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梦网络工作室

你根本不知道,接下性侵案的她有多厉害

xumeng0032021-01-0311

↑↑↑

最近一周,多数人都关注到鲍毓明性侵养女案件。

 

事件曝光至今,鲍毓明的每次回应都在试图为自己洗脱罪名。

 

鲍毓明本人就是律师,具有中美两国的律师资格。

 

法律的人知道怎么钻法律的空子,很多人都担心,这起性侵案胜诉的可能性会很小。


幸好,接手这起案子的律师事务所,又让人重新燃起了希望。

 

此次案件里,受害女孩的代理人是吕孝权律师,他来自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这间律所的创始人是郭建梅


一位真正代表“姐姐来了”的女性。

 

 

为女性发声,她一直在坚持

 

聊郭建梅之前,想先来聊聊她代理过的案子。

 

郭建梅是中国第一个公益律师,“女性”是她法律援助和公益诉讼的重心。

 

很多轰动的女性案件,郭建梅的律所都曾出现过。

 

2010年的宋山木强奸女员工案。

 

宋山木是山木培训机构的创始人,他利用上司的权利,威胁强奸女员工、拍裸照。

 

受害女员工站出来报警时,郭建梅的律所代理了这个案子。

 

案件开庭后,宋山木在法庭上说女生跟他是情人关系,还想往女生出来“卖”的方向狡辩。

 

而宋山木的律师也颠倒黑白为他辩护,用恶意的语言侮辱受害的女生。

 

郭建梅在庭上提出严重抗议,直接责问对方律师:“你收了他多少钱?他给你十万你卖不卖?”

 

案件最终审判认定被告人宋山木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15年的李彦受暴杀夫案。

 

李彦在结婚后经常遭受丈夫谭勇的家庭暴力。

 

挨打是常事,谭勇还曾用烟头烫她的脸和身体,最严重时砍掉了她一根手指头。

 

因为遭受家暴,李彦曾尝试离婚、报警、向妇联救助.......

 

可惜这些机构都没有特别重视家暴问题,她难以获得实质性的帮助。

 

最终两人又发生争执时,李彦反抗将谭勇伤害致死,被判死刑。

 

2013年初,李彦案到死刑复核关键时期,各界紧急呼吁反对李彦的死刑判决。

 

郭建梅律所作为李彦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她联合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公开签署呼吁书,最终李彦的死刑改为死缓。

 

 

2019年的央美导师性骚扰女学生案。

 

去年,中央美术学院9名学生实名举报导师姚舜熙性骚扰。

 

这些女生曾被多次索贿、强制陪酒、摸屁股袭胸。

 

导师还用学业施压,威胁女生们“想读我的研就别找男朋友”。

 

这件事在举报后发酵,今年1月,中央美术学院发布通告停止了姚舜熙的教学工作。

 

该处罚是针对姚舜熙扣留学生作品、收受学生礼品的违规违纪行为。

 

至于性骚扰事情,因为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姚舜熙有违法犯罪事实,一直未有结果。

 

现在,案件的当事人还在微博发声为自己维权。


 

上面这些不同的案件,其实都有相同的特点。

 

女性受害者在案件中处于劣势地位,加上周围环境的影响,她们的维权之路异常艰难。

 

但郭建梅接下了这个艰难的事情,带给受害女性一点点光亮。

 

当公益律师这些年,郭建梅办理过很多棘手的案子,有时还因案件受到各方的威胁。

 

可越是吃苦她越是坚定,这些事应该做,弱者的权利应该被保护。

 

她想为女性发声,更希望用案例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继而推动相关法律的完善。

 

 

她在努力,是不想看更多人受苦

 

郭建梅这些年的坚持,与她的成长经历也有关。

 

1960年,郭建梅出生在河南滑县的小村庄。

 

她的家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她的家庭是封建男尊女卑的缩影。

 

中国妇女是怎样的地位,郭建梅从小就看在眼里。

 

她的姥姥因为生了两个女儿,被姥爷休弃。

 

她的奶奶在卖馍路上饿死,奶奶到死都不敢吃东西,是怕回家被爷爷打。

 

这些事情或多或少都影响着郭建梅,她常常会想:女性为什么那么惨,生活得不如男人?

 

 

长大后,郭建梅努力学习考进了北京大学法学院。

 

毕业后就进入司法部研究室,后任职于全国妇联法律顾问处。

 

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她参与了起草工作。

 

后来,郭建梅受邀在《中国律师》杂志社工作,担任记者。

 

她的人生原本都安稳顺利地发展着,直到她参加了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1995年,郭建梅在世界妇女大会上听到希拉里的演讲。

 

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女权即人权。

 

那是郭建梅首次接触到NGO、公益律师、女性权利等概念,她觉得中国太需要这些了。

 

 

世界妇女大会上,郭建梅逐渐明确自己要走的方向。

 

她和北大教师合作组建了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开始走上公益律师的道路。

 

1996年,郭建梅辞掉了在《中国律师》杂志社的工作,全职投入做公益律师的事业。

 

至今,她带领团队办理过4000余起案件,提供过12万次法律咨询。

 

数据足见郭建梅团队的工作量,而团队接到的案件的当事人还常常是弱势群体,无权无势。

 

弱势群体的案子看起来更可怜,有的当事人甚至进了中心门就跪下来求助。

 

看到这样的场景,郭建梅总想努力为她们维权,争取更多。

 

可是,事情想做到最完美真的很难。

 

在苛刻的自我要求和长期接受负面信息的影响下,郭建梅得了抑郁症和焦虑症。

 

心力交瘁的她不得不暂停工作静养。

 

 

修养后再度回来时,郭建梅学会找寻工作与内心的平衡点。

 

她知道团队的精力、人力帮不到所有人,开始有选择有判断地做法律援助的工作。

 

团队会有所取舍地代理有代表性、有普遍性的案例。

 

利用这些典型的案例,以点带面引起大众对相关话题的关注和推动相关法律的完善。

 

慢慢地,郭建梅把对女性法律援助工作扩大,希望关注到社会更多弱势群体。

 

她一直相信,公益律师在社会上的作用非常重要。


她想借助自己的力量,推送社会的进步发展。

 

 

她太“疯狂”,也感谢她的疯狂

 

现在谈起郭建梅所做的事情,人们会对她夸赞。

 

但最早选择做公益律师时,她身边的人都在说她“疯狂”“疯了”

 

从《中国律师》杂志社辞职那会,郭建梅已经评上副高职称,做到主编助理的职位。

 

令人羡慕的工作她不要,却选择没有工资的公益律师,怎么看都很“疯狂”。

 

不止身边的亲朋好友觉得她疯狂,连法院的法官都对她有疑问。

 

郭建梅成为公益律师后,接到第一个案件的当事人是一位来自徐州的母亲。

 

她的儿子在当地被人打死,她一直上访到北京,在上访的路上还祸不单行遇车祸。

 

了解完当事人的情况后,郭建梅毫不犹豫接下案件。

 

她带着当事人去法院,法官见状问她:“你是律师吗,你怎么会为这种人代理?”

 

郭建梅当时说:“对啊,这就是我们律师应该做的。”

 

但,这个案子最后还是败诉了。

 

看到败诉的判决书时,当事人在那抱头痛哭,郭建梅也在旁边默默流泪。

 

 

郭建梅第一次以律师身份代理案件,结局是完败。


她深受打击,但同样的打击在后来多了很多,在办案过程中,她经常会被泼冷水、遭白眼。


这些年里,她所代理的案子也有不少是败诉的。

 

可不管案件赢没赢,郭建梅始终在坚持,坚持维护妇女人权,坚持为弱者发声。

 

坚持多年后,郭建梅看起来更加“疯狂”。

 

作为北大的高材生, 她身边很多同学都成为社会的中上流人士,只有她还在做公益律师。

 

很多人不能理解郭建梅的选择,经常会问她“你为什么做公益律师?”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郭建梅说:因为这是作为律师的职责。

 

律师要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她在做公益律师的过程,职业价值得到很大的实现和满足。

 

的确,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郭建梅的存在好像很“不正常”。

 

但幸好有她的存在,底层和无助的人才看见光亮。

 

 

从1995年到今天,郭建梅成为公益律师已有25年。

 

她在女性还不敢发声、难以维权的时候,坚持为女性发声、维权。

 

当公益律师多年里,她也见证着中国女性的改变。

 

以前很多女性受到伤害也不懂寻求法律帮助,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敢站出来维权。

 

她很欣慰看到女性、包括民众法律意识、权利意识都在提高。

 

更敬佩那些勇敢站出来的人,用自己的经历呼吁社会和立法对相关问题的重视。

 

很多年前,郭建梅在采访时说过:“做公益律师,是我永远不变的选择。”

 

她相信自己做的公益律师是一个“比太阳还要光辉”的职业,也是她人生最大的意义。

 

无论从前还是现在,郭建梅的坚持和努力对女性来说都是珍贵的存在。

 

她是在黑暗中帮弱者穿越的人,值得被记住与敬佩。



为勇敢又坚持的人

点亮“在看”

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 推 荐 文 章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3834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