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巩俐,好狠一女的

xumeng0032021-01-0519

 ↑↑↑

520刚过,蝉主被巩俐和她的音乐家先生让·米歇尔·雅尔从戛纳发回的狗粮齁到不行 也太甜了吧?


除了纷纷送上祝福,她“撞脸”钢铁侠的先生也成功抢镜,网友表示:“这惊人的发量,当真是71岁?说这俩加一块71岁我信啊!”



此番戛纳之行,巩俐夫妇所到之处无不谋杀菲林无数:当地时间5月19日晚,巩俐斩获戛纳电影节第五届“跃动她影”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女性。


她说:“做电影是我人生的根本,我非常乐意能继续分享我的工作和热忱。”



此前的红毯造型,因“裸色口红”引起热议,有人说她看起来没气色,调侃道:“化妆师出来挨打!”


而巩俐霸气回应:“这是我的风格,当然我也可以尝试,但在重要的场合,还是要展现我自己。”


无惧年龄,不随波逐流,她再度让世界刮目相看。




“巩皇”并非天生

也曾是青涩丑小鸭


粉丝们称巩俐为“巩皇”,一来因为她在中国乃至世界影坛上居于一线地位,二来因为她的气场太强了,在美女如云的演艺圈,她总是C位出道的那个。


这种气场在她中年时愈发强烈。



1965年,巩俐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喜欢唱歌跳舞,梦想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歌唱家。但她的艺考之路却没那么顺利,两次考试都落榜了。


父母并不支持她,她母亲对她说:“你得靠自己。”


十几岁开始,她已经独立在外奔波,打工挣学费。



两年后,巩俐再次参加高考,却因与录取线相差11分险些再与表演失之交臂。好运不会眷顾傻瓜,招生组老师被她的天赋打动,最终以“特招生”的身份录取了她,巩俐才得以进入中戏学习表演。


教她表演的老师说:“你长得有点像山口百惠。”


她说:“很多人说我像她,但有一天我要让人知道,我是巩俐。”




东方玫瑰

率领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上世纪90年代,不少西方人说起中国,都知道三样东西,天安门,长城和巩俐。


她是第一位登上《时代周刊》的华人明星,外媒称她为:“最美的东方女人”。



1990-1999,是她的黄金十年:那时的她像一块璞玉,对混沌初开的世界充满了新奇。


在张艺谋的雕琢下,她的灵秀、质朴,与泼辣,展现地淋漓尽致,就像漫山的野草,呼啸着一股原始而蓬勃的生命力。



她主演了多部经典电影,获奖无数,红得发紫:


1990年,《菊豆》,第4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布努埃尔特别奖;


1992年,《大红灯笼高高挂》,第4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


1992年,《秋菊打官司》,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


1993年,《霸王别姬》,第4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棕榈奖;

......



40岁时,巩俐这样描述自己和张艺谋的黄金时代:


“我不是经常想那时候,但我确实怀念那时候:那是真正的合作,真正的创造性过程,那时我们不必担心票房。


现在不可能回去了,你不可能只为电影做电影,现在我们再也不可能拍《秋菊打官司》了。”


农村妇女演多了,就有人笑她:“土得掉渣。”



她从不在意,倒是用作品和实力狠狠打了嘴碎人的脸。于是我们看到荧幕上那一个个互不相同、又有血有肉的女性形象。


她是深受压迫、楚楚可怜的菊豆:



她是生性倔强的三姨太颂莲:



她是一个抬眼就令人惊艳的秋香姐:



她是命运多舛、颠沛流离的家珍:




她是每次呼吸,都透着仙气的天山童姥:



演得了卖弄风骚的青楼女子,扮得像老实巴交的村妇,架得起热情泼辣的烈女,从少女一直演到老妇,年龄跨度大却从不令人感到违和。


蝉主想起近年来引起热议的“中年女演员没戏演”,连蒋雯丽、姚晨也难逃宿命,这条定律在巩俐这儿却不成立。


“演员是个长青的职业,只要是个好演员,你可以一直演下去,只有你愿不愿意演,没有退休这一说。”


—— 巩俐


虽爱演戏,但对剧本巩俐有着自己的要求,比如她曾经因为《007》给她的角色太“花瓶”而拒接。



张艺谋:“巩俐是闪瞎眼的最好的演员。”

 


老戏骨刘佩琦说起跟她的合作,有一场戏需要巩俐在灶台旁边做饭边掉眼泪,拍大全景,脸部细节根本看不清,“她一遍一遍地拍。”


现在的流量明星,替身、抠图、换脸,各种拍法都尽,演员的底线没了,还能拿奖?不知道脸不脸红。



演戏30年,她身上一直透着一股“狠”劲。


拍《红高粱》,巩俐花了一个多月学挑水,一边肩膀磨破了就换另一边肩膀。“不能用空担子,空的会左右晃,有水的是上下颠簸。”



拍《秋菊打官司》,她和刘佩琦去农村伪装真夫妻,素面朝天,把头发弄得很粗糙,学会了陕西方言,把村民们唬过去了,以为她身怀六甲,还嘱咐刘佩琦多照顾她。



拍《霸王别姬》,她熟读大量文革资料,拜访名妓。剧情需求,恐高的她喝下两碗酒壮胆,从四楼一跃而下,成全了妓女菊仙从良的决心。



拍《艺伎回忆录》,这个扔扇子的镜头,巩俐练了5个月,每天扔2000次扇子。




巩俐说:“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直到现在,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到,到今天也从未改变。”为“巩皇”加冕的,从来都是她自己。



巩俐,好狠一女的  


电影之外,巩俐有多狠?


2014年,巩俐携《归来》角逐金马奖影后,所有人都认为非她莫属,但最终影后花落一位台湾女演员。


在之后的采访中,巩俐直接炮轰金马奖:“应该公平竞争,才会得到大家尊敬。”



“感谢金马奖邀请我,让我了解到一个不公正不专业的电影节是怎样的。这是我第一次来金马,也是最后一次。”


—— 巩俐


2018年,受刚接任金马奖主席的李安力邀,巩俐担任金马奖评委会主席。记者会上,她霸气地说:“有我在,公平就在这里。”


颁奖典礼上,有位女导演在台上发表了两岸关系的不当言论,李安在台下尴尬的表情,快拧出水来:



而当时的巩俐是这样:



作为嘉宾,巩俐原定跟李安一起上台颁奖。但她自始至终没上台,由李安独自颁奖。



巩俐有多狂?


戛纳红毯上,主办方为她清场三分钟。


不涂红唇照样霸气外露,气定神闲地就像回到自己家,“戛纳亲闺女”,实至名归。



1993年,电影《霸王别姬》入围主竞赛单元,巩俐第一次出现在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这是中国女星第一次走上戛纳,作品带来的底气足以让她昂首阔步。



简单的高腰白衬衫,配黑色裹裙,清丽脱俗,一派优雅的东方韵味,至今都是无法逾越的红毯教科书。


海边的《霸王别姬》剧组,青春飞扬,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中国电影被带到戛纳,问鼎国际舞台。



在之前的访问中,被问到对“毯星”的看法,她说:


“对我来说,如果我有十部电影比赛,我肯定会走十次红毯;但如果我没有电影参赛,我走这么多次的话,可能大家会觉得我脑子有毛病。”


而纵观今天毫无作品,各种假摔、漏点、博出位的“毯星”,蝉主都为她们老脸一红。



无论是对电影艺术的热爱,还是53岁依然飞蛾扑火般追求爱情的无畏,巩俐都活得又狠又飒。



生命的光芒,不在于长度,更在于烈度。


她的一生,就像杜拉斯笔下炙热又鲜活的女人:“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为秋香姐点个“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92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