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肺炎神医李跃华,肺炎患者李医生

xumeng0032020-11-1611

这是的第217次推送


在写黄女士续集时,有位读者留言,是这么说的:


不墨,你写的内容太尖锐了。


在我的写作生涯中,“直”,“尖锐”,一直是读者们批评我的关键词。我明白有时候这是夸赞,但更多时候是对我的抱怨,抱怨我为什么要写的尖锐,抱怨我为什么要把血淋淋的事实刨开呈到你眼前。


今天要写的故事也是如此,可能会很尖锐,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但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我尖锐,事实如此罢了。


1


2月24日,湖北省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官员陈北洋被处以留党察看,并降为一级调研员退休待遇。


湖北司法厅最近改换很勤,但为什么火烧到了退休官员身上?


因为“拒绝治疗”。


2月13日,武昌茶港社区居民举报,称某高级退休干部“因医院就诊条件差,拒绝入院治疗,后搬入茶港社区小区居住。社区多次劝导其一家去医院就诊但被拒绝。”


这家人不仅不去医院,还经常跑到室外散步,搞得小区居民人心惶惶。


这就是陈北洋一家。但是陈北洋很委屈,按照他的说法,他并不是拒绝治疗,而是“一家人都被治好了”。


怎么治好的?“通过朋友关系找私人诊所医生上门给治好的。”


“私人关系”,“私人诊所”,人们都以为是什么高级私人诊所弄出了某种特效药,再加上陈北洋以干部身份拒绝入院,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所以,当李跃华跳出来给自己打广告的时候,人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好的高级私人诊所医生呢?怎么是个民科骗子?


李跃华,爱因思门诊院长,武汉疑难病研究所所长。



记者们在一线拍来相片,门诊牌匾上写着“湿疣 前列腺炎 痔疮 乳腺增生 痛经不孕 中风面瘫”。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神医风范?



陈北洋道歉后,李跃华发文称自己从1月22日开始治疗新冠肺炎疑似病人,其中确诊阳性10例,疑似5例,目前全部治愈。


拿着他的“优秀治疗成果”,李跃华主动向官方请缨,说要无偿公开自己的治疗方法。


你敢公开,但谁敢用啊。


李跃华在医学领域的贡献一直很“突出”。他科班出身,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从医数十年无人问,直到2013年他成功发明出了一种中西结合的治疗手段:往穴位里注射苯酚。



根据他的说法,他已经“治疗了成千上万”的病人,没有一个有不良反应”。


有了“科学背书”,李跃华抱着一颗赤诚的心四处请战,从埃博拉到禽流感再到新冠肺炎,苯酚+穴位的妙法皆可“药到病除”。



这种笃定的态度和传奇的治疗方法,不禁让我想到了那个头顶锅盖,蒙眼识字的气功年代。



李神医能行医到现在还没被抓,只能说气功还没走远。


苯酚是啥?一种化学消毒剂,更是一种麻醉剂。武大药学院教授丁虹表示,作为神经节阻断剂,苯酚可以用于治疗顽固性疼痛,但这是一种“舍车保帅”的做法。


“神经都摧毁了,还怎么疼?”


按照李神医的做法,在穴位注射苯酚,“苯酚还没来来得及跑到肺部杀灭病毒,穴位正常组织就已经完蛋了。”


本山大叔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双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3月2日人日还发了一篇评论文章,名为《给民间中医留一条生路》。


哎,还是先给患者留一条生路吧。


微博上一群神医拥趸秉承着“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思想,却完全不想面对神医的疗效:初期宣传治愈百余人,被曝光后说治愈15人。现在这15人中有至少有6例确诊,4人隔离。


“已经治好”的陈北洋一家,三人中有一人确诊阳性。神医李跃华可能面临非法行医指控。


至于为什么李神医能够凭着一本假证开诊所,一直到出事了才被发现....


想必离退休干部陈北洋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2


与神医李医生相对应的,是从江国博方舱出来的李亮医生。


李亮是一名正骨师,另一位更加有名的李医生曾在他手下接受治疗。


2月3日,李亮到家附近的普爱医院拍CT,医生在他的片子下写到“双肺感染,考虑病毒性肺炎”。


2月8日,李亮被隔离,第二天进行核算检测,当晚就有了结果:阳性。


2月14日,李亮被转入汉阳国博方舱医院。此前医生给他开的连花清瘟和消炎药都的治疗方式被取消,转而进行“纯中药治疗”,先是用肺炎3号方,之后转为2号方。


曾被李神医宣称治愈的几名确诊病患,也是在方舱内接受纯中药治疗。


两周后,李亮的核酸检测转为阴性,经专家组会诊确认,李亮符合新冠肺炎患者出院标准,准予出院。


这本身是个喜事,但却还差了一步,差了最先查出李亮病灶的CT。出院前3天,李亮的CT检查还是“符合病毒性肺炎表现”,但这个检查结果似乎被忽视了。


2月26日,李亮被转入社区隔离点,转出来时症状还很轻,只是嘴巴有些发干。医生的判断是因为吃了中药,要多喝点水。


于是李亮买了很多水,还有很多水果。


3月1日,李亮对妻子王梅说:自己不想吃东西了,喝水喝的也少,人摊在床上就不想动,老想睡觉。


第二天,李亮和王梅通视频,查房的医生告诉王梅,李亮可能只是精神压力太大了,建议王梅过来开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王梅到了房间,“不到10分钟,李亮便意识不清”,随后王梅紧急呼叫医生。医生又打了120急救电话,李亮被送往武汉市第四医院。


5点08分,李亮去世。


武大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副教授张旃曾说:我们的出院标准太宽了。3月3日,《中国新闻周刊》刊登报道,标题上写着“44名痊愈者26人复阳”。


今天,方舱医院院长回应李亮事件,明确提出李亮是严格按照标准出院的,“经得起检查和质疑”。


当然,之前质疑的稿件通通不见了,为了写这段故事我只能努力寻找边角料,勉强拼凑出一个全貌。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卫健委专家王广发的总结意见是:我个人不倾向于是新冠肺炎没有治好。


既然是王专家都这么说了,想必大家都心里有数了吧。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3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