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14岁少女的“自愿性行为”,也能叫自愿?

xumeng0032020-11-169
这是的第231次推送

很难想象,鲍毓明性侵女儿三年案居然真的有了“反转”。(不了解情况前情的读者请点击这里。)


或者说,某些人开始有意制造反转。


鲍毓明先派自己姐姐说李星星和鲍毓明并非“养父女关系”。



然后是鲍毓明本人的回应:



鲍毓明一通操作,只为了传播一个信息:他和李星星不是“养父女”关系。


昨天的文字消息里我就写明,这个信息非常恶毒凶险,因为它背后暗示李星星是所谓“童养媳”,暗示李星星和鲍毓明关系的“合理性”,甚至“合法性”。


很快有人接住了这个“暗示”,开始散播“鲍毓明不过是养了嫩老婆”、“还以为真是个啥强奸的大瓜”等等言论。



这背后的目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为了帮助鲍毓明脱罪。


如果事件仅仅是发展到这一步,我大可不必再写一篇文章驳斥鲍毓明。

但如果一个权威媒体为鲍毓明“背书”呢?


一切都变味了。


昨天下午,知名新闻网站财新网发了一篇稿件,名为《高管性侵养女案疑云》。



稿件很长,足足有8千字,目前已经被财新网删除。我放一些关键信息供大家“欣赏”。


在财新记者笔下,这场被《南风窗》记录的长期性侵案,变成了“40多岁男子与10几岁养女的玛丽苏养成恋爱剧”


疑犯鲍毓明被描绘成李星星的“sugar daddy”,也就是干爹,未满14岁的少女“心机重重”,这两人的关系是“包养”,而不是“性侵和囚禁”。


看完全文,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文明地表达自己的愤怒了。


此文通篇从疑犯鲍毓明的角度出发,把他塑造成一个“无辜者”,里里外外都在为他洗脱罪名,反而对受害者李星星百般质疑。


洋洋洒洒8000多字,总结下来只有四个字:恩将仇报。


合着鲍毓明才是这个案子里的受害者??


这还不是最恶心的。


最恶心的莫过于本文作者发稿后发在朋友圈的言论,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让我打心里作呕。



文章是有署名的,所以这个作者的名字我也懒得打马赛克了。


在案件的到关注后,我想到了鲍毓明会自我洗白,想到了他会放出消息混淆视听,想到了会有一些傻x对受害者进行侮辱。我甚至预设了一些“自媒体大v”会站出来帮鲍毓明说话。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给鲍毓明“背书”的,居然会是财新网。


财新发一篇文章,少说要经过三个人:记者——责任编辑——版面编辑。


这样一篇带有明显预设的险恶文章,同样至少经过了三个人之手,其责任编辑,居然是财新常务副主编、中国新闻学院毕业的高煜。


难道高煜没有看出这篇文章的问题?


还是说看出来了,却不在乎?


我想不明白。


但有一点我能想明白,那就是财新文章里,对受害者李星星的种种“指控“有多荒谬


我们做一个最大胆、最离谱的假设:假设财新网文章里的所有信息、假设鲍毓明所有的一面之词都是真的。


在这个最离谱的假设下,鲍毓明能脱罪吗?


答案是:有 可 能


财新文章的前半部分,提到了一个让我看不下去的事实:


“鲍毓明没有否认在2015年12月31日与李星星(财新文章里化名为兰儿)发生了关系”。


后文对应:第一次与鲍毓明发生关系时,李星星已满14岁。


我就想知道,在确定这条信息后,财新记者是怎么把文章写下去的??


和14岁幼女发生关系,很值得骄傲??很值得炫耀??


没错,我国刑法里规定,和14岁以下幼女发生关系,无论是否自愿,都属于强奸。14岁以上则同意后不算强奸。


根据目前鲍毓明洗地的逻辑,他与李星星发生关系的12月31日,是他特意等到李星星“满14岁”。


但是,刚满14岁的幼女,和14岁以下的幼女有什么区别??


难道刚满14岁,就突然间能对自己“负责”了?


比起“14岁”界限,更加险恶的是财新文章里所暗示的:李星星与鲍毓明发生关系是“自愿”的,两人并不是“养父女关系”,而是“恋人关系”。


为什么洗掉“养父母关系”对鲍毓明如此重要?


因为我国规定,对未成年人负有特定职责的人,利用优势地位利用未成年人孤立无援,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即使“自愿”也属于强奸。


换句话说,只要鲍毓明“证明”李星星是“自愿”,他又能“证明”两人是“恋人关系”,他就真的有可能钻法律的空子,逃过法律制裁...


财新的这篇报道,无疑为鲍毓明洗脱罪名埋下伏笔。


文章还提到,李星星也多次对鲍毓明表现出了“依恋之情”,想要以此为证,证明两人就是“恋人关系”,证明李星星的“自愿”。


能证明吗?


不能。


这非但不能证明两人的“恋人关系”,鲍毓明还要罪加一等。


为什么?


就因为两人之间的“差距”。


一个是40多岁、拥有丰富社会经验、社会资源、社会地位的老男人。


另一个是不谙世事的14岁幼女。


这样悬殊的差距,你告诉我这能产生“恋人关系”?你自己想想不觉得恶心?


关于两人的第一次性行为,李星星有着明确描述:她是被强暴的。


难道你宁可相信一个40多岁,满世界寻找“女儿”来领养的中年男人的说辞?


更何况,哪个正常的成年人,会和一个14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


正常成年人都知道这是不对的吧?


这个结果,是一个40多岁成年人的选择对吧?


难不成是14岁的幼女强奸的40多岁成年人?逼着这个成年人和她发生关系?


这么简单的逻辑,难道想不明白?还需要争论?


做出上述行为的鲍毓明,可能会是“无辜者”?


再看李星星对鲍毓明表现出的“依恋”。这个“依恋”的前提,发生在李星星与鲍毓明发生关系后。


你真以为是鲍毓明用自己40岁老男人的魅力征服了幼女?


真以为这是懵懂少女拜倒在成熟男人的胶带和满身肥肉下?



当然不是。李星星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表现。


请大家仔细看一位微博网友在事发后写出的真实经历:


她7岁时被17岁的表哥性侵,一直到了12岁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12岁的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反而会在身体、心灵上更加靠近表哥。


“所以,我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可行的保护自己的方法——我假装是自愿的,假装自己就很喜欢和他身体接触,假装我是“爱上”他。”


“这个秘密,我周围的人包括父母至今一无所知。我今天写出这一切,是为了“兰儿”(李星星),也是为了所有未成年性侵受害者,请求所有人看到:


我们不是自愿的!

我们不是自愿的!

我们不是自愿的!”



那些自以为是,把李星星和鲍毓明关系当成“香艳小说”审视的傻x们睁大眼睛看看,这也叫做“恋人关系”?这也叫做“自愿”?


刚满14岁的小孩子能懂什么?


成年人都可能被PUA控制,依照目前我们的性教育水平、家长老师对“恋爱”的态度,我看18岁也未必能懂该懂的知识,以及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


李星星的情况,比上面那位博主的情况更加糟糕。


她在13岁的年纪,就接受了鲍毓明的错误引导,往后的几年又不断被他洗脑,李星星能那么快清醒吗?


这样才有了她斯德哥尔摩式的行为,财新网的文章描述了一段李星星(兰儿)行为上的反复:



难道还有人无法理解这种现象?


从13岁开始洗脑一直洗3年半,李星星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点无论是在南风窗还是财新的稿件里都有体现。



后来李星星确诊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症、重度PTSD(应激创伤),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就这样的人渣,还想着用死抠“14岁界限”、“不是养父女关系”,企图给自己脱罪?


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财新居然还能以此为前提,写出一篇带有明显倾向的8000多字的报道?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对财新“收钱”“为了赚流量”的种种质疑,我是不太相信的。


参考一位我很尊重的媒体前辈的发言,财新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傲慢,从这些角度去指责财新,意义并不大。



更何况,如果仅仅是为了钱,为了流量,这件事情反而不会让我如此反感和失望。


我认为财新能发出这样的稿子,说明这个稿件的撰写者、审核者,都陷入了“技术主义”,从而丧失了人性。


哪怕是用最朴素的价值观来审视这个案子,都不会得出一个这样的混账结论,写出一篇这样的混账文章,指责李星星,维护鲍毓明。


问题就在于,无论是记者还是编辑,在审视这个案子的时候已经剥离了作为“人”的身份,他们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共情能力,他们没有足够强大的价值观来驾驭自己的“技术”,反而还因为自己丧失人性,而沾沾自喜。


价值观的缺失,才是最让我失望,也是最让我后怕的点。


回头再看鲍毓明性侵案,我们很容易总结出一个漏洞:14岁。


鲍毓明正是想着钻这个空子,堂而皇之的把自己洗白,哪怕全中国都知道他是个该死的人渣。


有什么好办法?


还真的有。美国有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法案”,就是专门针对未成年人性行为设置的。


这个法案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把刚刚性启蒙、处于恋爱关系的少男少女关进监狱,同时又希望能够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防止少女受阅历地位经济条件高得多的成年男性的侵害操纵。


该法案的重要判断依据,就是男女之间的年龄差异。


该法案规定:自愿发生性行为的两人,若一方未满法定年纪,另一方年龄不比前者大2~5岁(各州具体规定不同),则后者可以受到该法案保护,不构成强奸。


这个法案的前提是未成年人不能低于12~14岁(各州不同),低于最低年限不管怎么说都是强奸。


不管放在哪个州,鲍毓明一个40多岁的男人,和14岁幼女发生性行为,都是妥妥的强奸。


哪怕他用再多“聊天记录”,证明李星星是“自愿”的。


在案件爆发的当天晚上,李星星接受了她目前唯一一次采访,她留下一句:希望警察叔叔公正处理。


鲍毓明案能不能得到公正处理,事关重大。


我不敢张口就来,说中国有多少富人都是恋童癖。


但如果一个关注度如此之高的案件,一个根本没有反转余地的案件都没有得到公正处理,传递出来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信息?


我们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要如何自处?要传递怎样的价值观给下一代?


而负责调查此案,经历了撤案又立案的烟台方面,到底能不能给出“公正处理”?正义到底还要迟到多久?


我多么希望我心中所想,是错的。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84.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