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抖音上的土味炫富比沙雕,在这四个英国佬面前蠢爆了

xumeng0032021-01-0613

↑↑↑

顶着微微发亮的脑壳,面对人财两空的生活。


何以解忧?唯有沙雕。



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床上奄奄一息,双手微颤地打开手机的我,滑过一波土味动图后立马变得神清气爽。




不得不说,沙雕精神简直是新时代社会主义接班人面对生活最狠的利器。


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还有沙雕图片就是2019三大件。


能同时拥有三大件的年轻人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像我一样抱着5g的沙雕锦集不知所措。


后来才知道,早在我吃奶的年纪,就有这么一支一次满足三个愿望的神仙男团了。



颜值即正义的时代

他们简直是正义的化身


他们是1989年在科尔切斯特破壳的一支乐队。无论是主唱代蒙·阿尔本(Damon albarn)贝司手亚历克斯·詹姆斯(Alex James)还是吉他手格雷厄穆·考可森(Graham Coxon)、鼓手戴夫·朗特别里(Dave Rowntree)都是当代宝藏男孩的标杆。



在撞脸撞衫撞人设的鲜肉时代,Blur自带仙气的颜值治好了我多年的脸盲。


主唱猴子


帅出天际的颜配上活泼开朗的性格,还没开口就让人路转粉,这个台上蹦蹦跳跳,49岁才学会开车的男人就是blur的灵(zhi)魂(zhang)主唱。




吉他手面面


貌似所有英摇的吉他手和主唱都会有着难以描述的关系。作为一个闷骚文青,面面对主流无感,一心做着自己喜欢的独立音乐。在猴子一把吉他走天涯的时候,面面一直都是他背后的男人。



鼓手领导


正所谓不会空手道的飞行员不是一个好律师,鼓手的身份你永远猜不透。所谓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上至英国议员下至电气工程他样样精通。



贝斯手奶酪


因为贝斯比钢琴便宜,奶酪就跑去当贝斯手了。

他有一个做奶酪的小农场,放下贝斯后的他就是五个孩子的好爸爸。



明明能靠脸吃饭,

偏偏要做个沙雕


要说这么帅的F4是沙雕,我是不信的。直到后来看了他们的live,我才明白这四兄弟有多魔性。



↓↓↓



他们的mv是这样的



live是这样的


观众们请尽快撤离现场


癫痫与音乐同在


就连新闻也是充斥着沙雕气息


猴子本猴

唱歌只是副业,活得欢脱才是本职



除了无脑的日常,他们还把愣头精神注入到自己的音乐里。


我们都会怀念每个新人刚出道时的拘谨和真诚,而当我们谈论Blur的首专时,会发现他们两样都没有。



首专《Leisure》


《Leisure》的专辑名是在电梯里想出来的,封面是翻杂志随便找的。细细一品,糊弄潮流的曲风,猴子四级听力的填词,面面自顾自玩的吉他,奶酪悄咪咪乱弹贝斯,四人都在挨打的边缘疯狂试探。随性的出道方式差点被唱片公司打爆狗头。



但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不允许他们平庸。


Blur经过一番雕琢后专辑和之前画风大相径庭,慵懒诙谐之中夹杂着迷幻与反思。活出真我的四人组在94年发行了神专《Parklife》。凭着多变的吉他演奏和丰富的效果,把Brit-Pop推向了巅峰。沙雕不代表没有内涵,对90年代性混乱的解读、假大空理想主义的讽刺,在唱唱跳跳背后隐藏的暗涌,才是Blur一直在做的事。


神专《Parklife》


最终还是凭借实力当上了乐坛一哥。


然而合久必分,越猛的人越是难玩一块儿。与极力在个性与商业之中寻找平衡的猴子不同,面面始终坚持做自己的音乐两位比五月天还倔的性格最终让乐队吃上了散伙饭


see you,bro


从此之后,猴子玩起了自己组的虚拟乐队,面面做起了独立音乐,奶酪回家卖奶酪,而领导的生活依旧那么精彩。


但是猴子一直没有忘掉昔日好基友,甚至还写了《Sweet Song》和《My Terracotta Heart》来表白对面面的思念。


就知道你们想看这个


庆幸的是事隔多年,茶饭不思的粉丝们盼到了他们重归于好的喜讯。


就此青年智障团变成了老年智障团。


蹦了几十年的猴子还磕断了门牙,现在只想当个blingbling的夕阳红。


真实老掉牙


重组后的他们在香港呆了五天立马做了新专,先来品一品他们专辑的封面,憨憨的幼圆字体配上土味冰淇淋,只有高深莫测的审美才配得上这八年来的成长。



他们演唱会的海报画风也是。


随性之中居然还有些可爱


后来还推出了实体冰淇淋。


你们真是够了


而每张土味封面的背后,都有一支更土的mv。在这首《冷清的街道》之后,你我都找不到比它更适合的广场舞配乐。


一部mv下来,简直比最炫名族风还上头


再来就是《Go Out》,又名《魔力小姐和OK先生的烹饪和歌唱课》。mv是一只关于冰淇淋的制作视频(什么时候才肯放过冰淇淋),其中还有穿插OK先生(对,就是这颗蛋黄)蹦蹦跳跳的动画。看着满屏谷歌翻译的气息,我才明白上次用英语装逼时老外的心情有多复杂。


OK先生的造型简直让我梦回初中学习flash的日子


很难想象这支mv居然还有导演


而这首《There are too many of us》的mv干脆就是Blur的排练视频。


外国人对汉字总是有太多的误解


《Ong Ong》的mv讲的是OK先生为了解救公主而沿途打败四魔王的故事。清奇魔幻的主题和睿智高糊的PPT画面相辅相成。


真的不是儿歌三百首吗

OK先生:这四个沙雕有什么好怕的


魔鞭的由来是因为猴子在中国抓到了一支写着魔鞭的爆竹。咋听起来比在电梯想歌名来得还不走心,但搞怪的背后却有着Blur独到的人文关怀。


猴子说:“这个‘鞭’字对我来说有着深重的意味,因为在这里,我能感受到暗藏于这个国家每一处的控制。”



Blur是一支很可爱的乐队,搞怪的背后又有着骨子里的反叛。就算过了这么多年,Blur还是Blur,无拘无束的曲风让他们永远活在了校友年代。现在点开看看他们在台上蹦蹦跳跳的智障live,依然能给你带来自由的感觉。



与其说沙雕精神是一种娱乐消遣的方式,不如说是我们每个人对抗生活的利器。


就像Blur一样,他们用乐观表达忧郁,用欢快的旋律唱着现实中的龌龊。在蹦蹦跳跳之中传达着对时代的反思,这才是他们成为我网易云年度一哥的原因。




爷可是凭实力当的沙雕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058.html

音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