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多亏这位大师,你才能看到那些限制级电影

xumeng0032021-01-0611

是↑↑↑

这几天看了一条新闻,着实把蝉主看伤心了。

 

乔治·A·罗梅罗去世了,享年77岁。



估计很多喜欢看《行尸走肉》的人,也不知道他是谁。



但如果没有他,什么《行尸走肉》《生化危机》想都别想有,而横霸美国恐怖电影多年的类型片——丧尸,也不会有。

 

乔治·A·罗梅罗的去世,才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丧尸之父



第一部活死人电影

 

50年前,年仅27岁的乔治,没有想到自己的电影会开启美国恐怖电影的一个新的大门。


在没有拍《活死人之夜》还之前,他一直在帮朋友拍一些商业短片,但从他手里出来的商业短片,多多少少都带着点cult片的感觉。

 

比如这个是啤酒广告,



这个是软化剂广告,



看着像从恐怖电影里的分镜头。

 

在终于存够了第一部电影的钱之后,他开始拍《活死人之夜》,

 

因为是第一次拍电影,乔治自己又当编剧又当导演还得当制片还得干剪辑,跟他一起拍的伙伴们,也都是又当演员又得作其他工作。

 

像是Marilyn,不单单是要当化妆师还得当演员,



而群演丧尸的人,要么就是当地的居民或是这些演员的朋友,反正整部电影的预算是能省,还好场景不多。


《活死人之夜》


从这部电影开始,就给丧尸片定下了基本法则:

 

1.从不明的射线、病毒、基因变异都会导致死人复活,形成行尸。


2.行尸要吃生的、活的肉。



3.被行尸咬了之后,就会感染。这种感染速度随着导演心情加快或减慢。


4.行尸只要爆头就会被杀死,白天减弱他们的攻击力,而且行动较为缓慢


5.走路的时候,一定要把手抬起来。


为自己的丧尸片设定好了之后,乔治开始专注于丧尸片和恐怖片的拍摄。

 


虽然在当时这些丧尸cult片都属于在午夜的电影院才敢放的电影,但还吸引了一部分观众对活死人的类型电影有了兴趣。


在第一部《活死人之夜》之后的十年里,乔治一直在恐怖电影界里试水,比如《杀出狂人镇》或是《马丁》。


《马丁》


虽然都是70年代的恐怖片,放到现在就根本没有什么特效,但在当时也算是一代恐怖大师的杰出作品了。

 

在1978年,观众等了整整十年的活死人系列又再一次出现大屏幕。

 

《活死人黎明》


在这部彩色丧尸片里,还是很清楚的能看见,扮演丧尸的也就是化了白乎乎的妆,然后动作再表现的呆滞一些就行了。

 


后来到了1985年,乔治的《丧尸出笼》上映,这部电影让乔治前两部丧尸片成为一个系列——“活死人三部曲”


《丧尸出笼》


就在《生化危机》电影上映没多久,一些盗版DVD商把《丧尸出笼》包装成《生化危机》,欺骗了不少想看《生化危机》的观众。



但发现被骗之后,发现挺好看得也就不在乎它是不是《生化危机》了。而在这一部里,讲到了一个概念:


丧尸是可以被调教,并且可以存有人性的。


在《僵尸肖恩》和《温暖的尸体》里也都沿用了这一个概念。

但《温暖的尸体》还是拍成了一部被吐槽200多次的恶俗爱情片

 

虽然乔治是拍行尸发家的,但他的恐怖片一点也不逊色于他的活死人系列。

 

比如在80年代的两部电影,《鬼作秀》和《异魔》,都是非常不错的恐怖片。

 

《鬼作秀》


《鬼作秀》用5个恐怖故事小说,贯穿整部电影。而这部电影的编剧,还是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

 

在《丧尸出笼》里,

道具还有斯蒂芬金的《SALEM‘S LOT(撒冷镇)》


所以这部强强联手的电影,故事和电影的节奏,也都是拿捏的恰如其分,放到现在也不觉得会过时。



而1988年的《异魔》,故事从反科技的角度去讲一个科学怪猴的故事,比《变蝇人》的口味也轻不到哪里去。

 


但就封面那个敲锣的猴子,后来还被画进了《玩具总动员3》里。就连在动画片里,也是各种恐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代不同了,到了21世纪之后,乔治也试过再导演恐怖片和活死人的电影,但评分却不尽人意。

 

毕竟在各种血腥暴力的电影场景轰炸下,我们心里的丧尸早就不是只把脸涂涂白就能完事的了。

 


“这么恶心有啥好看的?”

 

一度拿《行尸走肉》下饭的蝉主,时不时被人看见我面无表情嚼着酸甜排骨,屏幕上还一片血肉横飞的时候就会问这么一句。

 

“这么恶心你咋还吃得下去饭?”


是一个好问题


从乔治老爷子开启的活死人系列之后,丧尸这一类型片就成了美国恐怖片里最吓人的电影了。


毕竟,幽灵、吸血鬼时代早就已经过去。

 

越来越多人开始喜欢丧尸片,其实并不单单只是因为它们的血腥暴力,而这种类型片里,更多的还包含着人性在其中。

 

恐惧

 

在《活死人之夜》里,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不明就已的大规模袭击事件弄得晕头转向。


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像是人类的生物,却并不是活物的这一事件,加强了人们在恐惧中的孤独感。



最让人害怕的是,也许跟你并肩作战的同伴,下一秒也会变成丧尸追赶着你。


痛苦

 

在电影或是电视剧里,为了保护孩子或是伙伴被丧尸吃掉,或是变成丧尸的角色基本每一部都会有这样的倒霉蛋,

 


就像是在《活死人之夜》里,被丧尸咬了的女儿吃掉自己的父亲,或是在《行尸走肉》里,快变成丧尸的母亲被儿子开枪打死。


弱肉强食

 

在末日的世界里,人类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获得最基本的食物、水、和安全的生存空间。


在世界末日里,只要活着就可以了,而最生存法则,要么是团队合作,要么是强权掠夺,这种放在现实都会觉得是真理的生存法则。

 


绝望

 

在末日世界里,不论如何的反抗都不知道明天的出路在什么地方,每个人都是绝望的,但又希望能活到第二天。

 

像是一部又一部停不了的《生化危机》那种绝望。

 

当看似干完这一波丧尸之后,还会有另一波,看似躲过了丧尸,但又可能会被自己人给崩了。



丧尸类型的电影,不单单是讲丧尸的故事,它代表了人类的心中的一个个不美好,但却又具有攻击性的词:无理智、混乱、传染、嗜血、死亡


它随随便便就能将一个有序的社会吞没,而这种混乱的社会场景,像是人们心中期待却又恐慌的一个现状。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故事,乔治·A·罗梅罗开启了所有人性深处最暗黑的大门,但却没有多少人会知道他。


罗梅罗发给埃德加·赖特(《僵尸肖恩》导演)的最后一封邮件里有一句话,他说星光大道要刻上自己名字,但是,“Who the fuck is George Romero?” Only you and my children willknow.(除了你和我的孩子们,谁还知道他么我是谁?)

 


一个时代随着大师的逝去一去不复返,但当年喜欢扒着各种丧尸片的蝉主,还是觉得,丧尸片,才是你真正混乱又坎坷的人生。


但每一次主角熬过恐惧,活下来了的时候,那个场景比任何一碗鸡汤都励志。



虽然觉得这句话很老土,但还是想说:


乔治·A·罗梅罗,一路走好。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一个恋物癖的聚集地,等你加入

长按下图关注「蝉市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03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