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当性工作者老去,镜头前的她们更显“赤裸裸”

xumeng0032021-01-069

↑↑↑

 

蝉主混迹文艺圈的蝉主,阅过无数美好的肉体,识过许多有趣的灵魂,


却不曾想过,自己有天会被这样一群年老色衰的面孔吸引住。



就连这些照片的主人公都对此很疑惑,她们问摄影师本尼迪克特·德吕Bénédicte Desrus,为何要拍她们。


本尼迪克特总是会开完笑地说,「因为你们又老又丑啊」。


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心话,不然她也不会和这群别人眼中的“低贱货”,一呆就是10年




她们辛勤的工作,她们是性工作者


2008年,身为法国摄影师的本尼迪克特来到莫斯哥首都墨西哥城


她得到了一个拍摄Casa Xochiquetzal创办人卡门·穆尼奥兹Carmen Munoz的机会。


前者是全拉丁美洲唯一收留性老年工作者的养老院,后者是养老院的创办人。


苏凯琪特沙之家


这些从事性交易的女人们,过去经历了各种不幸——被买卖、被强奸、被殴打、被怀孕、被性侵....


她们被社会排斥和无视,还要被警察和皮条客压榨,然而等到她们不再有工作能力时,这个城市却不愿给他们一片安身之地。


流落街头,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死亡,是她们最后的命运。


直到同样身为性工作者的卡门,带头建立了这个这家养老院,通过数十年的努力,开始有了政府和社会的救助。


苏凯琪特沙之家中一位退休的性工作者在用餐,左手腕上是无数割过的伤痕。

Lunch time at Casa Xochiquetzal in Mexico City, Mexico on may 20, 2013

VICE VBS TV后来也拍摄了一个有关她们的纪录片——日落后的家House of the setting sun。



养老院位于墨西哥的塔皮托区,隔壁,是拉丁美洲最大的露天妓院。


这里墨西哥最危险的地区之一,被抢被偷,是在平常不过的事。



片中这个穿蓝色衣服名叫Paola的女人,热情地带着镜头参观她们的家。


曾经她们唯一的收入就是卖身,如今她们终于有了一片自己的归属地。


有食物有医疗,在这里学习人权与尊重,互舔伤口,聊以慰藉。


片中一个叫Paola的退休者,向镜头展示她们做的工艺品


她们毫不避讳地对着镜头,聊着她们曾经的职业和收入。


手部动作解决的,一次20比索(2美元)


提供身体性服务的,200比索(20美元)


生活没有依靠,早就学会了坚强的她们,十分懂得自我保护。


有一次,一个顾客要求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交易,被Paola拒绝了。


因为这样会增加染病的风险,即使如果她照做,能得到100美元的报酬。


她说:如果我得了艾滋,100美元也救不了我


但在这之前,她们并不像镜头里这么好相处


本尼迪克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养老院住着26个年老的性工作者,她们对摄影师的到来表示十分不满,


因为长期混迹社会的底层,她们没有良好的教养,大骂着想要赶走本尼迪克特。


从此她放下镜头,与她们一起生活吃住了六年,直到她们完全接纳了自己,才用相机记录下她们的生活。


养老院正在做饭的厨房


本尼迪克特说,在见到她们之前,她从未想过上了年纪的性工作者能去哪里,会有怎样的命运。


而住在这里之后,她学会了西班牙语,每天都会听到她们讲一个不同的故事。


再后来,她和另一个记者,出了一本有关她们的书,名叫《艰难的爱》



左:Bénédicte Desrus



同一份工作,不同的辛酸苦辣


许多从事性工作大多为生活所迫,但也有人对此心存感激,


因为这是她们唯一能靠自己,养活自己和家人的方式


但更多的,还是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本尼迪克特一一记录了下来。


María Isabel9岁受到父亲的强暴后离家出走,被一个小贩收留,还供她上学。在她17岁快要完成学业的时候,养母突然离世,原本志向成为了老师的她,迫于生活成为性工作者。


现在她最热爱的事,是写写诗。


精通八国外语就好了的蝉主,只知道这首西班牙语诗的名字叫《像你 como eyes》。



Canela,养老院中唯一一个没有孩子的老人。从事性工作,是为了要养活母亲和妹妹,然而家人并没有因此感激她,不愿和她来往。



在纪录片里,她说到此处,忍不住落泪,很让人心疼。


她说,她是被家人遗弃的孩子,每到母亲节,她都假装自己是个母亲。


可此处只有我和我的灵魂,就像只孤独的小狗。


Reyna,不愿透露自己的年龄。她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但丈夫在一场事故中去世。图中是她收养的女儿和朋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人,正在为另一个54岁死于癌症性工作退休者追悼。直到这天,死者的女儿15年来,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名性工作者。


Gloria的家人,照片使他们最珍贵的物件,最珍贵的物件,是回忆。


Leticia的个人物品,摄于2012年。Leticia 8岁的时候被母亲抛弃,后来辗转去到夜总会工作,更结识到她的丈夫。Leticia的丈夫很有钱,却经常打她,也有婚外情。


Carmelita,被儿子遗弃在地下铁站,原因是他的妻子并不愿意跟一个性工作者同住


以及这家养老院的建立人,Carmen Munoz。



在BBC的采访中,她说出了她的故事。


BBC新闻:建立养老院的前性工作者


12岁时,卡门嫁给了一个大他10岁的男人,14岁他们就有了第一个孩子。


但她的丈夫并没有善待她,殴打虐待用烟头烫只是家常便饭。


22岁时,她决定离开丈夫,却有7个孩子要养活,也根本指不上只会喝酒赌博的丈夫。


当她想在一处教堂做清洁时,神父却对她说了一句:滚出去


直到有人告诉她,有人愿意花1000索比,前提是要和她睡觉。


2016.6.18,养老院的老人们在做祷告。


那一刻她知道,从现在开始,孩子们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也是从那一刻起,她经历了数不尽屈辱的40年。


直到一天,她碰到三个上了年纪的同行缩在肮脏的塑料布下取暖,才意识到,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不然这就是她以后的下场。


养老院里,三个老人和它们的洗漱室。


后来的13年里她四处游说这个城市,希望能给她们一处安身之地。


终于,墨西哥市腾出了一处老教堂给她们做安身之地,


与姐妹进门的那一刻,她们尖叫地哭了。



世间没有一个灵魂不值得被善待


本尼迪克特说,她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存活下来


虽然工作的本能,让她们很有领域意识,住在这里也时常会打骂,所以友谊因此而珍贵。



但最后她们还是会和好,因为这里就算不安静,但至少是个能让自己体面度完余生的地方




在拍摄的后期,本尼迪克特只想告诉世人,不要用偏见的眼光去看待和我们不一样的人。


她们在艰难的环境中幸存下来,和所有普通人一样,只是为了活下去。


她们说过,女人可以没有荣耀,但不能没有尊严


所以你能看到镜头下的她们,都是一副傲然洒脱的样子。


像花一样绽放自我


没有皇冠,也依然是女王


岁月易逝,永保童心


往事不堪,但依然向往生活


即使是一张张沟壑纵横的脸,她们仍对着镜子描眉画眼,从不放弃对美的追求。


养老院里年龄最大年龄的一位


过去的11年里,苏凯琪特沙之家接纳了超过250名年老的前性工作者。


2011年1月1日,Paola突然失踪,从此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她现在是生是死。


Paola在工作前打扮。


曾经她们一丝不挂的面对生活带给她们的艰辛,当肉体老去,残酷的现实却让她们陷入更赤裸的窘境


如今重拾了尊严的外衣,她们知道了,无论再走到哪,自己都不再是漂泊无依的边缘体。


因为有了归处,她们的灵魂将不再无处安放



你的灵魂会为我点赞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一个恋物癖的聚集地,等你加入

长按下图关注「蝉市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08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