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获赔496万的张玉环案,最恐怖的居然不是蒙冤27年....

xumeng0032020-11-167
这是不墨的第321次推送

1


全国瞩目的张玉环案,终于有了个结果。


但张玉环本人的“风评”,却一落千丈,各种“贪得无厌”、“太过分了”的评价,层出不穷。


在历经近27年的错误关押后,张玉环终于在10月30日这天拿到了国家判决:496万元。


其中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339万元,精神损失费抚慰金157万元


这距离张玉环律师主张的2234万元相去甚远,但也已经创下冤假错案的国家赔偿纪录。


当时张玉环开口要2000多万赔偿时,舆论风向其实已经出现了变化,不少人大骂张玉环狮子大开口,骂他贪得无厌,怎么能要这么多钱。


钱只是一方面,更让张玉环“人设崩塌”的,是他被释放没多久时,向当地政府提出四个要求:


  1. 给一家九口人土地安置;

  2. 给他安排医保、社保、低保,以及承包他的房租

  3. 他老家的房子塌了,给他重新修建

  4. 给他两个儿子安排工作。



政府答应了2、3两点,却没答应1、4。


吃瓜群众最关心的其实是第四点:凭什么要给你儿子安排工作?


安排工作和巨额索赔,两者相加,让张玉环风评变天了。


从一边倒的同情,变成一滩浑水,随手一搜新闻标题,大都跟着这几个字:张玉环,你太过分了。


网友的反应可以理解,但像往常一样,我仅仅是理解他们的反智行为,却不同意他们的反智主张。


还是掰开揉碎了说。


先说这个所谓巨额索赔。


是个人都能想明白,这不可能是张玉环本人的主张,他文化程度有限,根本搞不清楚状况,2000多万赔偿应该只是律师给出的建议。


就连律师自己也明白,2000万是不可能拿到的,这个操作无非是想要占个头条,让舆论继续关注,同时给地方法院施压,不求多赔,但求不要少赔即可。


冤案向地方上要赔偿,说的难听点就是讨价还价,一方面是打地方公检法的脸,要求他们承认错误,另一方面还要他们出血赔钱,人家能乖乖配合,双手奉上?


而在过去27年里,张玉环一直处于绝对的弱势,多年伸冤无人问,这27年里他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这次要求赔偿,是他27年内唯一一次有效“反击”。


据报道,江西高院和张玉环共有3次协商,两次在9月,一次在10月。


为什么是3次?而不是一次性按照国家赔偿标准给出一个结果?这三次协商中又有怎样的扯皮?


具体细节我们不得而知,但实际赔款金额,其实在张玉环被释放不久后就有了公认的结果:大概是400~500万之间。


当时估价一般是在430万左右,现在能赔到496万,只能说律师给力,地方让步。皆大欢喜。


那些觉得张玉环“狮子大开口”的人,我就这么问你,如果是你被冤枉,被无故关押近27年,你出来会开口要多少钱?


我想可能2000万后面还要加个零吧。


再说张玉环要求地方给他两个儿子安排工作一事。


他能提出这种要求,只能说明他张玉环脱离社会太久太久。


张玉环1993年被捕,2020年才得到释放,出狱后整个社会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都是他从未见过的高楼,汽车满地跑,人人都用着他从没见过的智能手机。


而他的记忆,还停留在1993年的江西农村,停留在那个国家安排工作,“机关单位”最风光的时代。


这事情被他儿子知道之后,很快做出回应:如果我们知道父亲提出这种要求,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张玉环的儿子们表示,自己有手有脚,最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哪里需要安排工作?


如果你只看到了一个“贪得无厌”的张玉环,说明你只看到第一层。


稍加思考,你就能看到一个从93年穿越过来的父亲,大半辈子没尽到父亲的责任,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想要弥补儿子,却又搞不清状况,好心办坏事的乌龙。


以这件事去苛责张玉环,是不是有些太过于严格了?


与其说是他“贪得无厌”,不如说这是脱离时代太久,却又爱子心切,不知道如何弥补。


脱离时代27年,难道是他的错?


2


说完张玉环“贪得无厌”和他的496万,接着必须讲讲这个案子背后更恐怖的真相:两个死去的孩子,和他们的家人。


27年过去了,张玉环艰难洗冤成功,但在他的上诉主张里,始终留有一个诉求:


追责。


这个追责,不仅仅是为他张玉环讨个说法,更是对受害者的交代。


有一个蒙冤者,就有一个凶手逍遥法外,27年没有受到惩罚。


张玉环对于追责一事,非常执着,哪怕一切线索都在暗示他的这个“念念不忘”,一定不会有回响。


他多次向最高检、中央政法委、国家监委提交控告材料,直指当年办案的18人。


明明当年屈打成招,两份口供相差甚远,为什么还要判死缓?


当年一连串参与人员的态度,不像是在面对一起严肃命案,反倒是想要急着交差,完成kpi,草草了事。


结果,就是无辜者蒙冤27年,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27年。


一边是张玉环的27年喊冤,另一边是两个受害者家庭的崩塌。


两个受害的孩子,一个叫做张振荣,一个叫做张振伟;一个六岁,一个四岁。这两个张姓家庭,再加上张玉环一家是邻居。


舒爱兰是六岁孩子张振荣的母亲,案发当天她听到噩耗后昏死过去。


一开始她听到凶手是张玉环根本不信,因为三个张姓家庭平日里的关系不错,但后来听到张玉环“招了”,她便信了。


接着,就是她仇恨张玉环的27年。


这27年里,她的生活非常艰难。大儿子被杀,抛尸池塘,如今丈夫又因为中风而瘫痪在床,小儿子如今还在深圳打工。在她看来,生活已经没指望了。


等到张玉环被宣判无罪时,她更加迷茫了,恨了这么多年的仇人居然不是仇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孩子是谁杀的?我的孩子被人害了,总要给我们一个公道。”


和舒爱兰一样迷茫的,还有张振伟的父母,张建飞和刘荷花。


这个家庭的命运更加让人难过。大儿子被害后,两人有了第二个孩子,但因为需要养家糊口,孩子就送到姥姥家抚养。


命运弄人,第二个孩子也夭折:他坠入姥姥家旁边的池塘,溺水而亡。


连续失去两个孩子,让这个家庭备受打击,母亲刘荷花的身体垮了下去,父亲张建飞害怕她想不开,不敢离开她半步,去哪里都是带着妻子,辗转半生,辛苦过活。


当得知张玉环无罪时,两人懵了:恨了这么久的仇人竟然是无罪的?


那到底该恨谁?


找到凶手,是两家人最大的愿望。


“我的孩子被人杀了,连个坟都没有,啥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凶手还没抓到,我们就想要要个公道。”


张玉环扛了27年,终于讨回了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公道,但那两个受害者家庭呢?那两个被害的孩子呢?


还有人记得吗?还有人关心吗?还有人处理这起命案吗?


当年相关人员是否要为这起冤案负责?是否要对两个受害者家庭负责?


当年之真凶,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被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谁能来回答这些问题?



3


我知道,今天这篇文章发出来一定会有一批留言,说:张玉环只是疑罪从无,没有证据罢了,说不定他就是凶手。


更有甚者,会秉着和稀泥的态度,置公平公正于不顾:



我懒得回复这种留言,所以提前在文章里说明白。


对于这种说法,我就只有一个问题:


你觉得张玉环能翻案,没有地方公检法一致同意,可能吗?


真以为地方官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真给一个潜在杀人犯洗冤?


都关了27年了,为什么没直接死刑?没坐实?


又为什么27年了还要翻案?


咱们国家的法律体系,并不像西方那一套,抢劫犯杀人犯都能被律师舌灿莲花把死的说成活的。那一套,不管用。


今年张玉环能翻案,叫做司法进步,这种进步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这等于直接打当年领导的脸,没有实锤证明不是他凶手,谁敢翻案?


但在人均大法官的微博上,你会看到很多脑残用户,无视公检法的能力,强行给张玉环定罪。哪怕已经翻案,都还有人会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看,这就是当年那个杀人犯。


所以,张玉环才这么坚定,一定要相关单位道歉,恢复他的名誉,一定要追责,查出真相。


但有用吗?


哪怕洗冤成功,“杀人犯”这个称谓还是会跟随他一生。27年来被毁掉的家庭,生活,又岂是496万能补偿的?


如果这个人是你,你还会觉得他“贪得无厌”吗?


目前最紧要的不再是纠结张玉环本人,而是这起案件到底能不能追责?到底能不能揪出当年的真凶?


蒙冤者、受害者,三个家庭三代人的27年已经不能挽回。


如今,追责和寻凶,成为了他们唯一的精神寄托。


这两件事,到底还要等多久?


三个家庭已经等了27年,他们又还有几个27年能等下去?


感谢阅读 |  

更多为了防止失联,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63.html

法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