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都瞎吗,今天还在骂他德不配位?

xumeng0032021-01-0613

↑↑↑

天过去了,《脱口秀大会》也终于结束了。


一路过关斩将呼声很高的李雪琴,得了第五;掀翻全网直男的杨笠,得了第四;呼兰拿下了季军;王建国还是“万年老二”。


冠军,王勉。


意外也不意外,每期排名稳守前三,每场表演都是高票,四期单场最佳,还有《饭圈女孩》《逃避之歌》的出圈,王勉夺冠不算爆冷。



但黑马,王勉算得上一匹。


就像沈腾说的:“甚至都不知道算不算脱口秀,但就是很喜欢”



抱着吉他说(唱)脱口秀的王勉,也就此成了“中国音乐脱口秀第一人”


但这个“第一”,来得并不安宁。



其实谁拿冠军都无所谓了


还没看节目的观众,先感受下冠军赛中王勉的精彩表演。



主题是“是终点也是起点”,王勉用了四个看似不关联的故事,最后却出其不意地扣接起来,形成一个环,首尾相接。


结构工整且扣题,用生活的衰梗造喜剧,好笑又伤感。


这一场,王勉是好笑的,但很多观众却对他的夺冠表示“不服气”。


为什么?分横向和纵向比较。


先是横向。


有人觉得,冠军赛中呼兰、建国、杨笠、李雪琴、杨蒙恩五位演员中,文本的创作能力和深度都比王勉优秀,这个冠军不够格。



有人嘲讽唱口水歌也能算脱口秀?一点也不好笑。



纵向。


就连很多喜欢王勉的观众也表示,“王勉连自己都没打过”


对比前期《粉圈女孩》的嘲讽和唱到社畜心坎里的《逃避之歌》,冠军赛的表演水平明显拉胯,故事简单,转折平庸,深度不够。


两个维度一比较,这两拨观众愤怒表示:“他不配”。



避不掉的,黑幕的臆测。


有人质疑节目暗箱操作,不过是李诞为笑果下的一盘心机大棋。



说到底,大家对王勉“不配夺冠”的质疑,其实建立在“优秀的演员太多”的不甘情绪之上。


很多人不懂,这季明明优秀的演员那么多,凭什么是王勉?


发现重点了吗?


也是今年蝉主写了这么多篇关于《脱口秀大会》文章的原因——情绪


观众的情绪。


当你对一个事物失去兴趣时,大多数人是不会有过多情绪表露的,比如国足。


但今年的《脱口秀大会》,调动的情绪太多了。


从杨笠的“黑寡妇”到“那么普通那么自信”的男言之瘾,到杨蒙恩的甲方之怒,再到李雪琴天赋异禀的狂欢,最后到王勉夺冠的不甘。



与其说不满王勉,换个角度看,不如说有优秀的演员值得观众惋惜。


再进一步看,这季脱口秀好像有“成了”的冒头。


对比前两季的唏嘘,今年的《脱口秀大会》比往年精彩太多。


选手们排着队轮番上热搜轰炸,各种观点咔咔一顿暴扣,就连粉圈的cp文化都搞出了超话。


不说绝伦也称得上过瘾,对于王勉的夺冠,蝉主没有任何波动起伏的观点。


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个冠军,谁拿都行。



这季脱口秀大会

终于火得体面


国内的脱口秀还很年轻,门槛不高,声音很杂。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在经历两轮人气选手丑闻和纠纷的打压,在很多人都对脱口秀嗤之以鼻时,它让自己体面地“活”了,也火了。


和领笑员罗永浩一样。



这季脱口秀大会的亮点,不在冠亚季军的名次上,而是用一种不被看好的形式让多样化得价值观都得以被看见。


虽然有点过分,但还是要cue下庞博。


第一季的冠军庞博,第二季和第三季都后浪不足,略显拉胯。


脱口秀的舞台上,名次不是最重要的,好笑和价值才是核心。


很明显能看出,第三季的赛制对比前两季更严峻了,淘汰率大幅提高。


几乎每一场都是现写的新稿子,演员压力大,但观点也更尖锐,也紧贴生活更接地气,引发共鸣。


这样的赛和竞争,真的把这批演员们逼出墨来了,虽然还是有几场拉胯的,但总体上无论新人老人都贡献了值得回味的表演。


“万年老二”王建国,状态和水平肉眼可见地回温。


冠军赛中大玩特玩谐音梗,玩爽了自己和观众。



蝉主最为心水的呼兰,虽然第一期和周奇墨的PK没有预期那么好,但后面的水准依然保持了高质量发挥。



杨笠的实红,不用我说了。


喜剧黑寡妇、脱口秀敲门人、男言之瘾,不知道“那么普通那么自信”的梗,都感觉这个夏天缺了点什么麻醉自己的东西。



新人更是后起勃发。


杨蒙恩对甲方爸爸的高级吐槽,大家都心领神会地爆笑。



凭借独一份搞笑气质吸妹无数的何广智,从“丑男剪头”到“地铁继承法”,辛酸又好笑,引罗永浩感慨共鸣,笑死徐峥,还杀进十强


我愿称之为最强山寨周杰伦



最亮眼的,莫过于天赋异禀李雪琴。


网红转行脱口秀一鸣惊人,磕到了她和王建国的雪国列车,也记住了她妈妈和爱因斯坦关于“宇宙尽头”的学术探讨。



从零经验小白到冲进冠军赛,第五名的成绩可以说最强黑马。


但爆火的杨笠和李雪琴,不是唯一的惊喜,对女权大旗的扛起,也不是迎合和目的。


有欣喜于《脱口秀大会》把选手逼出能量的,但骂《脱口秀尬会》的也不少。


表示从赛制到黑幕,无一不是嘲点。



但无论是演员们的“集体逼上梁山”还是领笑员罗永浩的大局观和“冥灯”自嘲,这一季《脱口秀大会》“活”了,不狼狈还算体面。


对内,对演员们,是李诞口中的“越来越多人站到脱口秀舞台”的希望。


对外,对观众,是看到了更多“敢于冒犯”的话语空间。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句话快烂大街成了一句爆款新型鸡汤,但这句话现在可以改改了。


喜剧的出彩,应该是敢冒犯和敢顶撞常规。


这一季的脱口秀大会,看到了有在尝试贯彻这一点。


虽有消音的求生欲,但杨笠的男言之瘾是惊喜的,双胞胎用腋毛防身的梗是好笑的,张博洋虽然又退赛了,他指名道姓的“拒绝抄袭”刚气十足,就连领笑员罗永浩也敞开了“冥灯自嘲”。



《脱口秀大会》看似变成了随大流的选秀,其实是在寻找。


在“脱口秀节目”这条路上,它前两季都还在摸索磕磕碰碰,到了今年才终于摸出点门道——


寻找观众。


那部分愿意骂它也舍得夸它的真正的“观众”。



不再在乎出圈

找到观众更重要


王勉夺冠,很多人不服。


如同对把《脱口秀大会》放入中国脱口秀中讨论一样嗤之以鼻。


很多人搬出国外的脱口秀质量和高度来打压嘲讽,再唏嘘国内脱口秀现状急功近利。


质疑《脱口秀大会》擅长哗众取宠。



他们觉得,杨笠讲的女性段子,是建立在攻击别人垃圾的基础上搞性别对立。


李雪琴、四哥这样的网络红人的加入,是脱口秀演员劲不足撑不起,只好找点噱头造话题。


开创新的表演风格,弹幕一水的“模仿那个男人痕迹重”。


讲尺度略大的尖锐观点,质疑你只会蹭蹭不进去打擦边球。


用大白话包装观点,把脱口秀唱成歌,被说只有好笑没有深度。


在王勉夺冠祝贺的评论区下,除了不满和定罪暗箱操作,出现更多的反而是其他演员的名字。



我看着一条条愤怒的评论,我不可怜王勉,甚至都想象得到李诞得意的表情。


就像在杨笠关于吐槽直男的那场表演后,李诞在自述中提到的:“杨笠那一段,她'骂'的那些男的是不会理解的,听完了也不会改变。但是她会找到那些认可她观点的观众。”


杨笠被骂、王勉被骂,这太正常不过了。


但李雪琴被夸,就是惊喜。


从北大学霸到颓落网红,再到脱口秀新秀黑马,李雪琴找到了自己的观众,其他人也可以,脱口秀何尝又不可?



《脱口秀大会》三季以来一直存在争议,但中国脱口秀还很年轻,选出什么中国脱口秀大王、天王,那没意思,也暂时还没资历选得出来,更不是脱口秀大会的本意。


如果说前两季在取悦观众和抚慰自己的选择上走了弯路,那这一季摸索出了尖锐但谦虚的门道——找到“你”的观众


李诞曾在采访中提到过“拒绝迎合”:“讨好年轻人是没用的,是死路一条,永远不要谄媚年轻人,就做自己”。


总的来说,这季脱口秀大会稳赚不赔。


有一些男生抓着杨笠的观点在热搜上阴阳怪气急跳脚,但同时也有不少女生用杨笠的段子提高了交友效率。


脱口秀演员和观众的关系是彼此找到,而不是改变,迎合是没有意义的。


无论对脱口秀还是个人焦虑,都适用。



如果笑了

就点个“在看”吧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04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