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杀人犯被判15年竟不用坐牢,还能火速升官发财?他到底还有几层保护伞?

xumeng0032020-11-168

这是的第296次推送

1


天真如我,一直秉承着一个朴素的价值观:杀人偿命。


这也是我一直拥护死刑的原因,哪怕你找出一万个理由来佐证,废除死刑更加“文明”,我也不愿意听。


你文明了,受害者呢?受害者的家人呢?他们要的是文明吗?要的是“进步”吗?


他们要的明明是公道。


天真如我,本以为轮奸少女还能逃过死刑的孙小果,已经是荒诞的顶点。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昨天新学到了一个词:纸面服刑。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明明判刑了,但从未坐过一天牢。牢狱之灾没能伤他分毫,只能落在纸面上。


事情是这样的。


1992年5月12日,内蒙古呼伦阿贝尔市,一名名叫“巴图孟和”的男子,因发生口角,持刀连捅好友白永春三刀,随后白永春送医不治身亡。


按照我朴素的价值观,死刑应该没跑了吧?


但巴图孟和当时未满18岁,属于未成年人犯罪,因为年龄关系要从轻判决。


于是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他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判决书黑纸白字写的很清楚,故事到这里都还算正常。按照常理,巴图孟和要在2007年才能被刑满释放。


“但判决书下来以后,就放走了,从公安局里头放走了。”


27年后的今天,受害者白永春74岁的老母亲,对记者说出了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凭什么就这么走了?


后来记者多方走访核实,当时巴图孟和是以“全身水肿、尿血”为由进行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并不容易,巴图孟和又是新鲜出炉,刚刚被判15年有期徒刑的杀人犯。怎么就保外就医了呢?


根据多名当事人回忆,在保外就医的手续上,有数名当地时任政法机关主要负责人的签字。


如果是一个简单的少年杀人犯,会引来这么多政要担保吗?


受害者的老母亲强调,当时整个“保外就医”的流程非常迅速,迅速到公安都没有把巴图孟和从派出所押解到监狱,就放走了。


到底是什么病,犯得这么及时?又或是什么人,一天牢都不想让他坐?


他背后站着的到底是谁?


凭着一纸“保外就医”的担保,巴图孟和的15年牢狱之灾就这样变成“纸面坐牢”。


他1992年5月12日杀人,2007年5月31日被“释放”。时隔15年,巴图孟和终于第二次来到看守所,来的目的不是自首,而是为了一纸“刑满释放证书”。


一个敢来,一个敢给。面对这个“纸面服刑“的犯人,看守所人员没有一点点迟疑,给他开具证书,并且盖上公章。


就这样,杀人凶手巴图孟和和过去挥挥手,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



2


我们把自己假想成这个坏人,如果是你,你通过某种不法手段逃过了15年监禁,接下来你是不是应该隐姓埋名,提心吊胆,夹着尾巴做人?


你我也许会这么想,但巴图孟和不一样。


在“刑满释放”的第二年,巴图孟和的官场之路犹如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2008年6月,他担任村会计,经过短短一年的“基层锻炼”,从2009年10月开始,他连续8年当选村主任。


注意关键词,连续,当选。


是谁选的?


巴图孟和的安排不止于此。当选村主任的半年前,他开始计划入党。2009年1月,在明知道他因杀人被判刑的情况下,党委书记还是在他的入党申请书上签字盖章。


就这样,这个身上明显有“安排”的犯罪分子,轻松混入组织。


2012年,巴图孟和成功当选陈巴尔虎旗人大代表,在他的档案里,杀人服刑的记录被抹除一空。


这是怎样的开挂人生?短短4年时间,从杀人犯摇身一变成为人大代表,成为一方父母官...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但试问这样的人,有可能做好父母官吗?


果不其然,2017年巴图孟和因贪污公款被调查。


经查,他在担任嘎查达(村主任)期间,骗取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4.5万余元,侵吞嘎查集体草场草原生态奖补资金28.2万余元。


事情败露后,巴图孟和很快被立案侦查,2018年,他因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曾经逃过的牢狱之灾,终于找上门了。



3


2018年的结果,非但没让我庆幸,反倒让我后怕:


万一这个巴图孟和没露出马脚,还能苟活多久?


遥想作恶多端的孙小果,好歹还去监狱里蹲了几年牢,靠着他母亲给他准备的“发明专利”,才获得减刑。


出狱后,孙小果改名换姓,做起了夜总会老板,不说谨小慎微,也算是想尽办法和过去划清界限。


和巴图孟和比起来,孙小果的洗白手段居然显得很小儿科。


你孙小果还需要改名换姓,出来之后还要低头做黑社会这种下三滥生意,最后还是死于扫黑除恶,今年2月就一命呜呼。


巴图孟和就不同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堂堂正正”纸面服刑,完了还能官运亨通,平步青云,要不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他指定还能往上升。


哪怕这次出事了,也不过是坐回他本该坐的牢罢了。


受害者的母亲名叫韩杰,今年已经74高龄了,她一共有两个儿子,小儿子白永春被巴图孟和杀了,大儿子和她多年来一起为弟弟讨公道,却也因病去世。



一个正值壮年的“人大代表村干部”,和一个74高龄无依无靠的老母亲,谁能拖更久不言而喻。


不夸张地说,如果巴图孟和这次没有被抓到贪污,他能活生生把韩杰“熬死”。


到时候,还有谁知道他巴图孟和是个“纸面服刑”的犯罪分子?档案都洗的一清二白,还有什么事是他办不到的?


2018年,法院对巴图孟和的故意杀人罪、贪污罪数罪并罚,贪污罪判了3年,刑期一共15年,处罚2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2年。


很奇怪,为什么一天都没坐牢的15年刑期,到了今天打了个折扣。



4


当年小儿子出事之后,韩杰的婚姻破裂,精神也出了问题,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件事:讨个公道。


到底是谁把巴图孟和放走的?又是谁在那张保外就医的申请书上签的字?


巴图孟和到底是为什么要杀害她的儿子?又是谁给了他那张“刑满释放证明”?


这些执念反复在她脑中盘旋,这些问题她问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无人回答。


更加诡异的是,2018年判决之后,“纸面服刑”还是没能引起当地公检法的注意,老母亲韩杰又喊了两年,一直到昨天早上官方媒体的新闻报道出来,下午呼伦贝尔政法委才有回应,说联合公检法纪委监委展开调查。


早干嘛去了?人家老母亲喊了整整27年,27年都听不到?


一定要官媒点名,才知道动两下?


难道想要熬死老母亲韩杰的不止巴图孟和一人?到底是谁站在巴图孟和身后?


这些问题,哪怕老母亲韩杰不能再问了,我们也必须替她问下去。


哪怕迟到的正义不再是正义,


也比永远缺席好。


感谢阅读 |  

为确保推送不被遗漏,请各位读者朋友为不墨标星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11.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