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从万人迷到万人嫌,她才火了两个月

xumeng0032021-01-068


↑↑↑

这个天最大的流量担当,不是爱豆偶像们,是女演员万茜



严谨点说,万茜也算女团爱豆了。


不同的是,其他选秀节目的练习生们分批上热搜的总体量都比不过万茜一个人。


在《浪姐》初开播之际,蝉主写文夸赞过万茜,在因“不想红”的采访被骂翻车和被嘲油腻时,也写过她的拧巴和对她的理解。


蝉主对万茜本人没有恶意,作为演员万茜有实力和口碑,《浪姐》里也是个称职的队长。



只是震惊,仅仅几个月,万茜就亲身演绎了“捧杀”的开始到结束。


“锅传锅”的事件,更是让这场“反茜火”加旺了火力。


曾是交口称誉的宝藏演员,如今成了“人淡如菊”的反面案例。


意外也唏嘘。



“人淡如菊”的变味

她从顶流到黑话


关于“锅传锅”,这是今年的新晋流行词。


起源于“万茜手滑点赞其他姐姐的知乎黑帖”,甚至已被写进百度百科。



具体的事情经过,是个mini连续剧,一共六集。


万茜半夜点赞了一个黑宁静和郁可唯的帖子,后来发文说点赞是因为自己的知乎账号被盗了;然后知乎紧接着回应平台安全没问题,是因为万茜用的163邮箱;而接着163邮箱又出来澄清并没有接到过关于被盗的安全信息....



这是第6集


把锅一个接一个地甩,就是“锅传锅”的意思。


事件发酵后,在微博和知乎热搜挂了好些天。


大众愤怒于万茜点赞队友黑贴还不承认,甩锅给盗号,不仅无心手段还不高级。


网友们表示,对万茜的失望,从“人淡如菊”的表里不一再次加剧。


一开始,万茜的出场颇有众星捧月之势。


王霏霏的女神,金莎是头号迷妹,初见面的社交场,各个姐姐争相握手拥抱。



万茜就靠着墙,微笑地一一握手回抱,有应必求,礼貌但疏冷。



万人迷、隐形团宠再到金瓜大花、姬圈天菜,节目剪辑和导向也都大胆地偏爱。


从主持人、姐姐到观众,万茜都蝉联了浪姐一大半的喜爱。


这个夏天,一直小众吃香的万茜被捧成顶流。


而节目才过半,反噬就来了。


易立竞的狠准采访,“不想红”逻辑的难以自洽,公演舞台的油腻poss,清冷的文艺女神形象崩塌。



虽然异议声不断袭来,但对喜欢万茜的人影响不大,最终第二高位成团出道。


出道即巅峰放在这形容不够准确,“出道就坍塌”也许才是最合适万茜的注解。


节目过后,成团会上的“搞小团体”和“锅传锅”事件,万茜的路人缘可以说崩得彻底。


豆瓣上厌恶度排名,万茜以压倒性优势拿下第一。



想当时,姐姐喜爱度排名,也同样是万茜拿下好几次第一。


这落差和讽刺,太大了。


“路人缘玄学”和“人红是非多”在万茜身上,可以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没兜住这份捧的万茜,把自己送进了黑化行列,甚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安上“做样子”的虚假前提。


搁在以前,这样的挑眉,大概率都在夸“姐姐好飒”“姐姐杀我”。



放到现在,网友:“内娱油腻女星第一人”。


从姐圈顶流到风评逆天反转,万茜做错了什么?


除开盗号事件的难以评定,算得上“错”的,大概只有那次采访中被问到“想不想红”时的无法自洽的慌乱。


她给自己立的人设是“没想过红”,但网友表示她在做的每一件事都透着想红的功利心。


万茜说过自己拧巴,网友也看出了这份拧巴。


拧巴不算缺点,但网友们似乎不打算给万茜摆正的宽容。


为什么?


错位感。




错的是她,又不止是她


万茜在影视圈的地位,咖不算太大但很有口碑。


拿过金马奖最佳女配、两届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提名,节目里姐姐们的喜爱也能看出作为演员的万茜,在圈内有口皆碑。



但大众的认知却不太对等。


第一期播出,当姐姐们都沉浸在迷妹式欣喜时,很多观众大都一脸问号:她是谁?


万茜从“人人爱”到逆反垮台,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她没有一个被大众熟知的经典荧幕角色。


通俗点说,就是没接地气。


《浪姐》前的万茜,太小众。


演了不少电视剧,水花不大,没爆。


文艺片里,角儿不大。


《南方车站的聚会》里饰演胡歌的老婆杨淑俊,角色诠释入戏,但没能抢眼过胡歌和桂纶镁。



担当大女主的《你好,疯子》,口碑不错,但就和男主角周一围一样,没跳出“小众圈”。



放大了看,万茜和周一围,有点像。


一样靠综艺节目,从小众领域异军突起;一样的“高大上”实力派人设起步;一样的走文艺疏冷路线;一样的由捧到跌。


前一秒是《演员的诞生》里的艺术大师,后一秒因老婆和大男子主义言论被骂油腻的周一围,骂声不比万茜少。



《绣春刀》里的丁修,《演员的诞生》里的几场戏,周一围是章子怡眼中冒星星的好演员。


而脱离了荧幕的周一围,是老婆朱丹口中“给阶梯”的强势老公,还是在访谈里公开贬低老婆的大男子。


网友:可恶,PUA渣男!


同样在《演员的诞生》翻红的蓝盈莹,和周一围的火几乎同步。


《甄嬛传》里的浣碧,和凌潇肃的《最爱》,蓝盈莹的演技有口皆碑。



被章子怡称“演员的伟大”、“才女”、“低调实力派”各种title都在给她加分。


到了《浪姐》,观众才发现原来蓝盈莹这么拼,努力的buff多了,网友开始感到不适应。


于是舆论走向从“宝藏演员”到被骂“自私”“想红想疯了”。



他们仨的轨迹几乎如出一辙:


发现宝藏——全网追捧——出现不符合大众想象的新动作——人设崩塌——“高级”变“装B”——全网嘲。


小众出圈且兜得住“捧”的,五条人算一个。


五条人也文艺,蝉主最爱《时间是某天上午》里,诗人仁科写发现自己死于忧郁,但没人相信的荒诞。


 

五条人的文艺,不端着,是踩着人字拖的地气。


在参加《乐夏》之前,《阿珍爱上了阿强》就已经在短视频平台奠定了听众基础。


万茜的文艺,有些端着的痕迹。


这个端着不是贬义的“抬高自己”,而是不够chill。


从姐姐刚见面时的标准礼貌微笑,到在第一次组队安慰焦虑的海陆时说的“女人帮助女人的力量”,再到《定义》采访中略显紊乱的逻辑。



会觉得她好像想让大众看到自己,但又害怕被过多认识。


最开始在知乎回答的关于“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问题,她写:“红有红的好处,不红,生活和时间就是最大的财富。”



言语间没有读到“不想红”的躺平,更多是在讲述不红的“夹缝乐趣”。


采访中的拧巴,似乎也找到了源头。


“不想红”和“不奢求能红”,是两种心态,万茜应该是后者。


浪姐乘风袭来,万茜红得太快。


当适应的速度赶不上蹿红的速度,特别是观众基础还不算稳当的万茜,一开始全明星打call的姿态太高,同时观众的期待和要求也越苛刻。


观众喜欢的是“云淡风轻”的反差,而不是落差。


从人淡如菊弹着吉他的“茜爷”到性感热舞的辣姐。



网友们没有惊喜于她的突破,更多是惊于油腻的落差。


“错位感”的万茜,还没来得及用作品来巩固这份人气,就被汹涌而来的浪花翻了个趔趄。



拧巴的自己

从明星到普通人


“人淡如菊”的黑化,是意想不到的。


这个本是形容一个人优质品行的褒义词,仅一个夏天,就成了虚伪的自夸。


“人淡如菊”这个词本身没问题,娱乐圈走这个人设的女明星也不在少数。


比如不争不抢,不上综艺,几乎不在内娱营销运营的刘亦菲,哪怕最近的《花木兰》被嘲得厉害,路人缘也依然友善。



最初万茜走这条路也是吃香的,如果说一开始的清冷疏离到增多的曝光是“想红想疯了”。


前段时间生完娃后,一样走“人淡如菊”路线的刘诗诗加入直播卖货,怎么没有类似的骂声?


距离感。


疏淡的文艺人设需要距离感,一旦距离过近,就容易稀碎。


万茜“人淡如菊”的人设其实在参加浪姐时,就应该做好了破碎的准备。


只是这个标签黏性太强,是观众从为数不多的渠道了解到的万茜最多的那一面。


一旦有缺口,就容易以点到面,全线崩塌。



被嘲“PUA”的周一围,在去年的节目《仅三天可见》里,道出了一些观众未曾了解的事情。


比如他的“认怂”。


他说网上的骂声其实对他并没有太大影响,只是怕身边人受伤,因为老婆朱丹比他更在意那些嘲骂。


自己被骂,生气的反而是朱丹,他回家后还得陪她搭乐高排解情绪。



姜思达在这期节目的最后说,“我们没耐心去理解和认识,那些没有'表达'的人,对我们来说是遗憾的。”



一开始不想红到后面红了,万茜被群嘲表里不一;一开始就很想红并一直在为此拼尽全力,蓝盈盈被骂野心太重太功利,甚至越努力越被嘲。


“人淡如菊”还是“野心勃勃”,天上到地下的重击和落差,铺天盖地的嘲骂。


矛盾不是“她”又翻车了,而是他们本人和观众都没认清,演员明星是份职业,“人设”是这份职业中或不可缺的一项工作内容。


但追根究底,他们都是“人”。


人性是复杂的,人本来就有多面,一个标签断定一个人,太决断且片面无趣。


这部“连环闹剧”想要妥善圆场,要看“万茜们”有没有能力让观众看到更多面的“表达”,也看观众愿不愿意给这份宽容。



点亮“在看”

拒做白嫖党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12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