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从“超级英雄”、到锒铛入狱、再到千里逃亡亿万富翁戈恩的传奇人生!

xumeng0032020-11-167


这是的第200次推送



2019年的最后一天,汽车大亨戈恩借助大提琴箱,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逃往黎巴嫩的新闻成了国际上的大热点。


联想到戈恩自去年起在日本的遭遇,他的逃亡过程宛如一部政治惊悚大片。


这样精彩的“剧本”在好莱坞都实属罕见,所以这件事特别值得说道说道。



1


戈恩的故事,要从20年前开始说起。


上世纪末,全球汽车企业进入并购扩张时代,如果不能成为大佬,就要被大佬吞并。


对于日本汽车厂商来说,时局更加糟糕。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经济飞速发展,但到了1990年,经济泡沫被戳破,日本很快从高速增长进入“失落的十年”。


失落的十年间,日本车企哀鸿遍野,其中日产公司特别惨。从1991年开始,日产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市场份额暴跌,公司濒临破产。


摆在日产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高贵的死去”,第二条是“屈辱的活着”。


为什么是“屈辱”?先容我卖个关子,后头解释。


1999年3月,日产岌岌可危,正巧法国车企雷诺想要拓展全球市场,东西方两个汽车大佬就在谈判桌前坐了下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论体量,雷诺远不及日产,但是论增长,雷诺前景一片大好。1997年,雷诺借助一系列新车型成功从亏损中走出来,这个原本年亏损10亿美元的企业,仅用了1年就成了年销售额400亿,利润14亿的车企新贵。


但雷诺也有局限,超过8成的雷诺牌汽车只在欧洲销售,此前他们打入北美和亚洲市场的策略都无疾而终。


所以在他们看来,日产这个烂摊子,是他们的绝佳机会。


与雷诺争夺日产的还有两家车企巨头,雷诺是其中体量最小,资本最少,也是最不具魅力的一个。


事在人为,经过两个月的谈判,雷诺终于啃下了日产这块硬骨头,双方达成了一个非常不“公平”的合作:雷诺出资购买日产36.8%的股权,后续通过增持,拿到了日产43.4%的股权,并且拥有投票权。反观日产,只拿到雷诺15%的股权,还没有投票权。


到底谁是大哥,一目了然。在宣传上,法国人还是给日本人留足了面子,并没有说这是“收购”,只说这是“全球战略合作联盟”。


我们常说,不要看人家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法国人的小嘴儿再甜,也架不住他们的下一步操作给日本人带来的“屈辱”。


接下来,就轮到我们的主人公戈恩出场了。



2


戈恩的全名是卡洛斯·戈恩·毕沙哈。他的身世颇为传奇:1954年出生在巴西,父母都是黎巴嫩移民。6岁那年,戈恩返回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生活,黎巴嫩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戈恩中学读的是法语私立学校,高中和大学都是在法国读的。


到大学毕业时,戈恩就已经拥有了黎巴嫩-巴西-法国三国国籍。


毕业后,戈恩为法国米其林工作了整整18年,他从基层劳工做起,一步一步成为这个轮胎巨头的中流砥柱。1985年他被指派为南美地区CEO,负责3000万美元的生意,并直接向米其林大老板汇报。


到了1995年,戈恩已经是米其林北美分公司的负责人。毫不夸张地说,他为米其林完成的并购、扩张、运营,是米其林成为世界第一轮胎大厂必不可少的一环。


这时候,戈恩快42岁了,他和他的妻子、四个孩子都很享受美国的生活。他也渐渐习惯当一个“美式老板”,在热爱自己工作同时,还能每天抽出时间回家陪伴家人。


作为一个黎巴嫩-巴西-法国人,他享受了很多美国人都享受不到的美国梦,戈恩对现状非常满意。


只可惜,一纸调令中断了戈恩的美国梦。米其林总部对领导层做出了大调整,他们希望戈恩能够重返法国把关生产线。离开南卡的命令,让戈恩打心里反感。


另一方面,他很清楚自己在米其林的上限。虽然他年仅42就接触到了米其林的权力核心,但他很清楚,自己在这家公司已经有些“功高盖主”,做到头了。


米其林的老板弗兰斯瓦·米其林,一早就为这门生意定下基调:这将会是一门家族生意。他调回戈恩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最小的儿子作为下一代接班人。


所以,当猎头公司找上门时,戈恩没一丝丝犹豫。


法国人总喜欢在餐桌上谈生意。在一家法国餐厅里,戈恩感受到了对方的诚意:来者是路易·施维茨。


路易·施维茨是法国雷诺汽车的董事长兼CEO,两人两次会面,第一次长谈,第二次就确定了上班日期。1996年7月底,戈恩正式退出他效忠了18年的世界第一轮胎大厂米其林,踏出了成为汽车大佬的第一步。



3


戈恩为米其林开疆拓土的手腕,让很多大佬记忆犹新,施维茨也是其中一个。所以当1999年雷诺吃下日产后,戈恩成为他心中重振日产的第一人选。施维茨甚至坦言,如果戈恩不答应远赴日本操盘,那雷诺会直接停止和日产的“联盟”。


实际上,都不用施维茨开口,日产的高层也明白戈恩的手段。在谈判过程中,包括日产社长塙义一在内的六名执行董事一致要求施维茨将戈恩派往日本。


戈恩成了双方联盟的必要条件,哪怕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远赴日本,他也只能咬牙撑下去。


1999年末,戈恩走马上任。这个决定让日本人很是火大,让一个日语都不会讲的欧洲白人来管理一个日本公司,难道日本无人可用?这能行得通吗?


新官上任三把火,戈恩只用了一把,就让不少日本人陷入无能狂怒。


1999年10月18日,东京汽车大展开幕在即,戈恩发表了“日产振兴计划”,史称“NPR”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日产将在全球各地裁员两万一千人,其中主要是日本人,并在日本境内关闭五座工厂。可想而知,这一决策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不少日本人提起这个白人就气的牙痒痒。


“成本杀手”,名不虚传。


戈恩早就是个进化完全的“美式商人”,他行事果决而不留情面,不留情面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的脸都不给。他预料到了“NPR”会遭到反弹,所以立下三大军令状:


1 NPR第一年日产将恢复财务平衡

2 减少一半的债务

3 三年内的盈利将达到总营业额的4.5%。


如果不能成功,以他为首的空降领导层将全体辞职下台。有多少日本人等着看笑话,戈恩肩上的压力就有多大。


很快,日本人被狠狠打脸,他们非但没有看到笑话,还很快将戈恩捧上神坛。日产仅仅两年就扭亏为盈,NPR的三年计划提前一年达成。


仅仅是扭亏为盈,并不能满足戈恩的胃口。他又一次提出来日产的下一个三年计划:全球卖出100万辆汽车,利润率保持在8%,将负债清零。


这似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在戈恩的操盘下,奇迹又一次发生了。财务报表有办法做漂亮,但税务报告则很难耍心机。2002~2003年的税务报告显示,日产已经是全球获利最多的制造业厂商,其利润率超过10.5%。


三年前,日产还是一家负债超过21000亿日元,到处找买家的“巨负企业”。三年后,由戈恩掌控的日产已经成为车企里的香饽饽。在业绩向好后,戈恩开始全球投资,先后在美国,中国分别花费1亿美元。


2003年,在戈恩的推动下,日产在我国成立了合资公司东风日产。到了2017年,日产仅凭这个合资企业,年出货量就高达112万辆。


作为对比,我们国产厂商里比较出名的奇瑞,2017年一共卖了不到24万辆,比亚迪卖了不到41万辆。


真香定律在日本人身上得到应验,很快,日本人就将这位身材和他们同样矮小的白人奉为超级英雄。


2011年,戈恩当选“最希望领导日本国”第七人,排在奥巴马之前。还有调查显示,戈恩在日本女性中人气也很旺,一度成为全日本女人“最希望嫁的男人”,甚至还有漫画家将他重振日产的故事画成了漫画,一度成为文化现象。



随着日产的崛起,戈恩在全球车企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他2005年接任雷诺CEO,2016年将日本三菱汽车纳入麾下,一手创建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这个联盟一度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联盟。2017年,汽车联盟卖出了1060万台汽车,全球范围内有122个工厂、47万员工,是全球车企中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只可惜,戈恩的神话在2018年画上了句号。这个曾被日本人奉为超级英雄的男人,很快被日本人打落神坛,一度斯文扫地,锒铛入狱。



4


从戈恩展现出的商业手腕,你不难看出他的野心。虽然已经执掌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但他还是希望能够更进一步。


他比谁都清楚,这个由他牵头领导的汽车联盟看似密不可分,实则互生间隙,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权力过于分散。雷诺虽然持有日产43%的股权和投票权,但只要股权没有超过50%,日产就不是雷诺说了算。不能完全掌控日产,就无法完全掌控三菱。


反过来,日本人也时刻提防这位超级英雄,很多既得利益者早就忘记了戈恩为他们创下的种种奇迹,只希望日产能够成为100%的日本企业。


在外界看来,戈恩似乎是大权在握,但实际上也是如履薄冰,在推进全球化战略时依然有不少阻力,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阻力应该来自日本国内。


2017年2月,日产公司突然宣布戈恩将不再担任日产的总裁和CEO,他们推举了一个日本人上位。


这时候,戈恩还是汽车联盟的实际掌控者,他敏锐地嗅到了不安分的味道。


所以到了2018年,戈恩开始绝地反击,他提出了一个日产和雷诺的全面合并计划。这个提议,真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戈恩很清楚的知道,雷诺和日产间的博弈,其实在两家企业背后的超级玩家在斗法:法国和日本。法国政府是雷诺汽车的大股东,而日本政府当然不希望尼桑由日产变成“法产”。


再拖下去情况只会更糟糕,戈恩别无选择,只能充当导火索。只不过,他高估了日本人的底线,错判了整个日本的商誉。


自那以后,一场针对戈恩的“特别行动”开始了,日产的高层联合政府力量,上演了蹩脚的“政变”。


戈恩和妻子相识多年,恩爱如初,既然生活作风问题挑不出毛病,所以日本方面只能从他的财务上找毛病。他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联盟的掌门人,身家可想而知。当钱多到这个地步,想要挑毛病并不是难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联想到至今还滞留在加拿大的那位,两人境遇惊人相似。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日本羽田机场被捕,东京检察厅搜查部花了大半年,终于找到了戈恩的黑料:他们认定戈恩瞒报了薪资,少报了50亿日元,除此之外还准备了一系列罪名,让戈恩的名声大跌,曾经的超级英雄变成过街老鼠。


以上是日本政府的操作,日产内部也很快做出响应。那个有名无权的日产CEO很快提出,要求解除戈恩的日产董事长职位。


削权来的如此之快,戈恩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合并计划,会触动这么多日本人的神经。


被逮捕后,戈恩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他不能与妻子见面,不能与助手联络,在被羁押的108天里,日本方面给他定下的“犯罪金额”一路攀升,每次都是十几亿十几亿日元的叠加。


一直到2019年3月,戈恩向东京法院交了10亿日元保释金,终于重获自由。


戈恩的自由是短暂的。不到一个月,他又一次被逮捕,罪名是违反《公司法》挪用公款。


自此,日本对戈恩的行动告一段落,在长达大半年的被捕与释放之间,戈恩早就被架空。2019年4月8日,日产举行临时股东大会,解除了戈恩在董事会的一切职务。



5


不得不说,日本人对付戈恩的手段有些太过下作。他们明目张胆的搞“有罪推定”,并且想方设法让戈恩闭嘴。在去年4月被逮捕的前一天,戈恩曾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将在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真相。结果在发布会还没来得及开,戈恩就又被逮捕。


这是戈恩第四次被逮捕,从那天起,他彻底对日本司法失去信心。他被日本警方软禁在东京的住所里,出入都由日本警方监视,他无法与妻子、孩子见面,无法自由通话,就连和妻子通话都要被监控,连上网都必须提出申请,在监控下才能上网。


在被软禁之前,戈恩的牢狱之灾可能比你想的更加恐怖。根据戈恩妻子卡罗尔此前的说法,戈恩被关在禁闭室,24小时不关灯,连夜接受审讯,并且不能和律师见面。


这个创造了无数奇迹的汽车联盟掌门人,突然间就成为了日本警方的阶下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寡老人”。


更糟糕的是,戈恩和他的律师团都意识到日本法庭在有意延缓开庭时间,他们想拖到2021年再开庭,届时戈恩将面临至少10年的牢狱之灾。


戈恩今年已经65岁了,他还有几个十年?


自被捕的那天起,戈恩就坚称自己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一场政治迫害,他甚至在一则爆料视频里点出了众多日产高层的名字,但这些名字都被屏蔽掉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戈恩别无选择,他只能再次创造奇迹,这一次不是为了日本人,而是为了他自己。


去年12月24日平安夜,在律师知情的情况下,戈恩好不容易与妻子通上了电话,两人的电话粥足足有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也许正是戈恩逃亡的关键。


戈恩的大逃亡悄然有序地进行,他2019年12月30日逃离日本,黎巴嫩的《共和国报》第一个报道。而日本方面,居然是12月31日早上看到新闻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严防死守的“要犯”,居然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戈恩具体的逃亡手段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根据黎巴嫩媒体报道,戈恩是藏在大提琴盒子里才得以逃出生天!



在圣诞前夜,戈恩邀请了一只小型交响乐团来家里表演,而这只乐团里藏着特种部队成员,前来协助戈恩出逃。


当音乐结束时,戈恩也消失在自己被软禁的住所里。负责监视戈恩的日本警方并没有发现异样。


在逃出住所后,戈恩被带往大阪关西机场,此时正值圣诞假期,大部分人无心工作。戈恩利用了这个人性的弱点,钻了空子成功登上了飞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而后转机回到了他的故土黎巴嫩。


至此,戈恩逃亡成功!



6


回到黎巴嫩后,戈恩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透过记者给出了以下说法:


我无意逃离正义的审判——我只是逃离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


我不会再被日本受操纵的司法系统当作人质,他们搞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剥夺基本人权。


被打脸的日本自然想要找回场面,他们继续有罪推定,指责戈恩“失去了正面自己清白和维护自己名誉的机会”。


别说维护自己名誉了,估计戈恩这辈子看到寿司都会反胃,更别提再次踏足日本了。


日本人费劲心思搞戈恩,到头来只能起到反效果。在过去一年里,失去了戈恩的日产和雷诺成为2019年度股价表现最差的车企,股票暴跌28%和23%。


更搞笑的是那个接替戈恩并且勇敢举报戈恩“贪污”的日本CEO,去年九月他因为贪污而被迫离职。


而金蝉脱壳的戈恩,此时正在黎巴嫩享受和家人的团聚,媒体们都期待他在即将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指认那些恩将仇报,落井下石的二五仔。


黎巴嫩内政部长曾在戈恩被捕后炮轰日本,留下金句:黎巴嫩凤凰,是不会被日本的太阳烤焦的!


现在看来,日本的小太阳不仅让戈恩浴火重生,还把自己原本会下金蛋的鸡给做成烤鸡了。


感谢阅读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202.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