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高福先生,你应该身先士卒嘛!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的第234次推送

消失了两个月的高福,终究还是回来了。


高福是个能人,起码是个能忍之人。在疫情爆发前后,堂堂疾控中心主任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更何况他还觉得自己是朵白莲花,这委屈谁受得了?


这期间,还有网络谣言说高福院士被查。虽然一听就是谣言,但还是群情激昂。没过多久,媒体出来辟谣:截止2月15日12点,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员会官方尚未发布此消息。


得知此消息,网友们纷纷在新闻下方留言,有两个字生动表达了大部分人的心声:


尚未?


人们常说,泥人也有三分火,高福也不是完全能忍得住。3月底他曾借美国《科学》杂志专访发声,有意无意地提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早期难以界定“人传人”?


因为尚无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


对嘛,高福院士在1月19日发表的论文里清楚地写道:“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人际传播”,但是这个判断,根本就是“大家没看明白”。



别问,问就是你不懂。


不仅我们不懂,医生们也不懂。谣言八君子不懂,所以他们当时被判定“造谣”。后来高福院士的同事、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评价八君子,说“他们是可敬的,是事前诸葛亮”。


这话听着像是好话,媒体也把这段话当成好话来宣传,但这实际上是一次反向断章取义。紧跟着这句好话,曾光就开始和他的主任一道,讲证据,不讲人命:


但是科学讲究相信证据,做出判断得拿出依据。


我就说嘛,在前线拼死救命的医生们都是傻x,就你们疾控中心的科学家会讲证据。


呵呵。


梳理疫情爆发前后高福的“高光时刻”,你会发现人们对他的抱怨和愤怒,都是有根据的。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就是关于“人传人”的讨论,也是高福又一次企图“澄清”、“正名”的关键。


昨晚,高福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专访时说:


我从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


主持人追问,高福换上了更加肯定的用词:从来没有说过,NEVER。



因为是中国国际台,所以两人用的都是英语。高福用山西口音说Never的语气,不禁让我想起当时钟南山和白岩松连线时的福建口音:


它是肯定的,有人传人的现象。


平日里觉得软软糯糯的福建口音,那时候听起来斩钉截铁。

平日里觉得形象生动的山西口音,这时候听起来就像恒山派剑法:绵里藏针,招招成圆。


你说高福不在乎公众形象,我是不相信的。


3月底,《纽约时报》文章里透露了一个细节:在元旦前后,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与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通话,两人沟通疫情讯息。几天后,高福再次与美疾控中心主任通话时,突然失声痛哭。


对着美国同行失声痛哭?哭的到底是啥?


这种说法就像高福昨晚发言一样,绵里藏针。看似为全球疫情哭泣,实则表达了高福院士自认为有苦说不出的囹圄窘境。


2月底,《财经》采访到了一位匿名专家组成员,记者问到:没有证据(人传人)是因为他们不提供还是提供的素材不够?


专家回答: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从现在真实的情况看来,他在说谎。


这个他,指代的是武汉方面。与高福院士的同事曾光也曾经讲过类似的言论:在武汉期间,他们没能见到湖北和武汉的主要领导,专家意见无法及时反馈。


结合起来看,这不过又是一个“排排坐,分锅锅”的故事。


这与高福昨晚采访时的发言如出一辙。他需要的是“正名”,而用我们惯用的语言方式形容,大概和我今天第二条推荐的产品有同样功效。


“一洗就白”。


最让人无语的是,为何钟老说得,你说不得?难道我们不懂,八君子不懂,钟老也不懂?


在接下来逆转局势的故事里,主角是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李兰娟在闭门会议里第一个给出结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已经人传人。钟南山勇敢给出封城建议。


六人专家组回京后,国家卫健委主任第一时间面见了钟南山、李兰娟。次日一大早,孙春兰副总理会见专家组,局势开始逆转。


聪明的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会将美名毫无怨怼地赠给钟、李二人?为什么不是同为专家组成员的高福、曾光?


老话诚不欺我: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为自己“正名”的过程里,高福院士还出席了中国疾控中心援鄂医疗队返京欢迎仪式上。高福说:应急情况下,医务人员可能会先使用新冠疫苗。


在新闻下方,有两个网友不约而同地评论道:


高福先生,你应该身先士卒嘛。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68.html

高福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