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宋小女需要的是一个拥抱?不,她需要的是公道!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的第283次推送

1


张玉环是7月9日洗脱冤屈的。那天江西省高级法院的公开庭审,检察官建议改判无罪。


虽然法院决定择期宣判,但明眼人都知道,张玉环要重获自由了。


为了自由,张玉环和他的家人苦苦等了近27年。


宋小女在庭审前就从律师那里得到消息,说7月9日开庭张玉环很可能会被当庭释放。这个消息让宋小女又惊又喜,7月6日她就带着儿子们搭乘顺风车前往老家。从福建一路回到江西南昌,路程一共9小时,但她一点也不觉得漫长。



她只想快点见到那个男人,告诉他自己这些年,到底过的怎么样。


从6号到9号,宋小女的情绪不太稳定,白天她盼着黑夜,夜里又盼着赶紧天亮。



她好像又回到了1993年,回到张玉环被带走的那天,一家人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无助又难过。



到9号凌晨三四点,宋小女再也坐不住了。她换上新衣服,简单的辫子反反复复地编,花了两三个小时还觉得不好看。女为悦己者容,她想用最漂亮的形象迎接张玉环。


哪怕他们已经不再是夫妻。


但希望落空了,中午12点传来消息,说择日宣判。宋小女有些失望,生活所迫,她要带着两个儿子先回福建。


回去之前,坐在残破的老宅边,宋小女面对镜头留下几句话。


她说:


他还欠我一个抱

这个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

我非要让他抱着我转

从1993年欠到今天

他应该抱我

我也应该抱他



从1993到2020,正义缺席了近27年。


张玉环入狱时,他和宋小女的大儿子才4岁,小儿子才3岁。



到他重获自由这天,两个儿子已经娶妻生子,宋小女已经做了奶奶。


但在她说出“他应该抱我”时,脸上还是浮现出少女时的纯真模样。



这是演技再纯熟的演员也无法还原的情感。


但你并不知道,宋小女想要的这个拥抱,仅仅是这27年来的一个注脚。




2


时间来到2020年8月4日,法院终于宣判了张玉环案终审判决结果:


张玉环无罪。


93年处于严打末期,出现命案有硬指标必须要破,而且讲究办案效率。再有,死刑复核权本来掌握在最高院手里,这是一种重要的监督手段。但严打开始后,基层法院也能判死刑了。


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张玉环成了一桩悬案的牺牲品。


张玉环冤案的过程,简单到有些恐怖。1993年10月24日,江西南昌市进贤县下马塘水库发现两具男童尸体,两人是张玉环邻居家的孩子。


警方查遍全村,却没有线索。最终种种推断,有意无意地指向了张玉环,这个唯一一个“可能”有嫌疑的人。


张玉环的那段回忆在过去27年间反复在脑海里重演,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在忙农活,还帮忙去找孩子的自己会被警察带走。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说好的“配合调查”,突然变成了屈打成招。


被当成“嫌疑犯”后,张玉环的陷入地狱。他被24小时连续不断地刑讯逼供,他们放狼狗咬他,用电击枪电他,将他双手反铐拳打脚踢,肋骨被打断了一根。



他经历了6天6夜的逼供,到现在,他手上还有逼供时留下的伤疤。



在逼供过程中,张玉环还必须说出“证据”,但明明没有证据怎么办?他就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往下编。“杀人工具”和“杀人动机”这两项关键性供述都一变再变。


1995年1月,南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认为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判处张玉环死刑,缓刑两年。


之后20多年里,张玉环经历了上诉,重审,维持原判,再次上诉,驳回上诉,最终被关押服刑,随时等待死刑的到来。


在监狱里,张玉环的外号是“花生米”,因为狱友们都觉得,他的死是迟早的事情。



而他在狱中,除了劳作只做一件事,就是写申诉状,前后写了600多封,一有空就写,一有空就寄。



600多封申诉书都在为他自己伸冤,但每封都像石沉入海,渺无音讯。


直到2017年,记者曹映兰介绍来两位律师。当律师王飞和尚满庆第一次看到判决书时都皱起了眉头。“我都觉得没有证据,怎么就把人判了?”


律师拿到这个案子时信心满满。在他们看来,张玉环之所以被连续判了两次死缓,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根本没有决定性证据,没人敢不明不白的处死张玉环。


但当他们真正“解救”了张玉环后,又陷入沉思: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案件,拖了20多年?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27年?




3


截止到张玉环被释放,他一共被羁押了9778天。


这9778天里,发生了太多太多变化。


张玉环的妻子宋小女,为避免同村人的攻击,被迫离家打工。两名年仅4、3岁的孩子只能交给家里老人抚养。之后的几年,她经历了确诊重病、被迫改嫁、确诊癌症、手术后癌症复发。人生几多磨难,她只能撑下。


两个孩子先后辍学,因为总有人把他们叫做“杀人犯的儿子”,又先后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辗转在各个城市讨生活,日子过得并不算宽裕。


时间和现实似乎改变了一切,却唯独有一样东西从未变过:


张玉环家人对他无条件的信任。


宋小女大字不识几个,她一封又一封地帮张玉环写申诉书,不会写字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查字典写。


张玉环被关押,宋小女只能独力撑起这个家,她四处打工,又要养孩子,又要赚钱给丈夫打官司。她打工路上却处处碰壁,因为文化水平不够连服务员都当不上,最终只能当个打杂的。



(宋小女和张玉环早年合影)


1999年,她被疾病折磨的撑不下去了,只能再婚。再婚之前她和结婚对象约法三章:1.我要随时去看张玉环,2.要帮我照顾两个儿子,3.我要去乡下看婆婆。


男人答应了,两人便在西安定居。每次宋小女回南昌看婆婆,男人也陪着,没有一句怨言。



她说,相信张玉环,是她些年的信仰。


当张玉环胸带红花,走到家门前时,一群人将他团团围住。


他看着眼前的人,恍惚着不敢相认,过来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和家人们抱在一起。



张玉环的儿子看着眼前陌生的父亲,情绪彻底失控。



而一直等待张玉环的宋小女,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已经昏厥过去,后来被紧急送医治疗。



为宋小女的身体着想,张玉环只能忍着激动,待她恢复后,像朋友一样握了握手。


人还是那个人,但宋小女再也无法喊出那句“老公”。



相见两行泪,维持多年的坚强假象后,宋小女终于没办再假装下去了。


27年,她第一次对张玉环说出了实话:


我跟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好。


但现在你回来了,我跟你说,我过得真不好。我在人前,我还是个人,在人后,我还不如一只狗。


张玉环回来了,只能说是我20多年的的心事放下了,我没有白等他。但我们欠的钱能还上吗?我身上的一堆病能好吗?


从1993年到1999年,时间停留在那个地方,我必须要追究。


因为他们害得我三母子好可怜,害得我宋小女有家不能回,害得我宋小女带着两个儿子到处流浪,害得我宋小女逼得去嫁一个老公。


为了我的孩子,我别无选择,我99年把自己嫁掉。



在另一段采访中宋小女说的是:99年把自己卖掉。


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宋小女多年的付出、等待,并不是一个童话故事。


因为没有比这更黑暗的童话故事。


还记得前面提到的曹记者吗?张玉环的儿子介绍说,是曹记者最先介入这个案子,把案子从头到尾翻出来,张玉环才有了翻案机会。



曹记者为什么要帮助张玉环?她说:我是被宋小女感动的。



如今,在媒体的浪漫处理下,看客们只记住了宋小女的那一句: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但拥抱只是故事的注脚,这只是她多年情感的寄托。


她要的是什么,她说的很清楚,甚至比当事人张玉环还要勇敢。


面对记者,她话刚要说出口,就被有些紧张的张玉环拦下:算了算了。


但她还是要说:我必须要追究责任。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但怎么追究?如何追究?谁能负责?我翻看了多篇报道,多方记者想要采访当年的办案人员,都说“不方便接受采访”。

我倒想知道,你到底有多不方便?


一个人27年的冤屈,一家人的27年煎熬,你就tm一句不方便?


我倒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才方便?


别以为“一个拥抱”,就能将这27年搪塞过去。


是谁将张玉环屈打成招?又是谁将重审压下整整6年?



宋小女需要一个公道,张玉环需要一个公道,被骂成“杀人犯的儿子”的两兄弟需要一个公道,张玉环的兄弟、母亲,都需要这个公道。


我们,需要一个公道。这个公道,已经迟到了27年。


迟到也罢了,但请不要缺席。宋小女在等,张玉环在等,我们也在等。


27年了,难道还要再过一个27年?


——完——


感谢阅读 

建议转发/点赞/在看三连


转发朋友圈无需特别许可

请我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36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