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

xumeng0032020-11-168
  这是的第218次推送


2018年,《柳叶刀》发布了全球医疗质量排行榜。


我们中国的排名虽然不高,位列第48名,但是排名上升跨度却不小,升了足足有13位。



排在前十名的除了澳大利亚,其他清一色都是欧洲国家。其中瑞士位列第七,德国位列18。



谁能想到,两年之后,第18名抢了第7名的口罩不还...



事情是这样的,瑞士总共才850万人,就有超过300例确诊病例,国内医疗物资紧缺,“低价值”商品基本靠进口,口罩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好不容易买到24万只口罩,用自己国家的货车托运回国。结果途径大理时被扣下。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大理,是德国。


说好的口罩“完全没有必要”呢?怎么这时候开始抢人家口罩了?



德国疫情也不容乐观,全国确诊人数达1139人。两国的外交官不断扯皮,交涉来谴责去都只有一个结果:大理不会还口罩。


哎呀你看我这手,不好意思,不是大理,是德国。


疫情笼罩下,原本一家亲的欧洲分崩离析,更倒霉的是瑞士还不是欧盟成员,想告状都没处告...


排名第18和第7的国家忙着掐架,最惨的却是排名第9的国家,曾以医疗水平高著称的意大利。


昨天,意大利新增病例1796人,累计确诊9220人,死亡高达463人。目前死亡率已经位列全球第一。



说好的医疗实力全球排名第9呢?怎么会这样?


上个月全球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我就提到过,意大利人对疫情几乎是一种“不关我事”的态度,万人长跑照常举行,任由疑似“1号病人”到处乱跑。



那时候我记录下数据:270人确诊,5人死亡。


谁能想,这个数字会在短短三周内变成9000多人确诊,死亡率全球第一。


回头看意大利的疫情发展,你一定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2月底,家住佛罗伦萨的韩女士说:


我的意大利朋友们有些担忧了,但还是继续出门喝酒,交友,也不戴口罩。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戴口罩成了意大利人莫名其妙的倔强。


2月26日,一位意大利议员戴口罩进入议会,却因此被群嘲。



3月2日,意大利累计确诊突破2000例,卫生部门给全意大利人的建议是:没病就不要戴口罩。


当天一位意大利中文学校校长接受采访时说:我戴了口罩,意大利人觉得我有病,远远地躲着我。


似曾相识的剧情到此为止,接下里你将看到的,是意大利的“原创剧情”。


不仅不戴口罩,意大利人对政府的抗疫对策也一点不买账。上次写意大利的时候,意大利已经宣布部分城市封城,5万人居家隔离。


结果意大利人是怎么应对的?他们居然跑到街头抗议,理由居然是:归还自由。



当然,抗议的时候口罩是不可能戴的,这辈子都不会戴的。



意大利疫情包不住了,多家媒体将意大利成为“欧洲最严重的国家”,而意大利政府的骚操作来了,他们发了这样一封声明:


“意大利很安全,游客们可以继续来玩哦”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靠旅游业继续创收?


原创剧情到这里变得更加惊悚。今天新闻才爆出来,一名意大利老人下葬1小时后才被确诊。



确诊太慢,为时已晚。有约300人参加他的葬礼,有4名亲属确诊感染。目前意大利政府忙着跟踪这300人的行踪并检查他们的健康状况。当地主教说:这是一场灾难性的人为错误。


这300人也不是这么好追踪的。从8号开始,意大利宣布“全国封城”,封城范围从原本的北部地区逐步上升到全国。


但在封城令生效前夕,意大利人开始了“大逃亡”。当地时间7日晚间,封城消息被提前泄露,大批民众提着行李箱逃亡车站。



“我们就像难民一样”


“为什么?”


“因为在逃跑啊!”



不仅是普通民众逃跑,身处监狱的意大利囚犯也同样想逃跑...由疫情引发的暴动已有20人越狱,7人死亡。



本以为封城前的武汉就已经足够魔幻了,没想到真正的魔幻还是在西方...比起我们现在的摇号领口罩,米兰至今仅有少部分旅客佩戴了口罩。



这是个什么概念?别的地方我不敢肯定,起码在广州,我下楼扔垃圾如果没戴口罩都会被撵回去,不戴口罩啥交通工具都用不了,无论是地铁还是公车,滴滴驾驶员都会合理拒载,让你回去戴口罩。


我无意嘲讽意大利人,但作为即将痊愈的中国的一份子,看到意大利的现状,还是觉得非常荒诞。


回头看意大利疫情爆发全过程,你会发现很多明明我们踩的坑,淌过的水,他们还要再重演一遍,甚至发展出自己的“原创剧情”,看得人头皮发麻。


就从简单的“戴口罩,不聚会”这两个基本点来看,回想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是怎么做的?年轻人在家里苦口婆心劝长辈戴口罩,新闻媒体全天候不休的宣传,要求大家少出门少聚餐,地方上的土味宣传语历历在目。



土吗?土。有用吗?当然有。按照最后这个说法,意大利简直全员恶人。


我满脑子疑问,直到看到一篇报道,心中释然。


3月5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访谈,受访者是WHO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双方有过这样的对话:


问:如果你觉得自己被感染了肺炎会怎么样?


答:你会被送到发烧门诊,他们会测量你的体温,症状,病史,询问你去过哪里,与任何感染者的接触情,。他们会给你迅速扫一个CT....核酸测试时间会被缩短到四小时。


记者甚至无法相信这个数据,无论是做CT的速度,还是做核算检测的速度。我们用4小时,而美国还需要把所有样本送到亚特兰大的实验室。


记者还问:谁为这一切付费?


答:政府明确表明:测试是免费的。国家会承担一切费用。


整篇报道看下来,你会如发现纽约时报就是不断给中国挖坑,不断想将采访对象带偏。双方还有一段关于“真实性”的对话:


问:中国的病例真的在减少吗?


答:我知道有人怀疑,但我们去过的每家检测诊所,人们都说:现在和三周前不一样了...我看不住任何操纵数据的迹象。迅速爆发的疫情已经稳定下来,而且降温的速度比预期要快。粗略计算下来,有数十万中国人因为这种严厉的措施而免于罹患新冠肺炎。


作为科学家,艾尔沃德博士能够很明确地看到问题根本,而带节奏的西方媒体却不这么看。


今天,纽约时报的两篇相差仅20分钟报道,足以说明问题。同样是为了抗击疫情,报道中国就是“限制个人自由”,意大利就是“为遏制欧洲最严重的病毒爆发而冒经济风险”。



面对《纽约时报》的穷追猛打,艾尔沃德博士做出了这样的总结:

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


上次写全球疫情时,就有读者问我:是不是要靠中国拯救世界?我回答:先救自己吧。


过了近一个月,我的回答还是没变,但立意却变了:不是我们不能拯救世界,而是其他国家根本没有资本,也没有能力去“抄”我们的作业。


抗疫战争中最可悲的莫过于此:我们已经给上了最好的答案,其他国家想抄却碍于实力,想学又碍于偏见。


我们都听过那句话:人心的成见是一座大山的。谁又能想到,这座山终将害死那么多人?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3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