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苹果发布会“异常火爆”,华为却陷入至暗时刻

xumeng0032020-11-164
这是不墨的第302次推送

1


万众期待的苹果发布会终于落下帷幕,没有新iPhone,一切新品都显得索然无味。


发布会之后,苹果股价应声下跌,却也很难伤其元气。


这家市值接近2万亿美元的超级巨头,站在消费电子领域的制高点,俯视着它的追赶者们,来来往往,各自沉浮。


茫茫多的对手中,有一家生命力顽强的公司,却陷入至暗时刻。


这家公司,正是华为。



2


苹果发布会前不久,一架顺字号专机在台湾某机场静候。它等待的不是某个重要人物,而是华为接下来半年,甚至一年的希望。


芯片。


此前华为海思从未有过包机运送芯片的举动,此次光是包机,成本就高达600~700万新台币,这还没算上两岸机场和关税。


为什么这么急?


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于9月15日生效,这意味着台湾芯片代工厂台积电,必须在禁令生效之前,赶紧完成对华为的交货。


华为余承东无奈地解释:因为美国的第二轮制裁,我们的芯片生产只接受9月15号之前的订单,15号之后生产就停止了。所以今年可能是我们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这些待运输的芯片里,就很可能包含了华为“最后一代”高端芯片麒麟9000。


通信行业独立分析师黄海峰说,华为的麒麟9000芯片备货大概在1000万片左右。


而根据以往华为旗舰机的销售火爆程度判断,这意味着华为下一代旗舰手机Mate40系列的销售,大约还能撑半年。


半年之后怎么办?


这是横亘在所有华为人心中的大问题。



3


去美国化,是华为内部流传已久的说法,其中关键,就是摆脱美国“挟芯片以令华为”,甚至以令中国的尴尬局面。


大众第一次知道华为的造芯计划是2012年“方舟计划”。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华为真正的造芯计划,比“方舟计划”还早了8年。


2004年任正非决定布局芯片,他将这个任务交给现在的海思总裁何庭波,他说:


我给你每年四个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两万人,我们一定要站立起来。


何庭波一听,腿都软了。2004年华为才刚刚发展起来,全年销售额还不到60亿美元,任正非就敢于每年烧掉4亿美元,动用2万技术人才,难道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站起来”?


8年后的2012,华为海思力推自主研发芯片K3V2,得到坊间普遍差评,装载了这枚芯片的华为手机被戏称为暖手宝,海思气势备受打击,不少人眼看就撑不下去了。


8年之后又8年,2020年的今天,华为海思一跃成为能够比肩苹果、高通、三星的芯片设计公司,在高端移动芯片设计领域取得一席之地。


这是个逆袭的故事,但很可惜,这个故事没有最完美的结局。


哪怕强如华为,高瞻远瞩如任正非,也很难以一家公司扭转我国在芯片领域的颓势。


芯片不仅需要设计,还需要制造,封装测试,每一个环节,都涉及庞大冗长的产业链,远非一家公司能全盘接手。


所以,华为与其他科技巨头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只做设计,不涉及生产。


苹果、高通,以及华为,都习惯在芯片设计上投入海量人力物力,然后将生产制造,交给台积电、三星这样的制造商生产。


芯片制造是个很小的圈子,全球也就那么两三家公司有能力生产高端芯片。这个行业门槛高,投入产出比低,短期根本是个无底洞。


我国不是没有尝试搞过芯片,但每次想要搞芯片,都会因某些人的短视而收场。武汉耗资千亿,投资弘芯半导体就是个典型例子,两期一共1280亿的投资,从台积电挖人,炒作所谓7nm光刻机,结果却以烂尾收场。



2019年紫光董事长赵卫国直言:在半导体领域,三星每年的研发资金在200亿美元以上,英特尔、台积电每年在100多亿美元。


中国什么时候有一家半导体企业每年研发的资本开支能超过100亿美元,中国集成电路才真的有竞争力。


想在芯片制造领域有所建树,一定是举国之力。从人才培养到产业投入,只要有一环掉链子,这个产业就扶不起来。


目前华为给出的解法,就是联合欧洲企业完成“去美化”产业链,但哪怕是最乐观的预计,也要1~2年才能搭建完成。


这不是最优解,但很可能是唯一解。



4


自2017年开始,美国对华为一共发起了10次制裁。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2020年8月,美国商务部彻底将华为“断供”。


为什么美国一定要制裁华为?


原因只有一个:为了保证自身的科技霸权地位。


我们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创新”可以粗略的分为四个类别,自然科学创新、行业基础创新、终端创新、服务创新。


自然科学领域,全世界的发展都放缓,没有哪个国家有绝对的优势。


终端创新和服务创新,中国都有着很大优势。


我们手里握着手机就是终端的代表,国产手机崛起这么多年,性价比这么高,征服了全球用户。


单说这华为一家公司,2019年全年智能手机出货量2.4亿部,高居全球第二。


全球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国产品牌占了3个,这是10年前想都不敢想的成绩。这就是我们终端创新的实力。


服务创新,这指的是基于人口红利的模式创新。比如滴滴美团、支付宝微信,打个车叫个外卖扫个码买单,这点中国妥妥的世界领先。


但是,终端创新和服务创新上,中国做的再好再优秀,美国人也不慌。


腾讯阿里两家互联网巨头,市值都一度超过5000亿美元,美国人屁都没有一个。小米一加的出海成绩再好,他们也不会想着要打压。


为什么?因为这些创新没有动摇他们的科技霸权之本。他们反过来还可以站在整条产业链的最前端,攫取最高的利润。


终端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我们很多国产品牌的手机,比如小米、oppo、vivo,虽然手机做的好,但芯片用的都是高通的,每卖出一部手机,高通都要赚走一笔不菲的费用。


这样也能发展,但最终只能沦为“工具人”。就好像富士康,这么多给巨头代工,过得好吗?企业是过得很好,但他们的员工过得好吗?称之为血汗工厂,一点也不为过。


华为在芯片设计领域的突破,让“霸主”们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哪怕华为没有涉及制造,他们也认为这是对自身地位的挑战。


原本自己能“躺赚”大头的技术,现在被你学会并且超越,他们怎么可能不着急?


事实上,早在1996年,美国英国日本等在技术领域占有优势地位的33个国家,就联合签订了《瓦森纳协定》。


这个协定的目的,就是通过对技术出口的“禁运”,实施对发展中国家的压榨。


中国,就在被限制名单中。


在过去这20多年里,美国费尽心机干预中国技术发展:


2004年,捷克政府想要卖给我国价值5570万美元的雷达系统,合同都签了,结果被美国施压取消交易。


2006年,我国与意大利某公司签署卫星发射合作协议,又因为美国干预,对方哪怕毁约也取消了合作。


我国在芯片领域的发展,也受《瓦森纳协议》钳制。


目前国内最先进制程是中芯国际的14nm工艺。14纳米是什么概念?是苹果公司5年前的A9,高通5年前的骁龙810。人家现在已经干到5nm,我们还在为14nm量产良率发愁。


为什么是5年?就是因为《瓦森纳协议》规定,中国不能获取国外的最新科技,最快最快,也只能拿到5年前的科技成果。


为此,中芯国际只能曲线救国,和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合作。由比利时方先从ASML(全球最大的光刻机制造商)购买设备,5年之后再转卖给中芯国际。


这也是为什么国产芯片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用的总是过时的技术,无法在最尖端的芯片制造领域发力。


想要突破这种“科技封锁”,光靠一家华为是远远做不到的,巨大的人才缺口,短缺的资金,竞争激烈的市场,以及难以维系的科研热情,这些都是系统性问题,如果不从系统层面解决,难有起色。


但另一方面,中国企业的技术崛起也是有目共睹的。


TicTok在美国艰难求生,微软在谈及并购时明确希望能购买TicTok的算法和源代码,但字节跳动很快明确:绝不出让核心技术,中国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中国商务部也做出回应,将TicTok的算法列入《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


他们求而不得的技术,我们也有,而且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在行业基础创新上,华为也在努力打造基础设施,前几天的华为开发者大会发布的鸿蒙系统2.0就是一个例证,这是内循环的基础,是中国这个全世界最大消费市场给华为的底气。


技术封锁是难题,但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封锁。


1949年8月18日,毛主席写下《别了,司徒雷登》一文,回应美国国务院于同年8月5日发表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毛主席说: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


2020年,在华为被封锁的新闻下,一个年轻人留下这样的言论:


只要华为手机还能打电话,我就买他们家的。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华为不怕,我们凭什么要怕?


正如余承东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所说:


没有人能够熄灭满天星光



又如华为被制裁时的回应:


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



杀不死华为的,只会让华为变得更强大。


中国加油,华为加油!


感谢阅读 | 转发朋友圈无需特别许可 |  


延伸阅读

一文看懂:任正非往事和华为备胎计划

孟晚舟还没回来,华为还没倒下,国内某些人就已经跪下了??


 

不墨 | 和你一起读懂世界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2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