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你笑企鹅铁憨憨,企鹅笑你看不穿

xumeng0032020-11-166

这是的第264次推送

1


“总裁,法务部已经请求查封资产,热搜晾了一天了” 


“她认错了吗?”


“认错了,她说我们认错人了,已经帮忙报警了”


如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段子,说明你已经有两天没有网上冲浪了。


事情是这样的:


3月,腾讯状告老干妈,说老干妈欠他们广告费不给;


4月,南山区人民法院冻结老干妈1624万资产;


6月,老干妈收到裁定书。


几天后的29日,裁定书被上传到中国裁判文书网,经媒体报道后引爆网络,一场撕逼大战眼看要拉开序幕。


这1600万是怎么来的?去年9月,腾讯旗下手机游戏QQ飞车与老干妈展开合作,老干妈成为“年度合作伙伴”。


这1600万,就是老干妈“欠”腾讯QQ飞车的广告费。



2


事件一经曝光,就有人火速“站队”,一方面说“老干妈从不打广告”,



另一方面觉得老干妈这1600万广告费花的不值,讲的头头是道。


恕我直言,没一个讲到点子上的。


如果老干妈真的花1600万买了QQ飞车手游广告位,光看流量,这种曝光度是很划算的。


这个游戏手游注册用户高达2亿,IP用户高达7亿,全球日活最高可达2000万。



再看腾讯方为老干妈做的推广,不可谓不用心。


选手拍“干吃老干妈”广告。



赛场口播、赛场露出,



赛后节目,



联名礼盒,



游戏内联名活动也一个不落下,“老干妈专属套装”



还有“老干妈礼包”。



这一系列曝光、联名、活动下来花个1600万,并不夸张。


而且老干妈“从不打广告”这种说法,也只能停留在陶华碧掌权时期。在她两个儿子接手公司后,老干妈的跨界营销不断,先有“老干妈国民女神”潮牌登上秀场。



后有与《男人装》杂志联名礼盒:




这么看,老干妈找个游戏厂商打广告,也没什么奇怪的。


鹅厂的同学想必也是这么想的,直到今年3月,他们才发现自己被坑了。


新闻刚爆出来时,双方还看起来剑拔弩张,一副要干到底的样子。


最终还是老干妈棋高一招。国民女神老干妈一通报警电话,将大战扼杀在摇篮里。



警方通报第二天就来了,这一切都是由三个骗子搞出的乌龙,和老干妈没有半毛钱关系。



“认错了,她说我们认错人了,已经帮忙报警了”



3


对于腾讯而言,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陷入僵局。硬刚的话,不仅没有证据,反倒会在舆论上落入下乘。


前面提到,新闻刚出来的时候网友舆论一边倒偏向老干妈,并不是大家多喜欢老干妈,而是鹅厂“南山必胜客”的名号太响亮,连国家知识产权局都败下阵来,一众小厂敢怒不敢言。


再加上腾讯旗下众多游戏并不”完美”,玩家们早有一肚子苦水。


这一波公关危机一旦处理不好,公愤事小,公愤引来的监管事大。


游戏版号了解一下。


所以腾讯自上而下,走了一步看似窝囊却稳健的棋:卖惨+卖萌。


昨天下午开始,从b站官方账号开始,鹅厂开启了疯狂自嘲模式:



腾讯官方账号还发了一个《我就是那个吃了假辣椒酱的憨憨企鹅》视频,目前播放量奔着400万去了,此前的视频在3~7万浮动。



腾讯昨天下午的那条b站动态已经有100多万条留言,自家产品官方账号接龙自嘲。



前来凑热闹的友商扎堆,阿里自然不可能缺席,没品笑话一大堆。



其他友商基本都跑过来搞转发抽奖


这一窝窝互联网公司,表面看起来相安无事互相调侃,实际上笑里藏刀,争先恐后吃着企鹅肉。


一众笑面虎里,只有一个巨头没藏住獠牙,就是这位:



这位的言论引发了广泛共鸣,说白了就是指责鹅厂“公器私用”,又一次把矛头对准鹅厂,在网上引发广泛共鸣,搞得知识水平不高的吃瓜群众跳出来给鹅厂一顿骂,顺便给南山区法院也一起带进去了。



这里顺便科普,腾讯的做法是合法合规的,诉前保全是个常规操作,并不是传说中的“官商勾结”。



所以啊,你们不能听风就是雨,还是要学习一个。


话又说回来,虽然没有搞“官商勾结”,但腾讯也绝对不是他们自己所说的“吃假辣椒酱的憨憨”。


这一波公关操作,可要比仗势欺人厉害太多了。



4


从全网怒骂的“南山必胜客”到让吃瓜群众哈哈哈哈的“傻白鹅”,腾讯只用了不到24小时。


腾讯的公关能力,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是备受质疑的,知乎上甚至还有专门的问题:为什么腾讯公关老被骂?阿里公关老被称赞?



这个问题很大,我只捡几个有故事的讲。首先,这和小马哥的性格有关。


2010年腾讯被群嘲,媒体搞了个《狗日的腾讯》封面报道,腾讯一度成为全民公敌,后来吴晓波在《腾讯传》里记录到:马化腾只能不停抽烟,嘴里还不停念叨:他们怎么能骂人?


后来连续好几年的两会,你只会看到马云指点江山,小马哥却一边说自己腰疼,一边去和别的公司谈收购。


曾几何时,二马基本“王不见王”,实在避不开,也只有老马调戏小马的份儿。2015年那会儿老马力推im工具来往,他在上海金融论坛当场调戏小马哥:微信为什么一定是腾讯的?



小马哥听了这话根本不接招,他眼观鼻鼻观心,接过话筒说了一句:不敢怠慢,共同进步。


两年前,潘乱老师那篇《腾讯没有梦想》在业界刷屏,指责腾讯沦为“没有梦想”的投资公司,小马哥也只是表态说:有批评蛮好。说完了还有点委屈:我的理想不是赚多少钱。



与其说是“不赚多少钱”,不如说是闷声发大财。腾讯老被骂和他们的业务类型也有关系。比如游戏,这是个天然被误解的行业,家长不喜欢,老师不喜欢,媒体不喜欢,连玩家都不喜欢...



前不久阅文惹出来的破事更是让腾讯公众形象雪上加霜,还是那句话:公愤不可怕,可怕的是公愤引来的监管。


而这一次针对老干妈风波的“卖惨+卖萌”方案,再加上友商有意无意的蹭热度,已经编织出了一张足够大的公关地毯,把真正的污垢一把盖住。


试问:这次风波,到底谁有错?


是老干妈吗?不是。老干妈从头到尾只觉得莫名其妙。非要鸡蛋里挑骨头,也只能说老干妈在看到QQ飞车的广告后没有吭声。


但这也不是指责老干妈的理由。第一,老干妈可能认为这是代理商搞的活动;第二,如果是我看到有个大IP莫名其妙在推我家产品,我还不用花钱,我也不吭声啊!


算来算去,这个锅只能腾讯自己背。他们的商务和法务都没有发现合作方违规造假,还一点预付款都不收,千万级别的合同如此草率,这怪得了谁?


这种草率背后一定是有问题的。但究竟可能存在的贪腐问题,还是可能存在的业绩压力问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还有,虽然腾讯通过司法手段冻结老干妈1600万合理合法,但目前真相大白,腾讯也没有撤诉,意味着老干妈1600多万的资产还是处于冻结状态。


试想,如果被冻结方不是年收入4、50亿的老干妈,而是一家中小型企业,谁能受得了?


受疫情影响,老乡鸡西贝这样的业界大佬都曾公开哭穷说资金链要断裂,突然被冻结了1600多万,中小型公司是会倒闭的。


所以,别看鹅厂表面卖惨卖萌,只要没撤诉,这事儿就还没完。


一波卖萌操作下来,老干妈的资产还被扣着,吃瓜群众看了热闹抽了奖,“逗鹅冤”“傻白鹅”在吃瓜群众心中狠狠刷了一波好感,注意力很快被下一个娱乐热点吸引走,没了“公愤引发的监管”这一风险,老干妈和腾讯该上堂还是要上堂。


至于是上南山还是上贵州,就说不清楚了。


你笑企鹅铁憨憨,企鹅笑你看不穿。


下一次再看到一个市值万亿的公司开始卖萌装可爱,你要警惕,事情也许并不简单。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随手点个在看吧!


我是不墨,下次文章见。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32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