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贩卖女权的烂片,凭什么一堆人捧?

xumeng0032021-01-0613

↑↑↑

大家好,我是 新片速递员 蝉主。


最近想看部好电影可真难啊,一不小心就是“大型烂片现场”,新版《霹雳娇娃》就是这样一个诱人的美色圈套:


最好看的一版海报,其他一个比一个丑


2000年,由卡梅隆·迪亚兹、德鲁·巴里摩尔、刘玉玲主演的《霹雳娇娃》横空出世。三位天使集性感、热辣于一身,上天入海,无所不能。



虽是烂俗的商业片,却能从头有趣到尾。


当年,《霹雳娇娃》上映10天创下7540万美元的票房佳绩,连续两周斩获北美票房冠军。


她们成为好莱坞“打女”的经典标杆,也是一代人的童年回忆



时隔19年,娇娃IP回炉重造,三位90后新天使免不了被拿来跟老版对比。


2019版《霹雳娇娃》里,C位出道的是帅起来压根没男人什么事的“暮光女”Kristen Stewart



另一位备受关注的,是今年5月在《阿拉丁》里有过惊艳亮相的真人版“茉莉公主”Naomi Scott




还有名不见经传的“黑里俏”Ella Balinska



三位新天使肤色不同,多种选择,多种欢乐。


这场美色盛宴的确噱头十足,电影上映后,口碑却呈现两极分化。


有人盛赞:“很美很飒很养眼。”


也有人狠批:“不是什么霹雳娇娃,是扑街娇娃吧。”



蝉主的观后感:6分,一部及格线以上的爆米花电影;演员都没掉链子,有情怀也有突破;但女导演实在用力过猛,对女权的意淫莫名其妙。



从红遍全球到惨遭雪藏,

霹雳娇娃还有救吗?


1976年,“霹雳娇娃”这个IP第一次在美国ABC电视台以动作连续剧的形式亮相:


猫眼三姐妹即视感


这部剧不仅有让男性观众大饱眼福的香艳场面,也不乏女权启蒙思想,播出之后一炮而红。


从1976年拍到1981年,拍了五季才完结。


如此圈钱的大IP,版权商会轻易放过?


于是2000年,又拍了玲姐她们主演的电影版娇娃:



这个版本的《霹雳娇娃》在火遍全球的同时,也备受争议:在那个年代,讨好男性成为说一不二的审美正确,电影里不乏“物化女性”、“卖弄性感”的场面。




甚至“车门焊死,油门不松”,大打情色擦边球:



2003年《霹雳娇娃2》上映,票房遇冷,索尼决定暂时雪藏这个IP。


2011年,ABC电视台决定重启美剧版《霹雳娇娃》,还费尽心机地找来了电影版女主之一的 巴里摩尔当导演。


可惜剧情垃圾,粗制滥造,播到一半直接被砍了:



2019年,这个承载着影迷们无数情怀与回忆的老牌IP,再度回归大荧幕。


自带流量大好莱坞小花们,能让她起死回生吗?




撕下“性感”标签

Women Can Do Anything


早在《霹雳娇娃2》里,就已埋下“天使特工”世界观的伏笔:新出现的“堕落天使”——气场全开的黛米·摩尔成为全片最大亮点。



三姐妹并非她们的神秘老板“查理”手下唯一的组合,她们属于一个秘密打击危险势力的组织,这里集合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战斗天使。


在2019版《霹雳娇娃》里,有很多一闪而过的片段,都在向老版致敬。除了有 刘玉玲的惊鸿一瞥,有衣帽间里假模特身上的 爱心短裙



还让Ella还原了玲姐经典的 甩头发 名场面:




刘玉玲的甩发要么销魂,要么帅气,而新天使就多了几分女孩的俏皮:



这一切都说明:新天使并不是老天使的替代者,她们之间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新天使身上既有老天使优秀品质的传承,也有年轻一代的个性和不羁。


在旧版中,三位天使性格迥异,但“性感”是她们共同的标签。她们的性感是直接的,外露的。


与其说是特工,更像一个女团。


闲来无事,穿上花裙子唱唱跳跳:



接到任务就集体行动,甭管打不打得赢,pose先凹起来,气势不能输:


穿恨天高打架才是最骚的


性感美艳,花拳绣腿,在直男导演约瑟夫·麦克金提·尼彻MV画风的滤镜下,天使们的每一次任务都成了一场团体功夫表演秀。


新版换了个女导演,伊丽莎白·班克斯。她没有过多地把镜头聚焦在女孩们的身体和性感的衣着上,而是更关注她们之间的关系。


三位新天使与导演


三个人一开始既不是团队,更不是什么好姐妹,而是在组织的“硬凑”下,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相互了解,彼此配合,才逐步成为一个默契十足的team:



相比过去千篇一律的“性感”,她们每个人都有着更为明确的分工。


Kristen是导演最先定下的人选,没看走眼,她把Sabina演活了。

上一秒还是深入虎穴,眉目含情的金发尤物:


下一秒就脱掉假发,来一段“暴躁铁T,在线厌男”:


这个角色话痨又讨喜,有点像旧版中的巴里摩尔,疯癫却不失可爱,是团队里的魅力担当,几乎包揽全片的高光时刻:


能拿下这个角色,既是Kristen占了流量的红利,也是她天性的延续。

“黑珍珠”Jane,这个姐姐实在太让人惊艳:1米78的黑长直,完全是行走的衣架,时髦度100%。




每回她出现,蝉主都被迷得挪不开眼,你这个天使确定不是来走维密的吗?



社会你Jane姐,人狠话不多。

两张动图感受下她有多A...


最后,是呆萌娇憨的“茉莉公主”。


这个菜鸟天使平平无奇,既没有让反派上头的圈套,也没有惊人的战斗力,分分钟被吊打。


但她有一颗顶尖黑客的大脑,可以黑进任何系统?!


她不冲锋陷阵,在一次次任务中负责搞笑,提供“场外观众援助”:



除了“美艳”,“性感”,新天使身上多了“力量”和“智慧”的属性,齐活儿。


这反映时代审美的变迁,和女权意识的觉醒。




用力过猛

一场消费女权的自我意淫


亮点夸完了,该骂的地方也不值得留情。


在这部电影里,伊丽莎白·班克斯既是导演又是编剧,她用饱含深情的镜头, 塑造了一个理想主义的“母系社会”:女性角色全员高光,拯救世界。



男性角色呢?


每个都有一副好皮囊,但也就只剩下皮囊了。


要么是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嗜血壮汉:



要么是长相可爱,调情拙劣,莫名其妙被绑架还要等着女主营救的人肉花瓶:



要么是笑里藏刀,下了好大一盘棋的糟老头子:



要么是只会嗷嗷怪叫的傻蛋富翁...


心疼Sam Claflin,如此单薄的角色,真是白瞎了一身好演技。



总之这部电影,女性清一色没有任何污点,每个男性都非蠢即坏,宛如鸡肋。


这可怕的设定,多了几分“性别对立”的意味,充满对女性的讨好,对女权主义的消费。


女权是一剂发人深省的猛药,点到即止后劲才足。一味地刻意拔高,实在看得人又倦又腻。



砍掉亚裔天使的《霹雳娇娃》

能看吗?


这部电影另一大争议,是新天使里不再有我们倍感亲切的亚洲面孔。


老版电影的武术指导袁祥仁来自中国香港,他曾花费数月时间,亲自调教三个没有武术功底的女演员。经过一番专业训练之后,女主们的动作戏大大增强。



而华人脸的刘玉玲,配上中国功夫,有种神秘的东方力量:



穿上紧身皮衣,婊气冲天地cos麻辣女教师,跟今年火遍全球的Simone如出一辙:



新一代的天使,由黑人+中东血统+白人组成。


为什么没有亚裔天使?


一是实在“缺人”,亚裔女演员青黄不接;二是在好莱坞,她们的地位也不高。


《摘金奇缘》号称"好莱坞时隔25年的又一部全亚裔电影”,你能想到的亚洲面孔,都在这里。


最大的腕儿,是“打女” 杨紫琼。可惜1962年出生的她,现在只能接点“刁蛮婆婆”的角色:



另一个有盛世美颜的 嘉玛·陈,母亲是中国大陆移民,父亲是香港人,地道的中国血统。


身材高挑,冷艳疏离,她身上有几分当年尼基塔的影子,演美女特工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人选。


她今年也是37岁“高龄”。


chaoxiao


重启持续圈钱的IP,当然要挑更有成长空间的小花。


1988年的奥卡菲娜,年纪还算勉强合适,也在影后云集的《瞒天过海:美人计》里打过满分酱油,演技都有目共睹:



但这样一位有实力女演员,却被全网群嘲“太丑”。


甚至在《上气》公布选角名单时,有人说:“奥卡菲娜演女主,我想自戳双目。”



评判一个演员的标准是美丑,而不是演技?


这更值得嘲笑吧。


那么爱看美人,怎么不叫杨颖杨幂郑爽来演?


被群嘲,被歧视,被侮辱...


在好莱坞,亚裔女演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坚持到底,就一定会有天亮的时刻,刘玉玲就是最好的例子。



又美又飒的酷girls,你“在看”吗?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901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