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男朋友迷上了化妆,这个恋爱还谈吗?

xumeng0032021-01-0313




观众旁友们大家好,

欢迎收看本期的十三姨说事:





大家好,我是没有会化妆的男朋友甚至没有男朋友的白女士。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过“情侣互动化妆休闲娱乐”这种爱的小游戏。朋友圈里亲密眷侣“男朋友口红试色帖”、“女生给男生画眉毛修容炫耀帖”以及“今天的眼影来自男朋友之手真是佛了帖”层出不穷,尤其是最后一类,不出意外一定会在留言区看到这样的一枝独秀:“化得好棒比我GAY蜜还会化



白女士身边会化妆的男生很多,会化妆的直男却几乎没有。当看到腾讯一档美妆综艺《口红王子》热播,以“王子给公主化妆顺便讲点土味情话”形式讲讲美妆,我瞬间就对这个作妖偶像剧产生了兴趣。


由老偶像男主播何炅老师穿起背带裤来主持。



常驻“王子”是四位漂漂亮亮的大男孩:秦奋、费启鸣、戴景耀和泰国小帅哥MIKE。



也不太熟不过还是有几分姿色。


60分钟的节目,一来先花半个小时谈恋爱培养感情。


何老师花样百出询问各种两性老套万金油问题



以及“公主”们姿态迥异谈一些万金油恋爱观



好了恋爱谈得差不多了开始翻“公主”带来的化妆品。



走马观花过一遍,随便讲两句是个人都知道的美妆常识。花花蝴蝶的亮片闪烁滤镜,可能是想考考观众眼力有多好分是否得出眉笔和口红。


日系冷调美颜磨得鼻梁都消失让人好奇这个修容是怎么教的,化在滤镜上吗?



白女士终于明白了这个节目的美妆意义在哪,就是要叫你猜啊!


终于到了“王子给公主化妆”的玛丽苏情节。首先是女明星害羞红晕大赏




近距离接触美好容颜言情刻画,王子软色情撩妹大型炫技现场



女嘉宾会戴一块测试心跳的手表,看看什么样的“1V1化妆互动”,可以让人心跳突破125。



我们《口红王子》义不容辞为您总结从2008年到2018年精品土味情话合集



太浪漫了吧于是漫天飘起爱心花瓣雪花星星圈圈等,各式婚礼用品



该节目组应该感恩科技的进步,不然实景撒花瓣的开销应该会斥资几个亿。


怎么这么甜啊我的天……咦我怎么心如止水。甚至在四位美男集体学喵叫讨好公主时,白女士和菊姐一样深感不适。



这样一个神仙美妆节目,热度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播到第六期了,豆瓣上甚至都还没有评分?



偶像剧撒狗粮的套路有人买单,流量鲜肉市场热度持续,一向擅长贩卖言情的两性综艺,遇上美妆时尚,怎么就陷入了困境?





会给女生化妆的男朋友,真的更有魅力吗?



多加了言情形式的《口红王子》,不甜不腻的尴尬,却碰巧把“男生会化妆”的两性标签认知,推上了价值输出的高度,打破了男女形象固化的藩篱


关于口红色号的疑惑,秦奋说出来就顺眼多了。



假睫毛一簇剪开分别粘贴更显自然,面对傻男孩的提问白女士姨母般慈祥地笑了。



分享底妆遮住皮肤红血丝,在直男眼中跟化腮红的致命灵魂拷问,原来有这么大的误解?



给鬼鬼吴映洁“量身定做”的鬼马妆,在假人脸上练习的时候四位男孩化出来是这样的鬼妆:



录了几期以后李菲儿问何炅“他们化妆化得怎么样?”,何老师也终于可以自信地回答“还行”了。


会给女生化妆的男朋友是不是更有魅力?白女士不知道,我只感觉当有一天两性审美的矛盾可以大大方方地放在国内综艺的舞台上进行分享和传播,就一定不是件坏事。


有意思的还有关于素颜的讨论。为了贯彻美妆节目的宗旨,节目要求女嘉宾务必素颜出场以供美妆教学之用,当然杨超越的这个素颜我是不信的。



王菊这一期就相对真实,菊姐日常欧美妆出场,最后应节目要求不得不当场卸妆。“不化妆不能见人”的大众女子内心挣扎一览无余,更是抓住了做作白女士被粉底和修容深度困扰的小心心。



男生对浓妆的误解有一天也可以不再套着直男癌”的标签侃侃而谈,通过化妆行为的互动侃侃而谈,既是让男性懂女性,也让女性对男性审美的理解变得温和宽厚。


《口红王子》把两性对女性审美的讨论放在了“情景式”的观看体验中,为观众营造了一种舒适开放的交流环境。并不是所有群体之间的隔阂打破都要经历声势浩大的话语权革命,综艺戏剧的沟通成为一类,更加被需要的,观点交锋的温柔剑。



《口红王子》的价值输出上是能够体现这一点的,但这个社会性的观点却并没能成为节目的招牌灵魂,反而更加强调“偶像剧式时尚综艺秀”的噱头标签。


问题在于,贩卖言情的套路俗不可耐,值得推广的新兴价值却比日忽略,表面上是另辟蹊径开创了美妆节目新天地,内里仍是换汤不换药的美妆传统格局。





化妆卸妆种草三部曲

美妆综艺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说起国内美妆综艺,白女士印象最深刻的招牌还是要属霸占我中小学时代课后爱美时光的《美丽俏佳人》脱口秀访谈式生活分享的模式是有实用性的,也确实在那个审美并未大型开放的年代,吸引了相当一批热爱美妆的时髦女粉。



也许还有一个原因,是十年前的我们,只有《美丽俏佳人》。


到后来广告的硬植入让人深感不适,陷入假货风波的舆论争议,使得美妆专业户沦为低端购物平台。更多美妆综艺的出现也不能再动摇大众心理对美妆综艺“土LOW”的固化标签,传统教学模式的导向,已经不能满足受众猎奇心理的扩张。



在时尚杂志当美妆编辑的朋友告诉我,任何夸张妖娆的妆容都是不能写在平台上推广的,因为不够日常的欧美妆,并不是每个女孩都能驾驭。


传统时尚媒体一如既往博爱着广大时髦女孩,为了辐射面放弃用户精准度的考量,导致这位每天姨妈色口红厚涂10遍假睫毛飞上天的浓妆小姐,从此只能教教大家怎么化清汤寡水的“心机伪素颜”。



因此更加精准化的美妆宣传事业,就交给了千奇百怪的自媒体美妆博主。不比时装类博主的阶级性垄断,美妆似乎更加能走入平常百姓家,甚至普通人的美妆素养更有可能具备专业性


微博上坐拥218万粉丝的董子初,几乎每出一个视频,就有相当的产品濒临断货。



《口红王子》就这样遭遇了内外夹击的险境。回归自身,我们还需要美妆综艺吗?


马东曾经说好的综艺是有鲜明的价值输出的。因为价值输出代表了一种文化观念的影响力,决定了节目的档次是综艺,还是过目即忘的搞笑短视频。


所以我们需要的,是像《口红王子》一样能从价值输出的核心做出改变,又比《口红王子》更能包装审美价值、能有明显破局的美妆综艺。



《口红王子》未必成功,但美妆综艺在聚焦两性审美差异上,做出的尝试和突破不能否认,起码终于在内核上找到了方向。


因此我还是会保持期待,如果它不再乱讲情话乱加滤镜的话。



一日一问

置顶不说假话不装bi的十三姨了吗?蛤



轻松点三下,第一时间听十三姨不说假话不装bi,快言说尽圈中事。赶快跟着步骤星标置顶起来!!



文字:白女士  |  图片出自:网络

                                      


假         装

No bullshit,no cos bigger

“不说假话不装bi的时尚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403.html

化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