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张大奕,一个总裁夫人都撕不动的名字

xumeng0032020-11-1612

这是的第233次推送
题图来自微博@史里芬Schlieffen
与文章内容无关

1


2015年底,阿里成功收购《南华早报》,成功创建了一个中文媒体闭环。在收购成功之前就有媒体发文:马云手握24家媒体,阿里已经造起了一个媒体帝国。


24家媒体加上《南华早报》是个什么概念?除了那些碰不得的一、二流媒体之外,市面上所有能买的媒体,马云通通买了个遍。


这意味着,你很难在纸媒上看到半句关于阿里的负面。


就连自媒体圈子在过去这些年也有明显的变化。哪怕经历资本寒冬,2018年来临之前还是有大批媒体人愿意书写大公司里外的故事,什么马云挥泪斩卫哲,阎利珉被送进监狱,王小川“红拂夜奔”,滴滴夹在巨头之间进退两难...听上去都是一句话就能说完的故事,但媒体人总能给你从灰烬里扒出些线索,写成文章,等着阿里的人找上门来。


删,还是不删,这是个问题。


现在呢?做互联网评论的老师还有几个?不如写写饭圈,骂骂“战狼”,聊聊川普,一个方方能让人找出360个圆圆的角度,写的人都不仔细,看的人也不认真。互联网变得无趣起来。


那些曾经站在巨头对立面的前辈们,要么成为宇宙第一公关天团一员,要么再也提不起笔,有闲工夫写那玩意儿干嘛,不如琢磨琢磨买房致富。


逆着来的,恁你再厉害都不行。去年年底戴老板发的那篇文章让他结结实实停更3个月。3个月面壁思过,出来之后就知道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了。


这就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性格。大家都知道可以骂百度却不能骂彦宏,腾讯的态度是任你东南西北风,只要不上纲上线随你说去。


阿里就不同了。阿里巴巴,让你无处下嘴。


所以像我这样长期处在学习阶段的年轻人,写阿里的时候也只能说一说他们的年会陋习啦,马云老师又公然开车云云。这些花边新闻无关痛痒,直到马老师光荣退休,颇有追番完结撒花之感。


只要没有作风问题,口嗨两句算什么?


忘了说,在构建中文媒体闭环前,阿里就做了微博第二大股东。2013年有人琢磨阿里怎么才能靠这个日薄西山的平台挣钱,直到2019年,有媒体做了这样一个刻薄的类比:


二者关系非常像当时雅虎与阿里巴巴的关系,雅虎作为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最有价值的资产居然是阿里巴巴的股票,如今的新浪恐怕也是如此。


瞧您说的这弃之可惜之感,预言翻车了吧?风清扬棋高一着,他掐指一算,算到2020年4月17日,会有一场战争被微博扼杀在摇篮里。



2


张大奕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听说了,这也是个一句话就能够说完的故事:张大奕被某微博用户称为“第三者”,这名微博用户是蒋凡的夫人。



我要是用一句话来讲这个故事,你脑子里想的不过是:张大奕好像在哪里听过?蒋凡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在灰烬中,总有细节会被送出焚化炉,扒开那些被删除的微博才知道里面有个豌豆大小的瓜。


2019年3月,阿里发生自马云卸任后最大的人事变动,一场长达两年的考校有了结果:天猫总裁靖捷败下阵来,降为逍遥子张勇的助理,天猫总裁大位被淘宝总裁蒋凡兼任。


蒋凡(左)、靖捷


两位年轻干将都不在十八罗汉之列,算是“外来户”。靖捷来自宝洁,蒋凡来自谷歌。胜负无关派系,这是职业经理人之间的较量。


蒋凡是个85后,28岁时就财务自由,35岁时被称为“少帅”,坊间盛传他是逍遥子钦定“太子”。轻易不夸人的王兴发了一条朋友圈盛赞蒋凡:只要赢下黄铮,蒋凡便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



看王兴这段发言就知道,哪怕美团达到了今天的成就,他还是对阿里有怨怼。两年前他曾经公开抱怨阿里没有底线,两年后他怎么可能说阿里半句好话?现在饭圈喜欢说捧杀,吹你们两句爱豆就捧杀捧杀的,王兴这叫什么?


“这就是把蒋凡放在火上烤”


看了王兴这段话之后,蒋凡身边的朋友都互相提醒,不要和他谈及此事,以免给他增加心理负担。大家都知道王兴的潜台词:成王败寇,输赢现在不好说,输了你就将被遗忘。


比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清扬,少帅蒋凡是个非常低调的人,他留着络腮胡子,戴着黑框眼镜,一眼看去就是个技术派,公开发言三句不离技术和业务。


财经记者们甚至找不出夸他的词,最终只能给出两个字:纯粹。什么纯粹,说白了就是无聊,无文章可做。他上位时,媒体稿件里只有一句值得回味:


把充电器拿到手,就控制了蒋凡。


哪怕是和张勇开会,蒋凡都不带电脑,只看手机。做了4年手机淘宝,盯着手机本该正常,现如今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推论:手机里看的到底是淘宝,还是网红?


3


2016年的双十一,张大奕用四小时直播换来超过2000万的销售记录,淘宝直播一炮打响,张大奕声名鹊起。她面对镜头喊出“2016绝对是张大奕的时代”,随后转战微博,成为“网红带货第一人”。


张大奕幻想着这一切都是她自我奋斗的结果。但有句话说得好,自我奋斗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略了历史进程。


在淘宝直播的历史进程里,自始至终只有一项指标最重要,不是人设,不是产品,甚至不是美貌。


是流量。


但凡接触过淘宝直播的人都会知道,淘系流量池好似黑箱,谁能成,谁扶不起,没人知道规律。


但如果上面,或者下面有人呢?


张大奕所在的如涵控股吃下淘宝直播的第一波流量,2016年拿到阿里的3亿投资,两年后成功冲击纳斯达克。此后如涵签约的网红数量暴增,如今有近150名网红,却还是逃不过被张大奕“掌控”的命运。


当一个人连续三年给一家公司贡献超过50%的营业额并且逐年递增时,你就会发现其中必有问题。


2017年50.8%,2018年52.4%,2019年53.5%。


市场也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2019年如涵控股上市,首日暴跌37%。昨天如涵控股大跌10%,一夜之间蒸发1.5亿。


在市场看来,如涵早就和张大奕划等号,所以市场看空的不是如涵,而是张大奕。回头再想想,当年投下3个亿的阿里,投资对象到底是谁?只会投资福利彩票的不墨,想不明白。


不同于如涵命运飘摇,蒋凡在独揽两个总裁之位后,最明显的发力点就是力推淘宝直播业务。蒋凡上任的半年后,张大奕完成了自己所谓的“淘宝直播首秀”,一场直播累计销售6000多万元,她戏称自己是直播新人,面对李佳琪和薇娅两个“后辈”,却再不敢言“我的时代”。


毕竟,曾经写下《我的奋斗》的罗老师直播卖手机也能卖个4000万,人们还总说老罗凉了呢。


在这样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的背景下,蒋凡有些悲壮地发了一封声明,说因为家人在微博上的言论和不实传言给公司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恳请公司调查自己。


调查当然是要调查的,马云眼里容不得沙子。只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似乎是个送分题。张大奕在微博上又是晒叶酸,又是暗示“生孩子”的,难道唱的是圣母玛利亚梦中怀孕那出戏?总裁夫人的微博第一时间既不让转发也不让评论,阿里的公关预案做的未免太充分了吧?


最令人感慨的还是昨天微博出现的奇观。一个坐拥千万粉丝的微博初代网红,竟似伏地魔一般,名字一提就被删,吃瓜网友屡战屡败,到最后就连总裁夫人也发不出去了。


撕不动,撕不动。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8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