不会是遥不可及。我们不应高估了得到幸福的难度,又低估了自己得到幸福的能力。


如果要拿出500块来买到快乐,你会选择买什么?在留言区咱聊聊?



平凡生活中获得幸福,

不点“在看”么?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21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