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国内终于有一档敢说大实话的脱口秀,满足你的好奇心!

xumeng0032021-01-059


↑↑↑

宇宙永恒定律:长得好看的人说话更有道理一点。


这个定律放在蝉主身上最合适不过,毕竟我那么美,那么撩人。


直到我碰上了一个劲敌,他不仅长得好看,说话还很好听,就像春药一样迷人。


姜思达


作为《奇葩说》的辩手,姜思达凭着辩论走红,嘴上功夫了得,经常几句话就能让人顿生醍醐灌顶的感觉。


在《奇葩说》中他表现逻辑性的思考能力让人服气,在找伴侣要恋爱经验多的还是少的辩题中,他用幽默的段子回应:


找经验少的人,你很可能成为他下一个经验


这个蓝孩子,是一个没有被美貌耽误的人才,蝉主很喜欢,也让我嫉妒:那么有才华,为什么还长得这么好看。


在中国传媒大学时就是辩论队队长的他,从校园辩手,到奇葩说选手,一直保持旺盛的表达欲。


同时谈吐举止大方流畅自然不失气质,对美不懈追求,穿貂带花,被粉丝们称为名媛、大美玲。



姜思达对爱也一样甘付所有,不顾流言。



在《该不该向父母出柜 》的辩论上,他就表现出对事物有多角度的看法:


我们说,歧视是什么?

歧视不单单是永远对你恶语相向,歧视也往往是在划分你我,所谓异己

我宁愿把我的爸爸妈妈蒙在一个所谓幸福的鼓里

也不愿意让他们和我一起暴露在原野上站在我面前与万千猛兽为敌


这时候我选择不出柜,有人会说我保守

不,我不是保守,我是对这个社会所谓的尊重和平等有着更高的期待


他锋利、尖锐,但有时也能感受到他的温柔。与盲人对话,和HIV患者共进午餐。


受欢迎的不仅是他讨喜的性格,更多的是观点“奇葩”,立意新颖!


他把握住自己的长处,今年推出了个人第一档短视频采访节目《透明人》。



节目每期选取当下的热点话题或犀利话题,定位为“中国第一档短视频采访节目”。


节目中不是扎堆的、无意义搞笑的问题,也不是严肃无趣的特稿采访,场景不华丽,采访对象也不是名人。


从鹿晗的经纪人杨天真,到2017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春季赛总决赛冠军队伍,再到以丑出道的少女组合Sunshine、还有网红工厂的CEO等。



话题还涉及到了酒瘾病患者,在《透明人》中蝉主第一次听说中国有戒酒互助会。


之前一直认为酗酒者不过就是意志力薄弱,并没有对酒精依赖症的群体有正确的认识。



而捐精那期,这是个公益性与社会伦理问题。


采访对象是北京人类精子库的医生,在采访中姜思达问到一个“捐卵”的问题。


医生说捐卵是一件很难的事,接着姜思达就反问:难度大,不应该是下更多的功夫去推动这件事吗?



姜思达本人就很“透明”,他策划的《透明人》就是希望把社会上灰色敏感的事情变得透明。


在这档新节目中,最热门的话题是“相亲角的父母”。


在节目开始就抛出来一个问题:相亲角的爸妈真的是怪物吗?



相亲的话题我们见多了,看惯了。


在婚恋自由的年代,对于相亲这事蝉主也很避讳,但在看过《透明人》这一期后我五味陈杂,百感交集。


正因为姜思达以独特的视角看待父母们操心子女婚恋的问题。



他先来到北京的中山公园,将自己置身在相亲角,在硬纸壳上写了字,给自己相亲,等待别人的爹妈来问询。


“男93年,身高178 ,籍贯黑龙江,传媒行政,月收入3―5万,有房但没北京户口。”



亲身体验了“自我展销”的感受,在角落里给别人“验货”,设身处境站在父母的角度。


当感同身受后,姜思达自己很快发现,被他人审阅的这件事很不自在。


被路人上下打量带来的慌张感,被明码标价带来的耻辱感。


这小伙长得真漂亮

长得再好看没有用


说难听点,在相亲角就等同摆摊,看客们自然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但没人喜欢被人审阅,回想一下那些大爷大妈坐在那里被人审阅的感受,相信他们的子女从来没考虑过,没人关心过。


很快姜思达就耐不住,走了。




在我们眼中,父母那一辈就是守旧传统的人。


我们带着偏见和狭隘的心,将父母帮忙相亲的行为归为:打着爱的名义贩卖孩子的人生。

 

年轻人们所鄙视的不是相亲角,而是那些父母的行为。


但父母热衷花时间去探究相亲对象的条件,不是热衷插手子女的婚姻幸福,他们是渴望子女的婚姻少走弯路,早点得到幸福。

 

不会使用社交网络的他们,处在窘迫却又无可奈何的状态,他们不知道除了一张纸板还能靠什么来“拯救”子女的婚姻问题。


但对待父母操心我们的婚恋问题时,我们却显得极其厌烦。


《透明人》看问题独特的视角,给了人们对“相亲角父母”这种现象新的解说:


狭隘属于人类,而非某一代人。大爷大妈的狭隘处显而易见,而我们的狭隘却难以自查。



我们在把相亲这事妖魔化的同时,须不知在潜意识中也把自己的父母妖魔化。


接着姜思达去到北京的天坛公园,采访了三个不同类型的父母,也许就有你父母的影子。

 

王阿姨东北人,她走遍全国的相亲角,为自己35岁的儿子找对象。


但她儿子没有房子,这让她在其他家长面前抬不起头,受尽冷漠,所以她深刻意味到没有房子就没有婚姻。



再谈及未婚同居的现象,她表示很不认同,说是女孩道德水准的下降。



另一位母亲,她是相亲角的清流派,认为父母亲们提出的要求都太奇葩。



找对象不该过分关注物质条件:


我们已经活到这个年纪了,已经深深体会到

两个人的思想的境界、品味,和意识形态的东西匹配度高一点

对生活的幸福度是最有意义的


并非大爷大妈替孩子相亲都会把爱情物化,偏偏是我们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相亲的行为,不得不说,这是我们对父母的一种污化。


还有一位北京大爷对待孩子的婚恋观很豁达。

 

以孩子意愿为第一考虑因素,让孩子掌握自己的婚姻选择权。


他认为政府应该取缔相亲角,因为那里找对象的人,女多男少,男方的父母因此坐地起价


要求女方要有房子,还得是处女,这不是侮辱人吗?


采访的仅仅是三位相对有代表性的家长,蝉主承认开明的家长不多,但节目起码给我们提供另一个看待“相亲角父母”的角度。


三毛说过“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这种爱情观我们当然羡慕。


我们也知道房子、户口、车子跟爱情没多大关系,但又无法割舍,因为婚姻意味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


父母那一辈人经历的是一个物质缺乏的时代,现在他们明码标价,只是想换取自己孩子未来生活的保障。


这种“市井”的思想,不是怕自己上当,而是怕自己的子女吃亏。所以他们焦虑啊!所以他们会变成我们眼中的“市井”。


虽然我们能看淡一切,但爸妈不行。


也许对于父母,他们是我们想亲近又排斥,总之希望有忙就帮,没事别来烦的一对快老去的人。



在《透明人》中姜思达总是关注话题人物与热点聚焦,回应大众最想知道的问题。


比如粉丝们为了追爱豆,买周边、打榜、投票、接机、探班这些狂热的行为,他也向被舆论歧视的TFBOYS“脑残粉”递出话筒:


你为TFboys花了多少钱?

什么是你眼中的脑残粉?

能不能讲讲你给王俊凯海陆空庆生这件事?


人们往往会被刻板印象影响自己对事物的判断,所以路人们有一套对“脑残粉”歧视法则。


但在节目中粉丝们也有一套完全可以自圆其说的行事逻辑,姜思达的《透明人》就是为了打破人们对事物刻板印象的存在。


TFboys粉丝为爱豆花的那么多钱都花哪儿了?


难得可贵的一点是,姜思达是一位辩论高手。


关于辩论这事,早已嵌入他生命中。


他太知道如何说明说服别人接受他的观点,但他在《透明人》中没有这样做。从不带主观的引导,而是十分客观的解析。


对于他不理解的,他选择尊重,还带领观众打破认知的边界,每一期节目中都挑战着我们的固有认知。


这个93年小伙子的这张嘴,确实了不得!



相亲角的爸妈不是怪物,请停下你的“傲慢与偏见”



鹿晗经纪人揭秘娱乐圈真实收入





反对刻板印象的点赞!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个人微信:harace


/ 戳,加入我们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90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