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后浪刷屏,他却收到了10000条恶评

xumeng0032021-01-0512

↑↑↑

刚过去这几天,诞生了一个新词——后浪


这个词源于五四青年节短片《后浪》,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了。



而关于“前浪”“后浪”“韭浪”和“非浪”定位、态度的讨论和争议更是在网上掀起新的“巨浪”。


事情已发酵几天,或偏激或理性的讨论相继涌出,这波“浪”也逐渐平缓。


但余波未平,暗流又汹涌,情况却开始走向失控。


这个短片,由优秀演员何冰老师进行演讲。



也正因如此,他被围剿了。



这不是批评

是赤裸裸的发泄和偏颇的狂欢

 

很魔幻。


何冰的微博已经快三年没更新了,最后一条还停留在2017年10月发的关于剧的宣传。



但不发微博,也挡不住某些网友的“表达欲”。


他们逮住了最新一条微博——官方发的生日动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骂。


骂他恶心的。




担心他晚节不保的。



死咬着要他背锅的。



骂他心中有愧,丢了骨气,失了良心的。



还有更难听的。


“羞辱先人”

“提鞋狗”

“给小人做嫁衣”

......



那些“正义者们”据理力争,他们是在批判,是在为“非浪”的普通青年发声。


清醒一点,这不叫发声,叫网络暴力


赤裸裸的网络暴力。


这些辱骂,已经过头了,超出了理性的范畴。


所以何冰究竟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


出道以来,一直是兢兢业业的实力演员。


是《大宋提刑官》里的“宋慈”,《女人帮》里的“张特区”,《白鹿原》里的鹿子霖。



最近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在韩红慈善基金会为疫情捐款的名单里。



为人低调,基本无负面花边缠身,也算得上德艺双馨老戏骨了。


但就因为一个视频里的表演,被骂了,甚至被否定人格。


摊开了说,何冰不是这碗鸡汤的厨子,充其量是“端汤的人”。


他只是站在了最明显的位置,不该受到这样过分的指责。


不管《后浪》立场、价值观的争议如何,视频或何冰是在表达观点,但网暴只能传播戾气。


这场围攻已不是批评,而是赤裸的发泄和网络暴力,是失去独立思考的偏颇的狂欢。


无缘由的辱骂堵住了所有可供讨论的理性空间,暴只会生暴。



网络法庭的理性

成了奢侈品?


涌入何冰微博里漫骂这种行为,又一次完美诠释了经典著作乌合之众


它里面写,“在与理性永恒的冲突中,感情从未失过手”


何冰被网暴这件事,不就是完美点题?


乌合之众不屑讲道理,他们讲情绪。


被情绪掩盖理性和真相的事情,我们见得还少吗?


前段时间,“某高校大学教材把同性恋归为心理障碍”的新闻。



评论区下,是一片混战。


同情惋惜LGBT者的发声被莫名扣上“歧视”的罪帽;一些网友喊着“平权”的口号站队骂战;甚至还有把怒气上升到对学校、老师和学生进行辱骂诋毁。


而全然不管编写老师关于“教材引用旧时资料”的道歉解释,也完全脱离了事件本身对“LGBT平权”的理性探讨。


之前,韩红基金会为武汉疫情捐款,韩红在微博发了一封感谢信,感谢了几乎每一个参与到这场公益的朋友、明星、陌生人


在这封信里,特别点名了易烊千玺


不仅是第一批捐赠人,而且在听说很多物流志愿者累倒后,曾强烈表达过想去武汉当搬运工的意愿。

言语间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热血公益的赞许。

可没想到,这番话却让网友掀起了一场骂战。

有恶言质疑:“颅内爱国”,“口嗨营销咖”;有的阴阳怪气、冷嘲热讽:“曾想去?去了吗”“我还曾想过拯救世界呢,怎么没上热搜?”;甚至人身攻击:“矮的人下盘稳,适合搬砖”


这太魔幻了。

韩红发感谢信的初衷,是汇报工作进展,是告诉参与这场公益活动的每一个人,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本质是服务大众,让善良被看到。


可结果呢?很多人的关注点却完全跑偏,善意被忽视,反去恶意揣度“作秀的易烊千玺”


这不是韩红的本意,不是这场公益的初心,更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


前两年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俞灏明饰演反派角色杜老板,在剧中做尽了坏事。


而网友们却炸开了,不仅在弹幕里对俞灏明人身攻击。



更是在各种私信,评论区留言用尽极致恶毒的词语。



咒骂一个从鬼门关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人,我看不到一丝善意。


被如此侮辱谩骂,用最恶毒的言语攻击,只是因为他在作品中演了一位深入人心的坏人。


因为演坏人被喷被攻击的演员,俞灏明不是第一个。


我的前半生》中凌玲扮演者吴越,因把刻薄小三演得太好,一群网友竟把对剧中“小三”的厌恶和愤怒上升到对吴越本人的攻击和诅咒。




后来直接吴越被骂到微博关评论。


还珠格格》容嬷嬷扮演者李明启,当年电视剧播出后,家里玻璃被砸,上街买菜被人扔菜扔鸡蛋,被菜贩子扔石子轰她走。



就连坐公交,背后也会被人指着说“哟,这死老婆子也坐公交车啊”。


还有《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冯远征,因在剧中的“变态丈夫”的暴力形象过于深刻,遭到观众抵制攻击,甚至自己丈母娘的“家暴质疑”。



他的车胎经常被扎,更常有人在他身后指指戳戳,甚至有人直接动上了手。



当初那批向李明启冯远征扔臭鸡蛋的人和如今肆意辱骂的“键盘客”,本质上其实是没有区别的。


分不清戏里戏外,任由情绪肆意妄为,缺乏思考能力,缺乏判断能力。


不就是“后浪”事件中,辱骂何冰的那群“正义者们”的状态?


事情真相还没搞清楚,就开始扣帽子,道貌岸然实行无差别爆破。


当下互联网上的情绪,不怕偏激,更怕没有度。




骂何冰也好,骂其他人也罢,绝大多数参与“暴力”的人其实是为了肆意妄为而把最显眼的标的物当成随意发泄情绪的遮羞布。


世上没有那么多对与错,是与非。只有,你是我非,你对我错。

 

所谓的正义者,拿着键盘:你错了,我就不能错;我对了,那么,你肯定是错的。


可网络法庭里,就事论事、理性讨论,何时成了奢侈品?


《乌合之众》里写: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一个人若失去理性,内心只有愤怒,那最终也只能被情绪吞噬。


无论“后浪”或是其他,积极或消极都取决于自己的选择。



愤怒本身有力量

但要用准确


抛开来看,让这部分人觉得愤怒的源头其实不是《后浪》,更不是何冰老师。


无论谁来演讲这个稿子,都会挨骂。


而是一部分“后浪”的评论让他们明白,他们“应该愤怒”。


不探求前因后果,直接从一件事上升到人格层面。


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这场暴力,无疑是《乌合之众》的“完美例子”。



这场对何冰开炮的“愤怒”,少了跳出盲从的“独立思考”。


失去独立思考,人云亦云地宣泄情绪,打着矫枉的名号喊一喊。


怕的,是原本一腔热血在煽动下成了“爆破”的一员。


网络大浪潮里,懂得筛选信息的人能探索自我,容得下更多元的文化和价值观,不断打破天花板。


而被“愤怒”支配的人,只能被动的在汪洋里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甚至在肆意驰骋、愤慨激昂,带上键盘,他们所向披靡。



愤怒本身有力量,但在这场骂战里并不准确。


正确的愤怒应该用在“鲍毓明案”、“房思琪”、“宇芽家暴”,甚至“多人运动”。


理应愤怒,也理性愤怒。


当什么时候,这股愤怒能找准攻击目标,短片里慷慨激昂提及的“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才算真正得到——


选择愤怒的权利。



无论如何争吵和相互否定,“后浪”不过是一个概念。


一个代表“热血,激情,独立”年轻一代的概念。


要想成为真正的“后浪”,应该是反思自我,努力上进,多些理性判断和独立思考,才有和“前浪”对视的自省和定力。


只有这样,愤怒才能找准位置,把力量和激情用在建设和创造上,蓄力待发。


愤懑无理永远活在死水里,不是青年可爱的模样。




点亮“在看”

愤怒,要用在点子上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84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