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被央视曝光后,蛋壳公寓又上热搜了!

xumeng0032020-11-1612
这是不墨的第327次推送

1


上周,有位读者朋友加上我的个人微信,对我大吐苦水:


我们是蛋壳公寓的租户,退租的租金一直不到账。



我当时天真地以为,一个房租租金能有多少?


后来才知道,这个被拖欠的租金,很可能是上万元!


看了看近期蛋壳的新闻,发现这位前来诉苦的朋友并不是唯一一个吃上蛋壳亏的人。


11月6日,央视点名报道,网曝蛋壳公寓租户遭遇大规模断网。



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上百人,包括租客、供应商、甚至保洁人员的薪资。有人在蛋壳总部门口高喊:还我血汗钱!



由于维权的人实在太多,蛋壳公寓工作人员开始安排债主们排队取号。


别以为拿到了蛋壳的号码牌,就能拿回自己的欠款。拿到号的人仅仅是能够和蛋壳的工作人员说上两句话而已。


他们得到了什么回应?


公司没钱了,回家等。



其中一名来自苏州的承包商对记者说,蛋壳拖欠了他们工程款近160万元,其中59万欠了2年。年初还敷衍了事,到7、8月就完全不给钱了。


另一位来自安徽的承包商说,蛋壳欠他们超过100万,之前还说要分期支付,但从去年12月至今,没收到一毛钱欠款。


11月14日,浙江媒体曝光:蛋壳公寓杭州公司,仅仅剩下3名员工。



今天,蛋壳再次上热搜:杭州蛋壳公寓公司招牌已经撤下。



蛋壳说自己没跑路,但做的都是跑路公司做的事情。



毫不夸张地说,蛋壳公寓已经到岌岌可危的地步,像极了当年拖欠千万押金的小黄车ofo。



这家走在钢丝上的长租公寓上市公司,八面来风,距离坠入深渊,只差一步。


今天不墨就带大家一起看看,蛋壳公寓在2020年里,都做了哪些缺德事。



2


蛋壳“暴雷”,是有预兆的。


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美股上市却首日破发。



紧跟着疫情爆发,蛋壳爆出“两头吃”,然后“三头吃”的丑闻。



什么叫“两头吃”?


就是以“疫情”为借口,压榨房东,要求业主给租客“免一个月租金”。



一开始,业主们只以为蛋壳是“借花献佛”、“慷他人之慨”,但一问才知道,租客们根本没有被免一个月房租。



换句话说,租客出了一个月租金,业主少收了一个月租金。租金去哪里了?


被蛋壳收进自己口袋里了。


一开始只有北京等大城市爆出蛋壳“两头吃”新闻,结果才过了一天,网友惊觉:蛋壳在全国都是这么操作的。



这是个很诡异的操作。彼时国家陷入疫情危机,大家都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看到的都是一方有难,八方相助的暖心新闻。


我三番五次拿首富老王开涮,但人家确实霸气,直接免除万达广场所有商户一个月租金,免租额度高达40个亿。



万达开了个好头,紧跟着保利、美的、新城控股、富力集团、华润、银泰、红星美凯龙,多家地产巨头都主动为商户减免租金,短则6天,长则一个月。


这就叫做共度时艰。


结果蛋壳到好,打着“抗疫”名号,大发国难财,业主租户两头坑。


又过了一个多礼拜,蛋壳公寓从“两头吃”进化到“三头吃”,在坑人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2月17日,蛋壳发布公告,说自己绝对没有坑人的心思。但紧接着就曝出,蛋壳公寓强制“赶客”,他们的骚操作是:对业主说租客要退房,对租客说业主要收房。


利用信息差,把两边的客户都当猴耍,结果就是业主没收到房租,租客强制搬走。


这一招可能比你想的还要恶心。当时疫情还没得到全面控制,租蛋壳房子的人,一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很多甚至拖家带口。


谁能在疫情笼罩之下,跑出去找房租房?这不是要把人逼死?


对于这种操作,蛋壳只有一句话:“因为疫情不可抗力”。


我看其他家都抗的挺好的,怎么就你们蛋壳两头坑?


除了业主、租客这两方被坑,蛋壳连自己的员工都不放过。这就是“三头坑”。


早在1月底,就有蛋壳员工爆出蛋壳在国难当头,拖欠员工工资、奖金不发,变相裁员80%且不给赔偿。



有员工点名蛋壳CEO高靖,你凭什么不给我们发钱?



这些指控,得到蛋壳公寓员工实名认证属实:



当时就有人问了:蛋壳刚刚上市,疫情期间又玩“两头吃”、“三头吃”,大发国难财,怎么就没钱了?


这时候人们还不知道,被蛋壳员工怒骂的蛋壳CEO高靖,距离牢狱之灾仅有一步之遥。



3


今年6月,疫情已经得到全面控制,大家都满心欢喜地进入全面复工复产的节奏。


结果,蛋壳公寓CEO高靖兼大老板,被带走调查了。



自疫情一来,蛋壳公寓受到一连串质疑,股价下跌,房东业主员工被压榨“三头吃”,自2017年算起,到2020年第一季度,蛋壳已经累计亏损了63亿,单单今年第一季度,蛋壳就亏损了12亿,却还在不断扩张。



哪怕质疑不断,蛋壳还是设法拉到一笔高达6个亿的地方政府投资,这笔投资来自江苏昆山花桥管委会。


好巧不巧,与这个花桥管委会有密切关系的银桥控股的董事长、法人、副总经理,三个人都被纪委带走调查。在三人被带走前几天,高靖正好被带走。


这其中的细节还未能知晓,但根据权威权威媒体披露,其中有一个关键词值得关注:国资挪用。


高靖被带走之后,蛋壳股价一路暴跌,本来六月复工复产,蛋壳股价还有所回升,结果高靖被带走的消息一出,股价一路暴跌至现在的1.5美元一股,较发行价跌了近9成...



美股是没有跌停说法的,按照这个形式下去,蛋壳还能继续跌。不少投资者觉得,蛋壳破产在即。



4


现在的蛋壳,可以说岌岌可危。


这几个月来,蛋壳的房租租赁合同纠纷暴增。



绝大多数问题,要么是押金要不回来,要么是明明按时交租,却被断水断电断网。


这位维权的王先生就是典型,他按时交租给蛋壳,但另一边业主却自10月底就没收到过租金,业主无奈断了他的水。



杭州的这位租客,付了一年的钱,住了才不到一个月,就被迫跑过来维权。



房东们也是头大,明明是蛋壳违约在先,他们上门维权,得到的结果就是:等,会有人联系你们。



蛋壳现在的做法有多恶心,其实和年初疫情爆发时的“两头吃”,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先,租客把房租交给蛋壳,但蛋壳却没有把租金给房东。


房东无法按期收到租金,就跑到蛋壳要求蛋壳解约。


而蛋壳的说法是:等租客违约,再解决,让房东回去等着。


说白了,蛋壳就是想要逼迫租客违约,然后再让租客偿还违约金,把风险转移给租客、业主,让他们承担。


更加恶心的是,全国各地的蛋壳公寓,都出现蛋壳不给物业缴物业费的情况,导致蛋壳租户被迫断水。



至于断网,似乎比起断水来说只是小事:



蛋壳的“年付”模式,成为压倒租客们最后一根稻草。他们按期交租,结果换来的却是两难境地:



租客做错了什么?租住蛋壳公寓的,大部分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又做错了什么?是按时付房租,还是轻信了蛋壳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上市公司?



这些年轻人只能在微博哭诉:我钱给了蛋壳,房东却来赶人。



房东又做错了什么?他们把房子交给蛋壳,期望着能换来稳定的收益,结果租客们缴的房租根本到不了他们手里,跑去维权,就只能换来一句:回家等。



5


又是上市,又是“两头吃”,又是相对较高的价格,为什么蛋壳还会落到如此田地。


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所谓“长租公寓”的模式。


“长租”的模式听起来很美好。


房东省心:只要把房子交给长租公寓,就能获得稳定营收。

租客省事:广告里吹嘘的优质服务,精良装修,只需要一次性付半年或者一年就行了。


按照这个逻辑,长租公寓说白了就是个二房东,提供服务、流量(也就是租客)、轻量级装修,就能赚中间差价。


举个例子,假设一套4000元/月的房子,长租公寓拿到手改一改,改成3室,一间收2000,一个月就是6000,长租公寓净赚2000,只要把其他成本控制在2000以内,他们就能挣钱,听上去很靠谱对不对?


但问题是,在这片魔幻的土地,一切搭上“互联网”三个字的生意,讲究的不是利润、不是资金回笼、不是稳定增长。


他们讲究的,是扩张。


疯狂的扩张。


倘若你按照上面的模式,一步一步来,扩张的速度是相当缓慢的。


为了实现快速扩张,长租公寓的做法就是两点:


1,尽可能快的从租客手里套现。

2,尽可能慢的把房租交给房东。


比如长租公寓惯用的半年,或者1年模式,一上来就要求租客缴纳巨额房租,高达好几万。



但给到房东时,却是一月一付。


这中间的差价,被长租公寓们纳入了一个庞大的资金池。


手里有了钱,长租公寓们的做法就肆无忌惮了。这笔钱他们哪去怎么花,花在哪了,谁知道?


哪怕长租公寓们能按照上面的模式做下去,只要操盘的稍微有点良心,这个生意也不至于崩盘的这么厉害。


问题就在于,他们不满足于租客缴纳的这一大笔现金,他们还要引入“贷款”的玩法,让租客们和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协议,限定你一年每个月要还多少贷款。


哪怕是年轻租客们没有钱付好几万的年付租金,他们也能“享受”到长租公寓这个伟大的互联网发明:反正每个月还的钱都一样,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去了。


当长租公寓以连蒙带骗的手段,坑租客们签下租金贷时,他们就已经从金融机构拿到了整笔房租,可能是半年的,也可能是1年的,甚至2年的。


现在模式就变成了:长租公寓空手套白狼,从金融机构套取大笔现金,给房东却始终是一月一付,这些钱他们拿去干嘛了?


去扩张,去加杠杆,去拿钱生钱。


如果操作得当,可能死的稍微晚一点。


如果操作不当,哪怕没碰上疫情,长租公寓也注定是个要坑人的生意。


房屋生意本身很“重”,退租的空窗期、运营成本、维护成本、人员更替、广告投放,这些都得花钱,一旦有一环出现问题,长租公寓就只能暴雷跑路。


更别提碰上疫情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黑天鹅...


长租公寓的选择,就是跑路。


长租公寓能卷款跑路,但年轻的租客们不敢。因为一旦上了租金贷这条贼船,租客们就上了征信。治他们不行,治你一个打工人,那还不是随随便便?不还贷,这些金融机构有一百种办法治你。


结果就变成了,租客不仅没了房子住,还要背上长达1~2年的租金贷,提前享受还房贷的压力:只不过房子不是自己的,贷款也不是给自己还的。


过去一年里,长租公寓跑路的还少吗?这么长名单看着我冷汗直流,多少年轻人被坑?



这样的模式,注定了长租公寓就是个坑爹玩意儿。


坑房东、坑供应商、坑租客。


最惨的就是这些拥有契约精神的租客们,长租公寓能跑,他们跑去哪里?他们又该怎么维权?


就像新闻里这位年轻的周女士说的,如果是一两千,忍忍也就算了。


但两万块,我得存多久啊!



周女士能要回来她这两万块吗?


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ofo小黄车,距离暴雷已经过去两年,用户们的199押金还是遥遥无期,街面上已经看不到的小黄车,居然还能自动续费...



当年我写下呼吁小黄车赶紧还钱的文章时,不少人在评论区装大度:“我愿意用199换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我愿意为你的理想买单。”


那如果这199,变成20000呢?变成20000块利滚利的贷款呢?


你还愿意吗?


别让资本家用廉价的情怀绑定你宝贵的未来。


资本家因贪婪犯下的错,不该我们平头百姓承担。


感谢阅读 |  

爆料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73.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