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用27年自由换700万赔偿,很划算!”

xumeng0032020-11-166

这是的第284次推送

1


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微博傻鸟特别多。按理说我早该适应,但这次是真忍不住。


上周写了张玉环案,事情是这样的:


1993年,张玉环被指杀害同村两名小孩,后因屈打成招,蒙冤近27年,被羁押长达9778天。


他家人、特别是前妻宋小女为他奔走多年未果,但从未放弃。4年前,宋小女的经历感动了一位记者,在记者的帮助下找到了两位律师,律师们据理力争,张玉环才洗脱冤屈,重获自由。


然后我就在微博上看到了这样的言论:



这位“陈剑导演”在微博有200多万粉丝,是个妥妥的大v,这个人我们按下不表,先看他的言论。


乍看之下,这人说的似乎有几分道理。


按照假设的700万赔偿和羁押天数算,张玉环的确是“月入2.1万”,的确是“日赚700元”


如果单纯把这个数字看成薪酬,的确是高薪,也的确是比微博中提到的“下水道工人”、“煤矿工人”、“农民”的收入都高。


而且就张玉环家的情况来看,他也的确不太有可能在27年里赚到700万。


这么看张玉环的27年,还挺“划算”?


如果你也这么想,就说明你被这个人带到沟里去了。


要是想不明白,你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就行了:


如果用700万换你27年的自由,你愿意吗?


除了27年的自由,你每天都要面对死刑威胁,每天要面对狱友嘲笑,笑你过不了多久就要吃花生米,命不久矣。


你为此妻离子散,年幼的孩子从此没了父亲,年长的老母亲没了儿子,妻子没了丈夫。


你全家人因此受尽折磨,因为冤屈在村里抬不起头。妻子被迫改嫁,兄长不停奔走,儿子被人说是“杀人犯的儿子”,因此辍学。


“家里出了个杀人犯”成了你家人的唯一标签。儿子是杀人犯的儿子,妻子是杀人犯的妻子,母亲是杀人犯的母亲,哥哥是杀人犯的哥哥。


对此,你能做什么?


你只能在牢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牢狱之灾不是度假,每天要被“劳动改造”,要进行体力劳动。你一有空就为自己喊冤。不认识字,就请人给你写伸冤信,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抄。


27年来,你写了600多封伸冤信,没有一次得到回应。


以上经历,普通人哪怕经历一天都受不了。


而你,要在9000多天里每天经历一次,就像地狱轮回,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为此你曾两次自杀,但都被狱友救了下来。


自杀不是怯懦,而是希望从绝望轮回中得到解脱。


在这9000多天里,唯一让你看到希望的,就是法治频道播出的平反案。


你朝思暮想,想着自己的案子也应该得到平反,自己明明是被冤枉的!


但无人理会。


你回想起那次6天6夜的刑讯逼供,回想起当年被屈打成招的屈辱,看着身上的伤痕,默念着当年那几个名字。


“当我出去了,一定要找回公道”。


但公道什么时候才会来?你等了9000多天,最后想都不敢想。


时间一天天过去,你在煎熬中一天天变老,一天天麻木。你的母亲年事已高,前妻身体越来越差,她们最恐惧的,莫过于这辈子没法活着看你出来。


在这种绝望轮回中度过27年,给你700万,你愿意吗?


等到你终于从牢里出来,看着残破的老宅、年迈的母亲、陌生的孩子和疾病缠身的前妻,只有两行清泪,一切都为时已晚。


凭什么?


我什么都没错做,凭什么要承受这一切?


我倒要问问,这样的700万,你愿意拿吗?这个所谓的“陈剑导演”,愿意拿吗?



2


上次写张玉环案时我特别提到,不要浪漫化张玉环蒙冤的27年,他们需要的不是拥抱,而是公道。


很显然,张玉环也是这么想的。他多次发声说:再多钱又怎么样?几百万、一千万又怎么样?一千万能换回我的27年吗?


古语有云:寸金难买寸光阴,更何况,张玉环失去的是他人生中最黄金27年。


他的损失,他家人的损失,怎么可能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这个赔偿,又怎么能够用“收入”来定义?这仅仅是法律能给他的最低限度的补偿罢了。


再看“陈剑导演”口中这句话:说道苦,我列三类人跟你对比一下:1、下水道工人;2、煤矿工人;3、农民朋友。


这话听起来更有迷惑性,因为这些工作的确很苦很累。


但再苦再累的工作,和蒙冤入狱拿国家赔偿这件事有可比性吗?


工作尚有选择的余地,张玉环有的选吗?


哪怕工作再苦再累,你也不会惶惶不可终日,担心自己随时要赴刑场。


哪怕生活再怎么艰难,你也不会陷入绝望,担心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张玉环案有多惨,这个“陈剑导演”就有多坏。


这条微博至今没有被删除,还有两万多人给他点赞。很难想象在2020年,这样的智障言论还能有这么大的市场。


他们认为张玉环是在用“自由换钱”,因为他“一年也挣不到几个钱”。


他们认为张玉环不该再喊冤了,因为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凭什么拿赔偿就不能喊冤?要我说,张玉环不仅要拿赔偿,而且一定要喊冤,追责到底。


和这种言论一起,还有很多人质疑宋小女,说她和张玉环团聚就是为了国家赔偿,逼得她对媒体说:赔偿金我一分都不会拿。


为什么不拿?她完全有资格拿。


我反复说,不要因为宋小女有情有义,就把张玉环案整体浪漫化,他们最需要的不是拥抱,而是公道。


再有,目前没有任何消息称张玉环能拿到700万国家赔偿,按照目前的国家赔偿金标准346.75元,张玉环能拿到的赔偿金应该是320万元左右。央视采访了专家,算上精神损失金等全部赔偿,张玉环大概能拿到458万元赔偿金。


赔偿怎么拿,拿多少,这些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能不能追责?如何追责?


多方记者采访了进贤县检察院、政法委,得到的回应,要么是“不方便接受采访”,要么是踢皮球,说“这是xx部门的事”


我就想知道,这到底是谁的事?到底谁来负责?


我明白他们的顾虑,因为开了这个口子,就会有更多冤案浮出水面,更多冤案等待追责。


但,这不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吗?



感谢阅读 

建议转发/点赞/在看三连


转发朋友圈无需特别许可

请我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386.html

陈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