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撞死谭松韵母亲的凶手,“后台”到底有多硬?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的第295次推送

1


2019年7月3日,谭明明开着玛莎拉蒂,一路剐蹭路边六辆车,又与两辆车发生剐碰后停了下来。


行人和被撞车主纷纷下车劝谭明明别再开了,赶紧下车,但她全当没听到,一脚油门又踩了下去。


开车前,谭明明和车上俩人一共喝了1瓶红酒,2瓶清酒,11瓶啤酒。


悲剧在那一脚油门后发生:玛莎拉蒂与一辆宝马车发生碰撞,导致宝马车内两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作案者谭明明等人很快被公安机关抓获。


这就是去年震动全国的“玛莎拉蒂撞人案”。


案子发生在一座小县城,今年1月终于开庭,庭审一共5个小时,最终的结果是没有结果:择期宣判。大半年过去,至今无果。


受害者家属在庭上痛哭,几次情绪崩溃,人们感叹普通人维权困难,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普通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


只可惜,这两天的新闻告诉各位:哪怕你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大山还是大山,并不会因为你是明星而变小。



2


2018年最后一天夜里,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的黄女士和两位朋友吃完宵夜,在回家途中被一辆汽车撞倒。黄女士重伤,抢救20余天无效死亡,其余二人一人重伤,一人轻伤。


又是撞人,又是小县城,而与玛莎拉蒂案不同的是,被害人黄女士的女儿,并不是普通人。


黄女士的女儿名叫谭松韵,是一名演员。她曾在《甄嬛传》中饰演淳贵人,《最好的我们》中饰演女主角,又在最近大火的电视剧《以家人之名》中饰演李尖尖,称之为“大明星”并不过分。


哪怕她是大明星,为母亲伸张正义之路,也困难重重。


肇事凶手名叫马明弘,男,30岁,曾因为聚众斗殴而被判有期徒刑2年,缓刑4年,2016年还接受过公安机关的其他处罚。


事发夜里,马明弘和朋友吃完宵夜后酒驾,撞上黄女士三人后驾车逃逸。


2018年12月31日发生的案子,一直到2019年1月25日,警方才出通报。


从这个通报开始,整个一目了然的案子,就显得非常诡异。



通报里说:经过警方的多次劝投,马某终于到公安机关自首。


既然犯罪事实清楚,警方也很快锁定了肇事车辆,确定犯罪嫌疑人,


为何不立即抓捕?反倒是多次劝投?


案发第三天才“自首”?


为什么警方对待马明弘如此温柔?如此恶性事件,却苦等3天,只为了给他一个“自首”的名头?


在我国,但凡有自首情节的,大都是可以从轻判决的。


在案发后的1年8个月里,这个看似一目了然的案子变得愈发复杂,先是补充侦查2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3次。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谭松韵作为演艺人,并没有利用自身影响力推动案件发展,只是静静等待。2020年8月31日,案件终于公开审理,全程直播。


1000多万人目睹了这次庭审,也目睹了其中的荒诞。



3


庭审长达9个多小时,本该一目了然的案情,被马明弘和他的辩护律师搅成一滩浑水。


其中有三个疑点值得关注,这也是量刑的关键点:


第一,马明弘到底喝了多少酒?


在夜宵店的监控录像呈上来之前,马明弘和辩护律师坚称:只喝了5杯酒。


于是审判长和1000多万观众,硬生生看了长达40分钟的监控录像,最终由公诉人总结:7杯啤酒。


但这并不仅仅是当晚马明弘的第一次饮酒,根据不同证人的证词,马明弘在来到夜宵店之前,就已经在KTV喝了酒,并且喝了不少。


马明弘否认,却马上被打脸。证人们都是马明弘的朋友,他们说:他来之前就已经喝醉了。


然而,当马明弘“自首”时,距离案发已有30多个小时,他到底喝了多少,到底是酒驾还是醉驾,不得而知。


多次“劝投”,在这里起到了功效。


第二个疑点,被“遗失”的证据。


怎么证明马明弘到底喝了多少酒?血检和尿检。


庭审中有不少证词让人疑惑,其中最让人疑惑的,就是这个负责提取血液、毛发样本的民警。


取样有拍照记录吗?


我记不起了


提取了多少血样?


我记不清了


是谁送的血样?

想不起来了。


血样是什么时候抽取的?是马明弘当天到案抽取的,还是毛发检测结果出来之后再抽取的?


也想不起了。

还有多的样本吗?

只采集了刚够检测的量,按照流程来说,现在是没有证据证明他吸毒的。


为什么没有留存样本?


留存不是我分内的事。

一测都呈阳性了还不能证明?

现在没有当时的毛发物证啊。


作为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关键证据取样的拍照、录像都没有...


最关键的是,提取的血样样本,和公安检验机构收到的血样样本,两边报告中血液样本的量都不一样...


送检过程等了足足7天,取样数量严重不足,没有副本,现在这些证据,全都“遗失”。


能确定酒驾,但到底是不是醉驾?到底有没有毒驾?


我询问了法律界的朋友,朋友告诉我:送检过程,完全乱搞。


而就因为这些被“遗失”的证据,证据几乎失效。


“遗失”的证据不仅仅是马明弘的血样毛发,还有当天ktv和行车记录仪的视频,事发路段关键位置的监控...


全部“遗失”。


第三个疑点,马明弘嚣张的态度。


近10小时的庭审,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马明弘嚣张的态度。


庭审中他对审判长大呼小叫:“如果不让我上厕所,我就尿在这里”。


而马明弘的父母也同样嚣张。另一位受害者,62岁陈某的儿子说:


“我母亲与马明弘父亲沟通,他居然恶语相向,抱怨我们让他的儿子在监狱里过春节。”


对啊,你儿子不过是害了三个家庭,一死两伤,居然就要在监狱里过春节,你儿子也太委屈了。


这是他妈是人话吗?到底是谁害了谁?


你儿子还能过春节,谭松韵的妈妈呢?她还能过春节吗?


反观整个案子,马明弘的行为可以说极端恶劣,极度嚣张。


在明知道自己撞人的情况下,不顾伤者,不去报警,直接逃逸。事发后,他还跑去泸州“避风头”,逃跑途中扔掉手机销毁证据。事件过去一年8个月,马家至今没有说过一句道歉。


马明弘,你到底还有几把保护伞?



4


我本以为,这样嚣张的马明弘,一定有个强大的背景,不可说的后台,足以“摆平”这一切。


但真相却简单到让人无法相信。


马明弘的父亲的确是公职人员,但也仅仅是个文联副主席,目前已经退居二线。


一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面对这样的无赖,居然束手无策,看起来毫无胜算。


一个文联副主席的儿子,又凭什么有这么大的依仗?


答案似乎只有一个,小县城的人情社会。


还记得孙小果吗?还记得被埋尸操场16年的邓世平吗?还记得夺走人生的陈春秀吗?


阎王易躲,小鬼难缠。小地方的人情关系编织出一张阴暗的大网,笼罩在受害人们身上,让他们身陷囹圄,动弹不得。


马明弘明的牢狱之灾无法避免,但目前的种种证据,都朝着“减刑”的方向发展。


无论是“自首”,还是遗失的证据,都对他的量刑有利。哪怕公诉人要求重审,哪怕原告律师使出浑身解数。


要知道,玛莎拉蒂女可是被“危害公共安全罪”起诉的,受害者家人的诉求只有一个:赔偿+死刑。


而反观马明弘,死刑距离他似乎有光年的距离,肇事逃逸最高也就7年以上,对他不利的“毒驾”证据,饮酒定量的证据,通通无效。


他到底会被判多少年?


回到那个罪恶的夜晚,马明弘车的前挡风玻璃撞出一个大洞,他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开车逃走。


逃走后他找到另一位喝了酒的朋友,让他酒驾把自己送到泸州。


去泸州干嘛?


“避风头”。


马明弘,你到底能避得了几时?正义又还要迟到多久?


庭审当天,谭松韵离开前忍着哭腔说:我就希望我的家乡,能够还我妈妈一个公道。


这个公道还要等多久?但愿你的家乡,不会让你失望。


感谢阅读 |  

每天一问:你标星了吗?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40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