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第一部肺炎纪录片,日本教全球做人?

xumeng0032021-01-0656

 ↑↑↑

这几天,国内的疫情节奏正在放缓,大家开始蠢蠢欲动了吗?


国内,除湖北之外的全国确诊数大幅度下跌,多地将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三级,在防控的同时,谨慎地开始复工复产。



有一些人,已经实在憋不住,开始排起了奶茶店、茶楼、景区的长队。



给各位提个醒,复工是为了经济,不是为了给大家出门浪的啊


然而,正当大家想重拾吃火锅、喝奶茶热情的时候,发现,肺炎病毒在国外肆虐起来了


2月24日,韩国累计确诊893例,日本累计确诊病例850例(其中,钻石公主号691例),意大利确诊219例,疫情在全球27个国家蔓延,相当凶险。


全球确诊数量第二的韩国,开始了抢口罩大潮。



远在欧洲的意大利,两天破百,变成了灾难级别


恐怖的是,1号患者曾经跑过马拉松,参加了足球赛,整整影响了50000个人。



这两天,意大利终于开始多城“封城隔离”,取消集会,要求约5万名居民待在家中,就连《碟中谍7》都因为疫情停拍了。



另一边,日本多地出现了无法确认感染路径的病例



此前,在给中国送上口罩和医疗物资之后,日本接下来的操作却令人捏了一把汗。


2月15日有东京奥运会的圣火彩排,热热闹闹,石原里美的笑都无法阻挡屏幕前的担忧。



不仅如此,当天还举办了传统的万人裸祭节。



第二天,2月16日,又举办了50万人马拉松大赛。



22日,球赛还是要看,于是戴上口罩,准备了消毒液洗手液之后,再参加个万人戴口罩看足球赛。



直到这两天,日本才宣布各地取消大型集会,多场马拉松被叫停。


日本人心太大,开卷考试都不抄作业?


其实不然。

 

早在2月9日,日本NHK电视台就上线了全球第一支新冠肺炎纪录片《疫情会扩大到何种程度:紧急报告新冠肺炎》


在纪录片里,就有过预测。此前之所以海外的病例数量大幅度减少,是因为中国对武汉的彻底封锁,但这个成果最多只能维持到2月底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如果其他国家的措施还不赶紧跟上的话,全球的疫情将会愈演愈烈。


此次作为全球第一支新冠肺炎的专题纪录片,短小精悍、速度极快,该做的科普和警惕一样都没少。


然而,自己都没做好,日本还在教全球做人?



拍肺炎不骂武汉, NHK这次又快又准


《疫情会扩大到何种程度:紧急报告新冠肺炎》是NHK的一个电视专题,短短一个小时的内容,采访了确诊患者家属、病学专家、政府防疫官员等多个相关当事人,从现状、传播途径、成因等各个角度全面向日本国民科普新冠肺炎。



首先,纪录片展示了武汉病人及家属的情况,向观众说明,“人传人”的传播下,戴口罩、勤洗手、家庭隔离,都非常重要。



防控疫情,最重要的是对病毒的了解和敬畏。 


此次肺炎和2003年的SARS有何不同?


虽然SARS的病人几乎都会转化成重症,但是传播路径清晰,一拦一个准,但是此次的新冠肺炎,有大量潜伏期的无症状感染者,无法被彻底隔绝,是造成本次肺炎比sars更难控制的难点。




因为病毒又聪明又流氓,导致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没有采取及时的防护措施。


武汉在一开始采用的也是当年SARS的防控对策,但收效并不明显,直到封城的举措,才大幅度控制了病毒的潜在传播。

 

对于武汉的封城措施,东北大学押谷仁教授表示:“很正确,就是太迟了”。



但这并不是批评,他补充说道:“恐怕我来做,也会犯一样的错误。



中国和武汉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后,在外网几乎被骂惨了,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的谣言爆发。


NHK提取了日本SNS上关于武汉肺炎的关键词,出现了诸如“中国人携病毒逃跑“肺炎病毒是生化武器”等谣言,弄得人心惶惶。




像这种居心叵测的谣言,我们自己国内也不少见。


押谷仁教授表示:“人们天然会被耸人听闻的消息吸引,政府需要将有些什么事实,以及为什么会发生,都一一解释清楚,国民会理解的。”



疫情爆发,武汉的确诊数和死亡人数不断攀升,再加上物资不足,接受了来自全球的增援,有民众对武汉感到不满,觉得那里什么都没有。


押谷仁教授以亲身经历告诉日本民众,武汉的医疗水平,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劲



不仅如此,他还以武汉的情况为诫引导本国进行反思,武汉有与日本医疗水平相当的医院,都无法挽救所有生命,所以,日本也绝对不能轻视疫情。


对事不对人,把重点放在科普和反思,而不是讨伐武汉,NHK在这一点上相当客观,就算是我们自己看,也能心生出一股敬佩。



死的不是数字,而是人


然而,此前一个多月来,似乎只有中国在紧锣密鼓地抗疫,扩增床位、医护增援、各地层层下达加强隔离……


而在日本本国,反倒因为松懈出现了不少错误,对此,NHK也进行了反思。


例如轻视了病毒在潜伏期的感染性。 


日本奈良县,一个接触了武汉旅游团的大巴司机,出现了发热、咳嗽的情况,前往医院就诊,但是因为他没有接触到有发热症状的武汉人,所以连医生和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严重性,直到最终确诊肺炎,经历了11天的时间



原因就在于当时日本的病毒检测条件是:“接触了有发热呼吸道症状的武汉人”


另外有一名从中国回日本的患者,患有37.8度的高烧,医生要求进行彻查,却遭到了拒绝。因为患者去的是重庆而不是武汉,导致该患者不被确诊



经过诸如此类的教训,日本厚生劳动省在发布会中也在反省自己的监控范围狭隘,需要好好重视起来。



再例如,轻视病毒的致死率。 


因为监控制度的狭隘,政府防护力度不够,导致民众防范意识也不够。


走上大街,许多日本年轻人对病毒的看法很乐观,认为顶多是个流感plus,死不了


根据某博主在2月21日涩谷街头的采访,大量年轻人认为即使带口罩没用,简直又乐观又佛系。



年轻人感染上了也是轻症死不了?


NHK在纪录片中特别科普了“细胞因子风暴”,面对未知病毒,免疫细胞会大量攻击正常细胞,造成其他器官的衰竭,即使是年轻人,也无法幸免



就国内的病毒死亡率来说,湖北的致死率约4%,湖北以外的致死率约为0.8%,日本则在2月13日的时候首次出现了死亡案例。


因为日本临床检测到的患者症状都很轻,有一些声音认为,不必过度防控



致死率低,就可以不用严阵以待了吗?


押谷仁教授的话发人深省。


就算致死率低,对于已经去世的人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那些在武汉去世的,都不是数字,而是一个个的人。



“要把有人死不瞑目这件事,也考虑进去。”


病毒就算会杀死一个人,那也是天大的事情,所以防控必须要考虑到那些有可能会去世的人,这是一个纪录片的人文关怀。

 


敌人不是中国人,而是病毒


NHK此次的纪录片,既做到了“对事不对人”和“人文关怀”这两点,还有非常值得敬重的,那便是该有的国际视野。


换言之,身处地球村,抵抗病毒,需要所有国家的人民都联合团结起来。



抗击病毒,是中国的事情吗?


当然不。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


身在地球村,有任何一方松懈,最终影响的,是生存在地球上的每个人。


得益于中国一个月封城措施的效果,国外的病例没有出现爆发,但只要各国一轻慢,局势依然会不容乐观。


此前,韩国一个被感染者参加邪教组织集会,把韩国的确诊数一下子拉高了。到今天,确诊数量将近900例,近半都是来自邪教组织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韩国人终于也开始疯狂抢购口罩。



由于病例数激增,韩网上也出现了不少针对中国的激愤言辞。



此次疫情最先发现爆发于武汉,国际上针对中国和武汉的谴责早就悄悄发酵。


有些在国外的华人,遭到了歧视、辱骂甚至攻击。



图源:环球网


国内,有人在攻击武汉人,国外,有人在攻击中国人。虽然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歧视风气,但的确隐隐存在问责中国、武汉的心理。



问责有何意义?


在NHK的纪录片里押谷仁教授说道:现在中国被责难得很厉害,但是,一味批判中国没有任何裨益。



面对新型病毒,最要紧的事情,是总结中国抗疫的经验和教训,共同战斗。



WHO也在不断强调,各国需要合作抗病毒,敌人不是人,而是病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4日在瑞士日内瓦也表示,感谢中国民众牺牲个人生活为疫情作出的努力,其他国家也应该去除污名化,为抗击病毒而努力。



不论是WHO还是联合国,都在强调全球共同努力,共同打败病毒,枪炮对准的不应该是人和政治,而是病毒。 


 抛开狭隘的民族主义,不要把抗疫,变成政治上的互相指责。


WHO总干事 谭德塞


在美国纪录片《流行病:如何预防流感大爆发》中有一句话:传染病不在于是否会发生,而在于何时发生。



说白了,人类作为生灵之一,生存在这个地球上,需要和大自然和平共处,必然就需要做好合作对抗新型病毒的准备。


抗疫还没结束,互相指责、互相攻击的政治化操作没有任何裨益。


逃避、甩锅、骂街,都不能解决问题。


不把别人严谨的科普当屁话,不把事态的严重性当耳边风,每个人都难逃其责。



点亮“在看”,病毒早点退散出太阳系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