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韩国N号房:26万观众,每个都是凶手!

xumeng0032020-11-169
这是的第223次推送


大家好,我是不墨。


韩国N号房事件,大家都听说了吧?


怕你不知道,我简单总结一下事件经过:


自2018年12月起至2020年3月,韩国多名男子用网络诈骗手段骗取未成年少女个人信息,进而利用这些个人信息威胁女孩们就范。


74名受害者中,16名是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11岁。


这些人的手段之残忍,让人反胃。包括但不限于:用小刀在身上刻字;吃屎;在下体内塞入剪刀、蠕虫;剪掉乳头;被指定人强奸等等。


以上内容,还不是整个事件中最让人恶心的。


最恶心的莫过于:他们将残害女孩的过程拍成视频上传到telegram,26万韩国人参与围观,其中大部分人是“付费用户”。


26万是个什么概念?


韩国总人口为5000万人,男性差不多占一半,也就是2500万。


26万韩国人参与围观,意味着100个韩国男人里,就有一个N号房用户。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很大比例的“付费用户”....


韩国到底是个什么吃人社会??


1

学历可以过滤学渣

但无法过滤人渣


整个案子的套路其实简洁明了,我不想用大量篇幅去复述受害者的悲惨遭遇,这里抓几个重点讲。


第一,N号房3代管理者,身份都超乎你的想象。


第一代管理者名为godgod,他同时也是“N号房”的创办者,聊天室从1号开到8号,N号房由此得名。


整个N号房的“作案手法”基本都是这个人开发出来的。卧底在房间中的记者做出以下记录:


受害者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中学生。记者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还有在男厕所里裸体躺在地上的孩子们,盯着摄像机拍摄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每段视频都会露出性器官。她们似乎是按照指示亲自拍摄并发送视频,看了几个之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地狱般的噩梦。


很难想象,一手打造出“地狱”的godgod,在犯案时很可能还是一名高中生。


2019年2月,godgod突然消失,有推测说他是为了参加韩国高考,所以才暂停了网上活动。


godgod消失了,但他的邪恶遗产还留在网上。第二代管理者名为“watchman”,N号房被他“发扬光大”,用户量暴增。这迫使watchman将管理工作外包出去,为保证N号房的“视频质量”,他甚至开始遴选用户,


想要进入传说中的N号房,必须要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或者参与性骚扰对话,否则就会被强制退出。一旦作品受欢迎,就能直接进入N号房。


在watchman治下,这种管理机制大大刺激了N号房的活性,N号房中出现的内容也越来越恐怖,记者做出如下记录,这些内容让我编一辈子都编不出来:


记者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着的孩子们,还有在男厕所里裸体躺在地上的孩子们,盯着摄像机拍摄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每段视频都会露出性器官。她们似乎是按照指示亲自拍摄并发送视频,看了几个之后无法相信这是事实,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地狱般的噩梦。


至此,针对少女们的邪恶犯罪开始有组织有规模。


watchman于2019年9月消失,原因是被警方逮到了。检方披露,watchman是个38岁的公司职员。


godgod和watchman的消失,并没能阻止韩国telegram圈的疯狂,很快又有一个人占了山头,名为“博士”。


博士是三代管理者里最恐怖,也是最危险的。在他的管理下,telegram房变成了“付费房”,分为三个档位:


第一档:30万韩元,相当于1500rmb;

第二档:60万韩元,相当于3400rmb;

第三档:150万韩元,相当于8400rmb.


既然有价格划分,内容一定有分级。博士的恐怖也体现在此:只要交钱到第三档,就能参与控制“奴隶”。


在最开头的案件描述中提到的“刻字”,“吃屎”、“蠕虫”,“指定强奸”都是博士开发出来的变态级内容,所服务的观众,可想而知就是花钱最多的金主。


这个自称“博士”的人并不是这真的博士,他名为赵主彬,今年才25岁,本科学历,在校期间成绩优异,还曾任学报编辑部编辑局长。



这三人的年龄、身份、职业、都没有明显的规律。唯一的共性就是他们都是男性。


特别是最恐怖的“博士”,他受过高等教育,在去年11月还参加过孤儿院公益活动。



谁能想到,他会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由此可得:学历可以过滤学渣,但无法过滤人渣。垃圾读再多书都是垃圾,做起恶来比蠢货更可怕。



2

26万凶手


说完主谋们的身份,再看第二点,直接参与制造这场灾难的26万观众。


微博博主@哎一股清流今天po出了韩国论坛里的参与者自白:



这还是人话吗?


不仅不觉得自己有错,还要把过错推给女生,认为她们“淫乱”,自己反而是受害者。


这个逻辑我给你0分,这个不要脸我给你100分。


根据目前案件进展,我可以做出合理推断:26万观众里,绝大部分人都抱着这种想法。


他们绝不会认为自己有错。N号房2018年末兴起,一直到今年3月才收到打击,整个过程全靠两名学生记者调查举报,前前后后26万观众无动于衷,无一人报案。


他们还争抢着付费。



N号房事件曝光出的26万禽兽,在韩国男人中占比如此之高,却也只是冰山一角。


去年年末,韩国曝出小学生“妈妈偷拍”系列视频...



“关注我就给你看妈妈的臀部”。


这是人话?人渣从小抓起?有多少小人渣,长大后成为N号房的观众?



3

保护凶手的韩国法律


N号房案件的三代管理者,目前第二、第三代悉数落网,只有第一代godgod下落不明。


能有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是telegram这个软件的特性,的确是给警方带来了很大的办案难度。这个软件号称是“永远不会被破解”的微信,而且这个软件的群聊记录掌控在群主手上,只要群主动动指头一删,基本不可能找回。


另一方面,却是韩国警方的不作为。


去年六月,曾有被侵犯的女孩报警,警方给出的说法是:你是自愿给对方视频的。就这样拒绝了女孩的要求,并赶走了她。


今年2月17日,韩国SBS广播电台对N号房进行调查,并通过《好奇故事Y》播放了他们的调查结果,希望借此机会得到社会关注,达到解救少女的目的。


结果呢?一名同谋勒索SBS,要求他们停止播放节目,不然就将迫使“奴隶”中的女孩儿自杀。


韩国网络执法部门将这个问题上报给了妇女儿童部门,却遭遇部门间踢皮球,最终又踢回网络部门,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这就是韩国“有关部门”对这件事的态度。“博士”的相片甚至都不是警方放出来的,而是电视台放出来的。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起轩然大波,已经被捕的两名主谋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呢?


N号房二代目,38岁的watchman目前获刑3年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他不断写悔过书,希望得到从轻判决。


N号房三代目,25岁的“博士”赵主彬,具体怎么判还得等检方消息。


如果按照我们最朴素的情感,这两个人该怎么判?


用罗翔老师的话来说:凌迟够不够?犬决、车裂够不够一解心头之恨?


每个人都知道答案,但是韩国,是个没有死刑的国家。


就连“素媛案”凶手赵斗淳都即将行走在阳光下,韩国法律到底保护了谁?


目前,青瓦台已经收到了总计超过440万人的请愿。


这440万人只有一个诉求:公开26万名参与者的身份。



在其中一份请愿书中,请愿者写到:


这种犯罪毫无疑问会在韩国再次发生,这是因为加入N号房的26万人没有受到惩罚。


除非惩罚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否则必将再次发生,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道理谁都懂,但是最终韩国政府又会怎么做?


是这26万凶手的身份被公开,还是留下又一部青龙奖电影?


我喜欢看电影,但我更喜欢看到凶手被惩罚。


但韩国的执法者们,似乎是更喜欢看电影。


参考资料:

韩国N号房记者实录完整翻译——微博@凤凰天使TSKS

N号房 新闻翻译/欢迎搬运——豆瓣韩娱@MayUsBeFool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45.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