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教师5亿工资惨遭挪用,学生餐费被贪百万:他们的贪婪,还有底线吗?

xumeng0032020-11-164
这是的第298次推送

1


2018年5月某天的中午12点,江阴市山观实验小学的孩子们按时就餐。


孩子们8.5元一餐的午餐伙食,却只有萝卜白菜火腿肠。


非但没有营养,吃饱都够呛。事件很快发酵,全网震怒,却不知道怒气该去向何方。



3个月后,负责采购的总务处主任龚秀娟,因涉嫌贪污被立案调查。


为什么小学生们的饭碗里,只有萝卜白菜火腿肠?


因为原本每人每顿8.5元的伙食费,被龚秀娟克扣了5元。


龚秀娟2014年当上总务处主任,2015年开始克扣孩子们的伙食。短短5年时间里,她因此贪污131万元。



一人一餐扣5元,等于扣了26万顿饭。


光明日报的评论是:学生瘦了,自己却“肥”了。


那些专门从孩子嘴里夺食的贪官们,一定恨透了龚秀娟。


因为这件事,整个无锡市开始调查“食堂贪腐”,结果发现全市568所公办中小学,仅仅只有一所,没有克扣学生伙食费。


富庶的无锡如此,试问全国范围内,这种现象会少吗?


这些案子虽然数额看着并不恐怖,实际上影响巨大。


龚秀娟的作案手段,并不是直接从学生手里把钱收走,而是先让供应商们做假账,通过公家把钱打给供应商后,再从供应商们手里收回扣。


外部有供应商,内部有食堂员工,他们对于这种事情不可能不知情。


这就意味着,供应商、食堂厨师、工作人员,学校领导、甚至老师...


他们每个人都有份。


龚秀娟如此,无锡567所学校如此,全国又有多少学校也是如此?


家长们不一定知道孩子们每天午饭吃的什么,但供应商和食堂员工,是百分百清楚的。


你们每天看着自己喂给孩子吃那些东西,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整个“贪腐链条”弯弯绕绕,哪怕有一个人良心发现,龚秀娟们都不可能蹦跶这么久。


赃款可以追回,龚秀娟们会被处罚,但孩子们缺失的营养,错过的黄金发育期,能找回来吗?


龚秀娟的案子查了半年终于有了结果。2019年1月,龚秀娟获刑5年,处罚金30万元,扣除所有非法所得。


我查了法条,贪污10万元以上的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严重的无期甚至可以判死刑。


5年时间,你猜猜她最终能在牢里蹲几年?



2


学校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不仅学生会成为“待宰的羔羊”,就连奋斗贫困地区的老师们,也可能成为权力剥削的对象。


同样是2018年,贵州毕节传出一个非常奇怪的新闻:好几个县的教师年终奖一毛钱都没有,公务员却发了两万多块。


这些县,恰好都是贫困县。老师教导的孩子,也多为留守儿童。


别以为要年终奖是老师们“贪婪”,《教育法》其实早有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


而映射现实,教师们的权益很难被保障。《财新》当年采访到大方县的一位校长,校长说:公积金、医保、乡村教师补助几乎从没按时发放过,年终奖此前更是闻所未闻。


官员却对此不置可否。与大方县拥有同样遭遇的,还有镇宁县。大腹便便的副县长王思霖公开对教师们说:有钱也不给你们,你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尊师重道,在这位官员眼里似乎是一个笑话。


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一直到两年后的今天,终于有了回响。


经过国办督查室的明察暗访,发现贵州毕节大方县,自2015年期就开始拖欠教师工资补贴。


欠了多少?4.79亿!


4.79亿是怎么来的?两年前那位校长说的一字不差,教师的绩效工资和各类津贴被吸走1.8亿;未按时缴纳的五险一金2.9亿;


吸干老师的血还不够,就连中央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也被他们挪用3.4亿!


这3.4亿里,包含了用于改造校舍的7937万,改善办学条件的5806万,营养改善计划经费2650万。


国家对贫困地区学生的帮助,给贫困地区老师的津贴,就这样被这帮吸血蛀虫吸走...


以上这些都还不是最气人的。这群蛀虫还把目光瞄向了国家对困难学生的补助为了搞钱,他们成立了作为“供销信用合作公司”,强制困难学生们“入股”,210多万困难学生补助款被违规截流。


这个所谓的“公司”一共有7.56万“社员”,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居然高达56%。“公司”不仅把困难学生的补助金扣留,还强制收取“过路费”,每人50元。


他们把这50元过路费,美其名曰为“入社资格股金”,理由是给“社员”们提供股金服务。


我就纳闷了,你们这么搞不就是非法集资?这是违法的知道吗?


困难学生需要的是你们“服务”吗?人家需要的是吃饭钱,甚至可能是救命钱!


2012年,毕节发生震惊全国的“5名男童垃圾箱取暖死亡事件”,5人最大的12岁,最小的才9岁。



他们是流浪儿,居无定所,吃不饱穿不暖,只能在菜场捡菜叶子吃。5人的死亡原因并不是自杀,而是天气太冷,他们躲在垃圾箱里烧火取暖,最终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死。


说难听点,这就是穷死的。


3年后,毕节发生一起4名孩子自杀案,案发后当地的反应非常激烈,他们统一口径:他们绝不是因为贫困导致自杀。



我就想问了,如果这些孩子都有书读有学上,他们的生命还会以这样的悲剧收场吗?


他们能读书吗?能。国家有补贴,政府有扶持。理论上,他们不可能没书读。


但这也仅仅是理论上。在现实中,我们听到看到的,就是给孩子们的补助,被违规截流,老师们的工资津贴,被非法挪用。


毕节大方县这个地方,2019年才摘下贫困的帽子,当时媒体报道此事,还兴高采烈,敲锣打鼓。


仅仅是脱贫的第二年,大方县原形毕露,大方从来不大方。




3


这两件事让我想到了今年最值得上热搜的姐姐,一位真正的“乘风破浪”的姐姐。


拿命办学的张桂梅。



这位女校长坚守云南贫困地区40多年,独力建成针对困难女学生的全免费女子高中。


个中困难,如同搬山!张桂梅的学校2008年落成,11年来这所学校高考综合上线率高达100%,共有1645名贫困女孩走出大山,考入大学,从此改变自己的命运。


张桂梅这样的英雄人物还有很多,他们不过是些坚持帮助贫困孩子读书的普通人、平凡人。



他们的坚持,在龚丽娟、大方县领导面前,显得有些悲凉,甚至有些可笑。


连最平凡的下岗职工,都知道孩子是我们的未来,都知道教育高于一切。


难道那些“领导”们不知道?


没错,这些年我们是有钱了,有饭吃了,但还是有地方吃不饱饭。我们很多地方也都脱贫了,致富了,但还是孩子上不起学。


而这些吸血虫们,还要趴在孩子们,老师们的身上,吸取最关键的教育养分。让我们的孩子吃不饱饭,长不高,让他们没有书读,让老师没有希望。


这不就是卖国贼吗?


难道现在的形式还不够严峻吗?我们的下一代吃不饱长不壮,拿什么和别国的下一代对抗?拿什么在体育竞赛里拔得头筹?拿什么保家卫国?


我们的下一代无法接受教育,没有老师愿意教导,又要拿什么和人家竞争?拿什么造芯片?拿什么造航母?


外界的各种封锁没能打倒我们,反倒是内部的吸血蛀虫,贪婪的吸食着属于下一代的养分。


都说寒门再难出贵子,再多阻力,都不如这帮吸血蛀虫来的令人绝望。人性最丑陋的一面,莫过于此。


更让我忧心的是,无论是克扣学生午餐的龚丽娟,还是拖欠教师工资的大方县,都很可能不是个例。


到底还有多少个龚丽娟?到底还有多少个大方县?


教育反腐,迫在眉睫。


真的不能再等了。


延伸阅读:

连这个热搜也能反转?女告男强奸,男说女诬陷...到底谁在说谎?

杀人犯被判15年竟不用坐牢,还能火速升官发财?他到底还有几层保护伞?


感谢阅读 |  

每日一问:你标星了吗?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15.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