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黑诊所高价的“毁容”套餐,紧盯18岁女孩

xumeng0032021-01-0519

↑↑↑

整容、整容贷、网红脸


人们每天互联网冲浪都躲不开这些高频词汇。


近日#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的话题更是攀上了热搜。


在这背景下,是整容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00后已经是整容整形的绝对主力。

新闻出自@澎湃新闻


整容低龄化趋势,伴随着的是整形的门槛越来越低。


而美容这门生意在高利润的驱逐下,水也越来越深!




“每天起床看到的都是一张陌生的脸”

 

在整容技术较为成熟的韩国,垫鼻子是不少高中女孩的毕业礼物。


打算去韩国规划自己变美梦想的靳魏坤,料不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一天接受12项整容手术换回的却是鼻歪脸斜,在整容失败维权的同时,她还要进行修复手术。5年10次17项修复,12颗钢钉固定脸部。


她在《我是演讲家》中演讲整形坎坷之路


对于她来说,最怕的事情是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因为每天醒来看到的都是一张陌生的脸。



不要以为整容失败是个案。


颜值经济成为医美迅速增长的重要推手,而微整的普遍让更多年轻女孩动了心。


靳魏坤一样,很多女孩不顾整容隐忧,未过多想风险匆匆签字做手术



换来的是整容梦彻底被击碎。


《1818黄金眼》让当地观众对杭州的美容院产生恐惧,去《1818黄金眼》转一圈,只要你稍微有点医美念头就会被扑灭。



有那么戏剧性的一幕,小钟朋友想去做整形,她跟着来医院咨询,没想到她先动心。陪朋友去结果朋友没做她做了,完了朋友一看她做失败了就不做。



医美事故有各种案例,唯有一点共同特质:医美机构的承诺和保证都是连哄带骗,当然排除大型的有资质的综合性整形医院。




对于手术的失败,院方的解释又是简简单单的“个体差异”就想敷衍了事。


整容机构鬼话连篇


就在几天前的18日,一名23岁女主播因整容结果不满意,想不开站在楼顶情绪激动:“在家憋了一年多了。”上午被消防员解救成功,但在晚上再次站在楼顶边缘跳楼身亡:“你们上午已经救过我一次,我是真心想死。”



在这起令人悲痛的事件中,一位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


当美貌是她获得经济利益的唯一方式,或者说是她愿意去使用的唯一方式

而资本又早已把她异化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以消费为目的存在的“类人”机器。



谁在催高美容行业的股价?


市面上美容价目表的项目让人眼花缭乱,但美容人员技术培训过程却是简简单单。


蝉主从满天飞的整形培训速成班广告中,看到最扎眼的关键词三天培训之后就能上岗”



揪出从业人员有没有具备资质的问题?“零基础速成”,得已瞥见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前年的3.15消费者维权日报道医美行业,一家非正规培训班的老师告诉学员,只要在鸡腿上学会做双眼皮,就能在人脸上做手术。



新闻中透露的另外一点更让人毛骨悚然!


培训班的老师同样不具有资质,却指导没有任何医疗经验的普通学员互相扎针。培训场所也不具备最基本的医疗卫生条件,学员被扎坏眼球、失明的情况屡见不鲜。


同样注射的医疗美容产品翻倍,因为“太便宜人家会觉得你的东西有问题”,所以进价10元的蛋白线忽悠客人1万。


背后是美容的产业链的种种黑幕,私人医院,非法整形培训班、非法行医钻法律的空档。退一步讲,就算技术到位,医生的审美也需要同步,两者都不具备的莆田系医院出来的整容效果自然就跟菜刀割出来的一样。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有争议的#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话题,否定的人认为,人人拥有追求更美的权利;赞同的认为过早做整容项目孩子发育还没完成。


当然除了由于先天畸形确实需要修复的,和我之前介绍过的韩国节目《Let美人》帮助因为外表而备受歧视的人免费整容

 


但也因为《Let美人》热播,后来也被指出宣扬了外貌至上主义而遭到停播。


抛开上面话题的争议,反而蝉主注意到一个新现象,以前人们对整容接受度不高时,大家总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今却是家长盲目跟风带孩子主动去改造外貌,寒假不少家长在整形外科门口直言为孩子将来就业和恋爱做好准备。


当整容“进化”成像寒暑假一样的必备功课,当成一种对孩子的常规投资。


国民老公的V字脸女友


家长们开始替孩子操心,未成年人开始痴迷追求外貌的完美,这日益蔓延的社会审美焦虑是不是对网红审美的屈服?这个看似老生常谈的问题又迎来了新的思考,今天文章的回答就留给你们。



 

 

 

 点“好看”,保有自信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850.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