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从武汉监狱到北京小区:黄女士一路向北

xumeng0032020-11-1617
这是的第214次推送

1


2009年,湖北省投入45亿巨资,只为解决农村居民安全饮水问题。



农村的安全用水一直是个大问题,人畜混用,无法保证水质清洁,人就容易患病。


据新闻报道,当年湖北上上下下秉承着:“要把切实保护好饮用水源,让群众喝上放心水作为首要任务”的指示。目标明确:村村通自来水,人人饮放心水。并计划在2010年底解决湖北1609.6万人的饮水安全问题。


这是个大工程,而大工程之下,难免有蛀虫。


黄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2009年下半年,湖北恩施宣恩县水利水产局一众高层,套取宣恩县1.43万人农村饮水工程管材采购款11.3万元占为己有,这第一笔钱还没有黄女士的身影,因为黄女士在一众官员里“辈分”最小,只是个财务副股长。


2010年初,黄女士忍不住出手了,和当时的水利水产局副局长合谋贪污36.8万。


黑手一出,就收不住。


虽然职务有高低,但这些人分赃还是很公平的。每次分赃,黄女士都能分得一半,而和她“合作”的“同事”并不固定,所以当清算到来时,法院发现这个职位最低的黄女士居然贪污最多,共计72.172万元。


这还没算上受贿的钱。黄女士一共退赃款121.2785万元。在2010年前后,一百来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作为对比,可以参考北京2009年年底的房价。



黄女士案在当地曾引起轰动,某些害虫肆意套取国家专项资金,还自己搞“小金库”,影响恶劣。


所以黄女士被判了10年,并没收了6万元个人财产。黄女士似乎认为自己委屈,曾提出上诉,但被二审驳回,维持原判。


服刑期间她获得“3个表扬”,2019年8月28日,湖北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刑事裁定书里写到:


罪犯黄xx在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依法可以减刑。减刑7个月。


当黄女士呼吸到第一口自由的空气时,已经是2020年2月18日。


黄女士在狱中到底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黄女士的经济条件似乎一直不错。


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到了当年黄女士的律师,律师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她经济条件好,出事之前就给女儿在北京买了房。


这套房,应该就在目前人人自危的北京东城新怡家园。



2


时间快转,我们来到2020年2月18日。


根据黄女士家人的说法,在刑满当天,监狱主动要求放人。此时的武汉已经封城近一个月(1.23~2.18)。


按照常理判断,此时的武汉应该是重重设卡,高速路出入口都应该有持额温枪工作人员严密监测通行人员体温。


如果黄女士在出狱时就开始发烧,应该是出不了武汉城的。


怪就怪在这里。


根据北京疾控中心发布的时间表,黄女士在2月18日开始连续5日间断性发烧,伴随有咽部不适。


需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如果黄女士在出狱时就开始发烧,为什么她能出狱?


第二,武汉到北京足足有1200公里,驾车需要穿行至少三省八市(重要地级市),为什么这中间的测温关卡,都没查出黄女士的体温异常?


难道黄女士真像九头鸟那样神异,一到量体温了就自动降温不发烧?一上高速就发烧?


而黄女士家人的说法也让人疑惑,据他们说是“被欺骗”,不知道黄女士发烧。


有一说一,难道发烧了难受了黄女士自己会不知道吗?伴随的“咽部不适”难道察觉不到?一路1200公里咳嗽都没有?


万幸的是,黄女士入京后的轨迹清晰。


黄女士2月22日凌晨两点入京,经过体温筛查返回东城新怡家园。


2月23日晚七点,黄女士因为发热而被送至定点医院进行排查。


24日,确诊新冠肺炎,隔离治疗。


当黄女士结束一路向北的行程后,一些人开始失眠了。


监狱出现问题的后果大家应该很清楚。2月21日,整个山东省新增病例202例,其中200例来自济宁任城监狱。


加上7名监狱干警,任城监狱共有207人确诊。济宁成为整个山东确诊人数最多的城市。


在消息公布之前,山东省司法厅厅长等8人,因疫情防控不力被免职。


一天前,浙江突增28名确诊,其中27例来自十里丰监狱。监狱政委以及狱长被免职。


2月21日下午,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负责人何平在记者会上说,全国三省五个监狱发生罪犯感染疫情,共有505人确诊,11人被免职。


其中,有230例病例来自武汉女子监狱,也不知道现在黄女士这个病例,是算湖北的还是算北京的?


疑点很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黄女士的一路向北和武汉17号通告应该没什么关系。黄女士21日就被家人接走,22就到北京,这方面的阴谋论可以消停了。


问题问完,接下来就是等待。


目前司法部已经派出分管副部长刘志强,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检、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详细调查。


由黄女士一路向北,很容易联想到“大意失荆州”的何姓公务员,利用关系将宝贝儿子送出天门...


到底还有没有像黄女士和何先生这样,在严防死守之下,还能穿过警戒线的人?


如果没有,尚可还我们一个心安。


但如果有....


这枚子弹,估计得多飞一会儿。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4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