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马加爵杀人是被欺负?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相信谣言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不墨的第316次推送

1


哪怕是亲眼目睹,昨天在热搜上看到“马加爵”三个字的时候我都一阵恍惚。



这个杀人狂怎么又上热搜了?


仔细一看才知道,不是马加爵阴魂不散,而是当年主审马加爵案的法官刀文兵,涉嫌故意杀人被捕。


可算是长舒一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体会马加爵给我们这代人带来的心理阴影。


2004年之后发生的所有大学生杀人事件,都免不了拿出来和马加爵案对比。那句很操蛋的“感谢室友不杀之恩”,源头正是马加爵案。


刀文兵的涉案原因扑朔迷离,目前还没有个官方说法,看他这个公诉罪名确实是有故事的,“故意杀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这让我想到内蒙赵黎平当街枪杀情妇一案。



这个刀文兵也是厉害,不仅主审马加爵案,还参与审理了孙小果强奸、故意伤害案赵志国诈骗案等全国范围内有影响力的案件。


不过现在讲刀文兵还为时过早,借着这个由头,先说说16年前的惊天大案:马加爵杀人案。



2


马加爵生于1981年的广西农村家庭,2000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南大学,成为云南大学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学生。



成为“天之骄子”之后,马加爵的命运悄然发生变化。4年后的某天,在犯下滔天罪恶后,他的生命走向无法避免的毁灭,给活着的人留下的只有无尽的伤痛。


2004年寒假,马加爵因为打工没有回老家,在学校宿舍留宿。


马加爵的宿舍流行打牌,他是其中好手。据同学回忆,马加爵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实很聪明,甚至有同学评价他“思维缜密”。他打牌很有一手,很少输,象棋也下的不错,当时报纸上流行的智力题,同学们一起围着研究,他也总能第一个报出答案。


但2004年2月的一次牌局,出了问题。


在这场牌局里,马加爵的室友邵瑞杰突然指责他出千。


互相指责其实是牌局上常有的事,平日里马加爵如果认为“被冤枉”,也顶多是把牌一摔并加以反驳。但这一次,不一样。因为“吵出了很多东西”。


“没想到你连玩牌都玩假,你为人太差了,难怪龚博过生日都不请你”


邵瑞杰是马加爵的老乡,两人同窗四年,放假常常结伴回家。在马加爵看来,邵瑞杰是他“唯一的知心朋友”。


讽刺的是,就因为这次吵架,让马加爵对这个“知心朋友”动了杀心。


当年新闻见报时我只觉得奇怪,怎么打个牌吵架就能杀人?心里难免产生联想,是不是马加爵本身精神有些什么问题?


当时的小道消息顺水推舟,开始渲染马加爵的“邪恶”形象,动辄贴出他那张臭名昭著的挥拳相片,看得人胆战心惊:这难道是个具有暴力倾向的变态杀人狂?



但实际情况相距甚远。后续记者多次走访马加爵隔壁宿舍的同学,这些同学都称马加爵看起来没什么特殊,也没所谓的“暴力倾向”,日常看不出一点问题,对同学也算友善。


但他也有反常的地方。


比如明明家庭条件不好,大二时却举债买了一台二手电脑;一年四季洗冷水澡;喜欢深夜里唱歌。


但哪怕是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也不算出奇,洗冷水澡和唱歌这种事情连怪癖都算不上,何至于让矛盾加深到杀人?


后来马加爵自首时曾说过一句话,“他们老是在背后说我很怪,把我的一些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甚至是一些隐私都说给别人听。让我感觉是完全暴露在别人眼里,别人在嘲笑我。”


当年我只觉得,会不会是马加爵情绪上太过于“敏感”,一直到2013年才知道,原来他嘴里的“隐私”,不是说他洗冷水澡或者夜里唱歌,而是一个令人所不齿的行为:嫖娼。



3


2013年,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李玫瑾教授在《锵锵三人行》中透露了马加爵当年真正作案动机之一:他多次嫖娼的行为,被室友发现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年案子有着说不通的动机。


2004年,南方周末的记者访遍马加爵同学,不仅得到了实名证据表明他既没有所谓“暴力倾向”,还得知“同学们也没有发现马加爵身上任何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比如欺骗、偷窃等等”。


此前妖魔化马加爵的媒体文章被全部推翻。


明明是个冷血连环杀人犯,怎么可能没有动机?


但结合“嫖娼”,再看当年马加爵的言论,你就能品出不一样的味道。


为什么他会说“隐私都被人知道了、被人嘲笑”?为什么当年同学们受访时说“吵出了一些东西”?


原因就是,马加爵室友所嘲笑的并不是他所谓的“怪癖”,而是嘲笑他多次嫖娼。


而马加爵手下四名受害者中的三人,都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马加爵在庭审时也一直说,自己杀了三个人,在他看来,自己报复的是三人,另一个仅仅是“运气不好”。



为什么这个重要线索,一直到案发近10年才得以披露?李玫瑾教授说,当年不公布,是怕给受害者和加害者家属造成二次伤害。


以这样荒唐的理由杀人灭口,只能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4


马加爵的作案过程,不仅残忍,还极有谋划。


那场牌局之后,马加爵先是在网上查资料,找“流血较少的凶器”,也就是他后来跑到旧货市场买的锤子


除了采购锤子之外,他还买了黑色塑料袋、胶带、假身份证,用来策划如何保存尸体,如何逃跑等一系列计划。


为方便作案,马加爵甚至要求店家把锤子木柄锯短,然后把锤子藏在宿舍楼厕所。


也许是冥冥中有预兆,行凶之前,马加爵精心准备的杀人凶器被人偷走了。


只可惜,哪怕是作案工具被人盗走,也还是没能阻止马加爵走向毁灭。


他又跑到同一家店,买了同样的锤子,让店家做了同样的修改,伺机而动,准备下手。


这样一连串的计划、安排,实在是没办法说是“激情杀人”了。


2月13日,马加爵动手了,他先是杀死是唐学李。



唐学李本身在校外租住民房,但这时正处于寒假,宿舍空床很多,他时不时留宿在马加爵的宿舍。


唐学李本身与这件事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仅仅是因为他的存在“妨碍了马加爵行凶”,于是马加爵决定第一个杀害他。


2月13日晚,马加爵趁唐学李不备,用锤子砸向后者头部,将其砸死。行凶后,马加爵用塑料袋扎住唐学李的头部,防止血液外流,并将尸体藏入衣柜,清理现场。


第二天晚上,马加爵“唯一的知心好友”邵瑞杰回来了。



邵瑞杰怎么也想不到,那天牌局的无心之言,成了马加爵谋他性命的借口。马加爵趁着邵瑞杰洗脚时,掏出锤子将其砸死,然后如法炮制,处理尸体。


第二天中午,马加爵还在处理血迹,但这时候另一个同学杨开红来找马加爵打牌,马加爵又一次痛下杀手。



同一天晚上,马加爵以打牌“三缺一”为借口诱骗龚博到宿舍,又一次下手杀人。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马加爵都还没想着收手。2月15日处理血迹这天,一名广西老乡叫他打牌,他也动了杀心,但转念一想,这人给他打过饭,就放弃了再杀一人的想法。



5


马加爵的逃亡,再到他被捕的过程,也极为曲折。


2月15日当天,马加爵跑到银行取钱,两天后他带着现金和假身份证想要乘坐火车离开。


这里有个细节,在连杀四人,并把四具尸体藏在宿舍之后,马加爵还能在宿舍睡觉...视人命如草芥,莫过于此。


17日,马加爵第一次使用假身份证时被警察发现,但因为当时他连杀四人一事还未败露,于是他趁机逃脱,并且乘坐火车去了广州。


18日晚,马加爵已经辗转来到三亚,并且混入拾荒人群中,想要蒙混过关。


而另一边,一直到2月23日寒假结束,马加爵宿舍另外两名同学返校,闻到宿舍有明显异味。打扫卫生时,发现宿舍衣柜底下有带着臭味的液体流出来,便急忙报告学校。


谁也没想到,柜门一开,是四具头部蒙着黑色塑料袋的尸体...


很快,马加爵被警方通缉,悬赏高达20万元,一场全国范围内的缉凶行动,就此展开。


马加爵的事先布置,给警方带来了一些麻烦,2004年的天眼系统也没有今天这么发达,想要破案只能靠人力,一条线所一条线所的排查。当年全国一共动员了约170万警力,地毯式排查,最终在热心群众的举报下,将马加爵一举抓获。



6


被捕后,马加爵对自己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甚至在庭审上直接对法官说:请对我处以极刑。



2004年4月24日,马加爵被判处死刑,并没有提出上诉,6月17日,马加爵被执行死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起大案终于落入尾声,只等着盖棺定论时,舆论却发生了变化。


网络上开始出现大量替马加爵洗地的文章,有以第一人称编造的《马加爵遗书》《长恨歌》,还有流传很广的诸如《马加爵临行前的一封信,看哭百万人》这种,一眼就知道是假新闻的标题。



这些文章里有着大量虚构情节,其中最关键的,就是给马加爵残忍杀害四名同学找借口:四个受害者,曾联合起来欺负他。


这些谣言,编纂的有鼻子有眼,说受害者们在马加爵被褥上尿尿,还说他们指示马加爵去跑腿买饭,马加爵无力抵抗,只能在他们碗里吐口水。


但这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无论是记者的后续采访,还是马加爵对警方的证词,从未提到过自己在宿舍有被欺负。


甚至早先报道说,马加爵“脾气不好,有暴力倾向”,都更加令人信服的稿件中被马加爵同学的证词推翻



一如我一开头描述的那样,马加爵在大学时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有些聪明,有些陋习,但他最重要也是最真实的杀人动机之一,并不是所谓的“争吵”,是他外出多次嫖娼的事实,被室友说了出去。


更可笑的是,在当年洗地文章里,还有不少人想用“贫穷”的角度给马加爵洗地,说他因为贫穷受到排挤,平日里备受侮辱,最终因为不堪受辱才愤然连杀四人。


传播这种谣言的,请问你和驴换过脑子吗?


但凡讲一丁点逻辑,就能知道马加爵绝对不是他们宿舍最贫困者。


其中一个关键就是他自己打工,可以负债买一台二手电脑。电脑这东西在2004年可是个稀罕物,哪怕是二手的都不便宜。


通过媒体调查可知,马加爵在宿舍还算大方,只要是有同学找他借用电脑,他都大方借出,平日里也能和同学们一起娱乐,看电视,看电影。


这类谣言里有个最催人泪下的,“马加爵在服刑后感叹,囚服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


哎,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马加爵被媒体曝光的相片就那么几张,除了一张秀肌肉有些凶神恶煞的相片外,其他相片里的服装,哪一张不比囚服好?



被害者杨红开与马加爵(右)的合影


就连被捕时他都穿着花衬衫好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到了2019年,都有自媒体靠捡谣言博取流量...被读者指责还拒不承认。



我就不懂了,这群傻波一不同情受害者,反倒是疯狂给一个杀人狂魔找借口是怎么回事?


四名被害人,就没有一个是“条件好的”。


第一个遇害的唐学李是农民的儿子,家里姐妹多负担重,为此他被迫放弃考研。


(唐学李父亲)


第二个遇害的邵瑞杰家境贫寒,考大学时家里就已经借了7000多元,后来又陆续贷款一万元。马加爵落网后,邵瑞杰母亲捧着儿子唯一的一张相片哀悼。



第三个杨开红出生在贫困家庭,如果不是一直有助学金和免学费政策,他可能连高中都没法读,连高中时穿的衣服,都是班上同学资助的。


(杨开红的哥哥和母亲)


第四个遇害的龚博,家徒四壁。就在马加爵伏法那天,龚博母亲收到了龚博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毫不夸张地说,对于受害的四个农村贫困家庭而言,他们家出了个大学生是足以改变命运的大喜事,那时候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是农村贫苦家庭实现阶级跨越的一把钥匙,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本该拥有光明的未来。


结果呢?希望和未来,都被马加爵这个杀人狂一锤子敲碎。


就这,还去同情马加爵?还去给他找借口?还去胡编乱造传谣言,说他“杀得好”??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有些人没有。


马加爵案过去16年了,这个案子早就该盖棺定论了,他马加爵杀人原因,不是因为贫穷,不是因为舍友之间的矛盾,更不是所谓“头脑发热激情杀人”。


他就是个内心扭曲的杀人犯,仅此而已


连杀四人,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后还能在凶案现场安然入睡,这还有什么好洗的?


那些企图把马加爵杀人“合理化”的人、编谣言传谣言的人,我也能理解他们的愚蠢,他们觉得就应该“事出有因”,连杀四人一定是“有压迫才有的反抗”的快意恩仇,于是脑补出了一出就连马加爵本人都不知道的宿舍宫斗大戏。殊不知,最终原因,只是因为马加爵嫖娼一事败露而已。


我理解他们的愚蠢,但同时也鄙视他们的愚蠢。


每当这种谣言被传播一次,被轻信一次,四名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就要再被伤害一次。


事情都过去16年了,今天花这么多笔墨写这篇文章,不为别的,只求以正视听。


杀人犯就该被永远唾弃,没有任何借口。


给这人渣杀人狂魔找借口洗白,是要置真正的无辜者于何地?


公平吗?正义吗?


感谢阅读 |  

延伸阅读

一尸五命,有的人真的不配为人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3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